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43章 及时出现的王弘

第143章 及时出现的王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42章谁为她射来这一箭?下一章:第144章我的七郎
  
  第143章及时出现的王弘
  
  几乎是陈容的话一落,她便敏感地发现,司马言身后的众人看向她的眼神变了,变得有点不耐烦,那瞅向她的眼神中,似乎在责怪她不知进退轻重。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这时,站在后面的,名叫司马敬的王爷‘阴’阳怪气地说道:“仙姑可是为了礼敬三清师祖才闭关的,这红尘俗世事,可与她无关。十二哥,姑母这情可表错地方了。”
  
  说到这里,司马敬尖着嗓子放声一笑。
  
  在他笑着时,司马言身边的人,脸‘色’都有点难看。
  
  司马言还是微笑着,他径自温和地望着陈容,笑道:“仙姑当真无情啊,看来,小王这次是归不了家了。”
  
  陈容咬了咬‘唇’,暗暗想道:再要拒绝,未免太不通情理了。
  
  想到这里,她朝着司马言还了一礼,轻声说道:“王爷盛情,弘韵子不敢辞也。”
  
  她这却是应了。
  
  应承之后,陈容转向司马敬,朝着他也是一礼,笑道:“两位王爷驾临鄙观,弘韵子不曾远迎,实是失礼。请入内。”
  
  “仙姑请”
  
  陈容刚迎着两位王爷入了道观,山下又是一阵鼓乐喧嚣声传来。
  
  过不了小半个时辰,第六批人涌入山中。
  
  于是,这一日陈容过得热闹无比,短短数个时辰内,观中来了八批贵人。原来,她是想知道谁在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是谁不想轻易放过她。可现在,来的人一批接一批的,而且这八批人各走各道,彼此之间暗‘潮’涌动的,陈容哪里分得清谁敌谁友?
  
  日暮西山了。
  
  道观中,飞鸟翔集,人声渐无。
  
  望着最后一批远去的车马,平妪走到陈容身后,喃喃说道:“‘女’郎,这一日太热闹了。”
  
  是啊,这一日太热闹了。
  
  在陈容的苦笑中,平妪望着她关切地问道:“‘女’郎,明日真的要去应王府中吧?”
  
  应王府,也就是今天代母前来邀请于她的司马言的府第。
  
  陈容点了点头,蹙着眉头喃喃说道:“只能去了。”她踱出两步,突然转头看向平妪,“妪,你说我要是向陛下请求回家修行,可好?”
  
  平妪眨了眨眼,还有点‘迷’糊时,陈容蹙起眉头,摇着头自言自语道:“不妥,不妥。便是回了家,这些人要在我的身上做文章,也是没法拒绝的啊。”
  
  她仰着头,望着前方烂漫的天际,怔怔出神的时候,西侧的山林中,传来了一阵高歌声,“论贵贱,说是非,任他王侯将相,逃不过土馒台。今日繁华,明朝烟灭,便是王谢芳兰,当今之世,仅免刑灾。”
  
  那高歌声飘渺而来,魂在风声呜咽,群鸟鸣叫中,衬着这西山落日,生生地染上了一份沦凉风霜之意。
  
  陈容听着听着,喃喃念道:“便是王谢芳兰,当今之世,仅免刑灾?”念到这里,她腾地回过头来看向平妪,她眼神空‘洞’地望着平妪,当平妪忍不住想要询问她几句时,陈容哑然一笑,低低说道:“难道说,我一直想要索求的那份平安富足,本来便遥不可及?”
  
  这时,那歌声已是越行越远。
  
  陈容昂着头,朝着唱歌的人眺了眺,突然蹙眉说道:“这种歌体甚是奇怪呢,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听是听过的,这种长短句魂杂的歌体,首次从她自己的口中吐出后,只被王弘演绎过一次。她是没有想到,会在建康这样的地方,会在这个时候,又听到这种歌体。
  
  在陈容寻思时,一侧的平妪,只是呆呆地望着她,几次想要回答陈容的问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转眼,一天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应王府的仆人们便出现在道观外。
  
  陈容带着五个仆人,在他们地筹拥下,下了道观,坐上了马车。
  
  马车很宽敞,上面铺着厚厚的虎皮,陈容坐上时,见到马车左右各点了一个香炉,暗香隐隐的极为好闻。不由问道:“这是什么香?”
  
  在她的身后,两婢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掩嘴笑道:“它啊,名暗香。”
  
  对香,陈容是没有研究的,她点了点头,也没有在意。
  
  马车驶入了建康城。
  
  建康城依然是那么繁华,鲜衣怒马的华服子弟从身边疾驰而过时,留下一缕缕幽香。
  
  陈容透过车帘,静静地打量着四周的景‘色’,想着自己的心思。也许是这般坐着不动,渐渐的,陈容觉得头脑恍惚,于是,她把车帘更拉开一些。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传来,“到了。请仙姑下车。”
  
  陈容应了一声。
  
  车帘被掀开,两个婢‘女’走上前来,她们一左一右地扶持着陈容下了马车。
  
  这里,已经是应王府内。层层叠叠的房屋座落在树木当中,假山林立,溪水潺潺,柳枝新发,歌声不绝。
  
  陈容四下张望着,暗暗忖道:这地方可真是大,如果没有人带路,只怕走一天也寻不到大‘门’。
  
  见到陈容一落地便打量着四周的景致,一个三十来岁的**凑近前来,亲密地笑道:“仙姑,请走这边。”
  
  “是。”
  
  一行人顺着北边的石子路,慢慢走去。
  
  越是向前走,四周的房屋树木,便越是显得繁华茂盛。陈容四下打量着,不由问道:“不知见到你家老夫人,该当如何称呼?”
  
  那**一直在观察着她,见她问话,便笑着说道:“仙姑有所不知,这次你面见的,乃是我家王爷的生母。你只需称她老夫人便可。”
  
  王爷的生母?陈容暗暗忖道:看来是个没有封号,地位不高的‘妇’人。
  
  一行人穿过石子路,前方便是一个偌大的湖泊,湖泊上回廊道道,穿过回廊走到湖泊对岸时,一个‘精’致秀美的阁楼出现在陈容的面前。
  
  “仙姑,请。”
  
  陈容点了点头,踏步入内。
  
  阁楼是由木制而成,四周全被雕空,一扇又一扇的窗户掩映的纱幔之后,飘飞之际,幽香隐隐。
  
  这地方,恁地豪华,真不似一个信道的老‘妇’人喜欢居住的。
  
  陈容想到这里,笑了笑,问道:“不知哪是老夫人的房间?”
  
  那三十来岁的**笑道:“前方三十步处便是。”
  
  陈容应了一声,她还在四下顾盼着。
  
  那**盯了她一眼,见她似是有点不安,不由笑了笑,她也不解释什么,只是加快了脚步。
  
  穿过一个‘弄’堂,一间‘精’美的殿堂出现在陈容眼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