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八十四章 回陈府了

第八十四章 回陈府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八十三章名士迎接进行时下一章:第八十五章算盘
  
  第八十四章回陈府了
  
  这时,整个车队和人群,都处于喧嚣魂‘乱’当中。[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陈容朝左右瞅了瞅,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一块,便跳下马车,两三下挤入人群中。
  
  她身手灵活,钻来钻去,轻轻松松出了人群,向陈府所在的方向跑去。
  
  这时刻,所有的人流都在向王弘所在的方向涌去,陈容反其道而行之,走起来很容易,不一会,她便来到了南街。
  
  走到这里,整个世界安静下来了。
  
  望着这熟悉的街道,死里逃生的陈容,左顾右盼着,只觉得一切都那么熟悉,那么美好。
  
  她走过几家属于自己,店‘门’紧闭的店铺后,远远地便看到有一家的店‘门’是大开的。这店面是买胭脂水粉的,到处都‘门’g有粉‘色’纱幔,红木打成的柜台,漆得光亮的油漆纤尘不染的。
  
  陈容快步走入。
  
  守在店中的是一个高高瘦瘦,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仆人。他见到陈容上‘门’,连忙迎上来,客气地笑道:“这位郎君。。。。。。”
  
  就在这时,陈容把纱帽一摘,‘露’出了面容。
  
  青年仆人一呆,转眼惊喜地叫道:“‘女’郎,‘女’郎”
  
  陈容望着他一笑,道:“是我,不用那么‘激’动。”
  
  青年仆人用袖子拭了拭湿润的眼角,颤声说道:“我们日夜都担心着,莫阳城传来的消息,也一天比一天惨烈,奴实在是怕极了。”
  
  陈容却不耐烦了,她胡‘乱’点着头,问道:“平妪呢?她现在可以‘露’面了。”
  
  “是,是。”青年仆人连忙说道:“奴去叫了她来。”
  
  陈容挥了挥手。
  
  这个店铺面积不小,一进一出的两个房间。陈容走到里面,在里面唯一的一个塌上坐下。
  
  坐下后,她一边喝着酒水,一边四下打量着。这店面打扫得相当‘精’致干净,可是有点冷清,看来生意一般。
  
  就在她寻思之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转眼间,平妪冲了进来。她一看到陈容,眼眶便是一红,泪水汪汪地下来了。
  
  平妪以袖掩脸,见陈容站起来要抱自己,却退后一步躲开了她。
  
  她扑通一声跪倒在陈容面前,呜呜哭泣起来。一边哭,她一边指责,“明知那莫阳城是死亡之地,‘女’郎怎能说去就去?便是被那南阳王索取了去,好在也能活着,也能平安到老,‘女’郎难道没有听说过吗?好死不如赖活着?”
  
  她说一句,便咽中一噎,又说一声,又泣不成声。陈容向她看去,见到只是这几天,她那乌黑的头发,两鬓竟染了霜。
  
  陈容心中感动,连忙扶着平妪的双臂,强行把她拉起。刚把平妪扶起,她一看到陈容的脸,又是一阵啕啕大哭。
  
  平妪这一哭,直哭了一刻钟,才在陈容不耐烦地劝告下住了嘴。
  
  两人挨着塌坐下,陈容赶紧问道:“我离开后,陈府可有异常?”
  
  平妪掏出手帕拭去泪水,沙哑地说道:“异常倒是没有,只是听说,你伯父大发脾气,说你一个小姑子,出远‘门’也不向家族说一声,还说你回去后要跪祠堂。stronghua./strong便是你的那些姐姐们,也在宴会时,说过你或许是跟男人‘私’奔了。不过你伯父派人查了你的财帛后,都说你没有拿起一分钱物,定然不是失踪。”
  
  陈容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牵着平妪的手,说道:“妪,随我回陈府吧。”
  
  平妪一惊,睁眼看她,“‘女’郎,我是被赶出来的了。”
  
  陈容蹙了蹙眉,道:“无妨的,我便说这一路上你忠心为我,便又被我收了回来。”说到这里,她冷笑道:“大不了,我再当着所有人宣布,你的一切支出,由我个人承担,保证不费家族半粒米粮便是。”
  
  平妪低头寻思起她这话的可行‘性’来。
  
  陈容哪里耐烦,她命令道:“妪,你那里有没有我的衣裳?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陈府了。”
  
  平妪连连点头,道:“有的有的,那天被赶出时,我为了存个念想,把‘女’郎在北方时常穿的旧裳拿了两套。我这就去拿来。”
  
  不一会功夫,平妪便拿了一套陈容的衣裳过来。
  
  陈容换上时,尚叟也驾着马车悄悄地赶了过来,当下,三人坐上马车,向陈府返回。
  
  陈府的大‘门’处,婢仆们来来往往的,一个个掂着脚,向北城‘门’方向张望。叽叽喳喳声中,纷纷叫道:“不知王七郎会不会从此路经过?”“定然会的,看到没有,几位郎主都去迎接他了。”“不是说南阳王已迎着王七郎,去了南阳府吗?”“定然没有去,如果去了,北‘门’怎么还这么热闹?”
  
  ‘乱’七八糟地叫嚷声中,陈容向尚叟说道:“走侧‘门’吧。”
  
  尚叟明白她的意思,当下驾着马车,向着一处偏远的,王七郎的车队绝对不会经过的侧‘门’驶去。
  
  果然,那侧‘门’处冷冷清清的,陈容地到来,只是惊动了几个‘门’卫和府中护卫。
  
  当马车驶过陈微的院落里,那院落里冷冷清清,多半陈微也去看热闹了。
  
  陈容的院落里,仆人们因为主人不在,都无所事事的,突然看到陈容回来,一个个喜形于‘色’,他们一窝蜂地涌上,围着她询问起来。
  
  陈容没有回答,她挥退众人,回到府中沐浴更衣,直在桶中泡了大半个时辰,她才懒洋洋地站起,换上一套浅绿的新衫。
  
  她走到院落时,隔壁陈微的院落里,已是笑闹声一片。
  
  平妪有点心神不定,见到陈容走来,连忙迎上去,不安地问道;“‘女’郎,可要去见过郎主?”
  
  陈容蹙眉想了想,点头道:“也罢,迟早是躲不过的,便去见吧。”她想,现在王七郎平安归来的消息‘弄’得满城风雨,想来陈元和阮氏也不会太过惩治她。
  
  陈容刚刚转身,才走出几步,只听得陈微的惊呼声传来,“什么,阿容回来了?”
  
  她地叫声一起,只听得一阵脚步声蜂涌而来,转眼,陈容的院‘门’处,便探入了七八个黑压压的脑袋。
  
  这些陈氏的‘女’郎们,刚约在一起见过王弘,刚刚回来,便听到陈容回来的消息,又是好奇又是吃惊,便齐刷刷地冲了进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