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10章 明白

第110章 明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09章太坦白下一章:第111章陈府消息
  
  第110章明白
  
  粉红票箱824和例行更新奉上。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错愕中,陈容怔怔地抬起头,就着星光,看向那张俊美沉凝的脸。
  
  在她的目光看来时,冉闵墨黑的双眸,直直地盯着遥远的天边,没有理会她。
  
  陈容收回目光,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嘴角,慢慢扬起了一抹笑容,这笑容,似是讥嘲,似是得意,似是苦涩,似是无力。。。。。。
  
  她张了张嘴,终于应道:“是。”
  
  一声应下,冉闵右脚一踢,胯下的火龙马开始加速。
  
  这火龙马,实是天地间少有的极品骏马,它全速奔行时,如奔雷,如闪电,迅捷之极
  
  陈容窝在他的怀中,咬着‘唇’,努力地让自己不想去被坚硬‘胸’甲摩擦的肌肤。
  
  好一会,她低声问道:“这次是去哪里?”
  
  “洛阳。”
  
  洛阳?
  
  陈容一怔。洛阳啊?这一去,岂不是要很久很久?岂不是说,她再次回来,或再次听到南阳城的消息时,已经物是人非?便是那个从来不需要她参与的白衣翩翩的谪仙,也有了属于他的结局?
  
  很久很久后,陈容低声回道:“是。”
  
  就在这时,冉闵冷笑起来,“阿容便不担心,你回来时,王七郎已被慕容恪所杀?”
  
  几乎是这句话一出口,他便悔了,于是他紧紧闭着薄‘唇’,生起自己的闷气来。
  
  陈容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她垂下双眸,轻轻的,果断地回道:“琅琊王七,并不是无能之人。将军,这世上,慕容恪惧怕的不止是你一个”
  
  这一次,她的声音一落,冉闵已是放声大笑。
  
  笑着笑着,他声音一收,浓眉一轩,喝道:“以后,不许再想他”
  
  陈容垂眸,好一会才应道:“是。”熟悉他的‘性’格,知道这个男人的心‘胸’,并不是那种可以撑船的陈容,又喃喃说道:“陈容虽是‘女’人,也是敢作敢为的。。。。。。我不会再想他。”便如,不会再恋着你一样。就算呆在你的身边,就算与你朝夕与共,我也不会再恋着你,不会
  
  听到她这个答案,冉闵才哼了一声。
  
  两人一骑,还在向前奔去。
  
  渐渐的,月上中天。
  
  就在这时,火龙马突然间,于急速奔行中人立而起,仰天长嘶
  
  冉闵沉喝一声,“有埋伏”
  
  喝声中,他俊脸沉寒,眼中杀气毕‘露’,那握着缰绳的手,也五指成勾。
  
  陈容在听到他这句话时,脸孔则是一白,她朝马侧看了一眼,那里,没有他的兵器。
  
  有了火龙马,有了兵器在手的冉闵,是威杀无敌的天王。可是,如果没有武器在手呢?
  
  。。。。。。如果不是为了寻她,他那兵器,是片刻不会离手的
  
  就在陈容沉思时,沉着一张俊脸的冉闵,回头瞟了她一眼。
  
  就在他回头时,陈容抬着头,她对上星光下,他那沉寒如冰的双眸,低声说道:“你的马神骏,必能冲过去,将军,你把我放下马,轻装简骑地,必能冲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在冉闵惊愕的目光中,她轻声说道:“你不用担心我。”
  
  这一刻,她的眼神,十分十分明亮,十分十分温柔。。。。。。
  
  冉闵明显被感动了,他盯着陈容,低低地说道:“你这个小姑子。”叹息中,他在她的脸上轻轻抚了一把。
  
  转眼,他背对着陈容,策马向前缓缓而行。
  
  这时的陈容,低着头,嘴角,慢慢浮起了一抹冷笑。
  
  她就知道,在这种时候,只有这样的一句话,才能让他动容,才能让他最大限度地保护她才能让这个心如坚铁,不管最后对她是留还是弃,都铭记于心。。。。。这种铭记,有可能会是一生
  
  星光如水,银月如勾,两人一骑,缓步而行。
  
  走了一百步不到,冉闵突然暴喝一声,“驾——”喝声中,他脚尖一点马腹。
  
  随他多年,最是明白他心意的火龙马,顿时纵跃而起,腾空而行
  
  这一瞬间,马作闪电,其行如风
  
  他地发作十分突然,两侧的草丛中,传来一连串的吆喝声,“拦下他,拦下他”
  
  这口音,是胡人的,还是鲜卑胡人那一族的。
  
  吆喝声中,嗖嗖嗖,上百人于草丛中,同时举起长弓,箭发于弦
  
  嗖嗖嗖嗖。。。。。。
  
  风声中,箭下如雨向着冉闵和陈容铺天盖地地袭来。
  
  几乎在那胡人的哟喝声出口的刹那,陈容想起一事,突然挣开冉闵的搂抱,以最快的速度解下了自己的浅蓝偏紫‘色’外袍。[hua.超多好看小说]
  
  然后,她把衣袍扔给冉闵,叫道:“将军,这个可用”
  
  一句话吐出,冉闵哈哈大笑。
  
  而就在这时,箭雨已至。
  
  只见冉闵左手策缰,右手抓着陈容那外袍,便是一阵急甩。
  
  外袍如帐蓬般张开,被风吹得鼓起,呼呼作响的风声中,箭雨还没有‘射’到,便被外袍挡开。
  
  冉闵的功夫何等了得?到了他这种地步,已是落叶摘‘花’,皆可伤人。只甩了两下,他便把那衣袍甩得流转之极。
  
  于是,不管两侧的箭雨如何密集,如何凌利,他手腕一抖,鼓声帐蓬的‘女’式外袍,便把那些箭,稳稳地拦截下来。
  
  而这时,他跨下的火龙马,正在如风,如电般的急冲。
  
  只是二息不到,火龙马已冲到了箭雨之前,渐渐冲出了埋伏圈。
  
  胡人的伏兵显然急了,一个嘶喝声传来,“废物这么多人,都对付不了一个抱着‘女’人的石闵‘射’再‘射’~”
  
  饶是那嘶喝声不绝,那箭雨如林,可那鼓了风的衣袍,已是稳稳地护着二人一马,向前急冲。
  
  转眼,火龙马冲出了包围圈。见到他冲出,一个唿哨声响,百来个胡人从草丛中一冲而出,向着冉闵扑来。
  
  冉闵却是仰天大笑着。
  
  笑着笑着,他回头瞪向那些胡人,暴喝道:“有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慕容律,回去告诉慕容恪,叫他洗干净脖子在南阳城外等着我”
  
  说到这里,他再次仰天长笑起来。
  
  笑声中,二人一骑,已一冲而出,卷起漫天烟尘,消失在茫茫黑暗中。]
  
  胡人们追了一阵,发现根本追不上后,便停下脚步面面相觑。几乎是突然的,那个慕容律怒喝道:“都是你这个奴才,说什么带多了人突然被发现,反而打草惊蛇。狗才,要是刚才来个千箭齐发,怎么会跑了他石闵?”一边骂,他一边长鞭一挥,朝着一个汉人长相的文弱士人没头没脑地打去。
  
  火龙马一阵急驰,冲出了几十里后,冉闵吆喝几声,令它慢慢停下脚步。
  
  他翻身下马,伸手对上陈容,“下来。”
  
  陈容知道,他这是想让火龙马休息一下,连忙应声跳下。
  
  就在她移了移,想跳到一个空阔所在时,冉闵眼睛眯着,也移了一步。
  
  呼地一声,陈容纵身跳下,却稳稳的,跳入了一个坚硬的怀抱。
  
  砰地一声,陈容的小鼻子,扎扎实实地撞在那坚硬的‘胸’甲上,痛得眼泪都出来了。
  
  冉闵可没有发现这一点,他伸臂搂着她,右手抚着她的长发,低低地说道:“陈氏阿容。”
  
  “恩。”
  
  “你方才,为何令我一人逃命?难不成,你不怕死?”
  
  。。。。。。
  
  他问到这里,却许久都没有听到陈容的回答,不由低着头,不耐烦地看向她。
  
  星光下,陈容的笑容有点苍白,也点奇怪。
  
  多么熟悉的一切啊。陈容恍惚地想道:前世时,阿微便是这样让他喜欢上她的。想来,他当初也问了她这句话吧?
  
  陈容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她低下头。
  
  不知不觉中,她推开他,低声说道:“将军为了阿容,才孤身回返的。阿容虽是一个‘女’人,却也不能让将军因我而受损”
  
  想了又想,她给了他这个最真实,最没有情意的答案。
  
  冉闵盯向陈容。
  
  片刻后,他问道:“小姑子,你又恼我了?”
  
  陈容连忙摇头,低声道:“无。”又恼他?当然没有,她恼的,只会是自己。刚刚重生时,她想过要报复他的,她想过,要让他爱上她,然后,让他尝尽她前世经受过的苦楚。
  
  可是不知为什么,她现在,几乎是突然间,有点意兴索然了。
  
  陈容推开冉闵,向前走去。
  
  眼望着前方茫茫的星空,陈容第一次发现,一切,是真的变了,完全变了。。。。。。因为,她突然觉得,这样的报复,已没有了什么意义,因为,她突然在想着,一直以来,她从来都不担心王弘,是因为她知道,她帮不上他。而且,她才知道,她竟是在想着,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就随他去吧。活着也‘挺’辛苦的,便这样,在他和他的族人,在任何人都看不到的角落,任何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随他而去
  
  这个想法,如此理所当然,如此的,让她解脱。。。。。。
  
  终于,在她看着前世深爱的这个男人痛苦后,在她利用她对他的了解,慢慢让他喜欢上她后,在她离她的报复,只有一线之隔时,所以的‘阴’霾散去,她终于发现,原来,她是真的放下了,她是真的,爱上了那个叫王弘的男人
  
  上苍的安排,当真可笑之极费尽心力,用尽手段,却落了个自残而死,而一直犹豫着,还没有下定决心真正报复时,却得到了她曾经企盼的一切。原来,所有的痴‘迷’不悟,刻骨铭心,随着时移世易,都是会改变的。。。。。。这世上,便没有海枯石烂而不变的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