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相爷您的医妻有点毒 > 秋意凉秋无眠篇:嫁 完

秋意凉秋无眠篇:嫁 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猛地推开了他,然后吓得站了起来,看着他。
  
      他也看着她,有种自虐般隐秘的快感。
  
      凌迟也莫过如是。
  
      将一切不堪袒露出来,带着一种鱼死网破的决绝。
  
      过了好一会儿,少女才问:“哥哥,你喝醉了吗?”
  
      秋无眠笑了一下,带着说不出的意味,他的话语冰冷不给她和自己一丝幻想:“我没有喝醉。”
  
      飞蛾扑火般的决绝。
  
      秋意凉脸色瞬间白了下去,过了一会儿,突然转身跑了出去。
  
      秋无眠从头到尾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哪怕这样的决绝,但是他还是如此惧怕在她的眼底看到她对自己的厌恶。
  
      过去那么多年,不管他如何对她,都未在她眼底看到厌恶,因为他知道她不会。
  
      但是现在,他不确定了。
  
      他像是失去了一切力量一样倒在山地上,眼前反反复复出现她惊慌苍白的脸,喉咙涌出一股腥甜,他抬起手,满不在乎的擦过自己的嘴角。
  
      天上月明星稀,边塞苦寒,此刻更是冰冷入骨。
  
      *
  
      秋意凉失魂落魄的回到帐篷,迎面遇到秋夫人。
  
      秋夫人目光尖锐的落到她脸上,带着深切的厌恶,她一挥袖,帐篷里摆放着的杯盏瞬间摔碎一地,她看着她,声音很冷:“回去,立马给我嫁给殷凤离。”
  
      *
  
      华城凤凰花灼灼燃烧,满城热闹,秋意凉立在凤凰花树下,看着自己手里的嫁衣。
  
      每一针每一线都巧夺天工,那是她想象中最美的衣服。
  
      她想起小的时候,每当凤凰花开的时候,她总想去凤凰花树上荡秋千,那个时候皮,秋无眠不理她她就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用眼睛等着他。
  
      凤凰花树是华城的宝树,是夜帝对他爱妻的恋想,所以相爱男女在最大的那棵花树下许愿,而她却偏偏想在那里荡秋千,少年立在那里,不咸不淡的问:“你荡秋千,怕是没有秋千承受得了你的重量。”
  
      她气呼呼的转身就走,耍脾气不吃饭,秋无眠不仅管都没管她,还让她去搬石头砌花园,她又累又饿,只恨不得狠狠咬他几口出气。她饿得受不了了,但是饿死事小,丢脸事大,说不吃就不吃,赌气硬撑。但是到了最后,她只饿得两眼昏花,丫头端了一碗白饭过来,蹲着看她,她觉得反正她那狠心的混账哥哥看不到,也不算丢脸了,狼吞虎咽的将饭吃了,吃完之后拍拍肚子,又无比想念鸡腿牛肉。
  
      她砸吧着嘴巴,却见一人立在那里看她,她一抬头就看见秋无眠的身影,丫头跟在他后面。
  
      她气得满脸通红。
  
      秋无眠将篮子仍在她面前,冷冷的道:“吃完这一顿,一个月不准吃肉。”
  
      她狠狠的咬着肉,心里将秋无眠骂了千百遍。
  
      但是她以后再也不会不吃饭了。
  
      那一年夜半大雨后,无人在街上,他半夜将她叫醒,带她来到那棵凤凰花树下。
  
      一个秋千架。
  
      少年冷冷的道:“我知道你没见识,有点丢本侯的脸,你便来长长见识。”
  
      她高兴的爬上去。
  
      那是她此生荡得最开心的一次秋千。
  
      有些东西不能想,想着便是难以言说的痛。
  
      他是她的哥哥。
  
      她要嫁的男子,是殷凤离。
  
      殷凤离终于说动了他的父母接受了这段婚事,他备好了十里红妆,准备迎娶她。
  
      *
  
      秋无眠独身骑马,看着手中的一叠纸,手拿红缨枪,猛地将红缨枪插入地底。
  
      他故意带兵露了个空隙,败了一场,让敌军突入东南之地。
  
      于是,在殷凤离和秋无眠婚礼之期半月之前,殷凤离不得不将婚事推迟,然后赶往东南战场。
  
      秋无眠在雨夜归来。
  
      大雨中,他披着蓑衣,怀揣着一封信,回到家。
  
      没有军令将领私自回来是大罪,他不在乎,他推开了秋家家主的门,他拿着那封信纸,单膝跪下:“意凉不能嫁给殷凤离。”
  
      秋家家主看着他:“你说什么?”
  
      少年抬起头,一双眼平静而无法撼动:“意凉不能嫁给殷凤离,因为,我要娶她。”
  
      秋家家主一巴掌朝着他扇了过来:“她是你妹妹!”
  
      秋无眠淡淡的道:“她不是我妹妹,我查到了,她根本不是你的女儿,也根本不是家中婢女所生,她是您的妾和姑父所生。”
  
      秋家家主一双眼瞬间阴郁了起来:“但是现在,她就是你妹妹!名义上的妹妹也是你妹妹!我绝对不允许,你做出任何有损秋家名声的事情!”
  
      家族是天,任何的儿女都是天下的一颗棋子,所有荣耀,都必须为家族而生。
  
      秋无眠站了起来:“秋家在你眼底重若泰山,在我眼底,什么都不是。”
  
      一个污秽不堪的家族,他陷入泥沼,却讨厌这泥沼。
  
      他转身,披着蓑衣,踏出房门。
  
      这个世间他罔顾礼法,外人眼光对他而言又有何用?这华城容不得他,他便带着她去那塞外,塞外大漠孤烟,看星看月,和她养着几只鸟雀,那也是一种极惬意的事情。
  
      他怀揣着从未有过的欢喜去见她。
  
      少女拿着嫁衣立在窗前,纷纷大雨扑入窗台,他看着她发上插着一朵花。
  
      那朵花,是殷凤离的花。
  
      普天之下,只有东南之地火焰池里才有这样的花。
  
      他蓦地愣在了那里。
  
      他可以冲破一切阻隔,可是,她发上簪着他的花,此刻,她心底思念的是谁?
  
      他可以视天下人为无物,但是这天下人,都不及她分毫。
  
      他在大雨中,看了她一夜,最后靠在墙角里,迈不出一步。
  
      秋夫人来替她送发簪,看着她一头乌黑的发:“这头发真漂亮,来试试哪个发簪最漂亮,肯定会将殷家那小子迷得神魂颠倒。”
  
      秋意凉看着那发簪,勉强笑了一下:“都很漂亮,但是我只是普通女儿家,什么境界都没有,他家里人怕是不喜欢我。”
  
      她其实根本不在乎他家里人喜不喜欢她,以前心心念念的事情,长成漂亮姑娘,穿上最美的嫁衣,嫁给好看的少年郎,如今都要实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总是高兴不起来。
  
      她的眼前,总是浮现那个少年坐在她面前,冷冷的扯着嘴角说“我没有喝醉”。
  
      秋无眠在墙角里听到少女这样说,仿佛心口被挖了一块,冷冷的灌着风,不知是冷还是痛,他面若死灰,转身而去。
  
      但是就在他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杯盏破碎的声音,秋夫人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这样的孽障,从一开始便不该活着!”
  
      他慌忙推门进入。
  
      少女倒在那里,气息微弱。
  
      他抱起她奔入外面。
  
      秋家的毒药,性烈,当世无出左右,他颤抖着找到他信任的一位医者,这医者说若要救她,恐怕要花费极大的功夫将她的毒逼出来。
  
      他问:“我可不可以?”
  
      那医者道:“你若是要救她,境界怕是要跌一境。”
  
      不过一境界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