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九十三章 发誓

第九十三章 发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容享受地微眯双眼,她望着阮氏院落所在的方向,压低声音,向着靠拢的众仆忍笑说道:“刚才,陈元被王七郎怒斥了”
  
  她眨着眼,一脸认真地向他们说道:“那是真正的怒斥哦。嘿嘿,王七郎的怒斥,也不知陈元经不经受得起”
  
  她说到这里,见众仆还是一脸‘迷’糊,也不想说了,便推开平妪,蹦跳着向房中走去。
  
  一边蹦着,她还一边哼着歌。
  
  上一次,陈三郎随她赶赴名士之会时,被其中一人羞辱了,结果,直到现在,他还龟缩在家中,愣是不敢去与他的狐朋狗友们游玩了。
  
  甚至,陈元已经着手,准备为他在建康广置良田和店面,让他就这样脱离士林,要么魂个小官,要么如一个商人一样过日。
  
  没办法,这是个一言之贬,可以毁人一生的时代
  
  现在,轮到陈元了。
  
  也不知道王七郎的贬损,可以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后果?陈容抬起头来,一脸向往。
  
  第二天,陈容便知道了,当天晚上,陈元便被陈公攘关在祠堂,并正式撤消了他的家长继任权。现在,如果陈公攘不在,继任南阳家主之位的,将是商人出身的陈术。
  
  遗撼的是,陈元地损失也就这么大,他这种人,汲汲营营于官途,是人尽皆知的‘俗物’,本来就没有多少学识,在士林中也是名声不好。
  
  人家本来便不是在士林魂的,从来便没有过清名,本来求的便是世俗之极的小官之位,所以,王弘的斥喝,也就是让他承受的指点和白眼更多一些。
  
  转眼几天过去了,冬更深了。
  
  这一天凌晨,陈容侧过头看向外面明亮的天容,奇道:“天这么亮了?”
  
  回答她的是平妪,她端着一盆热腾腾的,冒着蒸气的热水,一边拧着‘毛’巾,一边笑道:“是下雪了,‘女’郎,下雪了”
  
  陈容闻言,欢喜叫道:“真下雪了?”
  
  平妪眯着小眼睛,慈祥的脸上尽是笑容,“是啊是啊,下雪了,还是大雪呢。‘女’郎,这下可好了。”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有点颤。
  
  陈容也是。
  
  没有办法,这种大雪,整个南阳城的人,都期待太久了。
  
  下了雪,便代表着,胡人不会南下真希望这雪能一直下下去,一直一直下下去。
  
  陈容侧过头,让平妪更方便抹拭自己的脸,她听着外面传来的一阵阵欢呼声,喃喃说道:“下雪了,真下雪了。”
  
  她明明知道,这个时候是会下雪的,可被南阳城紧张地气氛所感染,心中竟也慌‘乱’起来。直到这场雪准时降下,她才松了一口气。
  
  平妪显得很开心,她一边给陈容准备着洗漱用的青盐,一边朝陈微所在的院落望了一眼,压低声音说道:“‘女’郎,昨晚我又听到哭声了。那阿微哭了近一个时辰呢。”
  
  陈容笑了笑,眼中闪过一抹快意。
  
  等陈容漱完口,平妪再次把热‘毛’巾递过来,叹道:“要是陈公攘下令,撤去陈元郎主对你的管制之权就好了。哎,这一下子,‘女’郎可把他们一家子得罪狠了,那天我还听说,那陈微在背地里说,恨不得杀了‘女’郎呢。”
  
  陈容慢慢收起脸上的笑容。
  
  她垂下双眸,冷笑道:“这是没法子的事”
  
  平妪没有吱声。
  
  洗漱完毕的陈容,走到房‘门’处,吱呀一声推开了大‘门’。
  
  随着大‘门’一开,一股彻骨的寒意一冲而入,同时入眼的,还有那雪白雪白的,一望无垠的纯洁。
  
  望着直把天地都染成了白‘色’的雪,陈容笑道:“这一场雪,可下得真大啊。”
  
  平妪一听到她说起这雪,心情又好了,便跟着呵呵笑了起来。
  
  陈容则仰着小脸,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寒意,以及呼吸之间,可以冻僵鼻孔的冷森。
  
  她望着前方白中夹着褐‘色’的土丘,还有那积了厚厚一层雪‘花’的树干,暗暗想道:是啊,这下可把他们一家是彻底给得罪了。不过,陈公攘想来会护着我,他是顾全大局的人,明知道冉闵和王弘都对我感兴趣,断断不会允许陈元他们来伤害我。
  
  想到这里,她心头一松。
  
  这场大雪一下,整个南阳城都沸腾了。
  
  一时之间,处处都是欢呼声,尖叫声,处处都是笙乐声,便是少年男‘女’,这时也如野马一样放了出去,满城的纵马行欢。
  
  与闭‘门’不出的陈微相反,陈容的院落里,每天都有持着请贴求见,请她参加宴会的各府仆人。
  
  不过,不管什么人来请,陈容一律推拒。她知道自己没有多少‘交’际能力,赴这种宴会如其说是扬名,不如说是出丑。
  
  两世为人,对陈容来说,她所得最多的,是有了自知之明。她知道自己并不聪明,也知道自己有着很多‘毛’病。这日子再过一遍,她能想到的,便是找一个不会嫌弃自己,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内宅争斗的家庭,富足地过一生。
  
  可便是这么简单的事,也离她越来越远了。。。。。。
  
  想到这里,陈容朝着结满了冰‘花’的纱窗呵了一口气,头也不回地叫道:“平妪。”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不一会,平妪出现在她身后,她呵呵笑道:“什么事?”
  
  陈容盯着那渐渐晕开的冰‘花’,透过那片剔透,她仿佛看到了那张俊美高远的脸,还有那天他离去时,那受伤的表情。
  
  不知不觉中,她伸手按在了‘胸’口上。
  
  陈容咬着‘唇’,低低说道:“妪,你给我准备一份请贴,我想去见见他。”
  
  “他?”平妪诧异地问道:“谁呀?”
  
  陈容讷讷地说道:“是王七郎。上一次,他对陈元说我是‘节义之‘妇’,生死之友’,我也是时候上‘门’求见,表示感谢了。”
  
  平妪沉默了会,嘀咕道:“老奴宁愿他同意收‘女’郎为贵妾。”她看向陈容,伤心地说道:“‘女’郎,成为王七郎的贵妾,那是多少人想都想不到的事现在人家看不上,你还要感谢他啊?”
  
  陈容垂下双眸,冷冷说道:“便是贵为公卿,便是身为名士,妾永远就只是妾。妪,我曾发过誓的,这一生,我一定要过得像个人一样身为‘女’子,决定命运的,只有这一次婚嫁。我无论如何,也要嫁个值得的男人,过上堂正的日子。妪,我不能再输了”
  
  平妪沉默了一会,长叹一声,转眼,她好奇地问道:“‘女’郎为什么说‘不能再输了?’”
  
  陈容一僵,半晌才低声回道:“你听错了。”语气沉沉,平妪立马不敢再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