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七十章 性情

第七十章 性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六十九章套近乎?下一章:第七十一章他叫她卿卿
  
  第七十章‘性’情
  
  第二更到,求粉红票。hua.
  
  ??
  
  第二天,还没有到中午,陈三郎的马车已出现在院落外。一仆人站在拱‘门’处叫道:“阿容,得动身了。”
  
  陈容在里面清脆地应了一声,抱着琴走了出来。
  
  当她走出拱‘门’时,赫然发现隔壁的陈微伸出头来,正朝着她与陈三郎的马车好奇地张望而来。陈微显然对陈三郎有点畏惧,目光躲躲闪闪的。
  
  陈容走近时,陈三郎掀开车帘,瞟向她手中的七弦琴,当下,他皱了皱眉头,道:“这琴如此普通,没的让人看轻了陈家。”
  
  说到这里,他探身从车厢里拿出一把做工‘精’美,还装饰着珍珠美‘玉’的七弦琴递给陈容,笑道:“幸好三哥我早有准备,阿容用这个吧。”
  
  琴递给她时,他的大手有意无意地在陈容白嫩丰腴的手背上‘摸’了一把。
  
  陈容低眉敛目,她抱着自己的琴退后一步,浅笑道:“三哥过虑了,我这琴,七郎也见过的。”
  
  陈三郎一怔,这才记起陈容可是当着众人对王七郎弹奏过凤求凰的,他摇了摇头,嘀咕道:“罢了,便依你的吧。”
  
  他把琴放回,双眼瞟了一眼陈容高耸的‘胸’脯,含笑道:“阿容,与你三哥同坐一辆马车吧,这样也可以让外人知道我们兄妹情深。”
  
  陈容摇了摇头,她含笑道:“多谢三哥,可阿容的马车已经备好。”她转过身,朝自己的马车走去。
  
  只是无意中一瞟,陈容便发现,倚在‘门’后探头探脑的陈微,在看向她和陈三郎的眼神中,有着小小的妒忌。
  
  陈容收回目光,提着裙套上了马车。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向着陈府大‘门’驶去。
  
  陈三郎掀开车帘,对着马车中的陈容笑道:“听说阿容与王七郎在路上便相识了?还颇得他地看重?”
  
  车帘后,传来陈容清亮中透着媚意的嗓音,这种天生的嗓音,与她的身形长相一样,在时人眼中,是‘‘骚’媚入骨’的。陈三郎眯着眼,享受地听着陈容回答道:“王七郎宽宏雅量,阿容与只是与他说过两次话而已。”
  
  陈三郎应了一声,道:“天下士族望王家,王家谪仙有七郎。以妹妹的身份,能结识七郎这样的人,并得他地看重,实是幸运之至。”
  
  陈容听得出来,陈三郎想说的是,以她的身份,就算嫁给王七郎做妾,也是高攀了。何况,她还得到了王七郎地看重,就算是做妾,也是一个被看重的妾。
  
  她垂下双眸,暗中冷笑一声,却顺从地应道:“三哥所说甚是。”
  
  陈三郎盯着车帘后,陈容绰约美妙的身影,心中有点痒痒,这个阿容,论身形论长相,他这些年来接触的歌伎舞伎一个都比不上。hua.更何况,她比起那些身份低贱的‘女’子,还多了一种士族‘女’子的贵气和从容风度。说起来,眼前这个妹妹着实是一个尤物,可惜是自己的妹子,真是可惜。
  
  好半晌,他有点惋惜地收回目光,记起了自己的大事,便笑着说道:“阿容见了七郎,可得向他引荐为兄。”
  
  陈容温柔地应道:“这是当然。”
  
  车轮滚滚中,两辆马车出了陈府,驶入了南阳城中。
  
  南阳城中,人声鼎沸中带着一种躁动,陈容掀开车帘一看,街道上,与前世时一样,变得冷清得多,特别是那些店铺,很多都关了‘门’。
  
  在陈容若有所思时,她的身边一暖,却是陈三郎示意马车靠近后,向她倾身靠近。他目光灼灼地望着只隔了一臂远的陈容,苍白的脸笑得很热情,“妹妹在看什么?”说着说着,他朝着陈容深深一嗅,嘻笑道:“妹妹真是香啊,不知佩的是哪家做的香囊?”
  
  陈容悄悄地避远了些,敛眉顺从地回道:“三哥说笑了。”
  
  她缩到了马车的另一侧。
  
  陈三郎看到她远离自己,长叹一声,‘淫’诵道:“繁华转眼成空啊。‘女’人这一生,便如那开得‘艳’丽的‘春’‘花’,最美最动人,也只有几十日的光景。哎,在这种今日不知明日的世道,为什么不能及时行乐呢?妹妹你说是吧?”
  
  他温柔地望着陈容。
  
  马车车帘晃动下,是陈容沉寂的面容,她淡淡一笑,回道:“‘花’开‘花’落终有时,这是天地常理。有一些‘花’总是带着痴劲的,它的盛开,只是为了某一人,某一天。”
  
  这却是婉拒了。
  
  陈三郎收起笑容,道:“某一天?妹妹还在指望着嫁给七郎为妻?”声音中忍俊不禁。
  
  陈容垂眉敛目的,她没有回答,只是慢慢地扯下了车帘。她的动作缓慢中,透着一种刻在骨子里的落寞。
  
  陈三郎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在她拉下车帘时,突然说道:“王七郎也是个有‘艳’福的。”
  
  陈容没有回话。
  
  马车颠覆中,很快来到了南阳城东侧的阳水湖边。
  
  湖中,十数只小船点缀其中,冬日的阳光下,那‘荡’漾的湖水一圈又一圈的散开。
  
  小船中,琴声飘然而来,那琴声空灵清澈,仿佛来自九天之外。
  
  就在这时,一个少年掀开车帘,叫道:“来的可是陈氏阿容?”
  
  马车里,传来陈容清媚的声音,“是。”
  
  “甚好甚好。”
  
  那少年哈哈一笑,右手一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