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七十一章 他叫她卿卿

第七十一章 他叫她卿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话一出,陈容彻底愣住了。
  
  这时,瘐志大叫道:“七郎,注意了”
  
  王弘站了起来,转过头去。随着他白衣翩翩地这么当风而立,陈容才发现,所有的扁舟已在湖中央围成了一圈。首位上站着的是瘐志。他樽好一杯酒,把那酒杯朝湖面上一放。
  
  酒杯甚轻,稳稳地立在湖水当中。这时,瘐志右手轻轻一划,随着几圈涟漪划起,那酒杯‘荡’漾着,慢慢转向了桓九郎和王弘的方向。
  
  酒杯一走,瘐志叫道:“还是老规矩,酒杯到了谁的前面,那个人不是呤诗,便得弹琴‘弄’筝。”
  
  他目光瞟向傻愣愣的陈容,怪笑道:“七郎,你也可以叫你的凶恶卿卿抚琴代替。”
  
  说到这里,他呵呵大笑。
  
  这时的陈容,还是呆呆傻傻的,她眨了眨眼睛,好半天才把目光转向王弘。
  
  她慢慢站了起来。
  
  望着这个背风而立,宛若云阁中人的王七郎,陈容苦着脸,叹道:“完了,完了。”
  
  声音已是悲嚎。
  
  王弘嘴角一挑,正在这时,那酒杯已‘荡’到了他与桓九郎之间。
  
  王弘从船夫手中接过竹竿,轻轻一划,把那酒杯划到自己的面前,他伸手捞过,然后,塞到陈容的手中,道:“该你了。”
  
  陈容终于回过神来,她眨巴眨巴地望着王弘,奇道:“不是说酒杯自行‘荡’到谁的面前便是谁吗?为什么你要把它捞起来给我?”
  
  王弘一笑,他还没有回答,旁边的桓九郎已不客气地说道:“那还用问吗?你的七郎想欣赏美人风中抚琴的飘然之态。”
  
  陈容并不傻,马上明白了。正如桓九郎所说,王七郎是不想她老念着那件事,扰了他的雅兴,他要她放开心怀,与他共赏湖山一‘色’。
  
  想到这里,陈容一笑,道:“好。”
  
  这一笑,极为明亮。
  
  那巨汉捧着她的七弦琴递了过来。
  
  陈容接过,坐了下来。
  
  就在她坐下的同时,陈容突然发现,自己原来还在舟上。
  
  瞬时,她的小脸白了白,刚才她心念着自己的事,竟然忘记了自己还晕着船呢。
  
  她的小手一暖。
  
  却是王弦探身过来,抱过她的琴。
  
  随着他右手一拔,一阵悠扬高远的琴声飘出时,他淡淡说道:“唱一曲吧。”
  
  话音一落,琴声如‘潮’,汹涌而来。
  
  这琴音,汹涌澎湃中,透着几分世间奔‘波’之苦,可这苦楚中,偏有一种高远,似是一个局外人,站在红尘之外,望着这纷纷扰扰。
  
  陈容嘴一张,轻唱起来,“今日繁华今日酒,明日风‘波’明日舟。问君何处有仙山,君曰,仙山无,俗人处处,你眼前这个,心肠特狠”
  
  不得不说,陈容的嗓音极好,于清亮中透着媚意,微微沙哑中有着二分缠绵。这曲子被她顺口唱来,竟于闲淡中尽显奢华。
  
  只是,这曲子?
  
  众名士面面相觑,都傻呼呼地望着陈容。
  
  白衣胜雪,‘玉’树琼楼般的王七郎,弹着弹着,双手一按,琴声戛然而止。
  
  他抬起头来。
  
  他睨着陈容,问道:“世间有这种俚曲?”
  
  陈容瞪着他,答,“本来没有的,君一弹琴,它就出来了。”
  
  这小曲,简直就是口水句,不压韵,不合律,没有深意,在这满湖大家面前,真是拿不出手,低浅得像小孩子们胡‘乱’涂鸦而成。可它也有优点,它的优点就是口水,浅显得有趣的口水。
  
  它是陈容临时写的。
  
  众人怔忡过后,桓九郎率先笑了起来,“七郎,看来你的这‘妇’人怨念颇深。”
  
  瘐志也是戛戛直笑,“是啊是啊,七郎,你做了什么事恼了佳人,被人家说成‘俗人一个’,还说你‘心肠特狠’?”
  
  那中年文士也笑道:“原来小姑子前来,是诉苦来着。好好好,难得有此妙事,小姑子尽管说来,你放心,便是把王七砍成八块,也要如了你小姑子的心愿。”
  
  一个一个,语带戏谑,都站到了陈容这一边。
  
  王弘抬起头来。
  
  他对上了一脸得意的陈容。
  
  嘴角慢慢一弯,王七郎转过头去,他朝着众人睨了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此,卿卿我我之句也,你们凑什么热闹?”
  
  他说,这是他与陈容之间打情骂俏的话。。。。。。
  
  陈容瞬时哑了。
  
  她无力地低下头去。
  
  扁了扁嘴,陈容低低地哼哼,“郎君坏我名节,小心我赖着你不放,‘逼’着你娶我为妻。”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中添了几分狠气,“还有,你家族里安排的那些‘女’郎小姑子的,我也见一个赶一个。哼哼,你莫以为我不敢。”
  
  回答她的,是王七似笑非笑的一睨。不得不说,眼前人神采飘然,皎如‘玉’树,这般一笑一睨,真是令人目眩神‘迷’。因此,陈容又呆住了。
  
  当她醒过来时,王七已把酒杯斟满酒,袖子一甩,把它顺着湖‘波’送出老远。
  
  醒过来后,陈容望着他临风而立的身姿暗叹一声,决定把烦恼事压后再说。
  
  这时,酒杯已转到了那中年文士面前。便在风‘波’当中,水‘浪’之中,轻舟飘‘荡’之时,他令奴仆拿来一卷宣纸,在上面龙飞凤舞地挥洒起来。
  
  陈容望着他握得稳稳的笔端,好整以暇的气质,心中暗暗折服。
  
  不一会,一副笔黑淋漓的行书出现在众人眼前。
  
  名士们纷纷道好时,那酒杯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几次都‘荡’向了王弘。每每‘荡’到,王弘便是大袖一卷,把它送走。
  
  瘐志哇哇大叫,恼道:“王七郎,你敢不守规矩?”
  
  王弘斜眼睨向他,道:“我想守时,它就是规矩。”
  
  这话说得,恁地任‘性’。
  
  众名士哈哈大笑起来。
  
  桓九郎率先叫道:“好,好好,正是如此,我想守时,它就是规矩。哈哈哈。”
  
  满座大笑中,只有陈容,她眨巴眨巴着眼,诧异地望着王弘,想道:他居然说什么‘我想守时它就是规矩’,他王七郎,还真是敢说啊。
  
  本来,她心情郁郁,难有敞开‘胸’怀的时候。可与这些人在一起,不知怎么地,她的心情就是放松了,就是快乐了许多。
  
  不知不觉中,她已是满脸笑容,目光明润。
  
  王弘无意中朝她一瞟,嘴角一扬,信手捞起湖中的酒杯,仰头一饮。随着他右手一拔一划,一缕悠扬清远的琴声在湖水之间流‘荡’着,飘入白云当中。
  
  求粉红票啊求粉红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