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89章 倾诉两世之事

第189章 倾诉两世之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88章一句话下一章:第191章不要他了
  
  第189章倾诉两世之事
  
  目送着那辆马车仓惶离去,一个幕僚向旁边的护卫凑近些许,低声说道:“郎君对这个道姑,已是容不得他人有半丝不敬。hua.”
  
  那护卫瞟了他一眼,低声道:“少见多怪”
  
  那幕僚吃他一言,不由讪讪一笑。半晌他还是忍不住嘟囔道:“‘女’‘色’事上,郎君过矣,怪不得族人动怒。”
  
  他的话吹入风中,没有半个人回应。
  
  马车在喧嚣中,缓缓驶过建康街道,向王弘的府第走去。
  
  不一会,一座掩映的森森树木中院落出现在陈容眼前。马车一停,王弘率先跳下马车,他向陈容伸出手,“下来吧。”
  
  陈容应了一声,扶着他的手下了马车。
  
  两人并袂向院落中走去。
  
  牵着陈容的手,王弘含笑而立,白衣当风。一路经行处,婢‘女’仆人们纷纷躬身行礼。只是他们时不时地会悄悄抬头,向陈容瞅来。
  
  陈容也在打量着这个‘精’致的院落。
  
  就在这时,王弘突然说道:“我王氏的下任族长,何人也?”
  
  陈容张口回道:“王公王衍。”
  
  堪堪吐出这五个字,陈容全身一僵,冷汗由背心嗖嗖直渗。而王弘也停下脚步,慢慢向她看来。
  
  两人站在林荫道下,一个低头,一个凝视,从侧面看来,颇显情深。众仆见状,连忙束手退后,转眼间,林荫道下只有他们两人在。
  
  王弘一瞬不瞬地盯着陈容。
  
  好一会,他喉结动了动,声音有点哑,“王衍?”
  
  陈容咬紧‘唇’,低声应道:“是。”
  
  “王衍?”他抬起头来,负着双手,望着天上的闲去,轻轻说道:“他比我大五岁,‘性’诚而谨,虽无大才,却有容人之量,识人之能。”
  
  踱了两步,王弘迎风而立,墨发在风中飘拂,于遗世独立中颇见寂寥。
  
  他这般站了很久很久。眉峰微蹙,一动不动。
  
  眼看着阳光一点点移动,陈容张了张嘴。
  
  就在这时,王弘的声音传来,“那我呢?我在何处?”
  
  陈容顿了一下,回道:“那一次慕容恪围攻莫阳城时,你殒落了。”
  
  这话一出,王弘回过头来,他认认真真地看着陈容。
  
  看着看着,他喉结动了动,哑声说道:“阿容回答此话,竟是不假思索?”他知道,眼前这个‘妇’人是多么爱他,要说为了取信他,她编造出他的死迅,他不敢相信。[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陈容抿紧‘唇’,本来便是发生过的事,她为什么要思索?
  
  望着陈容,王弘的声音更干涩了,他又轻笑道:“当真,是庄子梦蝶?”
  
  。。。。。。“是”
  
  “你嫁了何人?”
  
  陈容一怔,慢慢的,她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也出家了。”
  
  “也出家了?”王弘哧笑一声,道:“因何出家?”陈容低声道:“家族‘逼’迫着把我送给南阳王,一怒之下自绝家族,上山修道。”
  
  “是么?”
  
  “是”陈容的回答,轻快爽利。一边说,她一边抬头看向王弘,目光极坦诚。
  
  她知道,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万万不能说。王弘是那么一个骄傲的男人,他不会喜欢她的生命中曾有别的男人。。。。。。。哪怕是过往,哪怕是前世,哪怕只是一念之间。
  
  “你死时多大?”
  
  “二十有九。”
  
  王弘沉默了。
  
  他侧过头,看向左侧的湖泊,风拂起他的墨发,久久缠绕。
  
  好一会,他低低说道:“阿容言行多相违,也只有庄周之梦,方能解释。”
  
  呆立良久,他再次看向陈容,这时,他的眼神已恢复了清澈,平静。
  
  望着她,他慢慢一笑,“你那次奔赴莫阳城,是知城会陷落,想救我与孙衍?”陈容点了点头。
  
  他向她伸出手,握着她温软的小手时,他微微一笑,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发着光,“如此说来,阿容令我得生?”
  
  陈容不答。他笑得越发灿烂,明亮,“如此说来,这建康,这天下,大事变迁,阿容都知晓,我也都能提前知晓了?”他笑‘淫’‘淫’的,“光凭这一点,便是一统天下,当个汉高祖,也够了。”
  
  事实上也是,身逢‘乱’世,陈容这种能力,可谓逆天,落在有心人手中,完全可以把这天下搅得个天翻地覆。要知道,有史以来最厉害的,被那些枭雄‘奸’雄帝王们推上神坛的圣巫道佛,也不过是灵验了二三件事,便尊荣一生。
  
  他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陈容本应惊异,可她就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宁静,平和,有着对他的全心信任。
  
  看着她的王弘,懒洋洋地嘀咕道:“看来老族长说得不错,我这人,虽有枭雄之才,却是‘妇’人之志。若无人‘逼’迫,若无彻骨之疼,这一生,终是个风月闲人。”他伸手在牙帮处‘摸’了‘摸’,嘿嘿一笑,“当初老族长一看到我就牙疼,别的家族,确定个继承人要十年二十年,我呢,不过十岁便被架在了火堆上。嘿嘿,老族长泉下有知,这几天一定是急得牙痛火肿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