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六十五章 冉闵和陈容

第六十五章 冉闵和陈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俗,不俗下一章:第六十七章磨刀霍霍向狼去
  
  第六十五章冉闵和陈容
  
  王七郎送来礼物,与陈容在南阳王府住了两天两夜的消息,同时流传开来。(hua.广告)几乎是突然间,陈容发现自己庭前车水马龙,求见的,看热闹的‘女’郎们,川流不息。
  
  这是陈容回到陈府的第三天。
  
  她听着堂房中传来的嘻笑声,朝着平妪使了一个眼‘色’,悄悄地向后退出。
  
  整整陪着这些人说了一个时辰的话了,陈容实是厌烦了这些没休没止的询问,和总是意有所指的话语。
  
  平妪见她开溜,悄悄点了点头。
  
  陈容来到后‘门’处,身子一闪,便步到了树丛当中。
  
  天空上白日当空,照在人身上暖暖的,陈容望了望,脚步一折,想回到寝房拿出马鞭悄悄甩一甩。
  
  就在这时,围墙外面传来一个文雅的声音,“听说城外出现了胡人踪迹。”
  
  一阵沉默后,陈术的声音传来,“冉将军也在路上了,说是午时可到。”声音中,隐有忧虑。
  
  冉闵回了?
  
  陈容冷笑了一下,转身返回。
  
  她刚刚跨出两步,几乎是突然的,她身子一僵,整个人一动不能动了。
  
  冉闵回来了?在这个时候?
  
  不对,不对,有事情不对。
  
  。。。。。。她狠狠打了一个‘激’淋,是有事,记起来了,他这一次回来,是会发生一件大事。
  
  想到这里,陈容嗖地冲到房中,她从寝房中摘下马鞭,转身冲出。
  
  就在她风风火火地冲出时,陈茜地叫声传来,“阿容,阿容,你这是到哪里去?”
  
  陈微也叫道:“噫,阿容,你手中怎么拿有马鞭?这,这可是那些粗鲁男人们喜欢的。”
  
  陈容没答,她脚下开溜,整个人如箭一般一冲而出,转眼便只给众‘女’留下一抹灰尘。
  
  众‘女’顿时傻了
  
  陈容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马舍旁,对一个奴仆喝道:“载我出北‘门’”
  
  那奴仆很久没有见过他家‘女’郎这般慌慌张张过,双手一拱,道:“是。”拿过一辆套好的马车,跳上了驭夫的位置。
  
  陈容坐在马车中,她望了望天上的太阳,喝道:“驶快一些。”
  
  “是。”
  
  “再快一些。”
  
  “是。”
  
  在她的连声催促中,陈容的马车加快速度,也不管‘门’卫的再三询问,便这般冲出了陈府大‘门’。
  
  南阳街中,比前两日冷清多了,街上没有什么行人,连乘着马车出游的士族子弟也不可见。
  
  在这种情况下,马车很顺利地到了北‘门’。
  
  马车一停,驭夫的声音传来,“‘女’郎。”声音有点不确定。
  
  陈容掀开了车帘。
  
  只见城‘门’处,两排二十人的士卒,全副武装,手持长戟地守在那里。再一抬头,顶上的城墙处,十几个长袍大袖,高冠博带的中年士人出现在视野中。只是一眼,陈容便发现这些人中,有虞公,有张公迁,也有她陈府的陈公攘,都是南阳城中影响很大的士族族长。
  
  陈容收回目光,道:“继续前进。”
  
  那奴仆望着她,见她表情坚定,‘驾——’一声长喝,驱着马车再次向前。
  
  这时刻,陈容已把马车车帘全部掀开,把自己和马车里的东西,清清楚楚地呈现在士卒们的眼前。
  
  众卒朝她盯了一眼,一一收起长戟。
  
  不一会,马车出了北城‘门’。
  
  刚刚跨出,陈容便听到一人嘀咕道:“这小姑子,居然在这时机郊游。”那士卒的声音,引起了驭夫的不安,他回头唤道:“‘女’郎,我们还是。。。。。。”陈容打断他的话,果断地说道:“继续向前。”
  
  “是。”
  
  马车驶出城‘门’的范围,上了官道。
  
  官道上,显得很荒凉,两边一望无际,都是枯草成堆的荒原。荒原上,时不时地可以看到几幢小小的茅草屋。便在路旁,也有几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恶臭味扑鼻而来的流民。
  
  看到这情景,驭夫叫道:“‘女’郎。”
  
  “不要开口。[hu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陈容压低的声音传来,“你驱着车向前直冲,如有流民阻拦,不管是谁,辗过去便是。”
  
  这时的她,已经把车帘拉起来了。
  
  驭夫迟疑地应了一声,驱着马车向前急冲。
  
  越是向前走,两侧的茅草屋和流民越来越多,陈容甚至看到,有一些十几岁的少年,正用手挖地上的草根吃。
  
  道路两侧,流民也是越来越多,有的十几二十个聚在一起,相互依偎着取暖。
  
  这些人,在看到陈容这孤零零的一辆马车前来时,双眼大亮。一声干嘎刺耳的命令中,二个三四岁的孩子摇摇晃晃地走出来,走到了官道中央。
  
  驭夫看着前方道路中央的孩子,驱车地动作不由自主地慢了起来。
  
  马车里的陈容问道:“怎地慢了?”
  
  驭夫不安的声音传来,“‘女’郎,是两个孩子,有一个还是‘女’娃,他们挡在路中央。”
  
  陈容脸一沉,命令道:“马上高喝,令他们退下,同时马车不可减速”
  
  “是。”
  
  驭夫马鞭一甩,高喝道:“退下,退下去都给我退下去”
  
  他的喝声一声比一声严厉,可那站在道路中央的两个孩子,却摇摇晃晃着一动不动。甚至,在他的喝声中,一个二十几岁的‘妇’人还站了起来,也站到了两个孩子的身后。
  
  驭夫的大喝声中,已有点急了,他嘶声叫道:“叫你们退下,听到没有?”
  
  陈容一听,轻轻地掀开一角。
  
  她朝前方官道,聚集成堆,足有七八十个的流民们望了一眼,在他们的身后,她还看到了十来具孩子的骸骨。这些骸骨一干二净,像是每一根‘肉’丝都被‘舔’尽,骨头都被煮了又煮之后,才有的干净。
  
  然后,陈容又朝前方拦路的三人望了一眼。她拉下车帘,狠狠喝道:“全速撞上去”
  
  驭夫大惊,急道:“可是‘女’郎,他们是孩子”
  
  “不想死,就全速撞上去”陈容的声音中,有着见惯了生死的狠煞,事实上,前一世伴在冉闵身边时,她还真是看惯了杀人。
  
  见到驭夫不回答自己,陈容暴喝道:“撞上去我命令你撞上去”
  
  半晌,驭夫才咬牙回道:“是。”声音一落,他扯着脖子,涨红着脸暴喝道:“让开,听到没有?不让开我就撞过来了驾——”
  
  马蹄的的,车轮滚滚,陈容见车速不曾降下,心下一定。
  
  马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站在官道中央的二个孩子一个‘女’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半点闪避的意思也没有。
  
  而在他们旁边,一个瞪着铜铃眼的大汉,正在惊叫,“快快停车,快快停车。”在他的身后,是另一个面目秀丽的**的哭叫声,“快停车,快快停车啊。你们这些天杀的士族”这两人旁边,是眼神木然,表情呆怔地看着这一幕的众流民。
  
  马车卷起的烟尘冲天而起,陈容的命令声随既而来,“别理他们,撞上去”
  
  “是。”
  
  驭夫高高地应了一声,他右手一甩马鞭,闭上双眼暴喝道:“驾——”
  
  马车一撞而过
  
  只听得“砰砰砰——”三声‘肉’体被重重撞倒的声音传来。紧接着,马车一歪,慢了下来。
  
  十几个欢呼声传来,众流民向着马车一拥而近。
  
  驭夫连忙睁开双眼,他驱车技术还是很高明的,只是几个急喝,车厢终于平稳了。
  
  马车一冲而过,把众流民甩到了身后,也把那鲜血淋浴,重伤在地的三具生命丢在了身后。
  
  那驭夫回头望了一眼,只是一眼,便差点呕吐出声。只见那个铜铃眼的大汉手持一把尖刀走到三个伤员面前。手起刀落间,三个正在挣扎扭动的伤员便一动不动了。在大汉的旁边,那个秀丽的**正在指挥着几个流民用陶盆装着三人流下的鲜血。
  
  驭夫干呕了两声后,忍不住对陈容说道:“‘女’郎,幸好你聪慧。”
  
  陈容没有回答。
  
  马车这般冲了一个时辰后,前方出现了高举的烟尘。
  
  烟尘中,一面写着‘闵’字的旗帜若隐若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