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92章 打杀由我

第192章 打杀由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91章不要他了下一章:第193章谢鹤亭和美少年阿竟
  
  第192章打杀由我(求粉红票)
  
  见到陈容瞪大双眼,似傻了呆了一样地看着自己,陈微眨着眼,唤道:“阿容,阿容?”
  
  她直叫了好几声,陈容还处于呆愣中。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她真不知道,陈微会这么轻易地放弃冉闵。她不是爱他至深么?她,她爱得那么深啊。两世啊,以陈元对她的宠爱,就算嫁不得冉闵,也可以嫁给别的士子的。可她不顾名节,不顾一切,便是做妾也要跟在冉闵身侧。
  
  陈容的眼前,清楚地浮现出前世时,陈微面对冉闵时,那永远含情脉脉,永远以他为天的模样。她,明明爱得那么深的
  
  她看着陈微,此刻的她,脸‘色’润泽了,目光也晶亮有神,与上次相见是神态迥然不同,很显然,陈微的话是发自肺腑的。
  
  可越是这样,陈容便越是不明白了,那么深的,那么刻骨的爱恋,为什么说抛就可以抛?当初不顾一切也要得到的人和感情,为什么转身就可以遗忘?
  
  。。。。。。她上世时,便是输在这样的陈微手中么?
  
  想着想着,陈容的‘唇’角浮起一抹苦笑来。
  
  陈微诧异地看着陈容,眼前的族妹,那表情相当奇怪呢。
  
  抿着‘唇’,陈微再次欢笑着唤道:“阿容,阿容?”
  
  这一次,陈容回过了神。她低头向她看来,恍惚‘迷’离地问道:“你为什么不要他了?”
  
  陈微笑了,她轻快地说道:“因为阿容也不要他了啊。他一个粗鲁匹夫,虽然勇武俊美,可建康城中满大街的贵族,都比他高雅。。。。。。。”陈微刚说到这里,陈容便低低的,徐徐地说道:“冉将军乃是堂堂丈夫,天下间比他高雅的男人,不多”
  
  陈微正说得欢,没有想到陈容会这样为冉闵辩护,不由呆了呆,剩下的话也给卡在咽喉中。
  
  她张口结舌地望着陈容,一脸的不敢置信。。。。。。这个阿容,不是不要冉闵的吗?她为什么还要这么赞美他?
  
  呆了呆后,陈微眼角瞟到了一人,瞬时,她的声音微提,以一种惊讶的,不敢置信的语气高叫道:“啊,阿容你为什么要这样赞美石闵?他明明只是一个粗鲁匹夫的,这建康里的贵族,不说别人,便是你家七郎,那便是他连提鞋也不配的”
  
  陈微堪堪说到这里,陈容便果断地喝道:“闭嘴。”
  
  她抬起头,厌恶地盯着陈微,冷冷说道:“陈微,你不要忘记了,你嘴里这个粗鲁匹夫石闵,曾是你誓死追随的丈夫”在喝令得陈微脸孔变红后,陈容低叹一声,徐徐地说道:“七郎自是好男儿,冉闵他,也是真丈夫。两人都风骨铮铮,没有什么连提鞋也不配的说法。”
  
  陈容说到这里,声音一暗,颇有点疲倦,“阿微,当初你那般爱他敬他重他,此刻,就算你决意离去,也不应该诋毁于他。。。。。。。你爱过他啊”
  
  陈微在陈容直直地盯视中低下了头,她嘟囔道:“那时我不懂事嘛。(hua.”
  
  嘟囔到这里,陈微突然抬起头来,她对着陈容大叫道:“你那时不也是一心想嫁他吗?后来怎么也不要他了?阿容,石闵这人粗鲁,铁石心肠,我受够他了难道不可以?”
  
  叫到这里,她的目光一直,慢慢的,她的双眼浮起了水雾,表情带上了几分幽怨苦涩,绞着衣角,陈微咬‘唇’,期期诶诶说道:“阿容,我,如今我父兄不得力,阿琪阿茜她们又容不下,天天对着我喝骂取笑,我已无处可去。你,你能不能。”在陈容的冷眼直视中,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朝着陈容磕头不已,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地泣道:“阿容,请你收留我。。。。。。求你”一边说,她一边砰砰砰地给陈容磕了几个响头。
  
  再抬头时,陈微额头青紫一片,额前的头发也散落两颊,这样的形像,配上她含着雾气的大眼,可怜兮兮的模样,当真说不出的让人怜惜。
  
  陈容冷眼看着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只见陈微双膝着地向前爬出几步,她爬得很快,转眼便爬到了陈容身后。在陈容愕然转头中,只见她抱着一片白‘色’袍服,泪珠儿‘玉’坠不坠地仰望着,楚楚动人地求道:“七郎,求你跟阿容说说,让她收留我。我保证乖乖的,保证呆在角落里谁也不碍着。我愿意当阿容的奴婢,当她的仆人,给她做牛做马。我只求她给我一条活路啊。”一边说,她一边额头点地,再次砰砰砰地磕起头来。
  
  被陈微扯着袍角的,正是王弘。
  
  他静静而立,含笑地瞅着陈微。在她的磕头不止中,他微微躬身。
  
  伸出手,轻轻抬起陈微泪水横流的小脸,王弘好不温柔地问道:“你想留下来?”
  
  陈微双颊晕红,泪眼‘迷’离地望着王弘,连连点头。她的双眼在不知不觉中变得亮晶晶的:七郎他竟然弯下他金贵的身躯,以他无暇无尘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难道,他也喜欢自己?
  
  咬着‘唇’,陈微吸了吸红通通的小鼻子,她眼中的水雾更浓了。陈微低低泣道:“是,是,我已无处可走。阿容她以往与我‘交’好,我们是最亲最好的姐妹啊。她要不给我活路,我可怎么办?”语气幽怨,模样娇美如梨‘花’。
  
  “是这样啊?”
  
  “是,是,便是这样。求七郎垂怜,求七郎允许。”
  
  王弘直起腰身,他转过头看向陈容,双眼微眯,似笑非笑,“原来阿容一心想嫁冉闵啊?”声音低而浅,宛如‘春’风拂面。
  
  陈容见他说的是这个,不由有点哭笑不得,她瞪了他一眼,提步向陈微走来。
  
  走到王弘身侧,陈容突然提起脚,朝着扑闪着泪眼,楚楚动人地望着王弘的陈微,便是重重一脚踢去
  
  陈容本有武技在身,又事出突然,这一脚,那是直中陈微的心窝。只听得“砰”地一声,陈微的身躯如风中败絮一样向后抛出,抛出三四步后,重重地撞上一棵大树
  
  “叭”地一声,陈微的身子在撞上树干后,猛然向前一仆,直滚了几滚,才慢慢停下。
  
  这一幕,极暴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