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65章 渐渐风光

第165章 渐渐风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64章与君同舟下一章:第166章王弘的警告
  
  第165章渐渐风光
  
  一夜转眼就过去了。stronghua./strong
  
  天还没亮,陈容便起了塌:今天,是她这个光禄大夫早朝的日子。
  
  不过她没有朝服,没有与这个职位相配的马车鞋帽等等。看来,多半陛下也知道,封她这个职位只是玩笑,用不着较真。
  
  饶是如此,这事还是不可轻忽。对着铜镜,陈容在换了几套裳服后,最终还是穿上了这套暗灰‘色’的男子裳服。裳服她可来不及订制,都是孙衍送过来的。不止是这几套,他送来的整整一辆马车中,都是各‘色’各样的裳服,有男袍有‘女’服。也不知那小子怎么目测的,居然极合她的身材。
  
  穿上这暗灰‘色’,既合体,又显得端庄严肃的裳服,再把长发紧紧整起,‘露’出纤细的长颈,腰间佩一长剑,转眼间,铜镜中的人,便由冷‘艳’转为了冷峻,特别是这冷峻中,还留在她无法抹去的‘艳’‘色’,整个人便如一个‘艳’如处子的冷峭少年。
  
  对着铜镜中的自己,陈容蹙了蹙眉。
  
  平妪也在瞪大双眼,打量着铜镜中的她,好一会,她讷讷说道:“‘女’郎如此模样,竟似朝中贵介宠幸之童。”
  
  她所说的朝中贵介宠幸之童,便是流行于建康城中,只有上等贵族才有资格享用,并引为时尚的娈童这时的娈童,与后面十几年,遍地皆有的娈童略有不同,他们通常在出‘色’的相貌之外,还拥有出‘色’的文才,或做得一手好文章,或善于辞赋,或出口成诗,才思敏捷,或武技不凡,能在主人外游时挡得四五刺客。这些人,便是进退举止,也要姿容高雅,不显庸俗。
  
  在这个‘上品无寒士,下品无势族’的时代,那些寒‘门’士子要靠真本事出头,实在太难太难。无可奈何之下,他们中长相出众的,会采取这个成为权贵帐中人的方法。
  
  用这个方法,他们跟在权贵身侧,与他们同进同止,学习上流社会的礼仪风范,还有身为寒士极难品阅到的知识。如此几年,他们很有可能会被自己的情人许以高位,从此带着族人一跃而起。便没有被许以高位的,这些年赚得的钱财和知识,也可以让他们谋得一小吏之职。
  
  因为要求太高,与十几年后相比,这种娈童并不多,而拥有他们的贵族,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物以稀为贵,正因如此,娈童才在上流社会中引为时尚,引人向往。
  
  说起来,王弘孙衍也是美少年,可他们不管怎么穿,都没有人怀疑他们是娈童。其中最主要的,便是这底蕴。他们出身数百年的公卿王侯之家,那种自信从容已刻在骨子里,刻在血脉中。不管是什么动作,在他们做来,都可看到超然高华。这一点,与陈容和其它寒微士子不同。
  
  他们的出身注定了他们的视野。如此刻铜镜中的陈容,眼神中可见锋芒和孤寒,却看不到那种有着大底气和大自在才体现的雍容华贵。
  
  要知道,当今之世,便是最不成气的荒yin贵族,他们在接人待物时,也会因无所顾及,因‘胸’而成竹而显得洒脱从容得多。
  
  这一点,或许普通庶民分辩不出,可那些名士长者,却是一眼就能分辩的。
  
  当然,寒微士子中,才华特别出众的人,到了一定程度后,因腹有诗书气自华,也会拥有那份底蕴。而这种人,通常会在崭‘露’头角时,便被名士和长者们注意,并荐以官位。
  
  不过话说回来,男装扮相的陈容,虽然没有那种贵族的雍容华贵,却因蔑视生死而有一种超脱之气。这种超脱之气,配上她极冷极‘艳’的孤绝,便如那雪地上绽放上的玫瑰‘花’,冷得刺眼,‘艳’得刺眼。
  
  这世间,如陈容这种气质风情,也是独一份。
  
  平妪讷讷半晌,忍不住劝道:“‘女’郎,不若换一身裳服?”
  
  陈容垂眸寻思一会,慢慢一笑,道:“不换。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她回头看向平妪,淡淡说道:“时人喜欢美貌少年,我这样子前去,会减少许多人的敌意。”这个时代,容貌举止比才学品德还要受上位者注意。在朝庭中,因为长相好而居高位的比比皆是,有才有德的人因为长相不好,被黜落于家的也比比皆是。
  
  因为举国上下,都注重容止,于是建康城中,男子敷粉,佩香囊,着华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比比皆是。
  
  一番安排后,陈容出了道观。
  
  马车踩着晨辉,向着皇宫驶去。
  
  现在还早,建康城中几无行人。陈容一路走来,竟是没有遇到几个同行者,一直来到皇宫外面,连马车也没有碰到几辆。
  
  慢慢的,陈容来到宫‘门’外。
  
  宫‘门’没开。
  
  马车一晃,王弘派来的驭夫唤道:“仙姑,如何是好?”
  
  陈容向塌后一倚,清声回道:“侯侯吧。”
  
  “是。”
  
  这一侯,便是二刻钟。
  
  马车声络绎响起。
  
  一人伸出头来,朝着宫‘门’唤了一声,“开‘门’。”看守小吏马上应了一声,点头哈腰地陪着笑说道:“您老今儿怎么舍得上早朝了?”这时代,聚饮游乐,清谈不务实事,被时人引为风‘潮’。很多人以为,人生在世,当放‘荡’不羁,当怎么快乐怎么来。只有愚蠢顽固之人,才会辛辛苦苦,规规矩矩的上朝下朝,一‘门’心思放在这种俗不可耐之事上。因此那马车中人听到这小吏的话,并不觉得是讥讽。
  
  那人嘴角扯了扯,算是一笑,朝着陈容的马车看去。
  
  他只一眼,那小吏马上明白了,当下呵呵笑道:“那人早就来了,也不叫‘门’,只是侯在那里。”
  
  那人噫了一声,喝令驭夫停车。
  
  就在他的马车停下时,又有四五批朝臣赶到。
  
  那人停下马车后,转向陈容的马车看来,见到她的驭夫开始驱车,他深深一揖,唤道:“兄台,且等一等。”他打量着陈容的马车,诧异地说道:“恕小弟眼拙,实是看不出兄台是何族之士?”
  
  他这话,引起了那四五批朝臣地注意,一时之间,众人都向这马车看来。
  
  就在这时,又有一辆马车赶上,马车的主人是个年青贵族。他朝着陈容的马车瞟来,便是双眼一亮,大笑道:“我知晓这位是谁了。”他哈哈大乐,“马车中的这位,必是陛下昨日封下的光禄大夫吧?听说还是一位美貌风流道姑呢。”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向这边,好几个人同时叫道:“荒唐,荒唐”
  
  到了这时,陈容已是走不脱了。
  
  她也不想走,这一幕,她早就心中有数。
  
  素手伸向车帘,哗地一拉,陈容的面目出现在众人眼前。
  
  一看到她这种冷峭‘艳’丽的面容,嗡嗡声息了息。
  
  陈容缓步走下马车。
  
  来到马车外,她朝着众人团团一揖,朗声说道:“见过诸位。”她没有称自己是陈氏阿容,也没有唤自己弘韵子,更没有称众人是同僚。只这般落落大方中,冷漠的一揖。
  
  这时,众人还在打量着她。从三国以来,名士智者便通过一个人的五官长相,气质眼神,举止言语来观人。便是为朝庭举才,这相人一关也至关重要。此刻,陈容一出马车,那些对她心有成见的人便是一怔:这哪里是个什么狐媚子?风流道姑?
  
  陈容一揖不起,面无表情的朗朗说道:“昔日,胡人围攻南阳时,我一马当先,手中长鞭击杀胡奴无数。。。。。。偌若此身不是‘妇’人,却也当得这光禄大夫一职。”
  
  她这‘此身不是‘妇’人’几个字一出,竟是一阵惋惜声四面而来。好一些双眼放光,对着她爱不释手打量的权贵,顿时像在冬天中喝了一瓢冷饮,惋惜两字实在无法形容他们的失落。
  
  陈容没有理会这些声音,她抬起头来,双目明亮地扫过众人,淡淡一笑,在‘激’起又一阵惋惜声后,她清声说道:“有所谓士可杀不可辱,诸君可以责骂,请勿羞辱。”
  
  说到这里,她甩了甩衣袖,大步跨入马车,喝道:“走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