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32章 果断绝情的陈容

第132章 果断绝情的陈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31章建康风物和亲人相见下一章:第133章找上门来
  
  第132章果断绝情的陈容(求粉红票)
  
  陈家大兄唤道:“阿容,快快进屋吧。(hua.)”
  
  陈容应了一声,回过头去。在她的身后,众仆齐刷刷行了一礼,唤道:“奴等见过郎君。”
  
  陈家大兄呵呵一笑,他亲切地望着这些从老家过来的仆人,望着望着,他的眼眶有点红,声音也有点沙哑。
  
  伸袖在眼睛上抹了抹,陈家大兄哑着声音说道:“你们也快快进屋吧,从平城到这里,何止千里?我可怜的阿容若不是你们护着送着,定不会平安抵达。进来吧进来吧。”
  
  众仆同时应了一声是,跟在陈容身后,向屋里走去。
  
  他们一走,陈家大兄的那个如夫人阿茹,也赶紧跟上。
  
  望着十个仆人,六辆马车的偌大队伍,一直强装镇定的陈家大嫂朝着一个婢‘女’挥了挥手,悄悄说道:“呆会你去瞅一瞅,看看那马车里面装了什么。”
  
  “是。”
  
  “记得看仔细些。
  
  “是。”
  
  那婢‘女’走后,陈家大嫂把塌挪到东侧的墙壁处,侧耳倾听起来。
  
  一阵哭泣声后,东侧那房间里传来陈家大兄关切的声音,“阿容,你是怎么过来的?听说洛阳城都被胡人烧了,平城呢?平城没事吗?”
  
  陈容的回答声,清澈中有着天生的靡软,“我们是随着王氏的车队离开平城的,在南阳呆了几个月后,这次又随着琅琊王氏的车队到了建康。”
  
  听到这里,陈家大嫂喃喃说道:“琅琊王氏?”她的声音中有着羡慕。转眼她又挥了挥手,召来另一个婢‘女’说道:“你去跟那些北方蛮子套套近乎,看看他们与琅琊王氏走得近不近。”丈夫的这个庶妹,身份虽然不显,长相却着实‘诱’人,这么一个孤‘女’千里跋涉,也不知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想到这里,陈家大嫂突然有点后悔了,刚才这小姑子进‘门’时,她应该热络一点,怎么着,也得‘摸’清了人家的底细再甩个下马威吧?
  
  在陈家大嫂的嘀咕声中,先前那婢‘女’跑了过来,她不满地禀报道:“什么都没有呢。真是的,有三辆马车还是空‘荡’‘荡’的。”
  
  听到这里,陈家大嫂脸‘色’便是一塌。
  
  不一会,另一个婢‘女’跑了过来,她凑近来,轻轻说道:“我问了那些仆人,他们一个个都含糊其辞的。。。。。。依奴婢看,凭他们这种身份,哪能接触到什么贵人?”
  
  这话一出,陈家大嫂的脸完全地塌下来了。
  
  她站了起来,扭着‘肥’腰,走出房‘门’。
  
  来到台阶上,陈家大嫂指着前方正在忙活的一个自家老仆骂道:“老不死的,你就是个吃闲饭的。什么本事也没有,惹麻烦倒是一个能手。我呸这么一惹便是一窝野狗的,你想累死老娘啊?”
  
  声音尖利刺耳,难听得很。
  
  陈容正偎在大兄身边,与他轻言细语着,一听到这话,她是一怔,而陈家大兄,瘦长的脸已是铁青。
  
  他腾地站了起来,冲出房‘门’叫道:“别骂了。”
  
  陈家大嫂一听,腾地转过身来,她叉着腰,右手食指直指向陈家大兄的鼻子,骂出的唾沫星子都喷到了她脸上,“贼杀的,我敢吼你老娘?啊?你敢吼你老娘?”她一边骂一边‘逼’近,转眼间已‘逼’得陈家大兄退入了陈容所在的房间里。(hua.
  
  站在‘门’坎上,陈家大嫂前伸的食指移了移,似有似无地指着陈容,咆哮道:“老娘‘操’持这个家容易吗?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往这里赶。。。。。。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骚’媚样,怎么不去勾搭一个男人嫁了,凭什么要老娘来养这么一大堆野狗贱民的?”
  
  这话已骂得相当的难听了。陈容朝着自家大兄看去,却见他青着一张脸,气得浑身颤抖,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还在自家婆娘的口水四‘射’下不停后退。
  
  陈容见状,慢慢站了起来。
  
  她也不理会那陈家大嫂,只是慢慢走到兄长面前。陈家大兄见她走来,连忙讷讷地唤道:“阿容,你不要见怪,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陈家大嫂已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啕啕大哭起来,“天杀的啊,你这个没本事的,好不容易魂了个差事又丢了,这么些年,要不是老娘‘操’持着这个家,你的尸骨都喂狗了。天杀的啊你凭什么要老娘养这些有用没用的?呜呜。。。。。。”
  
  在她的啕啕大哭中,陈家大兄的声音完全给淹埋了。他只得讷讷地闭上嘴,一脸歉意不安地望着陈容。
  
  望着自家兄长消瘦疲惫的面孔,望着他那长年被欺压后的猥琐胆小模样,陈容垂眸。
  
  好不容易等到陈家大嫂地哭声止息,陈容突然唤道:“平妪,拿帛卷和笔墨来。”
  
  众人一怔。
  
  那陈家大嫂也止住了哭声,睁大一双浑浊的黄眼看着陈容。
  
  不一会,平妪拿着笔墨走了过来。
  
  陈容把那帛书放在几上,挥笔写了几行字,然后她走到那陈家大嫂面前,把那帛书朝着她一扔,淡淡说道:“画押为证”
  
  陈家大嫂一呆,低头看向那帛书,慢慢念道:“今与大兄陈岂断绝兄妹关系。自此以后,富贵贫贱,两不相干生死病死,宛如路人。”下面已经签了陈容的名字。
  
  这一下,所有人都呆住了。
  
  他们不敢置信地望着陈容,便是那陈家大嫂,更是张大了嘴,一脸呆滞。她在市井中长大,也是见过了不少形形‘色’‘色’的人,可在她的记忆中,愣是没有一个有如此狠决果断,不知给自己留后路的
  
  陈家大兄脸‘色’一青,上前一步,急急叫道:“阿容”他气得全身发抖,“阿容,你”
  
  陈容转头看向他。
  
  便这般侧对着陈家大嫂,她朝着自家兄长悄悄挤了挤眼。这个眼睛十分调皮,十分‘精’灵古怪。一时之间,陈家大兄似乎回到七八年前。那时在平城时,这个妹子在外面惹了祸,回来要自己挡着担着时,便是这样挤眉‘弄’眼的。而他,从来没有拒绝过。
  
  陈家大兄咽下了就要脱口而出的指责。就在这时,陈容背转过身,低低泣道:“父亲当年只留下那么一点家产,这一路南迁,又是遇匪又是遇胡人的,若不是王家人一直护着,我们哪里能活到现在?没有想到,好不容易找到兄长,却是不愿意收留我们。不收留便不收留罢,我就不信我们十来个有手有脚的人,在建康生活不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