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01章 情动

第101章 情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一百章起也他,救也他下一章:第102章七郎,请从背后给我一剑!
  
  第101章情动
  
  粉红票584和例行更新一并奉上。[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嘿嘿,朋友,新的一月开始了,继续求粉红票啊,现在依然是一张抵两张呢。
  
  山坳中,陈容缩成一团,和尚叟一样,一动不动的。他们虽然对战场之事一无所知,可这个时候,也能感觉到气氛的不同。特别是数百马蹄同时踏动,引得虫声止息,野兽止啸,令他们感觉到一种肃杀。
  
  不敢说话,不敢动弹,每一息,都过得极慢无比。
  
  陈容紧紧地睁大双眼,一动不动地瞪着前方黑暗处。
  
  这时的他们,在马嘴上都塞上了布条,只有这样,他们藏身的所在,才有可能不被人发现。
  
  就在这时。
  
  突然的,一阵脚步声响起
  
  这脚步声,在暗夜中沉重如山,肃杀而来
  
  陈容的脸‘色’苍白一片,不由想道:莫非,那些盗匪找到我们了?本来,这是不太可能的事,可她的心‘乱’成一团,实没有办法清醒思考。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它竟是正对山坳而来。
  
  陈容额头大汗淋漓之际,尚叟向后靠了靠,凑近她,压低声音颤抖地说道:“‘女’,‘女’郎,是冲我们来的。”
  
  他的声音中充满着绝望。
  
  陈容想要否认,可就在这时,她清楚地听到,那脚步声,竟然快靠近山坳了。
  
  真的被发现了
  
  陈容脸白如纸
  
  就在这时,尚叟沙哑着说道:“‘女’郎,我看看能不能引开”他想,他不过是一个半截入土的人,迟早要死的。‘女’郎可不同,她还绮貌年华,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个美貌小姑。不管落到任何人手中,她不是死,就是生不如死
  
  这样想着,他勇气倍增,一时之间,觉得自己都高大起来了。
  
  也不等陈容回答,尚叟跳下了马车,朝着外面冲去。
  
  转眼间,他来到了山坳处。
  
  刚伸头一瞅,他便看到了百步开外,那个虽然身影模糊,却高大健壮的汉子。那汉子的身后,‘插’着一根火把,飘摇的火光,把那汉子的身影,映得高大而可怖
  
  而这人,正朝着山坳入口走来。在离那汉子很远的地方,黑暗模糊一片,竟似有无数人马埋伏其中。
  
  那人挡在出口必经地那条路上,如果驾车,那将是直直地掉入人家早就布好的陷阱中。
  
  想到这里,尚叟一咬牙,回头朝着陈容低低说道:“‘女’郎,保重”声音一落,他已一个箭步冲出。
  
  尚叟的脚步是沉重的,他在向着与山坳相反的方向跑去。
  
  就在他一边奔跑,一边频频回望时,果然,那高壮的汉子被他的奔跑声惊动了。那人嗖地头一抬盯向他,低喝一声,“谁?”语气沉沉,带着军卒们才有的警惕。
  
  尚叟故意向山上跑出两步,奔跑时,带动的山石滚落声,引彻了夜空。
  
  果然,那人停止喝叫,脚步一提,向他大步追来。
  
  他追来了,他的身后并没有同伴‘女’郎暂时安全了。
  
  想到这里,尚叟心头一松,他开始没命地向前逃奔。在他的身后,那汉子因为太过高大而有点笨拙,追了几十步,离他却是越来越远。
  
  尚叟一冲出,陈容的心便沉到了谷底。
  
  嗖地一声,她右手拿着马鞭,左手拿着金钗,瞪大双眼,眨也不眨地看着黑暗的前方。
  
  前方,一片寂静。只有一阵奔跑声越去越远。
  
  难道,尚叟把人成功引开了?
  
  想到这里,陈容屏着呼吸,她慢慢地爬下马车,向外试探地走去。
  
  头顶上星星点点,那极淡极淡的星光,使得天地间并不是绝对的黑暗。
  
  她一步一步,挪向山坳出口处。
  
  天空太暗了,地上太黑了,她走出几步,脚上也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差点摔倒在地。幸好她鞭柄朝地上一撑,才稳住身形。
  
  陈容撑着鞭柄,急急起身。
  
  她堪堪起身,整个人便僵住了。
  
  山坳入口处,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如此的星光下,如此的肃杀中,这人穿着白衣,不,不会是鬼吧?
  
  一声尖叫差点脱口而出。
  
  就在她惊惶到了极点时,那白‘色’的身影开口了,他的声音清润动听,最重要的是,无比熟悉,“阿容?”
  
  是王弘
  
  天啊,竟是王弘
  
  陈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从绝望中看到希望,一个人从大悲转为大喜,会是如此滋味。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她双‘腿’一软,坐在地上,颤声道:“王弘?”
  
  “是我。”
  
  王弘的声音,依然优雅清浅,不用看,陈容也知道,此刻的他,一定是嘴角含笑,悠然而来。
  
  瞬时,陈容的眼眶红了,她哽咽两声,低叫着向他奔去。
  
  她奔得甚急,转眼便冲到他面前。无边的惊喜和感动,令得她什么也想不了,她只是纵身一扑,投入了他的怀抱中。同时,她的双手一伸,搂着了他的腰。
  
  紧紧地搂着他,陈容哭了。她颤声说道:“你怎么才来?”顿了顿,她呜咽声声,不由伸出小拳头,一下又一下,轻轻捶打着他的‘胸’口,哑声叫道:“你怎么才来,你怎么能才来?”
  
  无边的喜悦,无边的放松,无边的感动,在这一刻全部化成泪水,化成了这一句,“你怎么才来。”
  
  脱口而出的陈容,一直在重复着,一直都不知道,原来自己是如此地期待着他来相救自己。。。。。。
  
  这时,王弘双臂一伸,轻轻搂住了她。
  
  他的手臂,是如此温暖,如此有力。他那并不宽阔的怀抱,是如此的宽大,如此的沉稳,便如一座山,一座她渴望了两辈子,魂牵梦萦,‘春’闺遥望,却从来不敢奢求自己也有福拥有的山
  
  陈容像抓着救命的稻草,便搂着自己追寻了太久的温暖一样地搂着他,她把脸埋在他的颈侧,感觉着他清新的体息带来的温暖,泪如雨下,呜咽声声,“王弘,王弘,王弘。。。。。。”
  
  一声又一声,绵绵不绝。
  
  星光下,王弘似是被她这含了太多感情的呼唤怔住了,好一会,他双臂加了一分力道,他更紧地搂着她。
  
  陈容把脸上的泪水,在他的颈间拭了拭,香软的‘唇’,在呜咽中不时擦过他的颈动脉,她感觉到他的脉动,感觉着他的体温,继续唤着,“王弘,王弘,王弘。。。。。。”叫到后面,呜咽略减,渐转安静。
  
  这时,王弘双臂一伸。
  
  他把她拦腰抱起。
  
  这个人,看不出来还有一把力道,抱着她竟是轻轻松松的。
  
  他抱着陈容,向前走出两步,把她轻轻地放在马车上。
  
  刚把陈容放下,陈容便嗖地伸出手,紧紧地揪着他的衣袖,黑暗中,她泪眼朦胧,喃喃说道:“别走,别走。。。。。。求你。”
  
  “我不走,”黑暗中,他的声音非常温柔,他的双眸,灿若星辰,含着浅笑,他伸出手,轻轻拭去陈容眼角的泪痕。
  
  修长的手向下移,有意无意的,指尖成勾,划过她的‘唇’角,引得她一阵颤动后,他微笑道:“卿卿在此,我怎么会走?”
  
  陈容地心定了下来,她慢慢地松开了紧揪着他衣角的手。
  
  西西索索地响动中,王弘也上了马车。
  
  他一上车,陈容再次一扑而来,她紧抱着他的腰,脸埋在他的‘胸’口,她的双臂锁得那么紧,分明还是怕他离去。
  
  王弘把她搂起,轻轻放在‘腿’上,然后,他懒懒向后一倚,靠上塌几。
  
  以一种舒适的姿势搂着陈容,王弘手指如‘春’风,绵绵地拂着她颊侧,鼻旁的泪水,低低说道:“休怕。”
  
  “恩。”陈容应了一声,她把脸埋在他的怀中,喃喃说道:“你来了,我就不怕了。”
  
  她搂着他的腰,躺在他的怀中,一动不动地感觉着他温暖地体温,低低地说道:“方才,我以为我完了。”
  
  王弘轻轻嗯了一声。
  
  这时的陈容,似被打开了话匣子。她继续娓娓而谈,“贼匪有九个,他们拦着我的马车,当时马车又陷到了泥中,怎么也走不动。我以为我完了,”她的声音中充满惊惶。
  
  王弘伸手轻抚着她的秀发,低低安慰,“休怕。”
  
  只是极简单的动作,只是极简单的语言,陈容语气中的惊惶便减少大半,整个了也沉稳了些。
  
  她把自己埋在他怀中,喃喃说道:“我还杀了一人王弘,我亲手杀了一人,一鞭‘抽’下去,他的颈管便断了,血流如注,有很多还溅到了我身上。”
  
  她沙哑的,详细地描绘着自己杀人的过程。
  
  王弘五指成梳,轻轻梳理着她的秀发,低低的,极温柔极温柔地说道:“别想了,他们该死。”
  
  同样,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再次令得‘激’动的陈容安静下来。
  
  她紧紧抱着他,喃喃说道:“你来了,真好。七郎,我曾经以为,这世上不会有人真地看重我,喜欢我,珍惜我的。。。。。。七郎,你来了,真好啊。”
  
  声音绵绵,情意也绵绵。
  
  星光下,王弘低下头来。他明澈异常,星辰般的双眸,静静地望着闭上双眼,显得筋疲力尽,心力‘交’瘁后,陡然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的陈容。
  
  他望着她,静静地望着她。。。。。。
  
  就在这时,双眼已睁不开了的陈容,突然惊叫一声,急急说道:“尚叟,七郎,快去救尚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