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86章 解释

第186章 解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85章传言下一章:第187章算盘
  
  第186章解释
  
  又足足地停电一天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hua.]今天一早醒来便停了电,直到九点半才来电。急忙码字,也直到现在才把更新送来。
  
  另外,据通知,这一阵子可能会不时出现停电现象,还请大伙宽心等侯。
  
  陈容碎步跑到王弘面前,仰头看着他,低声问道:“如何?”
  
  在王弘浅笑看来时,她急急问道:“外面情形如何?”
  
  “尚可。”
  
  陈容‘唇’一抿,“别唬我我听到了,外面议论纷纷,而这还只是南阳城。”
  
  她说到这里,又巴巴地看向王弘。
  
  王弘一笑,他伸手抚着她的秀发,气度悠闲,“生又如何?死又如何?区区小事,别‘乱’了心。“
  
  他似是随口说出,可听到这话的陈容,却是心头大震。
  
  她是真正死过一回的人,是那个真切地明白‘生又如何,死又如何’的人
  
  只见她咬着‘唇’寻思了一会,再抬头时,已是满面笑容。这不仅仅只是笑着,它是一个人由内心地感到放松,由内心地放开一切才有的轻松愉悦。
  
  她的笑容,让王弘怔住了。在他好奇的,不解的眼神中,陈容福了福,轻快地应道:“夫主所言极是。”
  
  见到王弘还在盯着自己打量,陈容不由抛了一个生生的媚眼过去,声音娇软地嗔道:“夫主本世外之仙,怎地目光似狼,咄咄灼人也?”
  
  这话一出,王弘哑然一笑,他正要说话,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婢‘女’在拱‘门’外恭敬地唤道:“禀光禄大夫,你的仆人求见。”
  
  这声音刚起,王弘已衣袖一振,施施然入内,陈容目送着他离去,应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
  
  进来的,是两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在他们的身后,跟着他们的‘妇’人。
  
  这四人,可都是跟着陈容从平城过来的忠仆。一看到他们,陈容连忙迎上。
  
  四仆不等她靠近,扑通一声便跪在地上行了一个大礼,喜极而泣地唤道:“见过‘女’郎。”
  
  “起来吧。”
  
  “是。”
  
  “快,快坐下。”
  
  “是。”
  
  四人在陈容面前倒也放松,领命坐下后,那年纪最长的仆人从怀中掏出一本帛书,恭敬地说道:“‘女’郎,这是那六百五十亩良田。我们已然耕种,稻粟生长喜人,‘女’郎难得来到南阳,要不要见上一见?”
  
  陈容接过那帛书,细细地翻看起来。
  
  她看得很认真。两世为人的她,深刻的明白,就算眼前四人最忠实,她最信任,该做的防范,该有的规矩还是不能少的。这世上的事从来如此,代价合适,任何人都有背叛的可能。
  
  她前世是当过主母的,这帛书写得虽然粗陋,陈容却完全看得懂。
  
  不过一会,她点头道:“不错。”
  
  得到这两字评,四仆同时喜笑颜开。
  
  陈容一笑,把帛书朝前一伸,道:“你们。。。。。。”才吐出两个字,一只手伸过来,把这帛书截了过去。
  
  这只手修长白皙,骨节圆润,可不正是王弘?
  
  陈容看到王弘拿去帛书,不由有点诧异。[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109;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
  
  低着头,墨发披在眼前,白衣胜雪,翩然似仙的王弘,翻看帐薄的样子仿佛是在看诗书。
  
  他信手翻了翻,递给了那四人。
  
  四仆接过,连忙道谢。他们有心想说什么,见到王弘站在旁边,那话便不敢说了。当下,四人一一告退。
  
  目送着四人退下,王弘轻轻地说道:“购置这些田产时,卿卿刚入南阳。”他转眸看向陈容,似笑非笑,“那时刻,卿卿与冉闵那厮,想来不过一二面之缘。。。。。。。见了一二面,便把田产记在他的名下。”
  
  听到这里,陈容的心格登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不由自主在换成了谄媚讨好。
  
  望着笑得格外乖巧的陈容,王弘嘴角一扬,慢腾腾地说道:“卿卿要不要跟为夫我解释一二?”
  
  陈容还在媚笑,他的声音一落,她便回道:“我也是没法。寄人篱下,又是未嫁之‘女’,便是拥有财产也不能独属于我。”她说到这里,声音有点小,“我想来想去,冉闵将军来去如风,为人强悍,记在他的名下,必定不会被小人强夺。”
  
  “是么?”
  
  “是,是是。”陈容忙不迭地点头。
  
  王弘慢慢一笑。
  
  陈容正是心虚时,看到他这个笑容,不知为啥,愣是有点心慌。
  
  “那为什么不记在我名下?”
  
  王弘慢慢问道,“想我王七郎,出身不凡,为人也是强悍,记在我名下,小人也必定不会强夺啊。”
  
  “嘿嘿嘿。”陈容连忙傻笑两声,见到他静静地盯着自己,脸‘色’有点冷,她讷讷地说道:“那个,那个,那个。。。。。。”
  
  她“那个”了一阵,却说不出一句解释来。
  
  王弘还在静静地盯着她,盯着她。
  
  半晌半晌,直到陈容再也说不出半个字,头也越垂越低,他才极温柔极轻细地说道:“直至此刻我才相信,阿容,真有嫁他之心。”
  
  他的声音很轻细,轻细得仿佛是在害怕惊动了他人,轻细得仿佛害怕打破了他与她之间的平静美好。
  
  因此,明明他的语气是平静的,可陈容愣是感觉到,他被自己伤到心了。
  
  她低着头,‘唇’蠕动了好几下,却还是想不到怎么解释。
  
  就在这时,王弘提步离去。
  
  陈容一急,连忙扯着他的衣袖,不安地问道:“你,你去哪里?”
  
  王弘慢慢回头。
  
  他静静地看着她,看着她,好一会,他‘抽’回衣袖,道:“准备出发吧。”
  
  “去哪里?”
  
  “自然是建康”
  
  建康,但这般去建康?也不在南阳呆一呆?陈容一呆。她朝王弘瞅了又瞅,实在从他的脸上看不到半点想法,只得收回胡思‘乱’想的心,展颜一笑,乖巧应道:“好。”
  
  陈容准备妥当时,马车已整装待发。
  
  车队缓缓地驶出了王府。
  
  去年的那次大规模南迁,建康城中的大士族,已走了**。现在陈容走在南阳城中,直觉得街道比记忆中冷清太多。
  
  望着疏疏落落的人群,陈容掀开车帘,认真倾听着四周传来的低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