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88章 一句话

第188章 一句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87章算盘下一章:第189章倾诉两世之事
  
  第188章一句话
  
  见王弘转过头去,陈容咬着‘唇’,好一会,她低声说道:“我,我永远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累了七郎。[hua.超多好看小说]”
  
  她看向王弘,温柔而坦诚,“阿容不过一普通‘妇’人,当不得郎君倾尽一切来相待”
  
  她声音低沉,明白。
  
  她看向王弘的眼神,不但清澈,而且坚定。
  
  她是在告诉他,自己的想法,或者说,是决定。
  
  王弘回头看向她。
  
  慢慢的,他嘴‘唇’一扬,道:“你不想累了我?”
  
  “是。”
  
  他又是一笑,问道:“你觉得,我不应该倾尽一切来对你?”
  
  陈容再次点头。
  
  她温柔地望着他,伸出手,爱恋地抚着他俊逸清华的眉眼,轻声说道:“这世间,最易变化的便是人心。便是自以为永恒不变,纵是身化为灰也不会变的爱恋,也会随着时日而消减。七郎,阿容真真不想你后悔。”
  
  她说着说着,眼眶有点变红,眼神中,也流‘露’着一种痛舍地割舍。
  
  就在这时,王弘哧地一笑。
  
  他淡淡地瞟了她一眼,轻轻说道:“你想多了。”
  
  他收回目光,懒洋洋向后一倚,闭上双眼,“我王弘行事,该如何,不该如何,一切自有主张,不会因任何人而迁就。陈氏阿容,你想太多了”他强调道。
  
  这声音何等冷淡?
  
  陈容怔怔地看着他,好一会,她低头应道:“我。”顿了顿,她续道:“我知道了。”
  
  一天时间转眼便过去了
  
  当太阳挂上中天时,一支数百人的队伍出现在道路的尽头。望着那高高飘扬的‘王’字旗,王弘的嘴角一扬,轻笑道:“来了啊。”
  
  几个护卫和幕僚同时靠近王弘,他们朝着那支队伍看了一眼,又看向王弘,脸‘色’中,不免有着紧张。
  
  这些人都是跟随王弘多年的,知道自家郎君虽然还没有成年,可他还是童子时,便表现出过人的聪慧,倍受族中长辈的喜爱。似乎从他晓事起,便已是家族中内定的继承人。
  
  这一转眼之间,属于他的荣誉和地位,还有权力富贵都被人剥夺。一夜之间,由天空跌落地面,举世之中,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这种变化的。
  
  在他们的目光中,王弘依然懒懒散散,一派云淡风轻的闲适慵懒和都雅。
  
  黄尘越滚越近。
  
  慢慢的,那支人马的面目,清楚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走在最前面的那辆马车,传来一声清喝。喝声一落,众骑止步,而那辆马车则驶出人群,向着王弘靠来。
  
  那马车来到了队伍之前。
  
  马车的车帘被掀开,一个俊美的青年伸出头来。这青年有着琅琊王氏的嫡子们,都有的白净高雅,只是相比起王弘,他没有了那种笼罩于脸上的容光,那双眸子中,也没有明澈高远的气质。
  
  这世间,长相相似的人,可以给人南辕北辙的感觉。眼前这青年便是。明明一样的白净高雅,相差不太远的俊美,可他与王弘,便如荧火虫与圆月,那光辉相差何止千百倍?
  
  青年看着王弘的马车,拱了拱手,朗声笑道:“七郎安好。我奉王估三兄之令,前来迎接七郎。”
  
  他笑容可掬,声音也高昂清亮,可是王弘的马车,连车帘也不晃一下。
  
  青年脸‘色’微变,转眼他又是一笑,语气越发高昂清亮,“七郎可是不服?哎,想来也是,刚刚还贵比帝王,这一转眼,也不过是王氏一个普通子弟。”
  
  说这话时,他笑得格外可亲,格外灿烂。
  
  可是,王弘的马车中还是没有回音。
  
  青年眉头一皱,他瞪着马车,好一会又笑道:“七郎怎么不回话?”
  
  问出好一会,他依然没有听到任何回答。
  
  青年眉头皱得更深了,他转向王弘身边的一个护卫,问道:“七郎可是不在?”声音有点不耐烦。
  
  那护卫应道:“郎君在。”
  
  “在?”那青年不怒反笑,慢慢说道:“七郎好大的架子。”
  
  那护卫朝他拱了拱手,道:“我家郎君说,允小郎有话,属下回答便是,用不着他出面。”
  
  这却是把他与这护卫的地位等同了。
  
  那青年气得脸孔涨得通红。他咬得牙齿格格作响,伸手指着那护卫,却被一口气噎着,只顾着颤抖。
  
  那护卫见状,笑道:“天气太热,允小郎可别伤了身子了。”
  
  这话一出,那青年的咽中发出格格两声痰响。他嗖地转头瞪着王弘,手指指向他,怒喝道:“王弘,王七郎,莫非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我呸”他不顾贵族体统,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大大的浓痰,颈项青筋高高地鼓起,“你以为族长当真喜欢你?呸他要不是顾及老家伙,早把你杀了这些年你出出入入的好生风光,那可都是族长的捧杀之策。hua.”
  
  他说到这里,仰头一笑,哈哈乐道:“从高空坠下,由一呼百就变成无人问津,王弘啊王弘,这滋味你可得好好尝一尝了”狂笑一阵后,他又叫道:“老家伙不在了,你以为你还是什么风华绝伦,慧质天成的王七郎么?我呸”
  
  在他‘激’情昂扬,欢乐之极的狂笑声中,王弘慢慢掀开车帘。
  
  他俊逸清华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那眼神,依然明澈高远之极。
  
  望着面前大笑的人,他点了点头,优雅地说道:“原来族长真是不喜我啊?若不是允小郎亲口说出,我还真不知情呢。”
  
  他的声音如以往一样,轻淡温和,宛如‘春’风。
  
  可是这声音一出,大笑着的青年便是一哑,脸上的笑容也是一僵。
  
  他瞪着王弘,突然之间,后悔莫及:出‘门’时,不管是他的族长父亲,还是堂兄王估,都再三警告了他,王弘这人并不简单,要他谨言慎行。可他被王弘这么一‘激’,竟不管不顾地漏了底
  
  在允小郎青白‘交’加的脸‘色’中,王弘嘴‘唇’一扬,轻蔑地说道:“王氏族长之位,不过一腐‘肉’,尔辈真鼠类也”
  
  这话一出,允哥儿脸‘色’彻底大变。
  
  而这时,王弘已声音一扬,命令道:“起程。”
  
  “是。”
  
  数骑护卫,护送着王弘的马车,向前面驶去。
  
  不一会,马车‘激’起的灰尘,便越过允小郎,越过他带领的数百骑士。
  
  转眼间,王弘的马车已去得远了,而这时,允小郎才清醒过来,他迅速地回过头去,急急朝着驭夫喝道:“跟上去,跟上去。”驭夫听令,连忙驱马追出。马车一边狂冲,他一边在漫天灰尘中大叫道:“王弘,你休要得意你现在什么也没有了你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大叫大嚷一阵后,允小郎才令马车停下。
  
  他转过头来。
  
  这一转头,他对上一双双鄙视的目光。只是当他定神细看时,众护卫已齐刷刷低下头去,哪里还有异常?
  
  饶是如此,允小郎也是愤怒之极。他咬得牙齿格格作响,急促的喘息中,他恨声咒骂道:“真以为你是建康名士,便了不得了?”
  
  才骂出一句,他‘胸’中又是一堵,脸‘色’更难看了。
  
  。。。。。。他知道,王弘是名士,不管是在建康还是这些护卫中,有的是他的崇拜者。这些人会记下王弘的一言一行,并大肆传播。而刚刚,王弘那句,“王氏族长之位,不过一腐‘肉’,尔辈真鼠类也”的话,大合时人的胃口,大合名士们的胃口。
  
  他不用想也知道,他还没有回到建康,这话便会流行于建康的大街小巷。
  
  转眼,他又想道,王弘就算退下了继续人之位,他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了,他还有巨大的影响力。
  
  坐在马车中,允小郎脸‘色’时青时白,眼神茫然。
  
  过了一会,他终于让自己平静下来,抬头瞪着众护卫,声音一提,冷冷地喝道:“刚才的话,你们可听到了?”
  
  嗖嗖嗖,所有护卫都低下头来。
  
  允小郎声音一提,‘阴’沉沉地喝道:“管好你们的嘴你们谨记王氏族长不是一个人,他的背后是整个王氏他是天下第一大家族的族长你们的荣光都为他所赐若是有人敢对他有一点不敬,小心父母亲长的‘性’命”
  
  他毕竟是第一世家出来的嫡子,只是一转眼,便判断出,自己无法让王弘那句“鼠类”的点评不流‘露’出去。可是他自己所透‘露’出的,关于王氏族长,也就是他的父亲有意‘捧杀’王弘的事,那是一定要噤口的。
  
  在他的‘阴’喝中,众护卫同时一凛,低头朗应道:“不敢万万不敢”饶是对允小郎最是不屑的护卫,这时的回答也是严谨工整的。
  
  一个幕僚靠近允小郎,说道:“郎君不必担心,事关家族名声,无人敢胡‘乱’言语的。”
  
  顿了顿,他担心地说道:“只是家族长者前,怕是禁不住。”
  
  恪小郎一咬牙,说道:“此话是我说出,大不了由我来担了这承任。”说到这里,他脸‘色’如灰,瞪着王弘远去的身影,他恨声说道:“我真不服竟被这个笑脸贼给算了进去”堂堂族长,竟然要捧杀一个后辈,如此不能容人又对长者的命令阳奉‘阴’违。在这个讲究品‘性’,以高洁论人的时代,一旦传扬开来,绝对不是一件小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