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九十三章 发誓

第九十三章 发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贵妾?下一章:第九十四章冉闵掳人
  
  第九十三章发誓
  
  从明天起,便是双倍月票啦,呵呵,我想了想,从明天开始,每涨四十张粉红票,也就是原本的二十张票票,便加更一章三千字的。stronghua./strong多涨多更。
  
  陈容一直没有抬头。
  
  广袖底下,她的双手相互绞动着,一颗心也七上八下的,尽是苦涩。
  
  她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难不成,两世为人,苦苦挣扎,便还是换来这样一个结果?
  
  也是因为两世为人,陈容更明白,若是父兄可靠,上辈子,她也不会落个那样的结局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一辈子,便是走到绝路,‘逼’到尽头,陈容也没有想过脱离家族。一来,她与时人一样,家族观念已是根深蒂固,深入血脉,二来,这样的‘乱’世,没有了家族的庇护,不管她拥有多少财产,转眼便是被抢一空,连人也被贩卖的下场。
  
  想当初,王室南迁时,不知多少王公贵族被杀被毁,便是贵为皇妃,也曾在逃亡期间被人贩子拐卖,至今生死末仆的。
  
  想着想着,陈容苦涩一笑,暗暗想道:罢了罢了,不挣扎了,陈容,不要挣扎了
  
  陈元望着沉默的陈容,呵呵一笑,抚着胡须说道:“阿容休要太过欢喜,琅琊王七,那可是公主们也争先献媚的对象,你就算是个贵妾,上面还是有妻的。你年纪轻,还不知道啊,人活这世上,只有家族才是唯一的倚仗。”
  
  他语气中,在说到‘唯一’两字时,特别加重了些。
  
  陈容依然低着头。
  
  陈元以为她是羞涩,又是呵呵笑了起来。笑了两声后,他慈祥地说道:“阿容,以前是南阳王苦苦相‘逼’,伯父才不得不把你送去的。你会不会因那件事,对伯父一直记恨?”
  
  说到这里,他倾身向前,认真地盯着陈容。
  
  陈容依然低着头,好半晌,她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无力的话,“阿容不敢。”
  
  陈元没有察觉到异常便继续呵呵直笑。倒是李氏,警惕‘性’地回过头来,朝着低头不语的陈容认真地打量着。
  
  陈元抬头,看了看外面的日光,朝陈容挥了挥手,道:“退下吧,你也得做做准备了。”
  
  陈容闻言,慢慢站起。
  
  她刚刚站起,一阵脚步声传来。
  
  不一会,一个有点气喘,有点呼吸不稳的声音传来,“郎主,我们回来了。”
  
  陈元一听那声音,便站起来,迎出‘门’去,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你们没有见到王仪?”
  
  这时的陈容,刚对阮氏和李氏福了福,准备退下,突然听到‘王仪’两字,不由脚步一僵。
  
  不止是她,便是阮氏和李氏,这时也是紧张起来。她们急急起塌,来到台阶上。
  
  台阶下,是十几个壮仆。站在最前面的,三十来岁,皮肤白净,五官清秀,一看就是个能言善说的。
  
  这仆人这个时候,却低着头,一副‘玉’言又止的模样。
  
  陈元见状,急了,他怒道:“到底怎么回事?快点说。”
  
  那仆人嚅了嚅,轻声说道:“奴不敢。hua.”
  
  陈元心下一沉,他瞪着那仆人,缓了缓气,狐疑地说道:“是不是王仪那家伙说了难听的话?”
  
  见那仆人摇头,他松了一口气,不耐烦地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照实说出便是。”
  
  “是。”
  
  那仆人朝着他行了一礼,低着头,讷讷地说道:“我们按照郎主地指示,带着礼物,从王家正‘门’而入,持请贴求见王仪王公。”
  
  他说到这里,悄悄抬头看了一下陈元,喃喃说道:“‘门’房刚刚接过请贴,王弘王七郎的马车便过来了。他见到我们,便上前询问情况。”
  
  那仆人的声音更细了,他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们见到是他,便照实说了。结果,王弘他,他要我们原路返回,还说,有一句话可说给郎主你听。”
  
  这时刻,陈元的心已完全沉了下来。
  
  他回过头,朝着陈容瞪了一眼,暗中怒道:莫非,那王弘压根就不喜欢阿容这小姑子?真是个没用的废物,生得这么妖媚风‘骚’的,连个男人都抓不住
  
  他回头之际,那个仆人便不再说话。
  
  陈元狠狠瞪了低头不语的陈容一眼后,回头暴喝道:“什么话?愣着做甚?怎么不说出来?”
  
  那仆人见他恼了,吓得缩了缩头,连声应是。
  
  等陈元的咆哮声一停下,他结结巴巴地背诵道:“王弘,他,他的话是这样的:尔是嫁‘女’?还是卖‘女’索官?节义之‘妇’,生死之友,岂容如此轻辱?”
  
  。。。。。。
  
  仆人声音一落,四野静了。
  
  陈元哑住了。
  
  他瞪着那仆人,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那张端方的脸孔,有点发白,“你,你说什么?”
  
  那仆人望着这样的他,哪里还说得话来。当下双膝一软,伏地不起。
  
  只是片刻功夫,陈元的脸孔已是越来越白。
  
  他兀自瞪着那仆人,声音压低,不敢置信的,喃喃地说道:“不可能王弘这人,世人都说温文尔雅,清逸超俗。他可是从不恶语伤人。。。。。。”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完全的哑住了。
  
  这个时候,哑住的还有陈容。
  
  只是她虽然哑着,心情却是放松的,愉快着的。她见陈元那张端正的脸孔越来越白,渐渐的,白里还透着青,连忙脚步轻移,极敏捷极快速地从院落中消失了。
  
  一出院‘门’,陈容便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才笑两句,她便以袖掩嘴,低着头,向自家院落里急冲。
  
  转眼间,陈容冲入了院落里。
  
  已经赶回来了的平妪见她回来,急急迎上时,突然脚步一顿。
  
  只见这时的陈容,广袖一放,放声大笑起来。
  
  她这是真正的大笑,清亮,舒畅,愉快
  
  这笑容,平妪已是很久很久没有看到了。
  
  她先是一惊,转眼跟着她笑了起来。
  
  陈容以袖掩嘴,狂笑了一阵后,捂着肚子哎哟起来。平妪连忙上前,帮她‘揉’着肚子。
  
  陈容靠着平妪,还在格格直笑。
  
  好不容易她的笑声稍止,平妪笑道:“这是怎么啦?‘女’郎今儿这么高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