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七十八章 心同

第七十八章 心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娈童?下一章:第七十九章生天
  
  第七十八章心同
  
  尚叟闻言,皱起了眉头,说道:“现在这个时候,孙将军肯定忙得‘抽’不开身。(hua.广告)‘女’郎,不是人人都有王七郎这么好耐心的。”
  
  陈容眉头大皱,喝道:“少废话,快去准备。”
  
  尚叟见她语气坚决,心中一动,想到刚入城‘门’时她的表现,便点了点头,应道:“是。”
  
  马车向孙衍所在的西街驶去。
  
  这时陈容已经知道,整个莫阳城,约有兵卒二万,再加上孙衍带来的二千人,再加上城中的百姓庶民,各大家族的护卫十数万众,说起来,总兵力比胡人还要多上不少。
  
  可是,对方却是军神慕容恪统兵
  
  这个天下,若说兵力之壮,冉闵第一,第二便是慕容恪。这个因为俊美,常年戴着面具出现在战场上的将军,诡计多端,用兵如神。
  
  而莫阳城所有的二万士卒,真要上了战场,比孙衍的二千人还有所不如。到是各大家族所出的五六千‘私’兵和护卫,与胡人还有一拼之力。
  
  陈容坐在马车中,一边整理着自己收集来的资料,一边还在寻索着前世的记忆。这种生死关头,她必须把前世听到的,世人说出的那些最关键的枝叶都想通想透。
  
  在陈容寻思之计,马车停了下来,尚叟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女’郎,到了。”
  
  陈容应了一声,掀开了车帘。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北城‘门’,孙衍那二千人,便驻扎在这里,他自己,也住在城楼之上。
  
  陈容跳下马车,向前大步走去。
  
  北城‘门’上上下下,站着一个个不动如山的士卒。这些士卒甚至在看到‘艳’丽多姿的美少年陈容时,连眼睛也没有抬一下。
  
  陈容抬阶向上。
  
  刚刚走上城墙,一阵沧凉的歌声便吹入她的耳中,“世无英雄,致使庶子称王,胡人猖獗,我汉人衣冠,白骨堆霜。。。。。。”
  
  这歌声是从她身后传来。
  
  陈容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乞丐,一边拖着伤‘腿’向前走去,一边敲打着破陶碗清唱。他的歌声沧凉悠长,配上这簌簌寒风,顿时天地皆凉。
  
  陈容望着他,不由想道:这人居然识字呢,多半是南迁而来的没落士族,不但沦落到乞讨为生,现在连‘性’命也不保了。
  
  她不是一个喜欢伤‘春’悲秋的人,只是望了一眼,便继续向前大步走去。
  
  不一会,她来到那城楼上,向一护卫双手一拱,问道:“孙小将军可在?”
  
  那护卫见她衣履鲜华,知道必是士族,当下恭敬回道:“孙小将军去见城主了。”
  
  陈容自是知道他去见城主了,当下她朗声说道:“我有要事,请容我入内等候。”
  
  那护卫盯了她一眼,道:“是。”
  
  陈容大步向里面走去。
  
  她刚刚踏入房‘门’,便听到那护卫嘀咕出声,“这郎君,真类处子,连身段儿也似。可惜,如此人物,也要与我等丧命于此。”声音唏嘘。
  
  也许是因为朝不保夕,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美少年,普遍有一种珍爱和重视的心里。如这个护卫,他自己也是将要丧命于此,可他却只顾对陈容惋惜。
  
  陈容来到了堂房中。
  
  她选了一个靠西侧的角落坐下,这个位置有点暗,使得她的身形和五官也显模糊。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
  
  不一会,一个清亮中透着疲惫的少年声音传来,“这哪是什么群策群力?分明是人家城主的一言堂了。早知道莫阳城的士族如此齐心合力,我又何必带着兄弟们赴这趟浑水?”
  
  声音极为不满,正是孙衍。
  
  另一个粗哑的声音叹道:“现在说这些已没有用了。慕容恪这围三放一地做法,孙子兵法上都有。可这莫阳城主倒好,非说什么将计就计,还说什么慕容恪这是虚虚实实之策。哎,便让他们向西‘门’突围吧。”
  
  他说到这里,孙衍重重一哼,厌倦地说道:“这些士族,都比不上王家一仆”
  
  “是啊,想那琅琊王氏多大的名头,可王七郎每次一开口,莫阳城主便给挡了回去。小将军,我看不如听从王七郎的,集合所有兵力,从南城‘门’突围”
  
  就在最后一句话脱口而出时,陈容双眼一亮。她双手一绞,信心大增。
  
  顿了顿,那声音又说道:“胡人这次来得太突然了,似是想要得到什么东西一样。”
  
  孙衍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就在这时,那守‘门’护卫大声说道:“禀孙将军,有一个美貌的小郎君找你,已在堂房中侯了多时。hua.”
  
  那护卫只是陈述事实,却忘记了,孙衍这人生得美貌,他最讨厌别人形容男人时,用上美貌多字。当下他重重一哼,喝道:“知道,退下吧。”
  
  就在这时,那个粗哑的声音嘿嘿一笑,道:“美貌少年?比之孙小将军如何?”
  
  他声音才起,孙衍便暴喝道:“闭上你他娘的臭嘴”
  
  一边喝骂,他一边重重向前走来。
  
  紧接着,身着盔甲,一脸倦意的孙衍大步踏入,他一入‘门’,便四处寻来。
  
  陈容看到他入内,连忙站起,双眼明亮地望着他。
  
  这时,孙衍也看到陈容了,他先是歪着头朝她盯来,才盯了一眼,他突然一惊,大手连挥,“出去出去”
  
  被他这般毫不留情的对待的,那个青年将领也在打量着陈容。不管孙衍多么无礼,他是一点生气的表情都没有。只是歪着头,看向陈容,然后,又看向孙衍。
  
  看了半晌,他突然嘀咕道:“‘挺’像一对可珍藏在内苑的璧‘玉’。”
  
  这一次,他声音落下,孙衍已是大大一声暴喝,“来人”
  
  “在”
  
  两个护卫应声入内。
  
  孙衍朝那青年将领一指,喝道:“把这家伙给我赶出去”
  
  两个护卫毫不迟疑地应了一声是,便向那青年将领走来。
  
  那青年将领见他动真格了的,连连挥手,苦笑道:“好了好了,我出去就是,出去就是。”
  
  他一边说,一边向后退去。饶是退到了‘门’坎上,他还在向房中望来。他的表现非常可恶,朝着陈容望上一眼,便朝着孙衍望上一眼,然后长叹一声,再接着看向陈容,看向孙衍,再长叹一声。。。。。。
  
  孙衍挥退了护卫后,几个箭步便冲到陈容面前。他伸手握着她的双手,颤声道:“阿容,你怎么来了?”
  
  说到这里,他红着双眼,愤怒地低吼道:“陈氏阿容,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来的后果?”
  
  陈容望着关切之情溢于言表的他,感动得抿紧了双‘唇’。她仰头看向他,几乎是突然的,以一种果断地语气说道:“我知道怎么才能脱围”
  
  孙衍一怔。
  
  他伸手抚向陈容的额头,诧异地说道:“你这小姑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话吗?”
  
  陈容目光瞬也不瞬地盯着他,再次说道:“我知道如何带你们脱围”
  
  孙衍歪着头,秀美无伦的脸上尽是狐疑,他忍不住又伸手按在陈容的额头上,见到她双眼明亮而坚定,便皱起了眉头,松下手,向后退出一步,坐在陈容对面的塌几上。
  
  坐下后,他拿起一樽酒一饮而尽,再盯向陈容,说道:“你再说一遍”
  
  陈容慢慢的,优雅地坐下,双手扶在膝头,腰身‘挺’得笔直,盯着他,果真重复道:“我知道如何突围。”
  
  不等孙衍回话,她沉声道:“至于我如何知道的,我不会想,也不想说出。孙衍,我只知道,今晚丑时起到黎明时,南城‘门’的胡卒会被突然调出,剩下的只有三士卒,而且这些士卒不是慕容恪的嫡系,并不同心。那是我们唯一的生存机会。”
  
  孙衍听到这里,几乎是突然的,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陈容,道:“你这话,是王七郎说的吧?”
  
  陈容一呆。
  
  孙衍苦笑道:“刚才在殿上,王七郎再次慎重地提出这个意见。不过他没有说得这么具体,他只说今晚,大家集合所有兵力,从南城‘门’突围,或有生存希望。可你知道吗,莫阳城的士族都听不进他的话,那莫阳城主更是话都不让他说完。阿容,在这种情况下,你把他的话重复,有什么意义?”
  
  他的声音一落,陈容便低低说道:“他是这样说的?”
  
  孙衍瞪着她。
  
  陈容苦笑起来,她垂下双眸,任傍晚淡淡的夕光照在她的脸上,她的眼神中尽是惋惜,“原来,他是没法啊。。。。。。”
  
  孙衍瞪着她的表情,更是莫名其妙了。
  
  陈容收回心神,抬起头望着他,果断地说道:“他们不听是他们的事,我们自己走便带着你的二千士卒,还有王家众仆,我们今晚从南‘门’脱围”
  
  孙衍朝着她上上下下打量着。
  
  片刻后,他右手一挥,喝道:“来人,去把王七郎请来,告诉他,他有知音在此。”
  
  “是。”
  
  听到领命而去的脚步声,陈容满脸喜‘色’。她长相‘艳’丽,这么一笑,便如月季‘花’瞬时盛放,动人得很。孙衍看着看着,秀美的脸上一红,他微微侧头,不再看向陈容。
  
  房中安静下来。
  
  直过了一会,孙衍才说道:“对了,听说过王家仆人入城时,轻车缓入,脸带笑容,极为雍容。阿容,你便是随他们入城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