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为奴 > 第29章 大结局

第29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鬼谷之学,不同儒家,尤其是诡辩一门,讲究的是据理力争,切中要害,是以夫子们均是鼓励学子们在日常中积极辩谈各抒己见。
  学子们虽然入谷不久,可是对于这种能自由抒发表达的辩谈很是欣赏。此时又有女学子在场,虽然有些学子心内依旧对女子不以为然,可是对在女子面前表现自己的才干并不排斥。
  是以不一会,以张仪和毛奉为首的两派诡辩学子便就“治国当重农耕”展开了辩谈。
  当初选择诡辩的弟子众多,不过其中的佼佼者当属张仪与毛奉。不过张仪与出身公卿之家的毛奉相比,身边的簇拥少了许多。可就算形单影只,依旧腰板挺直,辩论依礼有据,只抓住对方话头的漏洞,犀利地反击,引得一旁众位学子们频频点头。
  莘奴对时事的了解自然没有张仪这些谷外而来的弟子们周全。她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弥补着这么多年来对谷外事务的茫然无知。
  原来魏国之所以强大,全赖当年国相李悝的变法,采用“尽地力”和“平籴法”鼓励农产。
  尤其是“平籴法”,可以由君王控制粟米的贵贱,若是在风调雨顺之年,粟米丰盈便以平价买入大量粟米,防止奸猾的商贾压价伤及农人根本;可若是欠奉的灾年,依然可以以平价卖出国库里积蓄的谷物,防止商贾哄抬价格伤及百姓根本,归结一点便是防止“谷贱伤农,谷贵伤民”。
  这便是“重农而抑商”。
  这样的变法自然是让农户无忧,可以全力种植粟米。是以在别国粮食欠奉时,魏国依然粮仓充盈。而那陶朱公之所以要来魏王这买粮也是因为这点原因。
  若是别的诸侯国也如魏国这般行事,只怕再无商贾买空卖空之处,那范蠡就算聪慧,也难以在粟米上获得巨利了……
  想到这,莘奴不禁微微吐了口气,也难怪世人轻贱商贾,这等逐利而动不顾百姓死活的做法似乎是每个从商之人都会做的,在重义重节的当世,真是为君子所不齿。
  那毛奉是反对这等做法的,在他看来,这平籴法是由君王替贱民承担损失,虽然百姓无忧,可是伤及国库根本,充盈了粟米却短缺了圜钱。那魏王国库拮据,居然要与巨贾陶朱公做交易便是明证。
  “天道有常,旱涝皆是上天调剂苍生之道,当坦然受之,岂可由君王一力承担之理?再说,若是诸侯皆是这般行事,哪里还有商户谋生之地?我们鬼谷的商道便可以废止了,莘姬,汝是商女认为如何?”
  在场的众位学子学女中,只莘奴一人修习商道,是以毛奉才有此一问,可是内力的心思却很值得寻味。
  当众人的目光移来时,莘奴情知不能回避,这才不情愿地开口道:“一国根本不在粟米,圜钱,而在于民,若民心在,何愁无钱粮?依我来看,平籴法能安民,而换得百姓簇拥,便是佳法……”
  那毛奉也是会观察眼色之人,他一早便看出张仪心不在焉,总是想要接近莘奴。虽然不知这选了商道的痴傻女子有何过人之处,但是若能借了这商女之口反击张良,当时有力的回击。
  可是没想到,短缺心眼的果然不可估量,她修习商道,本应厌恶平籴法,可却出人意表地极为赞同重农抑商的法则,这真是气炸了毛奉的心肺!
  因为莘奴经常在算数课上受罚,许多学子便起了轻贱之心,只觉得她鲁钝得很,毛奉也是这般认为,现在更是不可思议,真不知道这等没有常理的女子如何能成为鬼谷的弟子?
  可是莘奴的话却并没说完:“然各国气候不同,特产各异。齐国盛产鱼盐,桑麻,楚国不缺皮革青铜,燕国大枣燕脂远近闻名……这些美物,往往阻隔千山万水,不是当地民众便不可受用,只有通过商贾易物,不远万里辛苦运输,才可以互通有无,让各国特产畅通。世人只看到商贾逐利,却未体会,既有商贾,便必定有他依存的道理。经商有道,何须伤农伤民?”
  说到这,她缓了一口气,语调清丽,缓和地说道:“辩谈在于理据充分,岂可拽着别人帮腔?毛郎与其指望我来反驳张郎,不若自己好好思踱法子,不然在座的诸位如何信服于你?”
  莘奴向来聪颖听得出别人的话锋,她这么多年服侍在王诩身旁,只这口舌犀利一项,实在是这些初入谷的弟子们不能比拟的。那毛奉存心不良,心内鄙薄商贾,却又将她推出反击张仪,当真是个刁钻之徒。她也不必给他留下情面,免得日后再被他当做可以拿捏的出言戏弄。
  毛奉没想到这平时不多言不多语的女子,言语竟是这般犀利,堪比诡辩门生,当下脸色涨得微红,在学子们的哄笑声里有些下不来台。
  张仪欣赏地望着稳坐在席上的丽姝,一时心潮起伏,竟突然明白了诗经里“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的相思滋味。
  一时辩谈无果而终,大家开始饮酒高歌。来自楚地的学子们声音清亮,唱起时下流行于诸侯间的楚地民歌,引得众人也跟着轻声附和,一时间山谷中笑语不断,震得灵雀阵阵飞起。
  不过那毛奉一直脸色阴沉,似乎还没有消散方才的一口郁气。
  他眼珠微转,示意着几个身旁的少年郎,低声对他们说了些什么。
  不多时,那几个少年郎纷纷举起酒杯,借着向姬莹敬酒,纷纷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似乎脚下踉跄,竟然身子向前一扑,惹得身后的两人也是身子一载,那满满的几杯酒液,一股脑地泼向了坐在一旁的莘奴。
  事出突然,谁都未曾料到,没想到启儿却突然微动。异常敏捷地拦在了莘奴的身前。莘奴的身子也是微微往后一仰,恰好一阵谷风刮过,竟刮掉了她头上的纱帽。
  艳姝匿于幽谷……
  当众人看清了莘姬的容颜,一时间歌声骤然而止。谁也说不出话来,竞个个都看的有些痴傻了。
  原先以为姬莹便是美色,如今二人端坐,那姬莹竟然被这莘姬显得如沙粒微尘般不起眼了。这般肤若凝脂的倾城之姿,竟是一直隐在自己的身侧?
  启儿甚是懊恼,虽然被淋得满身酒水,内衫显露,却顾不得遮掩,而是连忙捡拾起了纱帽替莘奴遮戴好。
  那毛奉倒是一早回过神来,连忙起身不轻不重地责备那几个冒进的同窗:“怎么这般不小心?还不快些向莘姬赔罪?”
  莘奴不愿与这等虚伪之人多言,只是淡淡说了句:”不必。”便调转身子,做得离众人更远一些。
  此时她心内想的,却是启儿方才的阻拦身姿,她也略晓武艺。自然看得出启儿那机敏的反应可不是短浅的时日能练出来的。可是她自小在自己的身旁,为何从未露出半点端倪?
  不过在幽谷中无意的露脸,却让莘奴的清静彻底打破了。
  郊游回来的第二日,莘奴刚刚在书院的席上做好,便看见自己的书简里夹了一根竹签,拿起一看,字句都是颇为熟悉:“有桃萼红兮,饰我于牖兮,有女娇姝兮,邂逅幽草兮……”
  若她是夫子,定然要狠狠责罚这等惫懒的少年郎。邀约不同的女子,竟然连诗句都懒得换一换……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