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七十五章 敌军当前,自闲庭胜步

第七十五章 敌军当前,自闲庭胜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同赴下一章:第七十六章陈容的名节
  
  第七十五章敌军当前,自闲庭胜步
  
  求粉红票。hua.
  
  ??
  
  王家众仆出现在南阳城中时,不时有士族出来相送。
  
  他们看着身形彪悍的百来勇士,一个个指指点点的。‘女’郎们则是垂着泪,驱着马车默默地跟在后面,一直相送到城‘门’处。
  
  幸好,陈容坐的是王家的马车,没有人注意到她一个‘女’郎魂在其中。
  
  到了城‘门’时,还有一些‘女’郎和士族在相送,陈容透过车帘缝朝外看去,见到尚叟的马车停在远处,没有引起任何人地注意,悄悄松了一口气。
  
  送出两百米后,众人停下脚步,目送着勇士们离去。直到马蹄踏起的烟尘渐渐消失在视野中,‘女’郎们压抑的哭声,还在一路相送。
  
  尚叟看到众人驶近,连忙驱车过来,唤道:“‘女’郎?”
  
  陈容应了一声,走下马车。
  
  她一上马车,尚叟便低声说道:“‘女’郎,我跟他们‘交’待了,说是众人问起,便道平妪要到西明城寻找亲人,你不放心,定要驱车相送,要数月才能回。我也跟平妪说了,要她这阵子闭‘门’不出,任何人不见。”
  
  陈容知道,他是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啊。就算到了这个地步,尚叟还是存着一丝侥幸,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当下,她低低地应道:“我知。”
  
  这时,一个壮汉大喝道:“走罢走罢,不要再耽搁了。”
  
  他声音一落,马鞭便是挥得呼呼作响。随着他这一走,众人也连连吆喝起来。他们这是担心莫阳城被全部围死,救援不急啊。
  
  尚叟连忙驱车跟上。
  
  接下来,便是不息不停地赶路。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陈容这个‘女’郎,居然体质极好,她坐累了便骑马,骑累了又坐车,半句怨言也没有,没有给他们添一点麻烦。
  
  光是这一点,便把绝大多数士族子弟比下去了,众仆在心中暗暗感慨。
  
  如此走了一天,又走了大半夜后,那文士望着挂在天空正中的明月,喝道:“休息一下。”
  
  “是。”
  
  车队一停,众仆便驱着马车,把它们摆成圆形挡在外围,骑马的众人和陈容的马车则放在中间,开始睡觉——为了节省时间,大伙要么睡在马车中,要么倚着马身坐着休息,没有扎营。
  
  那文士安排好一切后,转头看向陈容的马车。望着车帘晃‘荡’间,安静之极的陈容,他拱了拱手,客气地说道:“‘女’郎,明日午时便可以到达莫阳城了。”
  
  陈容点了点头,她清声问道:“不知君子准备从哪个城‘门’入内?”
  
  那文士怔了怔,道:“自然是南城‘门’。”南阳城位于莫阳城的东南方,从南城‘门’入内,那是顺理成章。
  
  “不可”
  
  马车中,陈容的声音清亮果断,她脆声说道:“胡人也是知晓军事的,他们必然会在南‘门’处布下重兵,以防阻我南阳城来的援兵。便是北‘门’也有不妥,我以为,可从西‘门’而入。”
  
  那文士怔住了,他与众人相互看了一眼,拱手问道:“‘女’郎以为西‘门’可入?”
  
  “是。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陈容回答得极果断。
  
  那文士皱眉说道:“容我们商议一下。”他向后退去。
  
  不一会,那文士走了过来,向陈容说道:“‘女’郎所言甚是有理,我们明日便走西侧城‘门’吧。”
  
  陈容应了一声,语气中,并没有意见被人采纳后的欣喜。
  
  那文士盯着那晃‘荡’的车帘,暗暗忖道:这个‘女’郎,年纪小小,却有勇有谋,从容淡定,郎君果然有眼光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便出发了。
  
  打定了主意从西‘门’而入后,众人便开始绕道而行。
  
  随着午时将近,行进变得越来越难,不时有胡人士卒出现在附近。每每这个时候,众人便屏住呼吸,在马脚和车轮上包上布条,悄然而行。
  
  中午了。
  
  莫阳城高大的,沆沆洼洼的城墙,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纵使隔得这么远,众人也可以看到城墙上人影绰绰。
  
  中年文士站在马背上,眺望了一阵后,向马车中的陈容皱眉说道:“西‘门’布有胡卒。”
  
  马车中,陈容的声音依然是四平八稳,无悲无喜,“无妨的,围城的是鲜卑名将慕容恪,他这是在围三放一,想‘逼’着莫阳城中的人从西‘门’逃出。这里布下的胡卒,只会是虚张声势,我们要是入内,他们不会阻拦。”
  
  陈容这话一出,众人已是面面相觑。
  
  她简单的一段话中,包含了太多的军事知识。这个小小的‘女’郎,竟是‘洞’若观火,把这些谋略说得理所当然。
  
  呆了呆,中年文士问道:“‘女’郎怎么知道的?”
  
  陈容似是一怔。
  
  好一会,她清声说道:“君子何不派一个知晓军事的人看看西城‘门’的布置?”
  
  中年文士向一个瘦小的汉子点了点头。
  
  那汉子嗖地一声,猫腰消失在灌木丛中。
  
  那中年文士再次转向陈容,又问道:“我们一路从西而来,都不见到胡人伏兵,他们如果真是把莫阳城中的人‘逼’着从西‘门’出,为什么不布置一下?”
  
  马车中,陈容沉默了一会。
  
  半晌,她清声说道:“慕容恪地布置,要是连我们都看出来了,他也成不了名将~”
  
  居然以这种笃定闲适的语气,给了这么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中年文士这下完全怔住了。
  
  他想了想,决定等那瘦小汉子回来再说。
  
  二刻钟不到,那瘦小汉子回来了。他朝着中年文士双手一拱,道:“西城‘门’外,烟尘不起,千数胡卒或坐或谈,表情闲淡,可以一试”
  
  中年文士点了点头,咬牙道:“好便走西城‘门’”
  
  他的命令一下,众人开始整理行装,拿出武器。
  
  中年文士盯了一眼陈容,指出几个壮汉,令他们护在她的马车左右。
  
  众人出发了。
  
  他们这一动,便如脱兔,在一个壮汉的高喝声中,众人一字排开,刀枪在手,直冲而出。
  
  西城‘门’外是一大片平地,他们这百数人急急冲出时,马蹄踏出的轰隆声,惊得胡人们纷纷回头。
  
  就在这时,陈容突然叫道:“君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