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重生之网络科技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泰铢崩盘 五

第一百七十三章 泰铢崩盘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虎基金在金融市场存在了几十年,算得上是资格比较老的基金公司,与华尔街的银行大多关系还不错,所以这笔国债很轻松的以90%的贷款额度贷到了27亿美元。朱利安罗伯逊得到资金之后,打电话给贷款给老虎基金的几家银行表示感谢,同时许诺以后会照顾几家银行的生意。
  
      人情世故完成之后,他立马下大了杀进泰铢外汇市场的命令。不得不说,朱利安罗伯逊这个判断是非常准确的。按照历史,曼谷时间大约早上4:30(纽约时间下午16:30)左右,泰国中央银行官员承认他们没有更多的资本用以捍卫货币了。
  
      当老虎基金的交易员将电话打到外汇经纪商表示将融资270亿美元交易额度的时候,对冲基金巨头大额融资的消息很快传到市场的各个角落,随后有泰铢交易业务的跨国银行也接到了借入泰铢的电话,于是商业银行的外汇交易部门也知道了这个事情。
  
      每个圈子圈内消息自然灵通,毕竟圈子抱团、资源共享才能做大蛋糕,分享更多果实才是。朱利安罗伯逊没有打算隐瞒老虎基金进场的消息,很高调的进场了,还是高达270亿美元的庞大资金。
  
      和量子基金扮演一样,老虎基金也是市场关注的几个重点之一,重要性甚至不次于量子基金。量子基金方面,已经很久没有操作的迹象,市场开始将目光转向另外一个巨头,希望能跟随在老虎基金后面进行操作。
  
      因此,当老虎基金重新进场的消息传出,整个外汇市场做空泰铢的大小巨头们沸腾了,他们听到新一轮的进攻即将吹响的信号,个个变得异常活跃,纷纷开始摩拳擦掌、加大杠杆,准备大干一场。
  
      当然,有人讲量子基金没有操作迹象也是谬论。只是这一个月以来,量子基金没有在外汇经纪商那里融资而已。可实际上,量子基金的空头头寸已经高达150余亿美元了。
  
      量子基金、老虎基金是什么?是对冲基金!对冲基金定义指用金融期货和金融期权等金融衍生工具与金融工具结合后用对冲手段交易的以营利为目的的基金。
  
      量子基金目前账户上有100多亿美元的多头头寸,近300亿美元的空头头寸。当初,量子基金攻击泰铢的时候为了放大影响,第一步就是制造交易量激增的假象,为此量子基金在自己的隐秘账户上同时多开、空开了200余亿美元的头寸。接下来的这几个月的时间里,量子基金的账户上的多头头寸在不影响汇率的情况下慢慢的放出了近一百亿美元的头寸。
  
      与量子基金的闷声发大财相比,老虎基金却是不得不站在明面上来,要不然东南亚这次货币狙击战他只能够喝汤了。在墨西哥比索、英镑狙击战中收获的庞大利益,让朱利安罗伯逊不想放弃这高达200%以上的收益。
  
      “是吗?他们已经有所行动,规模呢?”德鲁肯米勒刚开完会议,就接到来自外汇交易员的电话。在电话中负责监测外汇市场异常波动的交易员迫不及待地向他汇报了同行的异动。让他心中就是一动。
  
      “规模庞大,每分钟大约以100万美元的头寸抛了出来。”交易员在电话中说得不清楚,事实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也打探不出更多的消息,毕竟各家对冲基金的头寸都是最高机密,根本不会泄露半分。但是这些资金毕竟会在市场上出现。可以估算出大致的规模。
  
      “嗯,那么市场上泰铢的汇率有什么变化吗?”德鲁肯米勒对于老虎基金既有惺惺相惜的感觉;又有些提防,毕竟同行是冤家。如果老虎基金的业绩超过量子基金,他们的投资者可能会选择赎回份额,转而投入到老虎基金的怀抱。
  
      “跌破27泰铢了!”泰铢汇率倒是能够从走势图上反应出来,所以交易员很清楚。
  
      “铃铃……”电话铃音的响起,德鲁肯米勒停止了问话,拿起听筒就听见索罗斯的声音,“斯坦利,把我们的所有多头头寸砸出去。”
  
      索罗斯年纪大了,一般不会太过亲自动手,一般都是做一个宏观调控,电话指挥一下。如今之所以打电话指挥,是从圈子里的朋友打电话通知了他,朱利安罗伯逊的老虎基金270亿美元的大动作,见此他实在是坐不住了。
  
      “好的,乔治!”德鲁肯米勒之所以能够以40余岁的年轻年纪担任世界数一数二的基金经理,那就是因为他足够听话、忠心。
  
      “老家伙,又输了你一筹!”放下电话筒之后,索罗斯转动老板椅,面向老虎基金的那栋写字楼,喃喃道。
  
      老虎基金因为一般做股票,所以他们筹资比量子基金更为麻烦。毕竟股票如果是蓝筹股,在没涨起来的时候抛了太过可惜,而且一般股票如果放量过多,股价甚至会暴跌,得不偿失。
  
      索罗斯细细的思量了一番老虎基金如此行动的深意,总算是从市场传导的信息中读出了什么!
  
      其实索罗斯的政治头脑可不简单,后世索罗斯透过旗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及其前身“开放社会研究所”,在“颜色革命”背后推波助澜。2003年的格鲁吉亚“玫瑰革命”,2004年底的乌克兰“橙色革命”,土耳其国会修改宪法,埃及穆巴拉克下台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