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相爷您的医妻有点毒 > 秋意凉秋无眠篇:嫁 完

秋意凉秋无眠篇:嫁 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沉沉闭上眼,想起少女的话,又问:“如果,恢复她被毒损害的筋脉呢?”
  
      其实,她这妹妹天赋极高。
  
      医者道:“下跌两个境界。”
  
      才区区两个境界,怕是全部,又能如何?
  
      他用了十来天,救起了她,恢复了她的筋脉,又赌了一股力量在他的身体里。
  
      于是,他从明通直接跌入知己境,身体也大受损伤,几乎难以自持。
  
      她醒来,见到他很开心,但是在刹那的开心后,便吓得退了一步。
  
      他垂着眼眸,看到她拉开的距离,只觉得全身每一处伤口都在隐隐作痛,他无力的转身离开,让她在这里安养。
  
      秋意凉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想也没想就追了上去,伸出手牵着他的衣服,怯怯的喊了一声:“哥哥。”
  
      哥哥?
  
      哥哥。
  
      他挣脱她的手,迈步离去。
  
      三天后,秋意凉找到他,即便身体重伤,但是他心里仍然带着说不出的高兴,秋意凉给他熬了粥。
  
      他看着那碗粥,端起来,暖入心里。
  
      秋意凉看着他,问:“哥哥,我不嫁给殷凤离了。”
  
      他猛地抬头,眼底有什么东西要挣扎着出来,他几乎快要忍不住伸出手将她狠狠的抱入自己的怀里。
  
      少女看着他,嘴唇动了动:“哥哥,是不是你害得殷凤离?”
  
      殷凤离的陷阱被暴露出来,他陷入死局,已经困顿很多日,而殷凤离唯一信任的便是家中父母和他佩服敬重的秋意凉,只将自己所行计划告诉他们。
  
      秋无眠僵在那里。
  
      原来,是为了殷凤离来的。
  
      秋意凉看着他:“哥哥,你去救救他吧,你那么厉害,将他救回来就好,我不嫁给他了。”
  
      我不嫁给他了,哥哥,我想和你去塞外看月亮,养小鹰,看着它们在我们俩后面噗嗤噗嗤的跟着。
  
      哥哥,这世上没有谁比你更重要。
  
      我不想带着愧疚和你去。
  
      秋无眠看着她着急的脸。
  
      这个世间便有千回百转的误会,他误会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殷凤离。
  
      他的嘴角浮起一丝惨淡的笑意。
  
      他看着她,抬起手,最后摸了摸她的脑袋,笑:“不用,你想嫁就嫁吧。哥哥帮你,去把他带回来。”
  
      他出门,翻身上马,单枪匹马,前往东南。
  
      想嫁就嫁吧。
  
      你说你想长成漂亮的小姑娘,你说你是顶顶厉害的姑娘,你说你想嫁给整个华城最好看的少年郎,要穿着最美的嫁衣……
  
      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将会漂亮,厉害,有个对你很好的华城少年郎,穿着最美的嫁衣嫁给他。
  
      他本来想给你准备聘礼,如今,却只有嫁妆。
  
      但是有什么样的嫁妆,才配得上他心尖尖上的人?
  
      从今以后,天地寂寥,他从小到大的小妹妹呀,终于作别。
  
      哥哥,你那么厉害,可是你怎么知道,如今的他,不再厉害。
  
      以前在战场上一人敌千军的传奇小侯爷,如今,不过是个身受重伤的知己境少年,这战场上一般的将领,都比他厉害。
  
      但是,他答应了她,帮她带回她的少年郎。
  
      秋无眠的名声,威震四海,比殷凤离更甚,他单枪匹马引诱敌军,救下了昏迷的殷凤离,将所有的战火都引到了自己身上。
  
      捉拿下秋无眠,自然比殷凤离更让人兴奋。
  
      刚开始的时候,那些人都忌惮这个传奇少年,看他鲜血淋漓,却扯着嘴角不咸不淡的笑,仿佛未将任何人看在眼底,为了给殷凤离足够的时间,他以一己之力牵制敌军两万人,毫无投降之意,到了最后,敌军首领下令开弓,但是谁都没有想到,那个马上的少年已经是强弩之末。
  
      他连拿剑的力气都没有。
  
      密密麻麻的箭矢穿过他的胸膛,鲜血染玄衣,丝毫不显狼狈,只有玄衣下,如注的鲜血染红了白马。
  
      跟了他多年的白马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为自己的主人流下了眼泪。
  
      在最后那一刻,他死死的抱住自己怀里的包袱,仿佛抱着自己仅存的生命。
  
      他死在马上,笔直,看向华城方向。
  
      仿佛还是很小的时候,那个小丫头又黑又丑,背着包袱,站在树上,叉着腰对他说:“哥哥,我是这个世上顶顶厉害的姑娘,你拦不住我。”
  
      从此以后,他终于再也拦不住了。
  
      射杀了秋意凉之后,敌军首领才发现,这个小侯爷已经是半个废人了,以他们的能力,见到他的第一面就会将他弄死,但是却被他逗弄着,死了几千人,还放走了殷凤离。
  
      暴怒的敌军首领下令割下了少年的头颅,悬挂示众,但是敌国君王十分佩服这个少年小侯爷,下令重整其衣冠,将其还给梁国。
  
      连带着秋无眠的尸体送回去的,还有他临死之际紧紧抱着的包袱。
  
      灵堂上,少女不顾一起的闯了进来,她抱着他的头颅,状若疯癫。
  
      她拼尽一切的带走了他的身体,翻身上马,朝着塞外跑去。
  
      飞奔而去的路上,系在少年身上的包袱落下,散开,一件衣服落入泥地。
  
      那是一件红嫁衣。
  
      秋意凉瞬间崩溃,失声痛哭。
  
      哥哥。
  
      哥哥。
  
      我最爱的哥哥。
  
      我最爱的你。
  
      我爱你呀!
  
      我只爱你呀!
  
      塞外半年,他遍寻奇珍,一针一线,自己缝制。
  
      这是他亲手为他的未来妻子准备的嫁衣,他想要她穿着最美的嫁衣,嫁给他。
  
      然而现在这件衣服,染满了他的鲜血,却看不见他的血。
  
      我的小妹妹,余生,你慢慢走。
  
      我在那往生河畔,为了种上一棵最大的凤凰花树,我带你荡秋千。
  
      我为你养上一群小老鹰,我会告诉它们,他们的小娘亲还在路上,我们等着她。
  
      我为你找好所有的地方,月明星稀的时候,我带你一起摸月亮呀。
  
      我的小妹妹。
  
      今生阳世,你是我隔着山海爱着人,我用尽全力,没法平了那山海。
  
      余生,你慢慢走。
  
      我不能陪你啦。
  
      我的小妹妹,我今生唯一的光。
  
      我的爱。
  
      余生,你,慢慢走。
  
      ------题外话------
  
      秋意凉篇完。
  
      我爱小哥哥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