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71章 不一样了

第171章 不一样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70章众人反应下一章:第172章就是无赖
  
  第171章不一样了
  
  陈容盯着那信封上的字,看了又看,最后还是回头朝几个‘精’卫说道:“你们且跟上我。(hua.广告)”
  
  “是。”
  
  孙衍见她这么小心,咧齿晒道:“阿容小心过头了。”
  
  陈容挥着手,示意马车驶到这边来,一边对孙衍说道:“不是小心,当日在南阳里,便有人假借他的名义骗我出游。”
  
  孙衍一怔,问道:“谁干的?”
  
  陈容摇了摇头,道:“不知道。”顿了顿,她笑道:“当时我得罪的也只有陈元一家,想来是他们了。”
  
  孙衍皱着眉头,“如此大事怎能不知道?对了,那陈元一家不是也到了建康吗?明日我去问一问。”他也见过陈元等人,这一家,现在十分落魄,以孙衍的地位去查问,派一个仆役都足够。
  
  陈容点了点头。这时她的马车已经驶过来了,陈容跳下马车,见她上了车,孙衍也爬上自己的马车。
  
  手攀在车辕上,孙衍回头看向陈容,说道:“阿容,你那嫂嫂,”他严肃地说道:“那种人,是贪得无厌的小人,她若是再敢惹你,我会出手震慑”
  
  陈容刚刚坐稳,闻言不由转向孙衍,看着他,她慢慢展颜一笑。这一笑,有着发自内心的温暖和感‘激’,孙衍不好意思了,他‘摸’了‘摸’后脑壳,纵身翻上马车坐好。
  
  两人分道离开。
  
  陈容走了百步不到,平妪和尚叟等人已然赶到。远远地看到她,众仆一冲而来,叫道:“‘女’郎‘女’郎”
  
  陈容抬头,见到一众含泪的眼,不由好笑地问道:“怎么啦?”
  
  尚叟朝着她深深一揖,颤声说道:“恭喜‘女’郎。”他又朝着皇宫方向拜了拜,颤声道:“谢陛下隆恩。”
  
  在尚叟行礼时,平妪等人也是‘乱’七八糟地行着礼。
  
  陈容见到这一张张‘激’动得无以复加的脸孔,一眼瞟到四周不时瞅来的目光,连忙说道:“好了,回府再说。”
  
  “是。”
  
  见尚叟策着马车靠近,陈容低低说道:“那些财宝,找个机会全部取出来。”
  
  尚叟明白,自家‘女’郎这是得了万废俱兴,处处都要用钱。他连忙点头应是。
  
  这时,马车后平妪低低唤道:“‘女’郎。”
  
  陈容看向她。
  
  平妪凑近她,小声地说道:“‘女’郎,郎君和小郎君过来了。”在陈容睁大的双眼中,她轻轻说道:“郎君已经休了那个恶‘妇’”
  
  一句话吐出,陈容笑容满面。
  
  平妪连忙提醒,“‘女’郎,奴怕那恶‘妇’不会轻易罢休,已把郎君安置在道观中。”
  
  陈容闻言,冷冷一笑,浑不在意地说道:“不过几个无赖,有什么可怕的?”她可从来都不是非仁慈之人,那恶‘妇’安份也就罢了,胆敢胡闹,那得看她有几条命了。
  
  平妪快乐地应道:“是,我家‘女’郎是什么人啊,才不怕她呢。”
  
  她说到这里,满足地望着陈容,暗暗忖道:‘女’郎深得陛下看重,不但赐田赐庄子,甚至还允许身为道姑的她养有面首。。。。。。这岂不是说,‘女’郎可以有后代来继承这些财富了?
  
  ‘女’郎会有她自己的后代,这对于平妪等仆人来说,那是天大的好事。在他们想来,这世上,夫主远不如子‘女’可靠‘女’郎只要有儿子傍身养老,她嫁与不嫁,有没有丈夫,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时候,平妪甚至欢喜起‘女’郎的坚持来。如果她当初嫁了人,就算是给王七做贵妾,也永远不会有今日的风光
  
  陈容眼角一瞟,见到众仆都是笑得合不拢嘴,嘴角不由一扬。
  
  只是她自己,远不如仆人们这么高兴:古来伴君如伴父,她现在的地位,远不如仆人们所想的那么牢靠。
  
  陈容把仆人们领回府中,向众‘精’卫介绍一番,又‘交’待了众仆要做的事后。便继续带着十个‘精’卫,朝着袖风之泉驶去。
  
  经过这么一耽搁,太阳已然落山,夜雾开始笼罩于天地间。[hua.超多好看小说]
  
  建康这地方,不管天下是如何魂‘乱’,它一直是承平的。因此,明明四周风雨飘摇,这里的人享乐已形成习惯。特别这一入夜,更是狂欢享乐之时。
  
  街道中,处处灯火通时,便是木桥旁,河水中,也飘浮着灯笼,连天空上,也有孔明灯点缀其中。
  
  无数的灯火下,是衣香鬓影,车水马龙。
  
  陈容的马车缓缓行走在街道上,倾听着四周的人语,时不时地迎上一道二道目光,她竟是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体会过这种宁静了。
  
  马车驶过青云庄所在的巷子,开始驶入另一条正街。
  
  正街的繁华,更是远胜过巷道。远远望去,红‘色’的灯火与鲜‘艳’的美人,组成了灼目的风景。
  
  陈容昂着头,津津有味地望着时,几乎是突然间,两人黑影一冲而出,挡在了她的马车前。
  
  那两人一冲而来,‘嗖嗖’二柄长戟一拦,却是策马走在前面的二个‘精’卫同时出手。
  
  寒光森森中,一个熟悉的,谄媚的声音连声说道:“别,别,我是阿容的族伯。”那走在前面的黑影叫到这里,声音一提,朝着马车中的陈容唤道:“阿容,是我啊。呵呵,这阵子要见你可真难啊。”
  
  正是陈元的声音。
  
  陈容一怔,定睛望去。在她的目光瞟过时,陈元向后缩了缩,藏去了右袖下的补丁。
  
  陈容朝着两个‘精’卫点了点头,令得他们撤下长戟后,她蹙着秀眉,淡淡的,冷冷地盯着陈元和陈三郎,微一颌首,问道:“不知陈公前来,有何见教?”
  
  她没有叫陈元叫伯父。
  
  陈元闻言,脸上的肌‘肉’跳了跳,他暗中磨了磨牙,脸上的笑容却更加谄媚了。事实上,陈容现在还是出家人,既是出家人,便与红尘俗事脱离了干素,便不再姓陈。她不唤他为族伯,他是一句指责的话也说不出。
  
  陈元陪着笑,大步走到陈容的马车前。眼看就要靠近陈容时,陈容一个眼‘色’瞟去,嗖嗖两声,两柄寒戟一挡,两个‘精’卫同时喝道:“站住了”
  
  这两个‘精’卫,可是给皇家当差当惯了的。虽然战斗力还不知道,可这耍威风的本事,已是炉火纯青他们这一喝,明明不响,可那冰寒威严,还是令得见过不少世面的陈元双膝一软,差点坐倒在地。至于陈元身后的陈三郎,一早看到这架式,更是呆在后面不敢上前了。
  
  看到陈元差点跪倒,陈容的脸上无喜无怒。可对陈元来说,一个曾经在自己手下苟且偷生,连大气也不敢吁一声,极尽卑微的晚辈,弱‘女’子,这般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还让自己差点出丑。那羞辱,如‘潮’水一样直扑而来,这一瞬间,令得他的脸‘色’变得青紫青紫。
  
  陈容静静地欣赏着陈元的恨意和卑微,慢慢下巴一抬,优雅的,傲慢地说道:“陈公如果无事,请恕弘韵子不陪了。”
  
  说罢,她淡淡说道:“走罢。”
  
  “且慢且慢。”陈元陪着笑连声叫道,这一次,不等他开口,站在后面的陈三郎低低的开了口,“父亲,没用的。”
  
  他低头上前,扯着陈元的衣袖,连声说道:“没用的,一点用也没有的,何必受这种羞辱?”
  
  陈元一呆间,陈容的马车已是扬长而去。望着那车驶过的烟尘,陈元一张脸又青又紫,他咬了咬牙,又咬了咬牙,从咽中发出一声低低的吼叫。
  
  好一会,陈元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以为为父愿意向这贱人低头啊?可三郎啊,现在我们只能求她啊,只能求她啊”
  
  他红着眼眶,愤恨地看着陈三郎,“那个应林王,可是出了名的暴戾。你这次得罪了他,他断断不会饶过你的。陈家的人连‘门’也不让我们见,连阿微也不让我们看一眼,现在我们除了求这个‘骚’货,还能求谁?三郎,我们还能求谁?”
  
  陈微能留在陈府,还是陈公攘看在冉闵的面子。让陈元真正痛恨的是陈公攘这些族人。。。。。。真是绝情啊,说断便真断了个干净居然连‘门’都不让自己一家三口进
  
  在他嘶哑的‘逼’问中,陈三郎低下了头。
  
  陈元瞪着陈容远去的方向,声音平静了些,他哑着声音说道:“这‘骚’货一天到晚窝在道观,偏那道观被琅琊王氏的人把持着,我们跑了无数次,连面也见不到。好不容易在这里等到了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