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苦口婆心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咕叽叽~~咕叽叽~~”
  
  环境雅致的庭院里,白毛球似的团子,蹲在厕屋的窗台上,看着韵芝阿姨切灵果,还听从娘亲嘱咐,在外人面前努力做出不馋的模样,憨憨哼着小曲儿,引得韵芝摇头直笑。
  
  而不远处的高楼里,也响着阵阵欢声笑语:
  
  “仇师姐,真没骗你,左公子当时往台上一站,来了句‘我有一剑,未曾示人……’,啸山老祖那表情可有意思了,感觉就像是在说‘你还有一剑?你家开剑庄的不成,怎么没完没了……’”
  
  “左剑仙当时是真有一剑,还是诈啸山老祖?”
  
  “自然是真的,左公子从来说一不二,后来砍双锋老祖的时候,那一剑不就冒出来了嘛……”
  
  ……
  
  高楼一层,便是仇大小姐的客厅,虽然身处婆娑洲,只是暂时的落脚之地,但仇大小姐身份摆在这里,又是此地顶流的正道仙尊,居住环境自然不差。
  
  客厅里雕梁画栋,摆有数件水墨瓷器为点缀,两侧坐席后,还放着两扇屏风,上面画着山水图,分别是绝剑崖和惊露台的山水美景,想来也是为了让仇大小姐闲暇时间看上一眼,用以回忆家乡。
  
  身着居家白裙的仇大小姐,在主位上就坐,手边放着有一杯香味淡雅的茶水,眸子里笑意恬淡,听着秋桃绘声绘色讲解从玉瑶洲一路跑过来的各种故事。
  
  谢秋桃向来自来熟,又常年以仇大小姐师妹自居,此时显得十分活泼健谈,就和刚从外面旅游回来,瞧见姐姐的小妹子差不多。
  
  左凌泉端着茶杯,坐在茶案的另一侧,看着两个姑娘闲聊他曾经装逼的经历,说实话脸上有点挂不住,但又不好打岔,除开偶尔低头抿一口茶,也未曾说多少言语。
  
  今天过来,是仇大小姐想让他入伙,结伴过雪狼山脉,探查异族的动向,顺便宰几只大妖,给仇大小姐的一些同门报仇。。
  
  左凌泉答应了下来,但也不可能拉着仇大小姐就走,这么大的事情,得由正道高层商讨,同意之后才会让他们出发。
  
  此时等在这里没回去,就是仇大小姐通报了正道这般的主事人黄御河,也就是仇大小姐的舅舅,等着长辈的答复。
  
  仇大小姐虽然百来岁,但放在山巅仙尊之间,这个年纪着实嫩得白里透粉。
  
  和其他天之骄子一样,仇大小姐往日除开修行就是历练,话也不多。
  
  两个人本来站在屋檐下,聊了些灵烨的事情,但左凌泉不好交浅言深,也不能当着仇大小姐面秀恩爱,聊了几句就没了话题,所以秋桃才跑来插话圆场。
  
  仇大小姐坐在主位上,一直是听着秋桃说,等聊到双锋老祖时,她心中一动,询问道:
  
  “听上官霸血说,桃花尊主好像也来了婆娑洲;桃花尊主应该一直跟着左剑仙吧?我只在九宗待了十几年,说起来还没见过她老人家。”
  
  左凌泉听到‘老人家’,想着昨天还把莹莹小心肝揉得江河泛滥,心里就有点古怪,回应道:
  
  “桃花前辈在驼峰岭为了庇护我,受了点轻伤,目前正在外面调养,过些日子应该就能见到了。”
  
  仇大小姐有点好奇,询问道:
  
  “桃花前辈向来深居简出,基本不过问九宗事务,这次能出来给左剑仙护道,我着实没想到……嗯,左剑仙应该和女武神走的更近,听说女武神和桃花前辈关系……我就挺奇怪的。”
  
  左凌泉总不能说‘莹莹姐看上我了,才和我一起出来’,他对此只能回应道:
  
  “上官前辈不方便离开九宗,可能是嘱托了桃花尊主吧。其实我也不需要人护道,就是长辈不放心。”
  
  “长辈都是出于好意,毕竟天才夭折的事情太多了,我娘……”
  
  仇大小姐说到此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及时打住了话语,改口道:
  
  “我爹就是这样,生怕我在外面出事儿,恨不得我一天给他汇报三次动向;其实我爹和我一个境界,他爽灵境后期,我初期罢了,真打起来,还不一定是我对手,哪里护得住我。”
  
  仇大小姐的爹,自然就是惊露台的执剑长老仇封情。
  
  左凌泉听见这句话,起初还有点意外,暗道:仇大剑仙道行这么低?
  
  但略微转念,他才意识到,不是仇封情道行低,而是他如今道行已经有点高了。
  
  “仇大剑仙是九宗的后备尊主,能和陆剑尘称兄道弟,想来不止境界高低那么简单,仇大小姐说这话,怕是低估了仇大剑仙。”
  
  仇大小姐知道自己亲爹很厉害,但当年没拦着娘亲的事儿,让她一直没法释怀,不太想聊这个,只是笑了下。
  
  谢秋桃大略了解仇大小姐爹娘的事情,不由就联想起了自己幼年失散的父母,眸子里也显出了三分失落。
  
  不过谢秋桃向来乐观,即便心里再苦,也不想让旁人知道,及时就岔开了话题,笑眯眯道:
  
  “对了,我才想起来,左公子在千秋乐府大展神威,好像得了……”
  
  谢秋桃话说到一半,余光忽然发现,左凌泉面如死灰!
  
  秋桃察觉到不对,瞬间就反应过来——《草堂剑经》是仇大小姐娘亲的东西,说出来左公子肯定得给!
  
  左公子一给,回去灵烨姐一问,明天估计就看不到左公子了!
  
  谢秋桃意识到问题所在,连忙改口道:
  
  “得了一张古琴,叫青霄鹤泣,要不要我弹给仇师姐听听?”
  
  仇大小姐正好无心闲聊,自然点头。
  
  然后秋桃就把古琴掏出来,开始弹棉花……
  
  铛铛铛~~~
  
  -----
  
  三人闲谈许久后,园子里终于出现了动静,一道人影落在了高楼外。
  
  左凌泉转眼看去——来人是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男子,年龄难以捉摸,腰间挂了把铜色古剑。
  
  仇大小姐连忙站起身来:
  
  “三舅,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谢秋桃一听称呼,就知道来的人是正道这边的大统领黄御河,停下了弹棉花的动作,准备起身招呼,左凌泉亦是如此。
  
  黄御河是黄潮老祖的儿子之一,常年都在望川城坐镇,并非近两年才过来;虽然一直待在这蛮荒之地,但自幼出身顶流仙家豪门,气质谈吐都很儒雅,未进门就含笑开口:
  
  “谢姑娘不必起身,青霄鹤泣这张琴,黄某也只在书上见过几次,据说和阳神那张‘枯木龙吟’不分高下。今日一听,果然不同凡响。”
  
  谢秋桃被这夸奖说得怪不好意思:
  
  “黄剑仙过奖了,我就是瞎弹,哪里展现得出此琴的深浅。”
  
  “诶,不必自谦,至少比妞妞弹得好多了。当年妞妞拿着阳神的枯木龙吟弹着玩儿,把爱琴如痴的阳神,听得差点留下心结,据说私下里还骂了老祖一句‘你怎么教的外孙女?咋没见你把佩剑借给妞妞切菜?’……”
  
  “嗤——”
  
  谢秋桃没憋住,直接笑出声。
  
  左凌泉也是一愣。
  
  仇大小姐本来气质冷艳,听见舅舅揭短,直接绷不住了,脸上罕见显出一抹羞恼:
  
  “三舅,你从哪儿听来的流言?阳神何时说过这话?”
  
  “你舅娘信上说的,真假我也不清楚。”
  
  黄御河爽朗一笑,进入了客厅,望向左凌泉:
  
  “左小友的名字,黄某如雷贯耳,没想到真人还这般俊俏,以后谁再敢说‘天公对万物一视同仁’,黄某可得把左小友抬出来,让他们看看什么叫老天爷偏心……”
  
  左凌泉抬手一礼:“黄剑仙不必这般客气,我们都只是年轻小辈,再夸就该飘了。”
  
  黄御河专门过来,显然不只是为了夸人,他来到主位坐下,收敛笑容一声轻叹:
  
  “妞妞方才说要过雪狼山,我已经和阳神、老祖他们商量过了,女武神那边也通了个气……”
  
  仇大小姐害怕仙君们不答应,询问道:
  
  “外公他们怎么说?”
  
  “女武神倒是直接,给了句‘生死有命,让年轻人自己闯’,老祖和阳神却不敢这么放养后辈。”
  
  黄御河语重心长道:“你们要明白,正道的好苗子就那么多,像左小友这种,千年不一定出一个;如今有仙君顶着,你们有所损伤,看似不影响大局,但千年之后,正道青黄不接,没你们这样的人扛大梁,受到影响的可不止一两家宗门,而是整个人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