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31章 建康风物和亲人相见

第131章 建康风物和亲人相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30章回到建康下一章:第132章果断绝情的陈容
  
  第131章建康风物和亲人相见
  
  与此同时,王弘的车帘掀开,他那俊逸清华的面容,出现在世人面前。stronghua./strong
  
  几乎是他的脸孔‘露’出的那一瞬那,只听得‘嗖嗖嗖’响声大作,却是众‘女’顺手拿起自己身边的物事,有的是香囊,有的折了一根树枝,有的是手帕。刹那间,上百种物事齐嗖嗖飞来,没头没脑地砸向王弘。
  
  就在这时,众护卫齐刷刷上前一步,头一昂。瞬时,那些树枝手帕香囊,都如雨点一般砸在了他们身上。。。。。。看这些人地动作,整齐有序,不管是被砸前还是被砸后,都一脸坦然,看来是经历太多了啊。
  
  陈容见到这里,再次一笑。
  
  她转向尚叟,清声唤道:“叟,我们先走吧。”
  
  “是。”
  
  尚叟应了一声,策马就要加速。
  
  就在这时,王弘马车旁的一个护卫走了过来,他来到陈容的马车外,递给她一个香囊,道;‘陈氏阿容,这是我家郎君送给你的。’
  
  这香囊很眼熟,是了,上一次他也拿这东西送过她。
  
  望着它,陈容慢慢一笑,她声音有点沙哑地回道;‘不必了。’
  
  她的声音落下,那护卫却是低笑出声,‘好教小姑子得知,我家郎君送的东西,还是收下的好。。。。。。小姑子,你不妨想想再决定。’
  
  陈容挑了挑眉。
  
  片刻后,她伸出素白的小手,接过那香囊,收入袖中。
  
  那护卫看到这里,满意地退下。
  
  不一会,他来到王弘的马车旁,低声禀道;‘小姑子收了。“
  
  “收了?”王弘的声音优雅带笑,“退下吧。”
  
  “是。”
  
  陈容等人走的是小道,速度很快,陈容的人一打听便知道,如果不出事的话,陈公攘等人要一个月后才能到建康。
  
  陈公攘不在,陈容还是得寻找落脚处。略略犹豫后,她的马车便向建康陈氏驶去。这建康陈氏,便是颍川陈氏搬迁来的。
  
  陈姓是百年公卿世家,在这世间,也是排在前几的高‘门’大第。而这所有的荣誉,都是颍川陈氏得来的。
  
  马车驶进时,平妪显得有点胆怯,她看了看外面,又看了看陈容,忍不住说道:“‘女’郎,陈公攘不在,我们这般冒失求见,妥当吗?”
  
  陈容垂下双眸,好一会,她轻声回道:“去罗巷。”
  
  “罗巷?”平妪诧异地看向陈容,叫道:“为什么?”
  
  陈容垂着双眸,慢慢说道:“七郎说,我父兄在那。”这消息,不是七郎说的,是两世为人的她,一直都知道的。。。。。。她既不想投靠颍川陈氏,也不想去罗巷,她只想住酒家。
  
  可是真地住了酒家,以后众人说起,肯定会说她不懂事,明明有本家在,却不懂投靠。。。。。。她投靠了,人家收不收她是一回事,可她如果一开始就不去投靠,在这个先家后国的时代,很难不被人诟病。
  
  平妪欢叫起来,“‘女’郎‘女’郎,你是说,你知道郎主和郎君的下落?啊啊,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
  
  一边叫着,她一边伸出头去,对着外面的尚叟等人大声叫道:“快去罗巷,‘女’郎说了,郎主和郎君就住在那里。”
  
  一句话落地,欢呼声一大片。众仆同时笑闹起来,尚叟更是哈哈大笑。
  
  这时刻的笑声特别响亮,在这一刻,众仆自南迁以来的郁闷,不安,还有畏缩小心,似乎都已烟消云散去。
  
  马车改道,向着罗巷驶去。
  
  陈容掀开车帘,一边看着建康城的风景,一边暗暗寻思着。这建康内外,到处都有河流湖泊,古人说近水者仁,这些建康人仁不仁陈容不知道,但是她能看出,这城中的儿‘女’们,虽然不若平城和南阳人高大,可他们长相分外秀丽白晰。他们不论男‘女’,衣饰极尽华丽繁复,而佩带香囊,更是建康人的一大特‘色’。(hua.举目望去,处处衣冠楚楚,一路闻来更是清香阵阵。
  
  而且,建康人特别爱唱歌,走到哪里,都是丝竹声不绝,高‘门’大府的外面,有很多摇头晃脑,随着丝竹声轻哼的庶民。而那些名‘门’世家的‘门’卫们,对于这种庶民,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种安逸,这种风物,来自北方的众仆哪里见过?他们张大着嘴,一边傻呼呼地望着,时不时还惊呼两声,引得那些衣冠楚楚的世家子弟们白眼相待。
  
  这是真的白眼相待,说起这白眼,还得从三国时算起,自从那个叫陈琳的名士对着曹‘操’抛了几个白眼后,这白眼对权贵便闻了名。到了本朝,阮藉更是常常对上喜欢的人,青眼相看,不喜欢的人则投以白眼后。于是乎,这白眼望青天,已是名人高士们鄙夷世俗,自标风格的习惯。演变到现在,简直成了风俗。
  
  平妪目送着一个穿着孔雀百‘花’图的紫绸‘女’郎,一直到她走得远了,她才喃喃说道:“‘女’郎,这衣物甚是华美,如果‘女’郎穿了,这建康城的小姑子,没有一个比得上。”
  
  她转向陈容,快乐地眯着小眼睛笑道:“‘女’郎‘女’郎,安定下来后妪帮你做一件。”
  
  陈容笑了笑,她垂下双眸,轻声说道:“建康的‘女’郎不同于别地,她们家世不凡,‘性’情也傲,喜欢显示自己的独特。妪,除非满城都出现了同一式样的衣裳,不然,我们仿不得。”
  
  平妪愕然地张着嘴,好一会,她才喃喃说道:“竟是这样?幸好‘女’郎知晓。”
  
  这时,外面传来尚叟地笑声,“敢问老丈,罗巷在哪个方向?”
  
  尚叟问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管事样子的胖子。这种人经常与各路人物打‘交’道,相比起别的人来,往往见识要广些。
  
  听到尚叟地问话,那胖子转过头来。
  
  他朝着几辆马车瞟了一眼,‘露’出一个轻蔑的眼神后,漫不经心地朝着东方一指,“往那边走,一直走到尽头便是罗巷。”
  
  那语气那神情,是相当的轻视和不耐烦。
  
  尚叟一怔,目送着那胖子大摇大摆地离去,一个仆人不高兴地说道:“这人也是的,只是问个路而已,怎么这么个表情?”
  
  仆人的声音一落,陈容的声音从马车中传来,“不要说了,我们走吧。”
  
  仆人不知道,陈容却是知道的。建康的街道,喜欢以巷命名。不管是名‘门’世家,还是普通庶民,都喜欢扎堆。也就是说,在建康魂得久的,一听到你住在哪个巷子,便会知道你的身份如何。
  
  而罗巷里住的人,明显够不到那胖子需要结‘交’的档次。
  
  车队继续向前走去。走着走着,平妪突然叫道:“那,那些人在扔什么?”
  
  众仆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却是一处高‘门’华第的小侧‘门’外,一个仆人驾着马车走了出来,然后,他在侧‘门’外的一个小斜坡处停下。
  
  停下后,他把装在马车上的竹筐抱下一个,一直把五个竹筐全部抱下后,那仆人把竹筐朝着坡下一倒。
  
  而令得平妪惊叫的,便是那倒出来的东西。那东西,白生生的香气扑鼻,里面夹着‘肉’和菜,竟是大白的米饭
  
  众仆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阵惊叫声。
  
  他们地叫声,令得那仆人回过头来。那仆人抬了抬小帽,朝着陈容的马车瞟了瞟,只是一眼,那仆人马上眼白一翻。只见他一边把竹筐扔上马车,一边骂道:“乡巴佬”
  
  他的骂声是特意提高的,平妪等人都听得个一清二楚。可这时刻,他们还处于怔忡中,显然万万不能相信,在南阳城中可以救命的粮食,在这里竟然是垃圾。
  
  马车还在向前驶去。
  
  马车中,陈容只是瞟了一眼,便清声说道:“别看了,你们要记住,这里是建康。”
  
  她的声音一落,平妪马上转过头来,大声赞道:“‘女’郎真真聪慧,原来那粮栗在建康,真真是无用之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