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06章 奔行千里去求他

第106章 奔行千里去求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05章曲折下一章:第107章陈容的请求
  
  第106章奔行千里去求他
  
  粉红票704和例行更新一并奉上,新的一月开始了,继续替媚求粉红票啊,双倍的呢,大伙手头有的,千万别存着了。(hua.广告)
  
  陈容回到院落里时,平妪和尚叟等人一围而上,抱着她便是放声大哭。
  
  这时的陈容,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便不耐烦地甩开他们,吩咐准备热汤沐浴。
  
  热汤一会就好了,陈容躺在木桶中,在冉冉上升的蒸气中,极力放松自己。
  
  她睁大双眼,瞪着屋顶。
  
  以前,她知道陈元一家人不喜欢她,也被陈元再三算计要送人,可那时的她,只有恼,并没有强烈的怨恨。
  
  可现在,她刚刚接到那么一封送她入黄泉路的请贴,回来又遇到这种事——看来,陈元一家,自己已得罪狠了,已没有妥协缓和的可能啊
  
  对陈容来说,那请贴肯定是陈元一家中的某人伪造的。不然的话,为什么她前脚去赴约,后脚,阮氏和李氏便接二连三的派人来问她行止?再说,她得罪的也只有这么一家子。
  
  想到这里,她眼睛一眯,一股狠煞之气流‘露’于外。
  
  转眼,她又想到了陈元与陈三郎那异常的举动。
  
  不过这事,不需要她寻思,他们今天示了好,过不了几天,应该就会向她摊牌。
  
  在辗转反侧中,一夜过去了。
  
  第二天,又是一个大太阳天,望着外面的天空,陈容与整个南阳街人一样,心中都是压抑的——不知道胡人,会在什么时候前来进攻?
  
  她已叫过尚叟,令他去打探一下王弘和王氏众人地举动。可尚叟打听来打听去,依然是一头雾水。
  
  吃过早餐,望着渐渐升到中天的太阳,一直睡着,好不容易‘精’神好些的陈容,便叫平妪过来,为她准备外出的衣裳。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不一会,一个婢‘女’的声音叫道:“郎主有请阿容。”
  
  是陈元?
  
  陈容站了起来,她抿着‘唇’,冷冷一笑,忖道:这么快就摊牌了?
  
  她应了一声,换上衣裳,跟在那婢‘女’身后,向陈元的院落走去。
  
  院落中经过的,不管是仆人还是士族,都是低着头,一脸紧张焦虑之‘色’。
  
  那走在陈容前面的婢‘女’,是她没有见过的。这婢‘女’低着头,只是闷不吭声地引路。
  
  陈容来到陈元的院落时,一个秀丽高挑的婢‘女’正在台阶上迎着,她见到阿容,福了福,低头说道:“郎主在里面。”
  
  陈容应了一声,提步入内。
  
  宽敞的堂房中,只坐有两个人,主塌上的自然是陈元,而坐在陈元下首的,则是陈三郎。
  
  陈容一进来,陈元便放下酒杯,朝着她细细打量。不一会,他吁出一口气,微笑道:“阿容休息得不错,‘精’神多了。”
  
  陈容低眉敛目,她走到陈元下首,朝他福了福,低声应道:“劳伯父询问,昨晚阿容休息得‘挺’好。”
  
  陈元点了点头,朝右侧下首一指,慈祥地说道:“阿容坐吧。”
  
  “谢伯父。”
  
  陈容坐下后,又是一阵沉默。反正陈容是对方不开口,她便坚决不开口。
  
  好一会,陈三郎的声音打破了平静,他朝着陈容叹道:“昨天三哥来得太迟了,累得阿容受了几天惊吓。”他愧疚地望着陈容,不安地问道:“阿容不会怪三哥吧?”
  
  陈容连忙摇头,轻声说道:“怎么会呢。”
  
  依然是应完话后,便安静地垂首于侧,也不吭声。
  
  陈元咳嗽一声,他抚着长须,说道:“你伯母她们也是听了那些贱婢的挑拔,才累得阿容受累。”他说到这里,命令道:“这事已经过去了,阿容不得记恨于心。”
  
  陈容连忙站起,肃手应道:“是。”又说道:“不敢。”
  
  陈元点了点头,挥手令她坐下。
  
  再一次,他咳嗽两声后,对陈容温声说道:“阿容,冉将军对你,似是印象不错啊?”
  
  冉闵?
  
  陈容抬起头来。
  
  这时的陈元,正抚着颏下长须,似是在寻思着怎么措词。
  
  不一会,他再次咳了咳,望向重新低下头的陈容,最后向陈三郎使了一个眼‘色’。
  
  陈三郎明白过来,他呵呵一笑,转向陈容,盯着她,叹道:“阿容可知,家族出事了?”
  
  陈容一怔,迅速地抬起头来,瞪大眼睛望着陈三哥,问道:“出事了?”声音有点急。
  
  见她关心家族,陈三郎笑了笑,转眼他皱起眉头,苦着脸说道:“是啊,出事了。”
  
  他站了起来,一边走动,一边向陈容说道:“阿容是个‘女’郎,自是不知道,这年头日子难过啊。(hua.棉花糖我们这么一大帮人来到南阳城,住的不说,便是那喂马的饲料,一天‘花’销出去的,都可以养活百十上千个流民。”
  
  他说到这里,朝一脸‘迷’糊的陈容看来,呵呵一笑,道:“我倒是忘记了,阿容只是一个‘女’郎,只需要享受家族的供养,天天想着穿好一些,吃的‘花’样有没有跟上‘潮’流,怎么会知道这些?”
  
  陈容依然一脸‘迷’糊,她的心里却在冷笑:说得好象我受了你们多大恩惠似的。我那院落里,所有的开支都是我自己承担的,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些?
  
  陈三郎顿了顿,又说道:“阿容也知道,知道胡人就要围城了。哎,这一围城,运气好的话,支撑个半年还能打退胡人,运气不好的话,被围上一年二年的,最后还是被胡人破城而入那是常事。”
  
  陈容轻轻应了一声‘恩。’
  
  陈三郎长叹一声,喃喃说道:“阿容不知道啊,前阵子,家族拿出大量钱帛,购置了一些粮草,哪里知道,前几天传来信息,说是家族的车队,在经过西明城时遇到了胡人,所有的粮草都被胡人抢走了。”
  
  陈容一怔,胡人抢走他们的粮草?这种事,跟她一个小姑子说有什么用?
  
  陈三郎显然也知道她的疑‘惑’,他向陈元看了一眼后,想了想,继续说道:“我们的人,刚好知道冉将军也在附近。以冉将军的神勇,他若是愿意拿回那批粮,简直是举手之劳。”
  
  顿了顿,他有点难以启齿,“可我们的人找冉将军时,连他本人都没有看到便被拦了。一连几‘波’都是如此。。。。。。阿容,听说那冉将军对你不错,这事看来只能由你出马了。”
  
  这话,确实是难以启齿,她一个未婚的小姑子,居然被要求千里迢迢地去见过某个男人
  
  明白了始末的陈容,心中冷笑一声。她慢慢抬头看向陈三郎,眨了眨眼,嚅嚅地说道:“可是,阿微也与冉将军相熟啊,家族何不派她前往?”顿了顿,她声如蚊蚋地说道:“也正好成就一场大好姻缘。”
  
  她的声音刚刚落下,陈三郎已脱口说道:“她要是有用,怎么会找你阿容?”
  
  这话一出,陈元便狠狠瞪了他一眼。
  
  陈三郎也知道自己失言,立马陪着笑。他向陈容走出一步,叹了一口气,道:“阿容,三哥也知道,这事由你出马,于你名声不好。可是现在是非常之时啊,胡人转眼便要攻打南阳城了,如果家族中没了粮食,最先被断炊的,便是你们这些小姑子。”
  
  顿了顿,他低低的,似是无意地说道:“听说有的城池实在没粮了,连‘女’人孩子也杀了煮着吃。。。。。。”
  
  这声音极低,极无意,可刚够陈容听清。
  
  这时,陈元不耐烦地对陈三郎说道:“可以了。”他又转向陈容,直接说道:“阿容快去收拾一下,最好今天晚上便动身。”
  
  声音果断,几乎是不给她拒绝的余地。
  
  陈容从陈元为了此事,而对李氏阮氏大发脾气的态度,便知道,这件事对陈元来说,有多么重要。
  
  也早知道,他们是不会容许自己拒绝的。
  
  因此,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了起来,朝着两人福了福,低着头,向外走去。
  
  望着陈容远去的背影,陈元朝着陈三郎一瞪眼,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安排人手护送阿容前去”
  
  “是,父亲。”
  
  陈容回到院落里,把事情一说后,转身便向房中走去。
  
  在她的身后,是喜得眼泪都要出来的平妪,她颤声说道:“‘女’郎‘女’郎,这是家族松口了啊,看来他们已决定把阿容许给冉将军啊。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不止是平妪,便是尚叟和那些男仆们,也是一个个双眼放光,兴奋地望着陈容。
  
  要知道,前几天,陈容还在城外过了一夜,直到天明才回来,那琅琊王氏的仆人送她回来时,甚至都没有说一下,他们是怎么遇到她的,更没有说明,陈氏阿容还清白着。
  
  他们不说,便是由得人猜测啊。现在的府中都谈论开了,有的说,阿容遇到了流民,被‘奸’污时遇到了王家人,便顺手救了。也有人说,她是与情郎‘私’会,早已珠胎暗结。
  
  说什么的都有。
  
  听着听着,众仆只觉得,现在自家‘女’郎,最好是求着王七郎收她当个小妾。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家族会在这个当眼松口。要知道,冉将军可是向她提过亲的。他们只希望,能在这些流言传到冉闵耳中之前,把亲事确定下来,造成既成事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