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六十九章 套近乎?

第六十九章 套近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资产下一章:第七十章性情
  
  第六十九章套近乎?
  
  下午时,外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婢‘女’声音,“阿容可在?”
  
  平妪迎上去,笑道:“在呢。[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一个十**岁,圆圆脸,大眼睛的少‘女’走了进来。这少‘女’虽然做婢‘女’打扮,可一身淡紫罗衣,笑容矜持,看起来比一般的‘女’郎还要像‘女’郎些。
  
  这婢‘女’朝着平妪望了一眼,瞟向寝房中,笑道:“我家主母阮氏有请阿容。”
  
  阮氏?陈元的嫡妻?
  
  陈容一凛,她连忙站起来,在房中应道:“请稍侯,陈容马上来。”
  
  那婢‘女’一笑,应道:“是。”
  
  不一会,陈容便换了一套她在平城时穿过的旧裳裙,出现在台阶处。
  
  那婢‘女’见她出来,再次福了福,向后退出一步,示意她先行。
  
  陈容提步向前走去。
  
  在她的身后,那婢‘女’领着两个小婢‘女’,娉娉婷婷地走着。她地动作,透着一种矜持和培养多年才有的礼数。而这些,来自北方,父兄疏于管教的陈容,是不懂的。
  
  陈容朝她望了一眼,刚把脚步放慢,学着她那般碎步而行。转眼便想道,自己又用不着巴结阮氏的,再则,就算她想巴结,也改变不了什么,何必邯郸学步的?
  
  想到这里,她索‘性’放开脚步,快步而行。
  
  几个婢‘女’见她步履生风,呆了呆后,连忙提速。
  
  当陈容来到阮氏所在的院落里,三个婢‘女’都有点气喘吁吁了。
  
  来到院落外,那婢‘女’喘了一口气,朝陈容强笑道:“小娘子稍侯,容我禀过主母。”
  
  陈容点了点头,侧过头打量着四周的景‘色’。
  
  不一会,那婢‘女’的声音传来,“阿容,进来吧。”
  
  “是。”
  
  陈容应了一声,快步跨入院落。
  
  那婢‘女’站在台阶上,她含着矜持的笑容望着陈容,见她走近,微微躬身,道:“主母在里面侯着呢。”
  
  “是。”
  
  陈容越过她,直直地走入堂房中。
  
  这堂房装饰得富丽堂房,最先映入陈容眼帘的,是一座高达三尺的珊瑚。这珊瑚,不管是光泽还是完整度,都不比她在平城时砸碎的那个要差——如此贵重之物,被这般随随便便地摆在红木几上。[hua.超多好看小说]
  
  陈容把目光从珊瑚身上收回,朝着堂房正中,‘精’美的‘玉’石屏风之侧,安坐在塌几上的‘妇’人盈盈一福,唤道:“伯母。”
  
  这‘妇’人四十几岁,肌肤丰润,脸上没有丝毫皱纹,一张容长脸上,挂着疏淡的笑容。
  
  在这个‘妇’人的身后,站着一个陈容见过的**,这**二十七八岁,正是她刚来那日拆穿她装病的。陈容知道,这**是陈元的妾,不过她是阮氏身边人,自身又‘精’明能干,深受陈元宠爱,虽是妾,却比一般的妾地位高多了。
  
  阮氏微笑地看着陈容,朝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右手轻指,“坐罢。”
  
  “是。”
  
  陈容走到那塌几处,大大方方地坐下——从头到尾,她的动作都带着几分率‘性’和粗鲁。不知不觉中,阮氏蹙起了柳叶眉。
  
  望着自坐下后,便低着头,一声不吭的陈容,阮氏温和地开口了,“阿容,伯母数日前刚刚抵达南阳城,一回来便忙于诸事,疏忽了你,你可有怪责?”
  
  陈容闻言,连忙欠身回道:“不敢。”
  
  阮氏慢慢一笑,“阿容父兄不在,我便是你的母亲,不必拘礼。”
  
  陈容应道:“是。”
  
  阮氏收回目光,脸上笑容稍减,轻言细语地说道:“阿容,你还有一个月,便满十五了吧?”
  
  难不成她叫自己前来,是为了婚事?陈容心中格登一下。
  
  她再次欠了欠身,答道:“是,伯母好记忆。”
  
  阮氏低叹一声,道:“都快十五岁的小娘子了,哎。”
  
  她的语气中,有着陈容听不懂的责备。
  
  对陈容来说,既然听不懂,就当没有听到。当下,她依然低收顺目,却是面无愧‘色’。
  
  阮氏的眉头,不由蹙得更紧了。
  
  她端起杯子,饮了一口人‘乳’,徐徐问道:“阿容那一院,如今是谁管事?”
  
  站在她身后的**上前一步,欠了欠身,恭敬地回道:“小姑子身家丰厚,向管事要求一切供应,自己承担。”
  
  阮氏蹙眉道:“这可不行。”她放下杯子,道:“我和她伯父既已接手过来,岂能如此放任于她?”
  
  她目光转向陈容,温言说道:“我只有阿微一个‘女’儿,便再多一个,也是喜事。阿容,以后你的吃穿用度,全部照着阿微的份例,可好?”
  
  陈容低眉敛目的,闻言她犹豫了一下,道:“禀伯母,事情是这样的。前阵子郎主说府中少粮,要求裁减奴仆。可我那些奴仆,都是看着我长大的,阿容不愿裁了他们,便向郎主要求自行承担一应支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