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02章 七郎,请从背后给我一剑!

第102章 七郎,请从背后给我一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01章情动下一章:第103章谁人送来黄金棺
  
  第102章七郎,请从背后给我一剑!
  
  今天只有这一更了。(hua.)。。
  
  碎发掉落在陈容的额前,她捂着‘胸’口,深吸了一口气。
  
  这口气有点苦涩。
  
  慢慢的,陈容抬起头来。
  
  晨光中,她抬头看着他,明亮妩媚的大眼,认真地瞅着他。
  
  这眼神,特别特别认真,特别特别遥远。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令得王弘偏了偏头,任长发划过白净俊美的脸孔,“怎么啦?”
  
  陈容的小嘴张了张,半天,却重新闭上,她望着他,灿烂一笑,有点天真,也有点认真地说道:“苍天戏‘弄’阿容啊,这一生,怕是不会圆满了。”
  
  王弘抬头,不知不觉中,他右手撑着塌几,极优雅地坐直身躯。
  
  他盯着陈容,慢慢扯‘唇’一笑,双眼眯起,“阿容这是什么意思?”
  
  陈容仰着小脸,痴‘迷’地望着他。这是真正地痴‘迷’,是把一个人记在了心上后,光是看着他,便感觉到满足,光是靠近他,便再无他求的痴‘迷’。
  
  她用这种痴‘迷’的目光望着王弘,嘴‘唇’颤动,笑道:“没什么意思啊。”
  
  王弘依然眯着双眼注视着她。
  
  聪明如他,自是明白了陈容这话的意思。她分明是在告诉他,纵使她爱他入骨,纵使她恋他如痴。她的心里依然很清明,她清明地知道,她配不上他,她得不到他。。。。。。终她这一生,都不会与他在一起,所以,她的人生不会圆满了。
  
  这世上,怎么有这样的‘女’郎?年纪轻轻,‘性’情火热冲动中,却总是有着智者的从容和世故,甚至,沧桑
  
  一个‘激’情四溢的躯体中,怎么能有着这么冷静得近乎残酷的思量?
  
  王弘浅浅一笑。
  
  他垂下双眸,白衣胜雪的身影,向左侧的车辕靠去。就在他斜倚而下的那一瞬,青丝如瀑,披泄在白衣上。
  
  这时的他,沐浴在晨光中,清风里,明明身后只是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山壁,明明只是坐在马车中,却优雅高贵,如卧于华堂。
  
  他垂下双眸,修长白净的手,缓缓地抚着几上的酒斟,浅浅笑着,慢悠悠地说道:“阿容的意思,是不是想告诉我,一旦回到南阳城,你便还是你,我也还是我。此间之事,璧如*梦?”
  
  他说得很慢,声音清润动听之极,那双清澈高远之极的双眸,也似笑非笑的睨着她。
  
  不知为什么,望着这样的王弘,陈容的心‘抽’了一下。(hua.’)
  
  她低下了头。
  
  这时,王弘伸出手,抚向她的手。
  
  在抚到她的小手时,他指甲如勾,在手心中轻轻一划。
  
  瞬时,一阵酥麻不期而来。陈容心头大颤。
  
  王弘却只是从她的手中拿过那山果。
  
  他低头抚‘弄’着那山果,浅浅笑着,说道:“卿卿好生无情啊。”
  
  一种极随意的语气。
  
  陈容望着他,痴痴地盯了两眼,她低下头来,喃喃解释:“能够活在这世上,很不容易。奢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和感情,是会粉身碎骨的。”
  
  王弘淡淡一笑,他的声音有点淡,有点点冷,“既然如此,卿卿何必靠我如此之近?”他摘下一个山果,把红得剔透的葡萄样的果子在白净的掌心滚动着。一边滚动,他一边似笑非笑,“若是他人见到,岂不会以为你我已经有了苟且之事?”
  
  他用了‘苟且’这个词。这词,一般是民间用来形容狗男‘女’的,既粗俗不堪,又是辱骂之句。
  
  这么高贵的,不沾尘埃的王七郎,居然对她用上了这个词
  
  陈容脸孔一白,她低着头,喃喃说道:“在君身侧,那感觉极是美妙。。。。。。今日方知,什么叫情难自禁。”她这话,当然掺了假,前一世,她便知道这世上有一个词,叫情难自禁,便知道她这样的人,爱不起,输不起
  
  陈容的声音一落,王弘便慢慢抬头望向她。
  
  他的眼神十分专注,分外地专注。
  
  盯着她美丽的脸,这脸孔,虽然经过了昨日的惊吓,昨晚的大起大落,虽然只是用清水洗过,可它透着一种惊人的‘艳’美,晕生双颊,眉染情愫。
  
  王弘伸出手来,低低说道:“过来。”
  
  声音低沉,‘诱’‘惑’。
  
  陈容傻傻地抬起头,痴痴地望着他,向他走近。
  
  她把自己的小手,放到他的手掌中。
  
  王弘掌心一收。
  
  他的右手,包着她颤抖的左手,他伸出左手,搂向了她的腰。
  
  陈容没有抗拒,她甚至向他倚来,只是倚在他怀中的躯体,不住颤抖着,颤抖着。
  
  王弘搂着她。
  
  他伸手抚着她乌黑的秀发,低声问道:“昨晚,可怕了?”
  
  直到他这么问起,陈容才记起自己还有很多疑问呢。她伏在他怀中,闭上双眼,小脸晕红中带着醉意,喃喃说道:“怕,极怕,我以为这便是劫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