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七十二章 有时候,可以狠着来

第七十二章 有时候,可以狠着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七十一章他叫她卿卿下一章:第七十三章风云起时有风华
  
  第七十二章有时候,可以狠着来
  
  求粉红票求订阅。[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
  
  现在毕竟是冬日,太阳就算暖暖的,那风吹来时,也是遍身生寒。
  
  众人游玩了大半个时辰后,已有点禁不住了。于是在酒转一轮之后,体质最弱的桓九郎便提到回去。
  
  轻舟回‘荡’,众人络续坐上马车。
  
  陈容的马车走了两步后,她令驭夫停下,反过头去,看向王弘等人。
  
  这些名士,无一不是才华高绝,气质出众。要是前世,她别说是与这些人呆在一起,便是远远地看到,也别道而行——那种自形惭秽,是难以言状的。
  
  可这一次,也许是因为站在王弘身后吧,陈容竟是感觉不到众名士咄咄‘逼’人的傲气。不但感觉不到,她甚至觉得与他们相处时,整个人都放松了,时间也过得飞快。
  
  就在她望着王弘寻思之际,正与瘐志等人‘交’谈着的王弘转过头来。
  
  他望着陈容,嘴角一扬,右手轻挥,“阿容不必恋恋不舍,你先行回去,若是想我,随时可到王府来。”
  
  他的一句话刚刚说完,便看到陈容的小脸嗖地涨得通红,那双黑不见底的双眸,也有火焰在沸腾。王七郎见状,眉头一挑,奇道:“卿卿如此望我,可有不尽之意?”
  
  陈容小嘴一咬,一个‘屁’字差点脱口而出。而这时,瘐志等人已哈哈大笑起来。
  
  在他们的笑声中,陈容转头向驭夫叫道:“我们走。”
  
  三个字一吐,笑声更响了。王弘却是不笑,他静静地目送着陈容急急逃离的身影,直到那‘激’起的灰尘挡住了视野,才懒懒地转过头来。
  
  陈容的马车是直接驶入院落中的。
  
  她小脸晕红地走下马车,抬头一看,秀眉微蹙,唤道:“平妪,平妪?”
  
  平妪没有出现。
  
  陈容脸‘色’凝重了些,她大步踏入台阶,叫道:“有人没,出来一下。”
  
  直叫了五六下,尚叟才从后院急急走出。他脸上身上都是灰尘,看来刚刚还在忙碌着。
  
  陈容望着他,问道:“人呢?今日怎地这般安静?”
  
  尚叟没有回答,而是朝左右看了一眼,急急走到陈容的身前,低声道:“入房再说吧。”
  
  陈容一惊,点了点头,与尚叟一道走入堂房。
  
  尚叟朝外面看了一眼,轻轻把‘门’掩上,才转头对上陈容,苦巴着脸说道:“方才郎主的如夫人李氏过来了,她说,‘女’郎既已归于郎主名下,自当受夫人管制,一切饮食起居,与阿微那小姑子相同。她还说,‘女’郎年幼,她愿替‘女’郎保管粮栗。因此,她令人把仓库中的四车多粮栗都搬走了,还强行遣走了五个仆人,平妪也在遣走之列。”
  
  顿一顿,他低声说道:“平妪五人,老奴把他们安置在刚买下来的店铺中。众仆去送了,应该快回来了。”
  
  说这些话时,尚叟一直担忧地望着陈容,生怕她如往日一样,不管不顾的大发脾气。
  
  不过,直到他把话说完,陈容都很平静。(hua.
  
  在尚叟诧异的目光中,陈容低下头来,寻思了一会后,她轻声说道:“那被裁走的五人,你去安排一下,便放在买下的店铺中。对了,那七车粮栗可都换成了店铺?”
  
  尚叟连连点头,喜笑颜开地说道:“换了换了,还是‘女’郎想事周到啊,不然,现在那七车粮,也被如夫人给搬走了。是这样,各家人心惶惶,那些店铺只要是用粮换,便比往岁便宜甚多。那七车粮,在平素只能换下三个店面的,可老奴这次足足换了十二家。南街那里只有十家店铺出售,老奴已全部买下,另外还在主街也买了二家店铺。”
  
  陈容点了点头,她沉着脸,低低说道:“这事不要声张,你去‘交’待他们一下,便说,若是陈氏的人见到了问起,便说那店铺是冉将军置下的。”
  
  “是。”
  
  “去吧。”
  
  尚叟应声就走,走了两步,他迟疑地回过头来,小声问道:“‘女’郎,平妪她,这些年了,你都习惯了她的服‘侍’,现在她不在,‘女’郎你?”
  
  陈容沉着脸,挥了挥手,道:“这个我自有主张,退下吧。”
  
  “是。”
  
  望着尚叟离去的背影,陈容的眉头越皱越紧,她没有想到,阮氏和李氏竟然这么狠,她们丈夫陈元虽然是个小人,可他多少还顾及别人的说法。这两人倒好,大大方方地把她的粮栗全部拿走,把她的忠仆遣散
  
  幸好陈术给她的那一车布帛属于‘女’孩家的小钱,不然的话,她现在吃穿住用,都要受制于人了。
  
  明明昨天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一会功夫,阮氏和李氏便下这样的狠手了?陈容百思不解着。她在房中转悠了好一会,恍然大悟:必是因为陈三郎必是两人把陈三郎被名士们冷遇嘲讽的帐,算到她头上了
  
  看来,看到自己身卑无依,有人想骑在头上拉屎了
  
  陈容并不是一个有急智的人,而且,她也知道自己‘性’格冲动,一直以来,她都让自己忍耐着,每逢遇到会出现冲突的场面,都避开着。
  
  难道说,现在是避无可避了?
  
  陈容又踱了几步,冷冷一笑,看来,真不能让那些人以为自己软弱可欺了
  
  想到这里,她把短刀放入袖中,向外走去。
  
  不一会,陈容便扭着细腰,娉娉婷婷地出现在阮氏的院落外。
  
  站在拱‘门’处,她朝着一个婢‘女’盈盈一福,低声细语地说道:“不知夫人在否?阿容求见。”
  
  那婢‘女’先是一怔,这时,另一个婢‘女’走到她身后,低声说了一句。
  
  瞬时,那婢‘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她点了点头,还以一礼,“是阿容啊,进去吧。”
  
  “多谢。”
  
  陈容温柔地道了谢,脸上含笑,姿态曼妙地向里面走去。
  
  不一会,她便来到了台阶下。
  
  朝着里面略略一福,陈容清声唤道:“阿容求见夫人。”
  
  一个清柔明亮的声音传来,“是阿容啊,进来吧。”
  
  “是。”
  
  陈容提步入内。
  
  端坐在堂房中的,却只有那个二十七八岁的**李氏,在李氏的左右,还站着四个婢‘女’。
  
  李氏低着头,正在喝着什么,见到陈容走来,她把那杯子慢慢放在几上,笑道:“阿容来了,坐吧坐吧。”
  
  “是。”
  
  陈容在右侧一塌上坐下。
  
  她抬头瞅向里面,好奇地问道:“夫人不在么?”
  
  李氏嘴角含笑,语调轻快,“姐姐不在,阿容有事便跟我说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