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53章 皇室

第153章 皇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52章陈容和王弘下一章:第154章此间有欢乐
  
  第153章皇室
  
  陈容眉头微蹙,反‘射’‘性’地仰头看向王弘。[hua.超多好看小说]
  
  这一抬头,她便对上双眸明澈如水,望向她时,眼神温柔之极的他。陈容连忙垂头避开,低声问道:“七郎以为,该当如何?”
  
  王弘一笑,声音微提,“请天使稍侯,容沐浴更衣。”
  
  应姑一听是王弘的声音,马上大声应道:“是。”
  
  应姑一退,王弘低头看向陈容,他修长白皙的手,抚上陈容的眉眼,清润的音线,如水一般沁来,“别怕,有我。”
  
  声音虽低,实是温柔无限。
  
  陈容低应道:“是。”她轻轻推开王弘,朝前走去。
  
  王弘侧过头,清澈之极的双眸,静静地望着她曼步离去的背影。望着望着,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她的腰背。她的腰背,‘挺’得如此笔直,那是有着僵硬的笔直。。。。。。这个倔强的‘妇’人啊。
  
  陈容沐浴更衣后,来到道观正‘门’处。
  
  外面,皇帝派来的一辆马车正在侯着,看到她出‘门’,那太监大声叫道:“启车。”
  
  陈容朝着那领头的太监行了一礼,碎步跨入马车。直到马车驶动,陈容还在回头看去。
  
  王弘没有跟上。
  
  陈容收回了目光。
  
  马车驶出了道观,入了街道中。
  
  陈容已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上街了。。。。。。她知道自己的长相容易招人,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一直压抑着上街逛‘荡’地冲动。
  
  天家的马车所到之处,所有的行人也罢,骑士也罢,马车也罢,纷纷让道。
  
  在路人朝着陈容的马车瞅来时,陈容也在透过一条细缝,观察着外面的人来人往。
  
  此时,马车正经过翠柳巷,这里是吴娃越‘女’们红妆待客的所在,一栋栋飘扬着各‘色’‘艳’丽旗帜的阁楼,还有阁楼上,一个个或浓妆,或淡抹的美人儿。
  
  这些美人正倚在朱栏上,对着下面的行人指指点点,嘻笑着。就在陈容的马车驶到时,一个美人拿过一支碧‘玉’箫,眼眸含情地望着前方某处,幽幽怨怨地吹奏起来。
  
  箫音起后不久,一个长相与她一模一样的美人扭腰靠近。她侧靠着那**的美人,广袖水裳轻洒,朝着陈容的左近‘淫’道:“谁家郎君颜如‘玉’,倚马南桥‘春’衫薄?”
  
  这美人的声音,节奏分明,合在箫音中,仿若长歌声。
  
  不知不觉中,包括陈容在内,众人纷纷顺着那美人的目光。
  
  左边,小桥流水,柳树垂杨。
  
  而在那柳树下,果然是一个美貌少年倚马而立,他皮肤白净,双眸乌黑,红‘唇’‘挺’鼻,长袍广袖下,身材颀长如柳。一双纯净的双眸,正静静,有点出神地望着前方。
  
  这少年?
  
  陈容不由向前凑了凑,掀开车帘定神瞅去。
  
  这美貌少年细腰可柳,秀美动人,可不正是孙衍?
  
  他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建康?是了,他肯定是与冉闵一起来的。他是世家子,有他在,冉闵在建康行事,会方便很多。
  
  想到这里,陈容不由咬了咬‘唇’:这么说来,短期内,冉闵不会离开建康城?一边寻思,陈容一边伸手掀向车帘。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刚准备把自己的面容完全‘露’出,让孙衍看到的陈容,见到孙衍身后走来一人。那人,是常年跟在冉闵身边的一个亲卫。那亲卫走到孙衍身后,与他低声‘交’谈起来。才说了两句,孙衍那秀美的脸便板了起来,眉间也‘露’出一抹凝重。
  
  而陈容的马车已在渐渐走远。
  
  陈容放下车帘,自失地一笑,忖道:我现在也算是名满建康了,他如果想找我,随时都可以前来。
  
  她转过头,望着红楼上的莺莺燕燕还在招呼着的孙衍,嘴角一扬,一抹温暖涌出心头。
  
  马车正在朝着皇城方向驶去。
  
  越是靠近那些层层叠叠的繁华所在,四周的马车便越是繁多。每一辆马车驶去,都会留下一缕熏香。
  
  宫‘门’已然在望。
  
  陈容吸了一口气,把衣裳头发理了理。
  
  就在这时,一阵踏歌声从身后传来。沉而有力的脚步踏在青石板上,发出颇有节奏感的乐声。乐音中,一个浑厚沙哑的嗓子在高歌,“红楼美人广袖招,朱‘门’酒‘肉’酿成糟。”
  
  歌声极沙哑,明明是在歌功颂德,可配上这沙哑的嗓音,却有一种沧凉无奈之感。
  
  陈容回过头去。
  
  她对上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的背影。那背影仰着头,把刚才那两句‘淫’唱了两遍后,突然放声长啸起来。那啸声如悲如泣,如歌如哭。
  
  陈容正自打量时,马车外,那个太监恨恨的声音传来,“又是桓府这个疯子呸现在都敢在皇城外唱这些搅‘乱’人心的玩意了。。。。。。看你还能活几天”
  
  那太监的声音有点尖利,听起来极为刺耳。陈容听到他声音中的厌恶,不由惊讶地想道:这两句诗,根本没有骂什么呀
  
  几乎是陈容这般想着时,只见前方宫‘门’处,冲过来一骑烟尘。那骑士奔驰得极快,马蹄的的,紧张急促。
  
  在建康这样的靡软之地,便是少年贵族,走路都喜欢由人扶持着的。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急促的马蹄声?
  
  不由自主的,十数辆马车同时掀开车帘,诧异地看向那个骑士。
  
  那骑士正在朝着那个高歌而去的人影冲去。
  
  烟尘如箭,一冲而近。就在陈容不经意看去时,她的双眼瞬时睁大到了极点
  
  只见那个急冲而出的骑士,在‘逼’近那个放歌的背影时,突然弯弓搭箭,于众目睽睽之下,于人来人往当中,对上了那人的背心
  
  陈容下意识便想尖叫,她连忙伸手捂着嘴。
  
  就在她这个动作做出的同时,马上骑士已挽弯弓如满月
  
  “嗖——”地一声
  
  箭走弦惊
  
  尖锐的破空声中,长箭如闪电般直掠而出,‘卟’地一声,它稳稳地刺中了那个正在高歌的人的背心处瞬时,血流如线,缓缓而下。
  
  。。。。。。
  
  那如疯如癫,放声长啸的人,慢慢站住,慢慢回过头来。
  
  风吹起他的长袍,拂起他的‘乱’发,显出了一张年青的,五官清朗明秀的脸。这还是一个不足二十五岁的青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