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69章 敢不敢要?

第169章 敢不敢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68章撒娇的王弘下一章:第170章众人反应
  
  第169章敢不敢要?
  
  转眼,大半天过去了。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末时许,陈容刚睡过午觉,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只听得应姑的声音传来,“仙姑,陛下令你入宫。”
  
  皇帝?
  
  陈容应了一声,天家的使者已在外面侯着,她用极快的速度沐浴更衣后,便坐上马车,跟在使者身后向皇宫走去。
  
  不一会,马车便入了宫‘门’,它直向皇帝所在的‘花’园驶去。
  
  马车停了下来,那太监的声音传来,“大人,陛下在里面,你去见过吧。”她现在好在也是陛下亲封的光禄大夫,因此那太监尽管心中嘀咕,这个大人两字,还是叫得顺溜。
  
  陈容应了一声,跨下马车,向着‘花’园走去。
  
  现在立了夏,‘花’园中树木繁芜,各种陈容没有见过的鲜‘花’争相斗‘艳’,垂柳处处。
  
  这‘花’园与陈空往日所见一样,安静得出奇,陈容走了几十步,来到上次皇帝捉蚂蚁的地方,见空无一人,又便湖边走去。
  
  果然,拂过‘花’柳,一个黑袍长身的身影出现在陈容眼前。
  
  这身影左右,足隔了百步处才有太监宫‘女’的身影。此刻,他背对着陈容,正低着头,一动不动地望着湖水发呆。陈容定睛一看,不由忖道:光看背影,陛下也是长身‘玉’立。
  
  事实上,陛下不止是身材颀长,长相也是清秀雅致,眼神也是灵动,便如一个寻常的世家子弟。
  
  陈容脚步放重,走到他身后十步处,盈盈一福,唤道:“臣见过陛下。”
  
  皇帝没有回头,只是说道:“过来。”声音有点闷闷,显然心中不快。
  
  陈容一听,心下格登一声,刚刚初见时,陛下便把一个看不顺眼的胖‘妇’人砍了,很显然,眼前这个对自己极为友善的年青皇帝,是个喜怒不定的。
  
  想到这里,她暗暗定神,提步走到他的身侧。
  
  与皇帝一样,朝着‘荡’漾着破碎流离的银光的湖面望了一眼,陈容转头看向皇帝。
  
  皇帝正抿着‘唇’,因抿得太紧,‘唇’边的两条法令线拉得又长又深,一股戾气流‘露’于外。
  
  陈容暗暗叫苦,她收回眼神,心思百转。
  
  就在这时,青年皇帝的声音传来,“你为什么不说话?”
  
  陈容垂眸,轻快地说道:“臣在想着昨日见到的那个有趣之人。”
  
  皇帝的声音依然闷闷,“哦,说来听听?”
  
  陈容扬着‘唇’,清脆地说道:“堂堂江东孙家嫡子孙林公,为了尝到新出的美酒竟魂入一个普通商家三年之久。”她比手划脚,神采飞扬地说道:“陛下你不知道,当时有人喝破他的身份时,商家的人那个目瞪口呆啊,格格,臣第一次看到,这人的脸‘色’也可由青转白,由白转蓝,由蓝转红。”
  
  她一边说,一边都在暗中观察皇帝的神‘色’,见他听得认真,才敢这么滔滔不绝地说下去。
  
  说完后,陈容歪着头,一脸向往地说道:“能不在乎地位,能任意地甩掉身上的包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这孙林公,不愧是江东名士。”
  
  皇帝点了点头。
  
  他虽然没有说话,可脸上的神‘色’,也没有转为‘阴’沉。
  
  径自盯着湖水一阵,皇帝喃喃说道:“不在乎地位,不在乎包袱?这人确是幸运之士。”
  
  他拂了拂衣袖,“陪朕走走。”
  
  陈容应了一声,快步跟上。走在皇帝身后,陈容悄悄吐出一口浊气,看来自己做对了,现在的皇帝情绪稳些了。
  
  皇帝负着手走在前面,他盯着前方,冷笑道:“你可知道,今日的皇宫,为何这般安静?”
  
  陈容讶异地摇了摇头,说道:“不知。”
  
  皇帝轻哼一声,声音沙哑地说道:“那是因为,太子病了,病得很重。”
  
  他说到这里,见陈容久久没有回话,不由皱起眉头轻喝,“你在想什么?”
  
  陈容一凛,转头看向他,低声说道:“我在想,庄子似乎说过,世人各有逍遥,鸟雀和大鹏也各有各的快乐。”顿了顿,她说道:“太子虽病,可那末必是苦。”
  
  皇帝脚步一顿。
  
  他似是呆了,久久久久,都是一动不动。
  
  好一会,他才艰难地回过头来看向陈容。
  
  盯着低眉敛目,脸‘色’有点白的陈容,皇帝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沙哑,在空寂中远远传出。笑着笑着,皇帝声音一收,“不错,末必是苦”说到这里,他再次放声大笑起来。
  
  这一次,他一边大笑,一边朗声‘淫’唱道:“予恶乎知悦生之非‘惑’邪?予恶乎知死者不悔其贪生乎?”
  
  渐渐的,那笑声变成了长啸。啸声沉远,如歌如泣。(hua.广告)
  
  陈容听着听着,突然看到皇帝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泪水,她连忙低下头,继续垂眉敛目。
  
  啸声渐渐止息。
  
  皇帝转身看向陈容,大袖一挥,清爽地说道:“走吧,朕带你到那边看‘花’去。”
  
  他一手抓过陈容的小手,一把握紧,自顾自地说道:“好几年了,都没有人跟朕聊过庄子了。想当年。。。。。。。”他刚说到这里,却是一呆,转眼,皇帝哧笑道:“朕怎么给忘记了?朕荒唐胡闹了几十年,哪有什么想当年?当年名士们日夜清淡,朕也只能在‘门’外玩耍,偷听。”
  
  他走得飞快,拖得陈容踉踉跄跄的,刚刚走到一片‘花’海中,他又脚步一转,朝着另一侧走去,“‘花’没有什么好看的,还是看鱼吧。阿容你不知道,朕前几日‘弄’来了几条名贵的鱼种,‘色’做五彩,甚是好看。”
  
  他扯着陈容来到湖泊的另一侧,这里有一个小鱼塘。皇帝蹲了下来,随手捡起一根树枝,便向水里搅动,“怎么睡着了?不行,得给阿容看看。”一边说,他一边搅得欢。
  
  陈容蹲在他的身侧,安静地看着池塘中游来游去的鱼。
  
  皇帝搅了几下,突然说道:“你刚才怕了?”
  
  陈容再次一凛。
  
  她看到的,是一张欢乐的搅着水底的侧脸。想了想,陈容轻声说道:“是有点怕。”
  
  顿了顿,她自顾自地说道:“阿容出身卑寒,时有人一言不合,便怒骂于我。”她自失一笑,“阿容胆小惯了。”
  
  “你胆小?”皇帝哈哈一笑,道:“你真胆小,怎么与王七睡了一晚后,便一身白衣冲入万军当中求死?你真胆小,怎么与冉闵孙衍这等一心抗胡的粗汉子相好?”
  
  他笑声朗朗,似是不经意地说出这些话。便是说出后,也是笑容满面。
  
  可是陈容,还是有点发冷,手脚也是冰凉。
  
  皇帝的声音一落,陈容便是长叹一声,她侧过头,向往地看着天上悠然来去的白云,“阿容这人,身份低微,心比天高。在遇到王七郎之前,我一心只想找个寒微士子。”
  
  这话一出,皇帝侧头看向她,双眼亮晶晶地问道:“为啥?”
  
  陈容嗔了他一眼,“当人正妻呗。”
  
  她哼哼道:“阿容发过誓,这一辈子,永远不叫任何‘女’人做主母”
  
  皇帝瞪大眼。突然的,他“啪啪”地鼓起掌来,大叫道:“好,有志向”
  
  陈容似是被他突然大声给惊了一下,又给了皇帝一个白眼。在他兴致勃勃地盯视中,她继续说道:“冉闵啊,当初在南阳时,他向我陈家求亲,阿容身份虽然低微,加上一把劲,还是配得上他的。”
  
  她朝着皇帝眨了眨眼,笑嘻嘻地说道:“陛下不知,他那个南阳陈氏的妾室,本是家族许给他为妻的。嘻嘻,可她败给了阿容我的‘玉’擒故纵之技下。”
  
  这话一出,皇帝大乐,他鼓掌道:“好你个阿容,当真,当真,”他想了想,大叫道:“当真够无耻。。。。。。不过朕喜欢。”
  
  自是知道你会喜欢。
  
  陈容在他骂自己无耻时,又抛了一个白眼去。皇帝一连得了她三个白眼,这种白眼,从这个有趣的小‘妇’人这里得到,倒别有情趣。当下,皇帝回了她一个鬼脸。
  
  对上皇帝的鬼脸,陈容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继续说道:“那孙衍啊,是阿容在路上识得的,当时他亲人都被胡人杀了,自身刚被忠仆救出,阿容给了他一碗饭,‘激’了他几句,他便把我当亲人了。”
  
  只是几句话,便把她与三个男人之间的关系‘交’待得一清二楚。
  
  说完后,她从皇帝手中抢过那树枝,逗‘弄’起鱼儿来。
  
  不过这个时候,她的耳朵是竖起来的。很明显,皇帝突然说出这两句话,定是听了什么闲言闲语,她一个回答不如他意,便后果难说。
  
  皇帝抬头望着天空,发了一阵呆后,慢慢站了起来。
  
  他眯着双眼,望着北方的天空,不知想到了什么,他负着双手踱起步来。
  
  陈容一边听着他的脚步声,一边径自逗着塘中的游鱼。
  
  皇帝转悠来转悠去,嘴里嘀咕有声,不过声音很小,陈容听不清。
  
  转了一会,他停下脚步,胡‘乱’挥了挥手,接着,又踱起步来。
  
  又过了一会,他走到了陈容身后。
  
  盯着她蹲着的身姿,皇帝突然说道:“那王弘,你想不想要?”
  
  想不想要王弘?
  
  陈容一惊。她呆呆地转过头来看向皇帝,几乎是突然的,她怪叫道:“陛下,我是一个‘妇’人,”她瞪大眼,点头强调,“我还是一个出身寒微,啥都没有的‘妇’人。”
  
  她这是在提醒皇帝,他那句话,用词不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