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相爷您的医妻有点毒 > 秋意凉秋无眠篇:嫁 三

秋意凉秋无眠篇:嫁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殷凤离是新贵殷家的长孙,殷家是除了四大家族这类老式家族外,风头最近的一家。
  
      而殷凤离,便是殷家荣华上最耀眼的那颗明珠。
  
      秋无眠守国土东南,殷凤离便守国土西北,只不过打小便在塞外历练,名头并不如秋无眠。
  
      殷凤离见到她的时间,是他从边塞回来的第三天。
  
      华城的大家闺秀都自持身份,每个家族教养出来的儿女,都宛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牵着马,戴着斗笠,走过大街,看到了那个穿着五色百褶裙的姑娘。
  
      他喜欢塞外的风土人情,回到华城,虽然繁华,但是所遇之人皆在彀中,太为拘束。但是这个少女,却有种野蛮生长的劲,未受侵染,顷刻间闯入他的心里。
  
      爱情有两种,日久生情与一见钟情,殷凤离属于后者。
  
      他故意撞上去,和她说话,如他所料一样,这个少女爽朗明快,他教她喝酒,看她被辣的眼泪都出来了,然而皱巴巴着脸灌下去,他忍不住笑。
  
      她告诉他要嫁给好看的郎君,让他带着她天南地北的走,他瞅着她,端起一碗酒,问:“我怎么样?”
  
      他怎么样呢?
  
      少女笑吟吟的打量着他,没有丝毫的害羞,她点了点头:“你不错。”
  
      她要嫁给最好看的少年郎,他英俊潇洒,身骑白马,除了她哥哥外,她并没有找到比他更好看的少年郎。
  
      殷凤离笑了起来。
  
      他询问了她姓名,才知道她没有名字,是秋家小姐。
  
      他一愣,完全没想到秋家会有这样的女儿。
  
      然而,他不在意她是谁,他备好了礼物,前往秋家。
  
      秋无眠坐在那里,听着他的话,端着茶杯,一双眼光影不定,过了一会儿,道:“此事,容我问过家妹再说。”
  
      殷凤离点头道:“那是自然。”
  
      又说了几句,他方才点头离去。
  
      秋无眠看着他离开,过了许久,手里的茶杯“啪”的一声在手里碎裂,他狠狠一握,碎片刺破他的手心,鲜血流出。
  
      然而他却感受不到一点痛。
  
      其实,她是个瞒不住事情的姑娘,出去回来,便兴致勃勃的告诉他她遇见了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少年郎,她要嫁给他。
  
      但是这句话这丫头不知道说了多少遍,每一次出去,总说那位郎君多好看。
  
      现在,真正好看的人来了。
  
      院子里有棵好大好大的树,他看着她坐在秋千架上,越荡越高,越荡越高,仿佛要飞出这三寸天地。
  
      “殷家派人来提亲,你可愿意?”他找了个机会问她。
  
      女孩子双眼亮晶晶的点了点头,还得意洋洋的道:“哥哥,你妹妹说过会长成顶漂亮顶漂亮的小姑娘,会嫁给最好看的少年郎,你瞧瞧,你妹妹厉不厉害?”
  
      他竟找不到任何挽留的话语。
  
      他站在那里,夕阳将他的影子拓在地上,仿佛这以后的人生,是无尽的绵长。
  
      恍惚中,一个念头滑过他的脑海。
  
      如果,她不是他妹妹该多好……
  
      他猛地一惊,整个人仿佛被冰水浇透。
  
      人这一生,有时一叶障目,然而身在困顿之中,反而是一种幸福。
  
      有时候醍醐灌顶带来的不是超脱,而是苦难。
  
      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恐惧的不是这份心思,而是这份心思后面,如果她发现了,该如何?
  
      他才惊觉,别人他不在乎,他只在乎她。
  
      *
  
      秋家家主夫妇十分高兴。
  
      对于他们而言,那丫头不过是个便宜货,要不是秋无眠瞧着好玩,早就被弄死了,现在,却能让这个女儿和殷家的未来家主成亲,这简直是再划算不过的一桩事情。
  
      她依然是很快乐的样子,他以前常常责骂她,处罚她,对她不冷不热,她虽然不记仇,但是肯定是更喜欢殷凤离那样待她很好的人。
  
      她应该,喜欢他。
  
      “喜欢他”这个念头仿佛一把钢刀直直的戳入心底,他一边痛苦一边为自己那人伦之外的龌蹉心思而自我厌恶。
  
      刚好西北那边有战事,他请旨出征,准备离她远远的。
  
      在塞外三四年之后,她以嫁为人妇,尘埃落定。
  
      他并未告诉她。
  
      只是临走的时候,那个姑娘托着腮在他的书房等他,满怀期待的看着他:“哥哥,我已经满十五岁了。十五岁是及笄,别人家女孩子都要束簪子了,我还没有名字呢。哥哥你给我取个名字吧。”
  
      他看着她,看着她乌黑的发,杏子似的眼,像花朵一般的嘴唇,万般心思涌上心头。
  
      他看着外面,秋意渐浓,凉意顿起,仿佛此刻他那沉浮却如死灰一般的心。
  
      他道:“秋意……凉。你便叫,秋意凉吧。”
  
      此中心意,百转千回,只剩寒凉。
  
      他站起来,扶墙而走。
  
      走出门的时候,少女高兴极了,她叫住他:“哥哥!”
  
      他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她。
  
      少女明媚的脸熠熠生辉,她道:“我要缝一件最好看最好看的嫁衣,我先穿给你看好不好?”
  
      若是以往,他必定讽刺她“就凭你针都穿不过的女红,你准备把凤凰绣成蛾子吗”,但是今日,他看着她欢喜的脸,只觉得心如刀割,他点了点头:“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