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八十五章 算盘

第八十五章 算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时的他,也不顾婢‘女’在场,左手一伸,便伸进了李氏的衣襟中,他一边轻‘揉’抚搓着那团‘乳’‘肉’,一边笑道:“听说王七郎这次带个卿卿回来了,有看到的人说,那卿卿是个丰姿绝世的美少年,不过我们都没有见到,也不知此言是真是假。”
  
  说到这里,他一把扯下李氏的衣襟,在她的呻‘淫’中低头咬上一侧红樱,含糊说道:“既然王七郎有了卿卿,那他对阿容,应该没有什么兴趣了。这几天我来运作一番,把这个不听话的小姑子送了得了。”
  
  在李氏越来越亢奋,众婢越来越脸红耳赤中,陈元的声音中也充满了兴奋,“经过王七郎和南阳王这一‘弄’,阿容的身价那是高得很,不管送给哪个贵人做妾,都是拿得出手的。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利用利用。”
  
  李氏抱着他的脑袋,呻‘淫’道:“夫主所言极是。”
  
  陈容被关了一个晚上,饿了一个晚上后,第二天一大早,便听到一个仆人叫道:“阿容,郎主来见你了。”
  
  陈元来了?
  
  陈容一凛,她连忙站起。
  
  被锁得紧紧的房‘门’卟嚓一声打了开来。
  
  五官端方,留着几络长须,一看就是个正人君子的陈元出现在房‘门’口。
  
  陈容一迎上他,连忙福了福,低声叫道:“伯父。”
  
  陈元点了点头,目光由她的脸,转向她的身躯。
  
  他望着站在暗室中的陈容,暗暗想道:这个阿容,长相身材都是绝佳,世间‘女’人,若是长得如她这般‘艳’丽,未免有几分浮华之姿。她却没有,看她这神‘色’这眼光,竟另有几分神秘深远,让看到的人,总有几分看不透的感觉。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引得南阳王还念念不忘,引得王七郎那样的风流丈夫,也愿意维护她。
  
  想到这里,他伸手抚向下颌的胡须,一脸满意。
  
  陈元的目光,又像评头品足,又像是思量着怎么把她卖一个好价钱。这让陈容十分恶心,她低垂着眉眼,再次福了福,叫道:“伯父。”声音略略提高,带了几分凛然。
  
  陈元收回心神,他走上一步,朝着木屋中望了一眼,转向陈容,慈祥地说道:“阿容啊,你这次不告而别,可让伯父担足了心啊。”
  
  他长叹一声,无力地摇着头,感慨连连,“阿容明明知道,这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是贱民,你却为了一个贱奴,不惜以身涉险。就算阿容你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也要在乎担忧你的亲人啊。伯父想到这事,便忧心得睡不着觉啊。”
  
  声音温柔敦厚中,充满着关怀。
  
  陈容被他感动了,她低着头,以袖掩脸,哽咽地说道:“父兄不在,阿容都以为无人牵挂,现在听到伯父这席话,才知道自己错了。”
  
  她再次朝着陈元一福,恭敬地说道:“这种傻事,阿容以后不会再做了,伯父也可不为阿容担忧了。”
  
  语气诚挚,那表情那眼神,比陈元还动情。
  
  陈元似是呆了呆。他朝着陈容盯了一眼,温和地说道:“好了,过去的事就过去啊。阿容啊,你伯母把你关了一个晚上,你可会怨她?”
  
  陈容连忙摇头,急急说道:“阿容是因为不听话,才被伯母惩罚的,伯父千万不要怪罪于她。”
  
  陈元听到这话,抚着长须的动作一僵,好一会他才呵呵一笑,道:“阿容很明事理啊,好吧,伯父便不怪罪她。”
  
  这木屋太小太压抑,陈元站了这么一会,便有点‘胸’闷气短的。他退到外面,对一个婢‘女’叫道:“还不把阿容扶出来?”
  
  那婢‘女’连声应是,快步走到木屋中,把陈容扶了出来。
  
  陈容一出来,便向陈元再次行了一礼,她低着头,声音弱弱地说道:“伯父,阿容有一事相求。”
  
  陈元慈祥地说道:“说罢。”
  
  陈容轻声说道:“这一次,阿容在送走那老仆平妪时,路中曾遇流民。”她说到这里,陈元一惊,连忙关切地问道:“可有出事?”
  
  陈容感‘激’得以袖拭眼,连忙说道:“伯父不要担忧,没出事呢。当时平妪挡在阿容的前面,差一点被流民们从马车中扯下去了。幸好上天眷顾,我们主仆才得以平安得脱。”
  
  她盈盈蹲福着,眼巴巴地望向陈元,求道:“伯父,平妪对阿容情深意重,阿容实在不忍弃她而去。伯父,你让平妪跟在阿容身边吧,求求你了。”
  
  陈元连忙上前一步,把她扶起。在走近时,一股幽香扑鼻而来。陈元一愕,转眼便明白了,这是属于陈容的处子幽香
  
  他闻着这幽香,双眼大亮,很早以前,他便听说过,有的少‘女’还是处子时,幽香醉人,他一直有听说,可玩过的‘女’人中,愣是没有碰到过。真没有想到,眼前这阿容,还有这么一个优点。好,好,果然是一个极品‘女’人
  
  他扶着陈容的手不放,陈容暗暗蹙了蹙眉,不动声‘色’地‘抽’回双手。
  
  这时,陈元也反应过来了,他哈哈一笑,道:“好,好,阿容不错,很不错。”
  
  他大袖一挥,豪气干云地说道:“那个平妪什么的,你既然不忍,那就继续放在身边吧。那几个走了的仆人,你还有不舍的,也一并招回。阿容啊,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跟伯父说说”
  
  陈容站在他面前,听着他口沫横飞地说话,已是一种煎熬。哪里不愿意与他继续废话?当下连忙感‘激’地回道:“没,没有了。”
  
  “那好,阿容你若有所求,随时可以跟伯父说。”
  
  “是。”
  
  “去吧。”
  
  “是。”
  
  陈容一走,陈元也甩袖离去。
  
  走着走着,陈元停下脚步,他回头看向衣裙翩翩,身段优美之极的陈容,望着她那渐渐远去的背影,陈元突然想到她刚才表现出的温驯恭敬,不由向左右问道:“你们说,这个阿容是个什么人?”
  
  跟随他左右的仆人们一怔,相互看了一眼,讷讷着不知如何回答。
  
  这时,陈元已收回目光,他喃喃说道:“管她有什么诡异,不过是个小姑子而已。”说到这里,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哈哈一笑。
  
  这笑声,令得他左右的仆人们一愣,他们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一脸糊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