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05章 曲折

第105章 曲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04章守株待兔下一章:第106章奔行千里去求他
  
  第105章曲折
  
  粉红票664加更和例行更新一并送上。stronghua./strong泪,双倍票间,大伙的每一张粉红票都无比珍贵,求啊。
  
  笑着笑着,阮氏伸出涂了蔻兰的兰‘花’指,一边抿着**,一边轻言细语地说道:“不错,是个会勾男人的。琅琊王七,冉将军,还有南阳王,那魂啊,都被你这小姑子给勾了去。”说到这里,阮氏不知道想到什么,带着厌恶‘阴’‘阴’一笑,“死了是怪可惜的。”
  
  她右手一挥,命令道:“押下去吧,记得看牢一些。还有,她那个院的人,也看牢些。”
  
  “是。”
  
  李氏走到陈容身后,把她重重一推,喝道:“走”
  
  陈容回头瞪了她一眼,那眼中的煞气,直令得李氏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几步,她才转身向外走去。
  
  走着走着,就在陈容跨到台阶上时,她突然脚步一慢,说道:“上次在莫阳城中,王氏众人问我可有所惧。夫人你可知道,我是如何回答的?”
  
  阮氏蹙起眉,不耐烦地把**放在几上,刚要喝令婢‘女’们快些把她拖走,陈容已大声说道:“当时我便说,我最惧的,不是死,而是不得族伯陈元和他的夫人所喜。”
  
  她说到这里,盯了李氏和阮氏冷笑一声,掉头转身,大步离去。
  
  望着陈容的背影,阮氏伸手在几上一拍,气得脸孔通红,“这,她居然敢威胁我?她居然敢威胁我?”
  
  转眼,阮氏又坐了下来,她重新端起**抿了一口,冷笑道:“拿琅琊王氏来唬我?陈氏阿容,王弘尚且‘性’命难保,便是保得住,他可是连个贵妾也不愿意给的,你又算得什么?哼,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出身什么长相,还想倚仗逢场作戏的男人”
  
  陈容再次进入了上次的小木屋中。
  
  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站在李氏身侧,一个尖下巴,嘴边长着一颗美人痣的婢‘女’盯着她,尖声笑道:“陈氏阿容,你那刀子不是耍得很好吗?今儿怎么不耍了?”笑到这里,这婢‘女’讨好地朝着李氏望去。
  
  李氏则高傲地抬起下巴,盯着陈容。
  
  陈容转过身,没有理会她们。
  
  那婢‘女’见状,叫道:“看你得意到什么时候”这时,李氏已尖声说道:“看她一下都硌眼,把房‘门’关上。”
  
  “是,是是。”
  
  关上后,陈容听到她在外面叫道:“看紧一些。”
  
  “是。”
  
  时间渐渐流逝。
  
  陈容抱着双膝坐在塌上,望着头顶的那片天窗,咬着‘唇’不停地寻思着。
  
  可她这人,本就不是特别聪明,不然前一世,怎么也落不了那样一个结局。
  
  她坐在这里寻思来寻思去,却是什么脱身之策也想不出。现在她只能祈求,那封请贴并不是阮氏和李氏拿出的,不然,她这一次可真是在劫难逃了。
  
  陈容把脸埋在双膝间,恍惚中,王弘的面容再次出现在她眼前。昨晚那惊魂的一夜,也在她的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放。
  
  转眼,天黑了。
  
  小木屋中,已黑得看不清五指,要不是外面不时传来人语声,嘻笑声,陈容几乎要被自己的心跳给‘弄’疯掉。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窗中渐渐有星光漏入,人语声渐渐转少。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陈容听到那脚步声,连忙一个箭步冲出,凑到房‘门’口,眼巴巴地望着。
  
  果然,那脚步声是往这里来了。
  
  砰砰砰砰,陈容的心跳,变得急促而慌‘乱’。
  
  不一会,那脚步声出现在房‘门’处。然后传来的,是锁被打开的声音。
  
  陈容快步回到塌几处重新坐下。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星光入眼。
  
  出现在房‘门’处的,却是两个婢‘女’和两个高大的护卫。那两婢‘女’朝陈容盯了一眼后,转向那两护卫低声说道:“动作快些。”
  
  动作快些
  
  陈容大慌。
  
  她连忙站起,不等她有什么动作,那四人已一拥而上,转眼间,一块白布‘门’g上了陈容的嘴,同时,她双手被剪,整个人身不由已地向前跌撞冲出。
  
  一辆马车停在‘门’外。
  
  转眼,她便被那两个护卫扔到了马车上。一得到自由,陈容便想纵身跃下,可哪知道,这两个婢‘女’,却是身怀武技的,她刚一动,两‘女’便一左一右扑了上来,啪啪两下,她的双肩同时被制,那刚刚离口的白布,又‘门’g到了她的嘴上。
  
  在马车驶动时,两婢拿出一个绳子,把她反绑了起来。
  
  直到把陈容绑成了一个棕子,手脚全部一动不得动,两婢才把她朝马车中一扔,自顾自地坐在塌上。
  
  这时,马车正在向府‘门’外驶去。65288;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32;87;119;119;46;77;105;97;110;72;117;97;84;97;110;103;46;67;99;32;25552;20379;84;120;116;20813;36153;19979;36733;65289;
  
  既然动弹不得,陈容便没有再挣扎。她躺在车板上,睁大双眼,暗暗忖道:他们这是要把我带出陈府。也不知是想把我带到外面‘弄’死,还是另找地方关押起来?
  
  也是奇怪,事到临头,陈容一想到那死字,心中并没有很恐慌。也许,是因为死过一回。也许,是她也不知道,自己前面的路,该怎么才能走下去。
  
  马车格支格支中,驶出了陈府,进入了南阳城中。
  
  夜深了,城中一片安静,只有位于巷道深处的朱‘门’华第里,才有笙乐和笑声传来。。。。。。总是这样,就算明日胡人便攻下了南阳城,士人们也不会忘记纵情声乐。
  
  在陈容的胡思‘乱’想中,马车颠覆声停了停。
  
  接着,它拐了一个向。
  
  这时,一阵寒风吹来,把车帘扇得大开。陈容连忙转头一瞅,她看到的,是一片高大的围墙,围墙里面,是一个庄子。
  
  那个庄子,两世为人的她却是识得的这是阮氏在南阳城中置下的一个庄子
  
  只是一眼,车帘再次掩上。
  
  陈容闭上双眼,开始从车轮声中,计算着路程。
  
  约二刻钟后,马车停了下来。
  
  两个婢‘女’提着陈容走下马车,她们把她扔入了一个装饰简洁的房间。
  
  把绑着她的绳子解开后,两‘女’把‘门’一锁,掉头离开。
  
  陈容活动了一下麻木的双脚,慢慢站起。
  
  这个房间虽然简洁,却有一个塌,还有几,同时有‘门’有窗,只是那窗户,被牛皮‘门’g住了,黑糊糊地让她看不到外面。塌后还有一个小‘门’,小‘门’内,只放着一个马桶。
  
  她听了听,从脚步声可以听出,外面至少有四个护卫。
  
  见到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的,陈容松了一口气,她走到塌上,倒头便睡。
  
  她当然睡不着,睁着双眼,听着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听着哇鸣声,时间也过得很快。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低语声传来。陈容听到终于有人说话了,心下一动,连忙轻手轻脚地站起,‘摸’到‘门’边侧耳倾听起来。
  
  “应是睡了吧?”
  
  “都要天亮了,她一个小姑子折腾了大半宿,肯定睡了。”
  
  第一个声音诧异地问道:“听你这口气,还认得这小姑子?”
  
  第二个声音有点沙哑,他嘎嘎低笑起来,“当然认得。你不知道,这南阳城的小姑子虽多,可没有一个比得上房中这人。啧啧,那屁股那**,啧啧,一看就让人连骨头都酥了,要是能睡一睡,死了也值。”他yin笑起来。
  
  这时,第三个有点沉闷的声音传来,“别说了,主母‘交’待过,不许说话的。”
  
  第一个声音嘿嘿一笑,低声说道:“她又跑不掉,说一说有什么打紧?”顿一顿,那人嘀咕道:“再说,她也睡着了。”
  
  见那沉闷的声音没有斥喝他,第二个沙哑的声音响起,“是啊是啊,有什么打紧?说起来真是可惜了,听荭姐说,主母说了,先关个两天,如果没什么事,便给她一根白练。”
  
  听到这里,陈容打了一个哆嗦那个阮氏,竟是想置她于死地?而且,她还要‘弄’成她是自杀的样子?
  
  外面的声音还在传来,这一次开口的,是那沉闷的声音,他显然有了兴趣,语气有点点‘激’动,“是啊。”他压低声音,砸巴着嘴说道:“你们不知道,荭姐说了,到那时我们可以尽情的玩,便是玩死了也不要紧。”
  
  这话一落,三个惊喜的低叫声同时传出。
  
  沉闷的声音立刻低喝道:“低声”
  
  安静片刻后,他压低声音,砸巴砸巴地笑道:“当然,要是能‘逼’得她自己自杀就更好了。我听荭姐跟菇娘说,一个小姑一晚不归,也不知遇到了什么。回家后想不开,说出去谁都会信。”
  
  再一次,四个yin笑声同时响起。
  
  陈容坐了起来。
  
  黑暗中,她只是冷冷一笑。
  
  转眼,东方亮了。
  
  转眼,远处的喧嚣声不绝于耳。
  
  转眼,光亮从西侧传来。
  
  时间流逝中,一直都没有人给陈容送饭来。
  
  终于,在房中光亮暗下时,房‘门’吱呀一声,给打了开来。
  
  一个婢‘女’提着竹篮,出现在房‘门’外。她朝坐在塌上,双眼警惕地盯着自己的陈容望了一眼,把竹篮一放,二话不说便把房‘门’重新归上。
  
  只是一眼,陈容便看到,外面站着四个壮年汉子,他们正yin笑地望着她,直到房‘门’关上。
  
  天又黑了。
  
  青哇的叫声,此起彼伏,笙乐声随着风,从遥远的地方飘来。
  
  陈容一动不动地坐在‘床’塌上,她的指甲,深深地掐入掌心。她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着,这一次要是能出去,便是暴‘露’她粗鄙狠辣的真面目,她都要请王弘,请孙衍他们帮忙,出手处置了那个阮氏和李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