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全职赘婿 > 第224章暗流涌动,杀机毕现!

第224章暗流涌动,杀机毕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24章暗流涌动,杀机毕现!
  ······
  陈朝之所以让二虎来说去不去,就是因为他清楚,二虎肯定会说去的。
  毕竟,对于二虎来说,赢银子是一件唯数不多,能让他兴奋的事情。
  当然,林子英也不是非要反对,只是担心陈朝有危险而已。
  当陈朝真决定再次去时,他要做的就只是保护好陈朝,在暗中都是布置了一些他的手下。
  ······
  银勾赌场和江南阁内,都不是很好。
  因为陈朝在银勾赌场内去赌,虽然在江南紫衣她们看来是不讲情面,但是也没有办法,谁叫陈朝脸皮厚呢。
  她只能亲自出手对付陈朝。
  然而,陈朝虽然不是她的对手,但是每次听不出点数时,陈朝就不只押一两银子,甚至是有时候干脆不押。
  这样江南紫衣根本没有办法,想赢到陈朝太难,最多只能保证不输。
  而且因为陈朝的出现,导致其他的赌徒,也跟着陈朝照。
  赌场的生意大大受到影响。
  江南紫衣劲气终究有限,无法坚持太久,所以,她坚持不住后,陈朝就反击。
  如此一来,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且当丹田内的劲气都消耗完后,至少要一天的时间才能恢复。
  所以,只好叫江南阁的其她姐妹来帮她。
  结果是应府了陈朝,可是江南阁那边的生意却是受到了一些影响。
  达官贵人前往,想要看表演的江南姐妹不在,自然是不高兴的。
  而且,更多人听说江南姐妹来了银勾赌场,所以一下子银勾赌场人多了起来。
  当然,赌场的收益并没有因此提升上来。
  反而是江南阁的收益,都在下降着。
  至于江南姐妹与陈朝说,我们也算是相识,陈公子何必如此赶尽杀绝,这般不留情面时,陈朝的回答,却是极具杀伤力。
  赌桌无兄弟。
  所以,陈朝依旧大杀特杀。
  ······
  “大姐,陈朝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们的生意受影响太大,要不要?”
  江南阁中,江南灵玉冷眉深蹙,伸手了雪白的脖劲前一横,作出一个杀的动作。
  “只怕他正等着我们这样做呢,与陈朝几次接触,我才发现,他与原来我们知道的陈朝完全不同,若不是样子都一样,我怀疑陈朝根本不是原来的陈朝。
  不过,不管他是谁,至少我们现在面对的这个陈朝很难对付。
  他这样做,一定不是为了赢银子,他肯定有什么其它的目的,我们暂且忍忍。”
  江南月依旧平静地道。
  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只是表面表现的平静,内心并非如此。
  陈朝的出现,让她终于意识到,她有了真正的对手。
  这个对手,很棘手,很难缠。
  “可是大姐,那边需要银子,如果银子供不上,就要出大事了。”
  江南灵玉有些担心道。
  “至少还能坚持一个月,而且,他有那位巨商帮着,只有再坚持四个月,就有税银补充进来,我们就能轻松一些了。”
  江南月淡淡开口道。
  “希望吧,只是不知道陈朝要这样到什么时候啊?”江南灵玉微微叹了口气,眼中杀意十足。
  江南月道:“我明天去见商浅雪,商浅雪的话,陈朝或许会听的。”
  江南灵玉点头道:“这也是大姐商浅雪治脸伤的原因吧?”
  江南月道:“陈朝爱商浅雪,所以让商浅雪欠我们一个人情,关键时候总会有用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用上。
  更加没有想到,至少我们表面已经是陈朝的朋友,可他出手依旧不留情面,他这人...太可怕。
  不能用正常人的行事风格来断定他,我们务必要小心。”
  ······
  “啪!”
  太子府中,秦元昭怒不可怒遏,他眼神冷冷凝视着商荀道:“商荀,本太子不管你损失多少,但你答应给本太子的银子,一两都不许少,否则,本太子不会轻饶你。”
  商荀跪在秦元昭面前,他道:“草民明白,草民定然不会耽误太子的事情,只是草民希望太子能缓草民些时间,此次草民采购南木数量巨大,押了许多银子,本想着有太子相助,可以很快便能赚上一笔。
  可谁能想到,那几十艘运输南木的船,居然都沉了。
  这一次,让草民损失巨大。
  而且与北方一些木材商签了合同,还要进行违约赔付。
  可若只是这样也就算了,更让草民没有想到的是,因为得罪了陈朝,草民在长林封地的生意,全部遭到打压,损失也是不小。
  除了这些,草民在江南道的生意,也是不知为何,一下子失去了许多客户,生意在江南道几乎全面受到冲击。”
  全面受到冲击!
  秦元昭冷哼一声道:“怕是你商荀得罪了什么人吧,否则,怎么会这样?”
  商荀道:“草民不知,但眼下,草民还希望太子给草民一些时间,让草民晚一些时间再上交银子。”
  “好,商荀,我就给你半个月时间,半个月如果交不上我要的数量的银子,你别怪我。”
  太子秦元昭冷喝。
  商荀谢恩离开,过不多久,户部尚书赵川出现在太子府中,他是被秦元昭召来的。
  “太子不知为何事,如此不悦?”
  赵川见秦元昭脸色不好,不禁有些诧异。
  近来凌王遭到惩罚,失去了一位礼部大员,按理说秦元昭该高兴才是。
  而且,近日许官正又查到了刑部尚书朱榆的一些贪污罪证,只要时机合适,将罪证拿出,就能扳倒朱榆,让凌王再失去一大助力。
  这些都是好事啊。
  “商荀那边出事了,答应给本太子提供的银量,要晚些时间了。”秦元昭不满地冷哼。
  “这......”
  赵川一惊。
  他道:“若是他后面再拿不出来怎么办?我们现在的银子,只能坚持一个月,我户部新的税银,至少要四个月才能开始收,这中间的三个多月办?
  太子,应尽快想办法啊,一旦饷银发放不及时,可是要出大事的啊。”
  “这个本太子自然清楚,不过商荀毕竟是巨商,家产丰厚,如果到时他拿不出现银,本太子就变卖他的家产,总之,不会误事的。”
  秦元昭冷冷地道。
  “如此还好。”
  赵川松了口气,似是想起了什么,他问道:“太子殿下,老臣有一句话一直压在心里,不知当问不当问。”
  “不必如此,有什么话就说。”
  “是。”
  赵川微微颔首,然后看着秦元昭道:“臣想知道,若是太子一直是太子,是不是我们就一直不动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