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八十章 醋意

第八十章 醋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七十九章生天下一章:第八十一章回南阳
  
  第八十章醋意
  
  求粉红票啊求粉红票。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王弘抚着陈容白嫩的小脸,微笑道:“听孙将军这口气,竟是对她知之甚深?”他挑了挑眉,慢悠悠地说道:“她想如何就如何,我想如何亦如何,孙将军不觉自己管得太宽了吗?”
  
  孙衍大怒,右手成拳,便要向王弘的脸上挥去。
  
  就在这时,陈容动了动。
  
  孙衍一怔间,她已向外一仆,冲过孙衍,把头伸到马车外,双手趴到车辕处,朝着外面张着嘴,不住的干呕。
  
  一声又一声的呕吐中,陈容苍白如纸的小脸,终于有了一点神采。她抬起头看向孙衍,也没有注意到他的郁怒,只是颤声哭道:“尚叟呢,他在不在?他可还活着?”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她醒过神后,第一个问的,是一个下仆
  
  孙衍还没有开口,王弘已是眼睛微眯,他收回一直放在她细腰上的手,把她重新捞到怀中后,极温柔极温柔地盯着她的双眼,然后说道:“尚叟大好。”
  
  在王弘回答她的时候,一个王家仆人大声应道:“小姑子,你那老仆早昏过去了,还有他的‘腿’部被流箭所伤,流了点血。放心,死不了。”
  
  得到这个答案,陈容心神大定,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闭上双眼。
  
  不一会,她睁开眼来。
  
  仰着头,便这般望着抱着自己,眼睛一直微眯着的王弘,望着一脸郁怒的孙衍,陈空灿烂一笑,喃喃说道:“你们都在,真好。”
  
  这句话一落,她像用掉了所有力气,眼睛也闭上了,手脚也软了,哪里还有半点‘精’神?
  
  孙衍见状,重重一哼,他伸手扣着陈容的胳膊,朝王弘警告‘性’地瞪了一眼后,把软趴趴地她拖下了马车。
  
  跌跌撞撞中,孙衍把陈容塞入了另一辆马车后,转身喝道:“可休息够了?动身吧。”
  
  众人连忙应是,策的策马,拿的拿兵器,那些把伤口包扎好的,能骑马的继续骑马,不能骑马的给扔上了马车。
  
  众人再次向南阳城方向冲去。
  
  在他们急急冲出时,莫阳城方向,还在不断传来喊杀声,嘶叫声。望着火把光越来越多的南城‘门’,孙衍扁了扁嘴,暗暗想道:看来其它各‘门’的胡人开始增援了,那些士族要是还犹豫不决,就会失去先机。
  
  不过这事与他无关,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
  
  夜‘色’中,莫阳城方向冲天的火光和喊杀成了主旋律,这种种声音,把他们几千人的脚步声掩盖住了。
  
  急急地奔驰中,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天亮了,众人离莫阳城方向,已有百来里,已安全了。
  
  安全了。
  
  众人同时欢呼一声,开始翻身下马。就在他们跳下马背的同时,胯下极为神骏的坐骑,开始摇摇晃晃,有的甚至口吐白沫。
  
  必须休息了。
  
  陈容恢复‘精’神时,天‘色’已经大亮。她坐起身来,伸袖拭了拭粘巴巴的双眼,却发现袖上尽是斑斑鲜血。
  
  就在她望着那袖子发呆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女’郎。”
  
  声音有气无力,又是想哭又是想笑的,正是尚叟的声音。
  
  陈容抬起头来。65288;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32;87;119;119;46;77;105;97;110;72;117;97;84;97;110;103;46;67;99;32;25552;20379;84;120;116;20813;36153;19979;36733;65289;
  
  尚叟爬到她面前,他颤声说道:“‘女’郎,我们逃出来了。”声音一落,泪水横流。
  
  陈容白着脸,绽放了一朵灿烂的笑容,嘶哑地说道:“我们逃出来了。他们,也逃出来了。”
  
  说着说着,她双眼大亮,‘精’神也是大振,便直身坐起,伸手掀开车帘,朝外面望去。
  
  望着王弘的马车,马背上的孙衍,陈容颤声低语,“尚叟,我与他们有了共生死的情谊,以后,我的处境一定会好些。”
  
  尚叟没有想到,她一醒过来,想的便是这个,当下咧嘴应道:“是。”看向她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感慨和心痛。
  
  孙衍一回头,便看到了把头伸出马车外的陈容。
  
  他纵马过来,来到她面前,他向她凑近些许,轻声说道:“方才我已警告他们了,他们都应了,不会‘乱’说。阿容,你尽可放心。”
  
  陈容傻乎乎地望着他,奇道:“你说什么呀?”
  
  孙衍一噎,瞪了她一眼,闭紧嘴不想解释。
  
  他伸手向一个士卒挥了挥,喝道:“把竹筒拿来。”
  
  “是。”
  
  那士卒递来一个刚割下来的新鲜竹筒。
  
  孙衍把那竹筒塞到陈容手上,道:“把脸上的血抹一下。”
  
  说罢,他转身回返。
  
  刚刚策马奔出两步,他的身影便是一晃,回过头看向陈容,有心想说她些什么,想了想,最终还是住了嘴。
  
  竹筒里装满了清水,陈容把脸拭了拭,漱了口水,又把手拭干。
  
  她把竹筒送出时,一眼便看到一袭黑袍的王弘,正负着双手,施施然地走在荒原上。寒风扬起他的长发,拂过俊美白净的脸。
  
  望着他那俊美的侧面,陈容不由想道:任何时候看到他,就会觉得自己正行走在青山碧水间,金马‘玉’堂里。这人,总是那么气度高华,举止雍容的,真是令人自形惭秽。
  
  她收回目光。
  
  就在这时,她突然记起一事,不由微微侧头,小小声的向尚叟问道:“叟,我方才,不是在王七郎的马车中吗?”
  
  尚叟应道:“恩,是孙将军把‘女’郎送回来的。”
  
  他的语气毫无异常。
  
  可这时的陈容,小脸已是白了又白,白了又白。
  
  直过了好一会,她突然低叫,“原来孙衍那话是这个意思。”
  
  她掀开车帘,向着孙衍走去。
  
  孙衍正与一个年青的将领说着话,见她走近,他挥了挥手,示意那人告退。
  
  孙衍迎了上来。
  
  陈容在离他还有三步处盈盈一福,感‘激’地说道:“方才多谢了。”
  
  孙衍秀美的脸一虎,他瞪着陈容半晌,突然问道:“你就这么喜欢王弘?”
  
  陈容呆怔间,他讥嘲地说道:“明明还是未嫁之身,却主动投怀送抱陈氏阿容,你是不是打定主意做他的小妾了?”
  
  陈容一凛,反‘射’‘性’地应道:“不。”
  
  这个字一出,孙衍那紧绷的脸才稍稍松了松,他瞪眼着她,恶狠狠地说道:“既然不愿意,那就小心点。”
  
  他似是对陈容恼极,重重一哼,转身就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