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35章 再见王郎

第135章 再见王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34章贵人贵人下一章:第136章风头
  
  第135章再见王郎
  
  新的一月,求粉红票
  
  ¥¥
  
  陈容的马车,在众人地注目中缓缓驶远。[hua.超多好看小说]
  
  当几辆马车驶入正街时,再也没有人向这里看上一眼:这建康城,可是贵族多如狗,皇亲满地走。
  
  陈容掀开车帘,望着热闹的建康城。这阵子,她一直都没有上街。她知道自己的长相不好,容易招惹那些荒yin的贵族。因此,就算心下对这个城池好奇着,她也一直忍耐。
  
  不过以后应该不怕了,入了本家,贴上了本家的名号,她陈氏阿容,便不是随便可动的了。
  
  街道中,少‘女’们的嘻笑声和歌声不时传来。浓郁的香味中,一个个衣履飘飞,广袖细腰的‘女’子从陈容的马车前跑过。
  
  在陈容的四下顾盼中,马车缓缓地驶入了陈府。
  
  朱‘门’府第,巷道幽深,古朴幽深中,透着一种百转千回的神秘,这便是本家给她的印象。左右望去,似乎这里的每一片树叶,每一根草,都经过了‘精’心的修饰,都有着某种韵味。
  
  不过现在的陈容,对这些已没有了什么感觉。她意兴索然地把马车帘拉下,任由那随风飘‘荡’的车帘挡住了她的脸。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婢‘女’轻缓地唤声传来,接着,车帘被人拉开。
  
  含着笑的陈容,被婢‘女’扶持着走下了马车。
  
  就在她这般含着笑,踏着木履,浅绿‘色’的衣袍随着风飘‘荡’,墨黑如缎的发髻间珍珠莹光闪烁时,众人的目光滞了滞。
  
  转眼,众人移开了目光。
  
  在这建康城,美人是多不胜数,虽然陈容这般‘艳’美的‘女’郎,却偏有着与她身份不符的从容和淡漠,虽然她那掩不住的‘艳’‘色’里,透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孤绝,可也只是能让众人目光滞一滞罢了。
  
  接着陈容过来的中年男子,建康陈氏的四叔陈康陈子方见陈容走下,呵呵一笑,指着前方那偌大的,十**幢房屋层层叠叠堆砌的院落说道:“阿容,这便是你们的院落,看看还有什么要添置的,让下人们补充便是。”
  
  说到这里,他看向低头顺目地站在前方过道处,几个长相清秀少‘女’和少年,道:“这是你们的‘女’郎,从今天起,一切以她为主。”
  
  八个少年少‘女’齐齐躬身行礼,应道:“是。”
  
  他们围上了陈容。
  
  陈子方又是哈哈一笑,他对着陈容慈祥地说道:“阿容啊。”
  
  陈容一福,低头应道:“是。”
  
  陈子方说道:“从此后,这里便是你的家。记住,你是陈氏阿容。”
  
  这语气有点严肃,陈容连忙应道:“阿容知晓。”
  
  陈子方笑了笑,广袖一甩,大步离去。随着他一走,那些散在四周,好奇地瞅向这里的目光,也一一收回。转眼间,院落里一清。
  
  八年少年少‘女’中,走出了一个二十岁,瓜子脸,眉间有颗美人痣的婢‘女’,她伸手扶住陈容,一边向前走,一边用建康人特有的吴侬软语说道:“‘女’郎可是在疑‘惑’着?”她掩着嘴笑得清脆,“‘女’郎有所不知也,现在你是南阳陈氏陈公攘那一房的。hua.一切事物,得陈公攘到了再说。”
  
  这次来到本家,除了那个迎自己前来的人,别的长辈是一个没见。陈容原以为,怎么着也会让她见过几个长者再说。现在听了这婢‘女’的解释,她才明白这原因所在。
  
  但是,这婢‘女’好灵通的心思,自己什么也没有说,她竟是都知道了?
  
  陈容刚刚想到这里,那婢‘女’再次一笑,脆脆地说道:“‘女’郎有所不知,对于察颜观‘色’之道,我等需要时常学学。”她含笑着解释道:“整个建康,凡是如我陈家这样的世家朱‘门’,不但对上等婢‘女’安排了专‘门’的教习,便是歌伎,行走,管事,护卫,都有长年训练的。。。。。不然,我陈氏怎配说是百年公卿世家?”
  
  陈容点了点头,以前的她,对这些可能还会感兴趣,现在的她嘛,一心只想图个一世静好,便不在意地点了点头。
  
  殊不知,正是她这种不在意的态度,众婢众仆看在眼中,却在暗暗忖道:听说‘女’郎是个卑微之极的出身,现在看来,倒有几分大家之气,从容风度。
  
  安排给陈容的院落,位于陈府的西侧,院落的旁边便开着一个侧‘门’,从侧‘门’走出便是一条街道。
  
  整个院落极其幽雅,甚至这种幽雅中,还透着一种朴实无华。
  
  在陈容打量时,那瓜子脸的婢‘女’又笑了起来,“这世间,如石崇那样当街炫富,把院落‘弄’得珠红翠绿的,乃是下下等的暴发铜臭之户,上等‘门’第,一切以舒适为主,天地之道,唯心而已。”
  
  这个道理,经历了两次从生到死,从死到生的陈容,也是懂得的,她点了点头,低低说道:“天地之道,唯心而已,这话说得着实不错。”
  
  这时,陈容已跨入了自己的房间。
  
  她的房间,十分宽大,而且装饰极为简洁,一‘床’一塌一几几帘外,并无多余的家俱。
  
  再一看,胡桃木的地板上,飘‘荡’着四层纱幔,纱幔后的‘床’塌上,帘帐莹光浅浅,仔细一瞅,那帘帐上镶着的,居然都是‘色’泽上等的南海珍珠打碎后琢磨过,再镶嵌上去的。粗粗一看,宛如星辰,直是数不胜数。
  
  再一看,‘床’帐顶上镶着五六十颗手指大的珍珠。。。。。。这珍珠无论‘色’泽还是圆润度,大小,都比她发髻间所戴的,无甚差别
  
  整个房间中,有一股让人放松的香弥漫着,陈容上辈子嫁的冉闵,虽然也魂得相当不错,可他的住处,也从来没有这种极富极贵‘门’第才有的低调的奢华。
  
  自陈容进入这个院落后,众婢一直在关注她的表现。现在见到她不惊不躁,那淡然的,视而不见的表情,仿佛这种场所,她曾经住过十数载,直似那堆满‘床’顶的极品珍珠,只是石头。。。。。。这样的表现,众婢十分满意,暗暗想道:怪不得她一个偏旁庶‘女’,竟能博得南阳城的各位名士极力引荐,便是那琅琊王氏的,也不绝口地称赞于她,原来真是个上得了大雅之堂的。
  
  这晋见陛下,为一个‘女’郎请求封赏,可不是一件寻常事。一旦封赏成功,她陈氏阿容,代表的乃是陈氏一‘门’的颜面。她可以狡猾,却不能不镇定,可以心狠手辣,却不能没有见识,甚至可以忘恩负义,也不能没有这种淡定优雅,见惯荣华的贵族气质。
  
  在这种高要求下,如琅琊王氏这种累世冠冕之家,连司马皇室的皇子公主都不看在眼中,事实上,司马皇家的子弟教育,家风家规,还真的远远不如这些世家子弟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