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康熙通嫔 > 第69章 康熙通嫔

第69章 康熙通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会要去延禧宫,而且,通婉所料不差的话,去了延禧宫还有的罪受呢!所以,通婉先是回了景仁宫,换掉被雪打湿的衣裳,穿上了厚厚的大衣裳。
  
  一切妥当之后,通婉才带着小会子、织绣,花蕊三个最是得用的宫人,雄赳赳的去了延禧宫。
  
  通婉从来就不是个愿意委屈自己的,这次,皇后设的局,凭着佟妃的手上掌握的势力,九成九的不会中招,那接下来就只能是她通婉了,既然打算要她的命,用她的命来达成她的某种算计,她势必要给皇后狠狠的来上一刀!才能解了心口憋着的这股恶气!
  
  只是,通婉还没有到延禧宫的大门呢!便看见有小太监出了延禧宫的门,向这边走来,那小太监看通婉也是向着延禧宫的方向来的,便也加快了脚步小跑至通婉身边。
  
  待小太监走近,通婉才发现这人不就是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吗?这太监直直的向她走来,若是所料不差,应该是来找她的。
  
  “奴才给通嫔娘娘请安!”小太监行礼道
  
  “快请起,这么匆忙,公公可是有什么事情?”通婉问道。
  
  “回主子的话,奴才奉皇上之命来选通嫔娘娘觐见,请娘娘随奴才去延禧宫!”小太监看起来脸色严肃,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
  
  形势不太妙呀!或许她换个衣服的时间,有人已经在皇上面前狠狠的告了她一状了。
  
  这个时候,这小太监想来是不敢要她的打赏的,而她也不想得一个贿赂太监的罪名,所以,很少有的,通婉没有打赏这个太监,给织绣一个眼色,通婉扶着织绣的手进了延禧宫。
  
  延禧宫的人到的很齐!皇上、皇后、昭妃,宜贵人,还有住延禧宫的其她几个庶妃。
  
  “通嫔你的景仁宫离延禧宫是有多远?西六宫的昭妃、宜贵人,距离延禧宫较远的承乾宫佟妃都到了,就你这个和延禧宫只隔着一条道的景仁宫通嫔不来。有人看到你的贴身宫女在马佳氏庶妃出事的地方徘徊,通嫔你这是心虚不敢来吗?”一见通婉进来,坐在皇上身侧的皇后便开口发难!
  
  通婉颤颤的抬头望向皇后,众人这才发现,通婉脸色苍白,眼神惊慌,明显就是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通婉就像是没有听到皇后的说话似的,看都没有看皇后一眼,而是直接看向康熙皇上,至于脸色难看的皇后,通婉可不会理会。
  
  “皇上,这是有人要害嫔妾的命呀!原本那条路是嫔妾走的,只是中途雪大,嫔妾便去了宜贵人处避一避风雪,使唤嫔妾的贴身宫女织绣去景仁宫取伞,谁知,织绣匆匆的回来说是马佳氏庶妃出事了,出事的地方就是嫔妾本来要走的那条道,这是有人要谋害嫔妾!”
  
  通婉眼睛眼睛仓皇的看着皇上“回来的路上,嫔妾特意看了,马佳氏庶妃出事的地方不但有一块冰,距离冰面不远处,就是一块尖锐的石头,只要坐在步撵上的嫔妾摔了,嫔妾的头绝对会磕在尖石上,嫔妾必死无疑,皇上,嫔妾入宫不过两月有余,这是得罪了谁了?让她下那么狠的心要嫔妾的命!甚至还要牵连上马佳氏庶妃和未出世的皇子!”
  
  康熙看着拉着自己衣袖的通嫔,平时漂亮的脸蛋这会看着苍白的不成样子,往日冷静的眼神这会更是惊惧仓惶,牵着他衣袖的手就像是握着了唯一的依靠,仔细去看,还可以看见通嫔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看来是吓的不轻!
  
  听通嫔的话语,这事情不像是针对马佳氏的,而是针对通嫔的,康熙一个眼神,梁九功自然会意的道:“回皇上,派去的人马上就到了!”
  
  等人到了自然就知道这事情针对的是谁了,若是如通嫔所说,冰面不远处就是尖石块,正对着从步撵上摔下来的人,那这就是针对通嫔,若不然,就是针对马佳氏和皇嗣的!
  
  康熙拉起通婉的手,在手背上安抚的拍了拍,这事情势必要查个清楚!推测出来的两个可能,无论是那个都不能让人容忍!
  
  “通嫔妹妹,可怜见的,吓坏了吧?来坐这里喝杯热茶压压惊!”佟妃拉着通婉坐到了椅子上,殷勤的将热茶递给通婉。
  
  通婉顺势便放开皇上的手,随着佟妃的力道坐在了椅子上,只是捧着茶的手似乎都拿不稳茶杯,索性也不喝了,将茶碗放到了桌子上。
  
  虽然皇后在他耳边说,有人看见了通嫔的丫鬟在马佳氏出事的地方徘徊,这事很有可能是通嫔策划的。
  
  但这话,康熙是绝对不相信的!通嫔出身低微,无家族依仗,又是入宫不到三个月,她根本就无法这么短的时间在宫里经营出可以谋划这事的势力。而最主要的是,通婉身边颇为得宠的大太监是他的人,通嫔不可能瞒过身边的太监做到这事的。
  
  “通嫔的宫女是叫织绣是吧!还不说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人说你在马佳氏出事的地方徘徊?”佟妃开口,今日的局面,不论如何,都会是她佟妃得利!
  
  “是,奴婢织绣,给皇上请安,给皇后皇后娘娘请安,给昭妃娘娘、佟妃娘娘、宜贵人、各位庶妃请安。”
  
  “之前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不得隐瞒!”康熙坐在椅子吩咐。
  
  “是”
  
  “我家主子在坤宁宫请完安之后便带着奴婢等人,应昭妃娘娘的约去了永寿宫赴宴,这点皇上、昭妃娘娘、佟妃娘娘等人都知道的。
  
  “等宴席罢了之后,我家主子便告辞离开,当时是和佟妃娘娘一道的,出了永寿宫,昭妃娘娘还借了我家主子和佟妃娘娘各一把伞。走了几步之后,佟妃娘娘有东西落在了永寿宫,便又回了永寿宫取东西,我家主子单独坐着步撵离了西六宫。
  
  “只是路上,风雪越加的大了,主子的衣服也被打湿了,因为怕强自撑着回景仁宫湿了衣服生病,主子便吩咐奴婢去了景仁宫拿把大的伞,主子去宜贵人处避一避风雪。
  
  “奴婢与主子分开之后,急急的赶往景仁宫,路过那块地方的时候,路面被雪覆盖,奴婢走的是左侧,并没有踩到冰上,所以奴婢没能发现。
  
  “等奴婢到景仁宫拿了伞去西六宫时,却正好看见马佳氏庶妃在那里摔了,当时马佳氏庶妃身边的宫女太监们挪动马佳氏庶妃、给庶妃请太医,没有奴婢帮得上的,奴婢又想着若不是雪下的大了,怕是摔着的人便是我家主子,便急急去了西六宫给主子禀告。
  
  “主子知道后,直接带着奴婢等人来延禧宫,只是路过马佳氏庶妃摔倒的地方时,主子细细的打量一番,却发现,若是有坐着步撵的人路过那处,右侧抬撵的人必定摔着,而根据步撵上的高度,摔下步撵的人,头正好对着一块尖锐的石头。
  
  “主子发现这一点之后,吓得不轻,本来是要直接探望马佳氏庶妃的,但主子当时非常惊惧,便回了景仁宫喝了杯茶压了压惊,之后,急急的来了延禧宫!”
  
  织绣说完,康熙派去查的人也回来了!
  
  见康熙看过来,来人连忙道:“启禀皇上,奴才已经查过现场了,在路右侧靠里有一结了冰的地面,约莫一尺左右,行人及其容易踩中,若是步行,怕是会摔一跤。
  
  “另外,奴才在冰面的右侧发现一尖锐的石头,根据距离和角度,若是有人坐着步撵,抬步撵的人滑倒之后,头部会正好磕在石头尖角处,有八成的可能会当场丧命!”
  
  “果真如此吗?用心太险恶了,还好皇上没有路过那里!”听到太监的话,通婉惊道,她不介意给皇上心里再添一把火,皇上心里的火烧的越旺盛,调查的时候才会越给力,而且这事情佟妃既然能够提前得到消息,她就不信佟妃不会为皇后娘娘留点好东西,要知道皇后可是连佟妃都算计到里面的,最好是托皇上的手将皇后做过的破事都给抖出来!
  
  说完之后,通婉一脸庆幸的样子,很明显就是为皇上没有路过那条路而庆幸,只是皇上的脸却越加的平静了,满身的威仪看着竟然恍若几十年后那个老谋深算、翻云覆雨的康熙皇帝。
  
  只要是皇帝,就没有不怕死的,执掌了这世间最大的权势,他们哪里舍得放弃,不然也不会有秦皇汉武了!康熙皇帝执掌着大清的权柄,正是意气风发想要大显身手的时候,这个时候,皇宫里出了可以威胁他生命的存在,哪怕不是冲着他来的,他都坐立难安,这事情,一定要查,而且是彻查!
  
  “原本还以为只是摔一跤,没想到竟然是要人命,是谁如此恶毒?在昭妃处出来时,臣妾也是走的那条路,且臣妾还是走在通嫔前面,若不是臣妾有东西落在了永寿宫,打头的臣妾怕是已经出事了!”佟妃见康熙神色间明显打算深查的样子,也是满脸后怕的说道,她也打算给这事添点柴,让火烧的更旺点。
  
  康熙现在一心在这事的进展上,眼神看向跪着的小太监,小太监连忙将自己调查的其他东西抖落出来。
  
  “启禀皇上,奴才特意查验了冰面,估算了一下结冰的时间,泼水的时间,发现拨水的时候应该是在众娘娘出了坤宁宫之后,结冰的时间,正好是昭妃娘娘宴席的中段,等昭妃娘娘处的宴席散了之后,大雪正好将冰面彻底的掩藏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