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08章 这一次相处

第108章 这一次相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想到这里,陈容终于站了起来,向冉闵走去。她弯下腰,把那些帛书和军令搬到自己的塌几上,又另拿一副文房四宝,也埋头疾书起来。
  
  不一会,一个幕僚大步跨入,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帛书,说道:“将军,事情很顺利,我们成功拦下了一支往南阳城的粮队。”他啧啧两声,得意地说道:“那粮草还真是不少,足有四十车经审问,那粮队确实是南阳阮氏一族与陈元‘私’下转输的货物。嘿嘿,那条张路,便是他们运输财帛的要道。现在那些队伍,已被我们的人全部活捉。至于南阳城中的那些人,会在十天以后才知道失了粮。根椐我们的布置,他们会以为是因为在离阳城遇到胡人所致。至于那条线路嘛,他们不会知道已经暴‘露’,一定还会继续转输货物的。”
  
  那幕僚说到这里,放声大笑,“将军,这次我们发大财了。”
  
  在幕僚的大笑声中,冉闵淡淡一笑,他似乎知道陈容坐立不安着,当下挥了挥手,令那正是兴奋中的幕僚闭嘴退出。
  
  于是,这一次,陈容出来时,已是明月当空。
  
  平妪迎上几步,她见到陈容不停地‘揉’搓着手臂,一副疲惫的模样,不由小小声地问道:“‘女’郎,你怎么啦?”
  
  陈容瞟了她一眼,疲惫地说道:“没有想到他的事情那么多,整理了一个时辰,才完成了十之一二。”
  
  平妪张大嘴,她怔怔地说道:“‘女’郎说什么?”
  
  陈容不耐烦地回道:“没什么,就是帮他整理了一个时辰的文书。要是他有幕僚将领前来禀事,顺便提醒提醒那些人,免得他们太过磨蹭,令得冉闵‘性’急上火。”
  
  啊?这下平妪彻底傻眼了。
  
  她呆若木‘激’地站在原地,直过了一会才清醒过来。见到陈容已经走远,她连忙三步并两步追到她身后,急急说道:“‘女’郎,你有没有向将军催问那批粮草的事?郎主还等着答案呢。”
  
  在平妪期待的眼神中,陈容漫不经心地摇了摇头。
  
  这一下,平妪都要哭了。她哽咽着,喃喃说道:“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这一日一日的耽搁下去,‘女’郎还有什么名节啊?”
  
  陈容没有回头,只是大步向前走去。她本来就没有什么名节了。再说,现在回南阳城,她真担心陈元和阮氏没有见到粮食,一气之下把她给杀了,或不管不顾地把她送了人。
  
  现在的陈容,已看不清自己前方的路,已不知道如何才能走下去。
  
  哎,等等吧,再等等吧,也许过了几天,又有转机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容是在一阵吵杂声中惊醒的。
  
  她翻身起塌,倾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马嘶声,人语声,还在搬‘弄’东西的砰砰声。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了整个营地。
  
  这时,平妪带着睡意的声音传来,“出什么事了,这么吵?”
  
  陈容没有回答,她只是翻身下塌,就在营中对外面问道:“出什么事了?”
  
  马上,一个士卒在外面响亮地回道:“开拔了。”
  
  什么?开拔了?
  
  陈容蹭地上前一步,刚到营帐口,又想到自己还没有洗漱,便对平妪叫道:“快快,帮我洗漱。”
  
  “是,是。”平妪这时也慌了神,连忙上前。
  
  忙‘乱’了一会,洗漱一清的陈容,匆匆戴上纱帽,便向冉闵所在的营帐走去。
  
  她赶到时,冉闵营帐外,站了三四十个将领,这些将领一动不动地排成两列,正在听着他训话。
  
  见到这个情形,陈容只能老老实实地停下脚步,等着。
  
  不一会,众将领命上马,一一离去。
  
  陈容见到冉闵转身入内,连忙跟上。
  
  她冲入时,冉闵正在士卒们的帮忙下穿着盔甲。黑‘色’的重甲一件一件披在他的身上,金铁‘交’鸣声中,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陈容紧走几步,来到冉闵前面。只是一眼,她便低下头。这个时候,冉闵已经戴上了头盔,他本来便威严不凡,气势‘逼’人,这头盔一戴,那种血杀之气直冲而来,实是令人胆寒。
  
  陈容咬着‘唇’,转眼,她抬起头,瞪大双眼向冉闵怒道:“冉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大军开拔,怎么不知会我一声?”为了让他看到自己的愤怒,她还顺手摘下了纱帽。
  
  冉闵抬起下巴,让士卒在他的下颌处绑上绳结,听到陈容地指控,他瞟了陈容一眼,懒洋洋地回道:“知会你做甚?”
  
  陈容本来被他的气势‘逼’得有点害怕,一听他这话,那无名火又腾腾地直冲,她咬着牙,深呼吸了一下,还是怒吼道:“将军,你莫要忘记了,军中除了你的士卒,
  
  还有我这么一个做客的小姑子”
  
  她的叫声一出,冉闵却是弯着薄‘唇’,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清亮悦耳。
  
  笑声中,他静静地盯着陈容,眼见她的小脸越来越红,双眼中怒火高涨,才收起笑容,道:“那南阳城是是非之地,你又得罪了家族,还回去干嘛?”
  
  他不说还好,一说,陈容更火了,她叫道:“这是我的事”
  
  冉闵又是哈哈一笑,他背转身,张开双臂,任由士卒们开始为他穿上背甲,披上披风。
  
  直过了好一会,陈容也没有等到他再开口。
  
  她嗖地一声转了一个圈,再次冲到他前面,怒视着冉闵,陈容低吼道:“冉将军,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冉闵懒洋洋地瞟了她一眼,见到她盯着自己不放,哑然失笑。
  
  不一会,穿戴完毕的他,转身便向外面走去。
  
  他还是没有说话。
  
  陈容急急地跟了上去。
  
  眼见一个亲卫牵来火龙马,冉闵提步跨上,陈容大急,她一个箭步冲出,叫道:“姓冉的”才叫出三个字,突然间,冉闵腰一弯,右手一伸,提起她的胳膊肘儿,把她轻轻巧巧地放在自己的马前
  
  他以闪电般的速度,把呆若木‘激’的陈容提起放置好后,左手一伸,搂住了她的细腰。
  
  然后,他低笑着说道:“这次小姑子不顾世人非议,千里迢迢前来求见,想的,不就是与我在一起么?既然如此,还回南阳做甚?”
  
  他一踢马腹,纵马疾驰起来。
  
  随着马一起步,他身上坚硬的盔甲,摩擦得她细嫩的肌肤一阵阵刺痛。
  
  冉闵毫无所觉,他左臂收紧,把陈容按在‘胸’口处,他低下头,凑近她的耳朵,吐出的气息,‘骚’着她的耳膜,“至于名节之事,你便不用担忧了,时候到了,我会正式迎娶你入‘门’的。呵呵,昔日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私’奔,世人传为美谈,便是前阵子,你阿容不是为了‘恩义’,也‘私’奔过吗?你就当现在我们在‘私’奔。”
  
  冉闵到这里,见陈容僵硬着,一动不动的,当下哈哈一笑,脚尖一踢,瞬时,跨下的火龙马飞腾而起,向前狂冲,‘激’得两边寒风呼呼而来,震‘荡’得耳膜生痛
  
  冉闵那坚硬的‘胸’甲,还在摩擦着陈容的后背,每一下摩擦,都是一阵疼痛。
  
  可陈容,一直低着头。
  
  她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容哑声说道:“冉将军,阿容虽然父兄不在身边,可也是士族‘女’郎。请你把我放下,让我坐在马车中伴随左右吧。”最后那‘伴随左右’几个字,当真艰涩无比。
  
  冉闵一怔。
  
  转眼,他低沉笑道:“小姑子同意嫁我了?”
  
  才笑到这里,他以一种自言自语的语气笑道:“是了,现在的你,也只能嫁我了。那些规矩繁琐的士族,已经不会娶你了。”
  
  陈容闻言,僵硬地一笑,喃喃回道:“便是以前,也没有士族愿意娶我的。”。。。。。。至于那个神仙般的王七郎啊,他永远都不会娶她。
  
  用力闭上眼,眨去眼角的那滴泪珠,陈容咬着‘唇’,认真的,严肃地说道:“冉将军,请放下我,请容许阿容坐马车跟随”
  
  她的语气中,有着无比的坚持。
  
  听着她异乎寻常的认真,冉闵哈哈一笑,缰绳一勒,奔行的速度减缓。然后,他提着陈容,把她放下了马背。
  
  放下她后,冉闵保持着弯腰的姿势,目光瞬也不瞬地盯着她,突然问道:“陈氏阿容,你真的喜欢上那个王七郎了?”
  
  嗖地一下,陈容抬头看向他。
  
  看着他时,她明媚的大眼中,有犹豫,有挣扎,有迟疑。。。。。。最后最后,她对着他的眼睛,却是认真地说道:“是”
  
  说出这个字时,她没有眨眼,她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脸,盯着他的表情。
  
  几乎是迅速的,冉闵俊美的,飞扬的笑容僵住了。
  
  他一声长喝,停得火龙马人立起来。
  
  然后,他纵身下马。
  
  低下头,一瞬不瞬地盯着陈容,他突然伸出右手,重重地锢制着陈容的下巴。那墨黑的,‘阴’烈如暗夜火焰的双眸,流淌着愤怒的火焰。
  
  他双‘唇’抿得紧紧,吐出来的声音,也是沉冷,“什么时候的事?”
  
  一抹杀气在他俊美无畴的脸上流转而过,冉闵沉沉地低喝道:“告诉我,什么时候的事”
  
  本来,陈容在说出那个‘是’字时,心下好不悔恨,她恨自己怎么这么愚蠢,怎么会给他一个这样的答案?她恨自己怎么会自绝前程,她既然都准备嫁他了,关于王弘的一切,便应该埋起来,一直埋到老死,直到进了棺材
  
  可是,她隐隐也知道,前一世的恨太深太浓,它一直潜藏着,所以,在见到如此嚣张不可一世,自以为掌控了一切的他时,她会在突然间,有了想把一切都打碎的渴望她便冲动到,宁愿毁了一生的幸福,也想看看他这一刻的表情。
  
  ??
  
  天气越来越炎热,更新有时会推迟半个小时,大伙请耐心等一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