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72章 就是无赖

第172章 就是无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71章不一样了下一章:第173章龙有逆鳞
  
  第172章就是无赖
  
  王弘说到这里,微笑着,静静地看着陈容。[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月光下,他这般负手而立,笑容淡淡,眼眸明澈,当真说不出的悠闲。
  
  不过陈容与他相识已久,心下明白,当他这样静静地看着她时,便是他在审视琢磨她的心意时。
  
  当下,她不置可否的一笑,目光看向远处的黑幕,若无其事地说道:“陛下这是允我生有我自己的孩儿。”
  
  她这是在告诉王弘,皇帝赐给美少年,是为了让她诞育后代。。。。。。。一个‘女’人有了孩子,通常便是有了一切。从此后,可以不惧孤单,不再孤苦。自是,也可以没有男人相伴。
  
  陈容的声音恬淡中,带着感恩,便似这句话中,没有任何含义。
  
  笑得眼如月牙的王弘,那笑容微不可见的僵了僵。
  
  他转过头去,静静地望着天地‘交’际的远方。
  
  直是过了好一会,他才说道:“陛下对你,倒是不错。”他是想让自己的声音平静的,可是说出来后,却多多少少有了些郁火。
  
  陈容听到他语气中的不快,心下开怀,很想笑出声来,终是不敢。她抿着‘唇’,轻轻应道:“是啊。”应到这里,她灿烂一笑,转向王弘快乐地说道:“陛下这次给了我千亩良田,还有那么好一个宅子。这一下,我在这建康城,也算是安下身了。”
  
  月夜中,王弘的嘴角微微一扬,算是一笑。
  
  陈容伸手拂了拂鬓角飘扬的碎发,已有点神采飞扬,她望着前方,向往地说道:“有田有庄子,以后还有一个孩子。。。。。。我陈氏阿容,终于如愿以偿了。”
  
  “如愿以偿?”
  
  王弘的声音有点低,有点沉,他眯着眼睛,危险地盯着陈容。
  
  陈容没有看向他,自是不知道他脸‘色’不善。她点了点头,轻快的,得意地说道:“是啊。我这一生,总算要如愿以偿了。”她歪着头,笑声清脆,“以前我便想着,这一生,能嫁个平凡朴实的寒‘门’士子,扶持着他积累一些钱财,生几个聪明的孩子,便可以知足了。七郎你不知道,我在闲着无事时,还曾想着,要怎么做,才能留住我那丈夫的心,让他不想去纳妾呢。”
  
  说到这里,她自失的格格一笑。
  
  低下头,陈容用竹竿划过水‘波’,在月光下,泛起一圈圈暗淡的涟漪后,陈容笑得眉眼弯弯,“有一阵子,我都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如愿了。没有想到陛下对我如此之好。我现在,虽说不能享受家人之乐,可有田有庄,还能有孩儿,也是极好,真的是极好。”
  
  她转向王弘,再次对上他静静的,实在太过宁静,都泛着冷意的双眸。不过陈容正是开怀时,也没有在意。她朝着他眨了眨眼,调皮的,媚意婉转地凑上前来,悄悄说道:“七郎。”
  
  她咬着‘唇’,羞涩地一笑,好半晌想要开口,又是一笑。
  
  低下头来,陈容双手绞动,讷讷说道:“七郎,你应我一件事,可好?”
  
  她的声音一落,王弘便淡淡的,冷冷地回道:“不好。”
  
  陈容一呆,她愕然地看着他,轻叫道:“我都没有开口。”
  
  王弘嘴角一弯,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不就是想我答应,如果怀了我的孩子,孩子就跟着你,与我无关嘛。”
  
  在陈容敬佩中,有点沮丧的表情中,他笑了笑,广袖一拂,淡淡说道:“想这数百年来,它是第一个身为琅琊王氏嫡传血脉,还没有出现便被人嫌弃的”
  
  他的声音温柔轻淡如昔,可真是透着冷。陈容不敢说话了,便连忙闭紧嘴,背对着他。
  
  虽是背对着,可她依然笑容愉悦,依然眼神明亮。很显然,这时刻的陈容,还是兴奋的,对自己的将来,还是充满着‘激’情的。
  
  王弘见状,嘴角扯了扯,负着双手,看向与她相反的方向,淡淡说道:“陈氏阿容,你死了这条心吧。”
  
  陈容讶异地回过头来,不解的目光中,他笑了笑,冷冷说道:“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近你的男人,来一个,我杀一个”
  
  他蓦地回头,温柔地盯着陈容,伸出手去,轻轻拂了拂她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幽幽说道:“因此,你这一生,不会有继承你家业的子嗣”
  
  他把话丢到这里,不等陈容生气,自己‘胸’中那郁火,却是越燃越旺,他腾地向前走出几步,站在舟头,头也不回地命令道:“划快一些”
  
  声音沉怒。stronghua./strong
  
  陈容先是呆了呆,她差一点说出:我从来便没有想过,除了你,还让别的男人近我的身。
  
  可那话终是没有出口,不但没有出口,陈容一想到这个男人的强硬和无情处,心下便是暗恨。
  
  当下,她嘟着嘴,把竹竿朝着水中重重地拍击着。
  
  随着‘啪啪’的水‘花’四溅声,轻舟冲得飞快,转眼间,袖风之泉便已被甩得很远。
  
  王弘不说话,陈容也赌气不说话。一时之间,只有流水哗哗的声音,和竹竿在水中划动的声音,魂在虫兽鸣叫中传来。
  
  王弘很是生气,他在舟头呆站了一会后,突然伸手在虚空中重重一拍,恨声骂道:“该死”
  
  这一喝骂,让陈容抬头看向他。
  
  背对着她的王弘,在月光下,俊脸有点发青,他磨着牙,又恨声说道:“都是这个昏君”
  
  陈容抿了抿‘唇’,想要回他一句,终是忍住了。
  
  这时,王弘走出几步,越过陈容,在舟尾的塌旁,解下一只绑紧的酒瓮。他举起那酒瓮,仰头便灌了一口。
  
  听到酒水‘咕咕’声入喉,陈容忍不住说道:“别喝了。”她冲上一步,抢去那酒瓮,叫道:“这是在河中,你想淹死啊?”
  
  王弘任她抢过酒瓮,他也不看她,只是背过身,撅起了嘴。
  
  这时,陈容低而温柔的声音传来,“你的病可有好透?河中风大,可别伤了身。”顿了顿,她劝道:“我们回去吧。”
  
  男人没有理她。
  
  陈容见他头也不回,还像个孩子一样生着闷气,不由嘀咕道:“病还不一定好利索了呢。。。。。。真是不爱惜自己。”
  
  背对着她的男人,依然一动不动。
  
  陈容眨了眨眼,这时,王弘打了一个喷嚏。
  
  陈容一怔间,他又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陈容连忙上前,她扯着他的衣袖,轻言细语,“冷了吧?我们回吧。”
  
  男人头也不回,只是在她扯得紧时,他把衣袖‘抽’了‘抽’。
  
  感觉到他动作中的迟疑,又听到他两个喷嚏打出的陈容,有点好气又有点好笑。她伸出双臂,这么环抱着他,试图让他暖和一点中,陈容软软劝道:“七郎,河风太大,容易着凉的。
  
  王弘没有理会。
  
  陈容无奈,把他朝后一拖。这一下,倒是轻轻松松把他拖动了。拖着王弘来到被铁链固定的塌几处,把他按在塌上,陈容四下看了看,没有寻到衣裳,只得继续从背后温暖他。
  
  怀中的男人,又是一喷嚏接一个喷嚏地打出。
  
  陈容心下不安,连忙也坐在塌上,把他的头搂在怀中。一边用自己的体温暖着他,一边用另一只手划着舟向回返去。陈容埋怨道:“怎么连个仆人也没有带?”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伏在她的怀中,月光下,那双轻轻闭着的眼眸,流‘露’出一线脆弱和无助。
  
  陈容低下头来,在他的眉心轻轻印上一‘吻’,刚刚‘吻’上,她想到眼前这人的可恨之处,不由气呼呼地说道:“明明又坏又霸道,又自命不凡,偏偏生了病便似孩子。”
  
  男人动了动,在她怀中反驳道:“我连号也没有,不曾成年。”
  
  不知怎么的,听到他这么一说,陈容扑哧一声便笑了出来。笑着笑着,她实在克制不住,那笑声越来越欢。
  
  就在这时,陈容止住了笑声,迅速地抬起头来:她听到了划水声,
  
  抬着头,眯着双眼,朝着那声音传来处看去。渐渐的,在视野的尽头,出现了几叶扁舟。
  
  “有人来了”
  
  陈容朝着王弘低声说道,她的声音有着警惕。
  
  王弘没有回答,而那几叶扁舟,竟是直接朝她驶来。
  
  陈容坐直身躯,一瞬也不瞬地盯着那些人。转眼间,几舟飘尽,不等陈容开口,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可是郎君?”
  
  这声音有点耳熟。
  
  陈容正寻思着,她怀中的男人,清润悠然地开了口,“过来吧。”
  
  声音一落,几个粗豪的汉子同时欢叫,“是郎君”他们划着舟,三不两下便靠了过来。
  
  与陈容的轻舟靠近时,王弘已施施然站起。几个少年一围而上,在陈容还有点不解中,他们给王弘披上了外袍,筹拥着他朝那几个扁舟靠去。
  
  王弘没有动,他回过头,扔来一件外袍,温柔道:“披上。”直是等到陈容披上外袍,他才伸出手牵着她的手,朝那巨大的扁舟中走去。
  
  两人一过来,几叶巨舟便同时点燃了火把。众汉子把火把‘插’在舟头舟尾,一时之间,只有那腾腾的火把燃烧声,在夜空中响起。
  
  这时的王弘,笑容淡淡,目光明澈,举止中,透着他惯有的老练和睿智,更重要的是,连喷嚏也没有再打一个。。。。。。。陈容有点狐疑地盯了他一眼,不过想着这个男人如此骄傲,断断不会在自己面前耍这种小伎俩,便不再胡思‘乱’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