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82章 妒忌引起的恩爱

第182章 妒忌引起的恩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81章你输了下一章:第183章与冉闵会合
  
  第182章妒忌引起的恩爱
  
  他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别的动作,便是这般把她的手,温柔的,紧紧地握在掌心中。(hua.他握得如此紧,如此实沉,仿佛借由这个动作,让困顿不堪的陈容放松下来。
  
  陈容果然慢慢地放松了。
  
  她绷得紧而直的手腕,一下子垂了下来,她的脸埋入他的怀中,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她沉入了黑甜梦乡。
  
  陈容是在颠覆中清醒的,她刚一动,一只手便按上来,王弘温柔的声音低语道:“别动,刚包好伤口。”
  
  陈容轻应一声,睁开眼来。
  
  望着这个依然白衣胜雪,俊逸清华的脸上带着淡淡笑容,闲适地倚在车壁上的美少年,陈容痴了痴,问道:“我们这是去哪?”
  
  “回南阳。”
  
  陈容一呆,她怔怔问道:“便这般,回南阳?”
  
  王弘低下头来。望着她,他咧嘴一笑。
  
  这一笑,特别清亮皎洁,宛如无暇少年。‘露’着雪白的牙齿,他解释道:“不用担心,慕容恪的人,已陷入了冉闵的算计中。”他慢腾腾地说道:“你失踪后,我派人与冉闵联系上。”
  
  他中指抚上自个光洁的下巴,懒洋洋地说道:“慕容恪那厮是个聪明人,他现在只联系了我。”笑了笑,王弘说道:“他打算先用你引来我,处理了我,再用你对付冉闵。便是我们两个都不中计,也会因为你落在他手中的事,终生心中郁郁。可他小看了我王弘,也小看了冉闵。”
  
  淡淡一笑,王弘仰上车厢,嘀咕道:“我早就告诉过慕容小子,我王弘,从来便不是腐儒他凭什么以为我不会找到冉闵,以二人之力对付他一个?呸”
  
  啐了一口后,王弘见陈容听得认真,便继续说道:“我向慕容恪透‘露’了新莫阳城主的行进路线和护卫人数,便是知道他会忍不住出手。冉闵那厮说过,慕容恪派出的人,由他来对付。至于你,就由我自己来相救。现在,”他算了算,道:“估莫那两人已正面遇上了,啧啧,以有心算无心,以主动算被动,慕容恪这一仗,亏得大了想他以后会安份些了。”
  
  陈容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那莫阳城主的事呢?”她的声音有点颤。
  
  王弘慢慢地,慢慢地低下头来。
  
  低头望着她,他双手支于膝上,依然一派悠然。
  
  可是陈容望着他,心却跳得飞快。
  
  王弘静静地看着陈容,看着看着,他嘴‘唇’一扬,浅浅笑道:“那是小事。”
  
  “怎么会是小事?”
  
  陈容支起身子,伸手揪着他的衣袖,求道:“你得告诉我。”告诉我,你这般透‘露’莫阳城主的行军路线,会不会被人发现,会不会影响到你以后。
  
  王弘还在静静地看着陈容。
  
  他的目光明澈,高远,宁静,自在。
  
  可越是如此,陈容便越是不安。她知道眼前这人,越是有事,越有可能装出这种没事人的模样。
  
  慢慢一笑,王弘收回目光。
  
  他淡淡地说道:“休要慌‘乱’,不会有事。”
  
  怎么可能不会有事?这建康的世家大族枝叶相缠,彼此掣肘。。。。。[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hua.]。若不是如此,明明他的才能不输于慕容恪,为何还要百般隐瞒?
  
  在陈容的慌‘乱’中,王弘伸手拍了拍她的手,终是什么话也没有说。
  
  陈容无奈,按下不安的心,慢慢坐直身子,这一低头,她发现自己还是那么一件白袍包着鼓鼓囊囊的身躯。
  
  背转过身,陈容解开了白袍。
  
  把白袍放在一侧,陈容解开紧紧系在腰间和颈项上的红袍。随着那红袍翩然落地,身着白‘色’中衣,前襟破碎,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的陈容,出现在王弘眼前。
  
  陈容右手一伸,刚把那白袍重新拿起披上,突然间,一只手伸了过来。
  
  它放在陈容的‘胸’‘乳’上。
  
  修长的手指向下轻轻一拉,两‘乳’上,那泛青的指印,俨然在望
  
  竟然青了
  
  陈容也没有想到慕容恪那么一抓,居然会青。。。。。。居然青在这种地方
  
  嗖地一下,陈容的脸孔变得雪白。
  
  一只手握着她的肩膀,微一用力,便把陈容扳转过来,让她正面对着他。
  
  低着头,一直云淡风轻,笑容雍容的王弘,笑容已敛,他瞬也不瞬地盯着她‘乳’上的指印。
  
  盯着盯着,他双手同时放在那破碎的襟领上,双手一分,“滋——”地一下裂帛声响。
  
  陈容低叫一声,原本雪白的脸孔涨得通红,她急急伸手掩住那对蹦跳而出的白兔,双眼水汪汪,又羞又恼又是不安地瞪向王弘。
  
  她看到的,却是一脸沉静,因为太过沉静,都显得冷漠的王弘。
  
  陈容眨了眨眼,不知不觉中,眼眶已红,她吸了吸鼻子,委屈地想说些什么,就在这时,‘乳’上一暖。
  
  却是王弘低着头,细细的,一寸一寸地观察着她半‘裸’的身躯,因靠得太近,他呼出的热气,都喷到了陈容身上。
  
  随着他的靠近,那两颗粉红‘色’的樱桃不自觉地向上耸立,变得坚硬。都差点碰到他的鼻尖了。
  
  陈容的脸孔又红又白,他靠得如此之近,喷出的热气令得她又痒又酥。那宛如‘春’风般的手指,那灼灼的眼神,都让她心跳如鼓。
  
  可偏偏,他又是如此严肃,严肃得近乎冷漠。
  
  她都不知道,他是在**她,还是在审查她?
  
  他双手捧着她的腰,把她那‘玉’白的娇躯,上上下下查了一遍,目光转向‘乳’丘。
  
  伸手抚着那青紫的印痕,在陈容的颤栗中,他低哑地问道:“他碰了你这里?”
  
  陈容的‘唇’哆了哆,不知怎么的,她很想回他一句:你明明说过‘我既然来救你了,便不会再在乎这些。’的,为什么又要计较这个?
  
  可话到嘴里,她还是又羞又臊的嚅道:“今晨行军时,他问着问着,突然这样抓了一把。
  
  “便这般抓了一把?”他把自己的手指罩在那青紫印痕上,声音冷而哑。
  
  陈容颤声道:“是。”
  
  她想镇静下来,可他的呼吸,他的手,都让她颤抖。
  
  咬着‘唇’,陈容喃喃说道:“他明明应了我许我尊严的,可今晨行军时,突然叫我披上那红袍,还,还把我衣襟扯烂,才让我上马。本来是我一个一骑的,可他走到一半,又叫我坐上他的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