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媚公卿 > 第195章 赐婚

第195章 赐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一章:第194章红裳也是气势下一章:第195章陈容之死?
  
  第第一更求粉红票)
  
  今天是七月三十一号,是本月最后半天。(hua.棉花糖我算了算,这个月我更新的量达到十四万字,要不是因为后来限电严重,实在无法多码,我更新的字数会更多。今天也是,要不是限电了,我早就更出二章了。
  
  现在,媚的正文只有十来天就要完结了,这很可能是媚公卿最后一次争夺粉红票。而且,这最后一次,极关键极值得一争。那榜单上,上一名与下一名只相差十几二十票,而这十几二十票决定的奖金收入,少则五百,多则一千元。
  
  求各位了,请你们把手中的粉票都扔给媚公卿吧。
  
  ¥¥
  
  陈容的马车返回了王弘的居处。刚刚踏入院落,她便看到院落中,塌几上,那个慵懒斜倚,宛如画中人的郎君。
  
  陈容一看到他,眼睛一弯,笑容满面。她连忙下了马车,急急向他跑来。
  
  跑到他身后,陈容欢喜地说道:“七郎,七郎”她格格一笑,压住得意低声说道:“我成功了,那些人应该不会指着我满口胡说了。”
  
  她歪着头,双眼弯成一线,等着王弘的肯定。
  
  王弘慢慢回过头来。
  
  他目光晶莹地望着她,手中酒斟朝她轻轻一晃,王弘一笑,低而温柔地说道:“苏竟如何?”
  
  苏竟?
  
  陈容先是一怔,转眼她嘴‘唇’一扬,忍笑道:“那人啊,我都没有看清,他。。。。。。”
  
  她话还没有说完,王弘点了点头,他优雅地把酒斟朝几上一放,浅笑道:“那就好。。。。。。刚才他被人打晕了,今天晚上,他会出现在九公主的‘床’上。”拿眼瞟着陈容,他眼‘波’斜飞,媚意隐隐,“我听阿容的,十个都送给九公主,实是便宜了他。因此,那四个有志向一点的,我给了九公主,另外六个,我送到了谢氏阿碧的‘床’上。恩,今天晚上,王估与谢碧两人,应该会在谢碧的闺房中行敦伦之事,若是在他们中间再加几人,想来相当好玩。”
  
  陈容听着听着,眼睛瞪得老大,嘴也张着合不拢了。
  
  她的脑海中,浮现了那日街道中所见的景像。那谢氏阿碧,分明是个骄傲的‘女’郎,这,这事?
  
  她呆了呆,嚅嚅说道:“这样做,会不会影响到你?”她冲到他面前,仰头望着他,问道:“会不会招来谢氏的报复?”
  
  “谢氏的报复?”
  
  王弘双眼一眯,笑得格外优雅,“我王弘,便是可欺的么?既然胆敢欺我,自当想到我王七郎,也会欺负回去。[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109;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
  
  陈容轻声问道:“你真不要紧?”
  
  王弘盯着她,慢慢点头,微微一晒,“不要紧。”
  
  得到他这三个字,陈容松了一口气,她侧过头想了想:我真是糊涂了,那谢碧与王估**,七郎他都知道,还视人家闺房如自家大堂,还准备在人家欢好的那一片刻,送上六个人光溜溜的人过去。。。。。。。他的势力大着呢,**什么心啊?
  
  她想明白这点,不由格格笑了开来,“那明日,岂不是很热闹了?”陈容眼珠子一转,又道:“可惜的是,大家一猜便会知道,这事是你做的。”
  
  “那可不然,我一孤家寡人,怎么有这能耐?说不定是有人见我要倒了,借此来陷害于我。”王弘的声音悠然传来。
  
  陈容回头向他看去。看着他,她转眼失笑,“是,想是有人准备落井下石,赶尽杀绝。不过想是想得好,只怕那些喜欢七郎,推崇七郎,对七郎抱着莫大指望的人,容不得这种事存在。”
  
  声音一落,王弘朝她眨了眨眼,伸出中指在‘唇’前轻轻一嘘,他牵过她的手,“走走罢。”
  
  陈容快快乐乐地伸出手,牵住了他的。
  
  走了几步,陈容絮絮叨叨起来,“七郎,我梦中见到大兄是一个月后病死的。不过也不是我见的,是我那大嫂告诉我的。可我让你指来的大夫看了,他说我大兄好着呢,没有病。我便让两个人看着大兄,防着他发生意外。”
  
  她又说道:“陛下昨日跟我聊了你呢。”想到昨晚上皇帝那得意的样子,陈容便忍俊不禁。在王弘地盯视下,她格格笑着把她与皇帝的对话述了一遍。
  
  说完那“恼极怒极,气极郁极”,王弘冷笑一声,道:“我没有。”
  
  他别过头,嘴‘唇’微撅,冷冷地说道:“以后不准说这种话。”
  
  陈容朗声应道:“是。”一字吐出,她格格笑了起来。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一天过去了。
  
  第二天,陈容起得大早,她坐在院落里,婢‘女’派出了四个,都是去探听外面的风云变化。
  
  不一会,一辆马车驶入了府中。
  
  那马车直冲冲而来,在经过拱‘门’时,它没有停下,而是长驱直入。
  
  转眼间,马车停到了院落里。车帘不掀,马车中谢鹤亭那冷而动听的声音传来,“王弘,出来”
  
  喝声清彻传出,陈容一惊,连忙大步走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