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23章 大胜

第123章 大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22章两军阵前下一章:第124章伤心的冉闵
  
  第123章大胜
  
  两军将士,突然看到这么一个白衣美貌‘女’郎出现在阵前,都是一呆。stronghua./strong
  
  不过这个时候,已是剑在弦上,不得不发
  
  更何况,能看到陈容的,也只是她身边的士卒,那些紧随而来的士卒,已被铺天盖地的烟尘给挡住了视野,只知道死命前冲,哪会管得这般多?
  
  只是略略一呆,晋军外冲的阵营中,便同时传来几个厉喝道:“杀啊——杀出去便得安生”
  
  喝声伴着奔涌的马蹄声,兵器在空气中挥舞的声音同时响来,再一次,天和地只有无尽的烟尘,只有无尽的嘶喊,只有把渺小生命踩成泥泞的马蹄
  
  在这滚滚前冲,不可抑止的人流中,那道白衣的身影丝毫不曾停留,她一马当先,竟是稳稳地‘操’着马,稳稳地夹在众卒当中,向着胡人阵营狂冲而去。
  
  城墙上。
  
  王弘的嘶吼声转眼便消失在空气中,他紧紧地盯着那道白‘色’人影,知道嘶喊也罢,下令也罢,都已无济于事。。。。。。他只能紧紧地盯着那道人影。
  
  这时,瘐志叫道:“这‘女’郎好生眼熟。”他急走几步,来到王弘身后,叫道:“七郎,那不是陈氏阿容吗?”
  
  回答他的,是王弘紧紧闭上的双眼,是那一串从他白净额头渗下的汗珠。
  
  陈公攘也在一旁,他惊叫道:“阿容?她是阿容?她不是在石闵那里吗?”才叫到这里,他便哈哈一笑,嘶哑的,豪气万千地向四周朗叫道:“诸位诸位,那是我陈氏的小姑诸位诸位,我们自负傲骨铮铮,可如今,我们都输给了一个小姑了”
  
  确实是输给一个小姑了。
  
  这时刻,所有城墙上的士卒,不管是曾经害怕的,还是想要退缩的,还是咬着牙准备拼命的。
  
  这时刻。所有前冲的晋军,不管是胆怯的,还是拼死一博的。他们在对上烟尘高举中,对上万军当中,那道猎猎如狂风的白‘色’身影时,不自觉的,同时发出了嘶吼声。
  
  这嘶吼声,开始只是一声,渐渐的,越来越响,越来越响。
  
  渐渐的,天地间,只有这一万士卒发出的嘶吼声在回响,回响。
  
  这时刻,准备呐喊发令的将领,准备鼓舞士气的鼓气,全部都用不着了。
  
  所有的热血,所有拼死一博的决心,这一刻都被点燃。
  
  不知不觉中,无数个士卒在‘乱’七八糟地呐喊着,“杀啊——胡人不会给我们退路的。杀啊。”
  
  “杀啊只有杀出去才能得生”
  
  “杀——杀死他们”
  
  一声又一声的狂叫,一双又一双因为绝望,而泛着红光的眼睛。几乎是转眼间,刚才还显得怯懦的,没有几分士气的晋军,竟是变得疯狂了。。。。。。这时刻,所有的士卒只有一个念头:一旦城破,他们便会如莫阳城人一样。既然没有退路,那就拼死一博
  
  有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一直以来,晋卒都以怯懦怕死著称。可是这一刻,他们变了
  
  慕容恪腾地坐直,他直直地盯着那烟尘滚滚而来的战场,瞟过那道白‘色’人影,右手一伸,暴然喝道:“迎敌马上迎敌”
  
  他知道,他的士卒们对晋人轻视惯了,如此刻,明明对方开始进攻了,可他们还在懒散地说笑着。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在慕容恪暴喝着时,城墙上的王弘白着脸,冷然命令道:“下令,大开城‘门’,所有士卒全部从此处脱围”
  
  他嗖地转过头去,大声叫道:“我王氏儿郎,便由此‘门’冲出,与他胡人正面较量”
  
  这时刻,所有的士卒,早被城下热血,被城下那一往无前,那誓死相拼的绝望‘激’得沸腾不已。听到他下令,当下旗帜飞扬,一道又一道命令不停地发现。
  
  那本来准备关上的城‘门’,这一刻重新打开。所有处在北城‘门’的士卒,开始翻身上马,准备第二轮第三软的冲击。
  
  而一个个将领,已策着马向东西南三‘门’奔去,向南阳王府奔去。
  
  所有的士大夫,这时也急急转身,准备号令家族子弟,随时从北‘门’突围——南阳城中的兵力,本来便胜过慕容恪的三倍有余。以前晋卒怯懦,没有一战之力,而此刻,众卒有誓死之心,如此大好良机,实不可错过。
  
  转眼间,那白‘色’身影便冲到了胡人当中。
  
  她右手高扬,手中长鞭一甩,便是一串鲜血飞溅。她一马当先,不管四周胡人林立,只是冷着脸狂冲而入。
  
  在她的身边,是四个护卫,这四个护卫身手高极,可也被她疯狂地冲势,被孤军深入的她给搅得手忙脚‘乱’。
  
  这时的他们,只顾着应对四面而来的胡兵,哪有时间顾得上她?一个一个的嘶喊喊不断传来,可转眼便被风吹在喧嚣声中,那白‘色’的人影连头也不曾回一下,真不知有没有听到。
  
  面具下的莫容恪沉着脸,晋人这次冲锋,大出他的意料,也完全打‘乱’了他的布置。他不停地发出一个又一个命令,可这个时候,晋人已攻到了面前,他的一些命令根本不能及时传递。
  
  他盯着那道处于血海腥风中,白‘色’的衣裳被鲜血染得红透的身影,怒声咆哮道:“王弘,你好生无耻你竟用‘妇’人来‘激’厉士气”
  
  他的咆哮声,无人可以听清。
  
  转眼间,数千晋兵已跟在陈容身后,与胡卒直直地撞上。而在他们身后,那源源不断的晋卒还在涌来,涌来。。。。。。
  
  一个将领凑上慕容恪,大声道:“四郎,你说如何是好?”
  
  他看着慕容恪的眼神中有着担心。因为他知道,现在布地北‘门’的二万士卒,有大半是散兵游卒,慕容恪把他们放在这里,便是充人数的。慕容恪料到晋人怕死,就算冲城也只会是伪攻,他还说,只他一人站在这里,便可当一万雄兵。。。。。。他压根就没有算到,不过是第一次进攻,晋人便来拼命了而且还是针对人数最多的北‘门’来拼命
  
  那将领的询问声一落,慕容恪便暴然喝道:“还能怎样?传令下去,死也要给我挡住,挡住”现在这个情形,他怎么能退?一退便是兵败如山倒
  
  得了他的命令,那将领凛然应是,转身奔出。
  
  而这时,五千杀入胡卒中的晋卒,已经惊奇地发现,眼前的胡卒,远不如传说中那般神勇。他们一戟刺出,竟能轻而易举的碰到对方
  
  这种惊喜,转眼便传遍了全场。瞬时,血与血地碰撞,‘肉’与‘肉’的拼博中,一具又一具尸体倒下,然后另一个鲜活的生命补上。
  
  不过转眼,晋人便向前推出了十步
  
  这十步虽然并不长,可不管是站在城墙上的士大夫,还是冲杀中的晋卒,都狂喜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