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狂凤驭兽 > 第七十二章 我们是来邀请她的

第七十二章 我们是来邀请她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午后的阳光从正门落了进来,洒满了厅内的每一个角落。
  
      角落里,闻风吟抬起脑袋,碧绿色的眸子望着朝她走来的白袍男子,双手环胸,绝美的容颜上,始终没有表情,而她那一副漠视的模样,让闻青天不由得着急起来。
  
      “冕……冕下……”闻青天狠狠的瞪了一眼闻风吟,急忙丢下了一旁的闻天琪,快步走到几位白袍男子的面前,“冕下,这个没礼貌的丫头,我马上会教训她的,冕下不用在意,当务之急,还是正经事重要。”
  
      几个白袍男子被他一拦,只得停下脚步,虽没说什么,可他们的脸色都很不好。
  
      “还不快给冕下道歉,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废物,在几位冕下的面前,竟如此大逆不道。”闻青天以为白袍男子是因为闻风吟的态度而生气,故此板着脸,冷冷的训斥,英俊的容颜,布满一层寒霜,双眸愤怒的望了眼闻风吟。
  
      如果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是闻风吟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
  
      “就是啊,家主,这种废物,干嘛还让她进我们闻家。”
  
      妖媚的声音充满魅惑,刚才闻青天所处的位置旁,一个妩媚妖娆的女人站了起来,满脸堆着笑容,嘴唇涂的和血一般红润,指甲尖锐,有着股嗜血的味道。
  
      这个女人,闻风吟从未见过,可对她,却一点也不陌生……
  
      她就是,闻风雪的母亲花娘,羽术不是很强,由于保养得体,看起来很是年轻。
  
      “闻家家主,我此刻在做的就是正经事,麻烦闻家家主不要拦着我们。”走在最前的白袍男子压住内心的怒意,微微一笑,举止间有着良好的礼仪,优雅的就像是个贵族男子,视线望向了闻风吟,他眼中含笑,轻轻的走了过去。
  
      闻青天一愣,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冕下,你们不是知道小儿天赋,故此来引导小儿前往九重天的吗?”
  
      白袍男子已走到闻风吟面前,听闻闻青天的话,蹙眉,眸里闪过一抹不耐。
  
      “闻家家主你说笑了,你的儿子天赋不行,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提前下来引导?”
  
      天赋不行?众人闻言,齐齐诧异,闻天琪的天赋,可有百分之八十五精神力,在这世上应无人能够比的过他,这种天赋还不行,那什么才是行的?
  
      “我们,是来邀请她的……”白袍男子却在这时伸出修长的手指,指向闻风吟。
  
      闻青天到嘴的话咔在了喉咙口,怎么也无法说出,那一张英俊的脸从青变紫,又由紫变青,投过去的愤怒目光似乎能把闻风吟碎尸万段,就好像是闻风吟抢了她儿子的地位似得。
  
      闻风雪嫉妒的咬着嘴唇,愤恨的视线死死的盯着闻风吟:“几位冕下,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她只是个废……”
  
      “好了……”
  
      然,她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白袍男子眼角的余光淡淡的一瞥,冷声打断,再收回了视线,把目光放到了闻风吟身上,手中,俨然多出了一个白玉令牌,送到她的面前。
  
      “这是我们引导机构的引导令牌,有了它,你就可以随时随地前往九重天,一段时日前,感受到这里的那波能量,我们才来此,不过,寻你,可花了一段的时间啊!”白袍男子似笑非笑,一双黑眸,如星光璀璨,“我叫柳羽寒,若有需要,你可去九重天的引导机构寻我。”
  
      引导机构?闻风吟挑了挑眉,把令牌接了过来。
  
      但,引导机构的出现,却把她的计划全盘打乱,现在的她,已到了很醒目的位置。
  
      “好,引导机构,我定会前往。”把令牌丢进了七彩琉璃镯中,她扬起脑袋,眸中有着灼热的光,这个小小的大陆,容不下她,唯有九重天,才是她该去之地。
  
      而柳羽寒的目光则落在了她的手腕上,当看到七彩琉璃镯时,身子一颤,眼里闪过不敢置信:“你……你竟然是……”
  
      是她,那个传说中的人物,她再次出现了?也是,如此强悍的她,怎会死亡?
  
      闻风吟见他盯着七彩琉璃镯,警惕的收回了手,用衣袖挡住了手腕,目光骤然变冷,里面闪过一道杀意,只要柳羽寒认识自己,她不论如何都要留下他来。
  
      自从火凤讲了她的身世之后,她就知道自己处在什么地位。那个曾经背叛了自己的姐妹,知道自己活着,一定不会放过她,现在她还没成长起来,暂时不能暴露自己的消息,否则,会引来灾祸。
  
      “呵呵,你……不用这么小心,我不会害你。”柳羽寒笑了笑,对于她的警惕,毫不在意,“我在九重天准备一个惊喜等你,还有,那个东西……”
  
      他的目光,瞥了眼她的手腕,眼中的意味毋须明喻,他知道,她听得懂。
  
      “我们走。”随后,转身,背后的金色羽翼延伸而开,飞向了纯净的蓝天,而他身后的其余白袍男子,见到他离去了,也同时展开羽翼,飞离了此地,逐渐从众人中的视线中淡去,直到他们不见了,众人才回过神来。
  
      闻青天的脸色已经变得很是难看,他咬牙切齿的望向闻风吟:“说,怎么回事?”
  
      “一个废物,真不知道引导机构的冕下,是怎么看中你的,我看呐,那些引导机构的人,就是白痴。”花娘扭着如蛇的纤腰,从台上缓缓走下,眼神鄙夷的瞥了眼闻风吟,“别以为这样你就可以在闻家重新得宠,我告诉你,你休想。”
  
      闻风吟的嘴角勾起,满嘴尽是不屑:“刚才他们在,你怎么连话都不敢说?”
  
      “你……”花娘脸色一变,扭着手中的手帕,走到闻青天身旁,撒娇的摇晃着他的手臂,“家主,你看她,还学会了顶嘴,你可要为我出口恶气。”
  
      随即,她垂下眼眸,眼中毒芒一闪,脸庞扬起嗜血的笑容。
  
      敢和她的儿子抢地位,简直是找死,一个废物,也要看她有没有这个资格。只要她死了,把令牌抢回来,到时,琪儿就可用那令牌前往九重天。
  
      只是,他们都似乎忘记了,若闻风吟是废物,柳羽寒怎会亲自来邀请她?
  
      “呜……呜哇……”就在这时,被吓蒙了的闻天琪忽然大声哭起来,一颗颗滚圆的泪珠顺着小小的脸颊落在地上,湿润了一片,他骤然扬起脑袋,眼中凶光大闪,便朝闻风吟扑了过去,“还给我,把那东西还给我,那是我的,你这个白痴。”
  
      说完那句话,闻天琪就扑到了她的面前,在他靠近的那一刻,闻风吟蹙了下眉,毫不留情的伸出腿,一脚踹了过去,把闻天琪踹飞,脑袋撞到了椅子下。
  
      这一下,闻家彻底的乱套了。
  
      “不好了,六少爷受伤了。”
  
      “三小姐怎么这样,六少爷怎么说也是个孩子,她怎么能打孩子?”
  
      “就是,难怪老天爷让她成为废物,这种狠毒的女人,只能是废物,不然还不祸害天下?看来老天爷还是有眼的。”
  
      听到这些话,闻风吟笑了,她真的很想仰天大笑。
  
      现在他们知道,不能对孩子出手么?那么,刚才说这些话的人,哪个没有在前主十岁的那年,对她拳打脚踢?鞭抽火烫?只因她是废物,闻天琪是天才么?
  
      呵,这就是,大家族中的差距啊?这次归来,她就发过誓,为前主讨回公道。
  
      “来人,快去炼药工会,请人过来治疗。”闻青天急忙上前,抱起了闻天琪,紧张的查看他脑后的伤势,随即,凶恶的目光对向了闻风吟,说道,“你这种蛇蝎心肠的人,不配为闻家的人,从现在开始,你给我滚出闻家。”
  
      闻风吟身体一顿,她好像,有一点过头了,还没查到母亲的消息,怎能离去?
  
      可是,若让闻天琪碰到她,还不知会发生什么,所以,她,不后悔。
  
      “闻家主,我会让父王派人来给令郎治疗的。”洛青玄一席青衣,优雅的走上前,背对着闻风吟,他的语气轻轻的道,“至于她,闻家主可否交给我?”
  
      闻家的人,都被嫉妒蒙蔽了理智,但他只是局外人,看的比谁都要明白。能够得到引导机构的赏识,这个少女,并不简单,那么,在她身上又有什么吸引着他们呢?所以,他想要把她要回去,好好的分析。
  
      而且,这一阵子,三弟拥有了神兽,很获得父王赏识,或许,他可以利用闻风吟对他的爱慕,重新夺得父王的宠爱,毕竟被引导机构邀请,岂是平凡之人?
  
      只是,洛青玄的计划,注定要泡汤了。
  
      闻风雪见到洛青玄竟然问父亲要那个废物,眼中浮出一层妒火,手指指向了闻风吟,高傲的抬起头颅,不屑的道,“闻风吟,我要向你挑战。”
  
      她的话音刚落,大厅内,立刻吵闹了开来。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四小姐要像那个废物挑战?”
  
      “四小姐可是一名羽师,那个废物,却什么都不是。”
  
      “雪儿,够了。”闻青天的脸色有些羞愧,对他来说,爱女向废物挑战,简直是丢尽了他的脸面,“这种废物和你打,是侮辱了你,你还不退下。”
  
      闻风雪咬了咬嘴唇,却还是坚定的站在原地:“怎样?有种就接受。”
  
      而闻风吟空间中的宠物,听到闻风雪的话,早已为她的不自量力笑开了。一个小小的三级羽师,向主人挑战?这不纯粹是找虐吗?
  
      “挑战?”闻风吟勾唇一笑,冰冷的眸子抬起,注视着面色铁青的闻风雪,伸出食指,左右摇摆,淡淡的道,“你,不够资格。”
  
      “嘶!”在场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你还敢不敢再狂妄一点?一个废物,竟和身为三级羽师的闻家三小姐说出了如此的话,如果真有实力还好说,可是,眼前的少女,却是个废物。
  
      这个世道,连废物都变得这么狂妄,还让那些天才怎么活啊?
  
      “闻风吟,你找死。”闻风雪说完,就吟唱起咒语,空气中的气体颗粒开始凝聚,化为片片红色羽毛,迅速的划破空气,直逼向闻风吟的容颜。
  
      该死的,这女人凭什么长的这么美,今日,她就毁了她的容,看她怎么勾引人。
  
      闻风吟不屑的扫视了一下飞来的羽毛,在红色羽毛到眼前时,她身形一闪,躲了过去,而那些羽毛则统统的打在了外面的愧树上。
  
      “哼,没想到你躲过了,刚才是你运气好罢了,下面,我绝对会至你与死地。”
  
      闻风雪根本没有往其他地方想,在他看来,这个废物能躲过自己的攻击,完全是靠运气,她可不相信,废物能凭自己的能力,躲过一名三级羽师的招数。
  
      闻风吟蹙了下眉,她暂时不想暴露自己的能力,所以,绝对不能和闻风雪打架。
  
      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她垂下眸子,话也不说,朝外面走去,然,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闻风雪恶毒万分的声音:“闻风吟,你真是个胆小鬼,连战斗都不敢战,还敢说我没有资格,你就和你那贱人母亲一样,都是个贱人,幸好你那贱人母亲死的早,否则,看到你这个小贱人,估计她都会惭愧的想要去死。”
  
      闻风吟的脚步,忽然停住了,身上,一股强大的气势发散了出来,闻风雪只感觉到呼吸一滞,空气从她面前逐渐消失了,她的目光不由得慌张了起来。
  
      “你,把刚才的话在说一遍?”她慢慢的转身,背对着阳光,脸上呈现一片阴影,脑袋始终垂着,以至于,看不清她眼中的感情,“你说,我的母亲是吗?嗯?”
  
      身上,隐隐浮着一层怒火,就连空间中的兽兽也感觉到,这次,她是真生气了。
  
      母亲,虽然从没见过那个女子,但是她相信,母亲一定是个温柔的好母亲,再加上前世就不曾拥有父母,所以这一世,她更渴望亲情。
  
      别人挑衅她,她能忍,若是侮辱了母亲,那个人,绝对该死。
  
      “你……”闻风雪的脸色变得通红,她感觉的到,有一只手,掐住了自己的喉咙,使得自己无法呼吸。
  
      忽然,另外一股威压打来,把闻风吟的压迫给打散了。
  
      闻风雪感觉身体一松,瘫软在地,浑身被汗水浸湿,终于能够呼吸到久违的空气,她松了口气,而刚才,她明显感觉到死亡离她如此之近。
  
      “是他?”闻风吟怔了一下,放眼望去,只见厅内,年轻的男子坐在椅上,从头至尾都没有发表过言论,淡漠的脸庞,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闻风吟知道,这就是闻家唯一的羽圣,刚才的那股威压,便来自于他身上。
  
      她不由得握了握拳,羽圣,暂时不是她一个人就能打的过的。
  
      “小朋友,容易生气,可不是件好事。”男子拿起桌上的茶水,轻轻的吹了吹,漫不经心的品尝了一口,放下了杯子,头始终未抬,“你的功力不够,还是好好练练吧!你那样的,实在不够看。”
  
      闻风吟扯起嘴角,不屑的一笑:“难道说,别人骂你母亲,你不会生气吗?也是,像闻家这种无情无义,只在乎自己的人,又怎会其他人生气?”
  
      闻言,男子脸色一变,最后,他大笑了起来:“小朋友,你应该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是不该说的,如此冲动,可是很容易引来杀身之祸。”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她目光冰冷,把厅内众人都映入眼帘。
  
      闻家,她,不屑,若不是为了寻找母亲的踪迹,她根本不会来此。刚才闻风雪说,母亲死了,是真的吗?如果母亲不在了,她会让整个闻家,陪葬。
  
      眼中寒芒掠过,闻风吟无声的笑了起来,有些帐,他们早晚要算清楚。
  
      “你……你这个不孝女……”闻青天的手指颤抖的指向闻风吟,“如何和大长老说话的?你这种不孝女,我是白养了,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
  
      话落,四面八方的人都围了过来,把她齐齐的包围在了中间。
  
      闻风吟淡淡的瞥了眼围绕在她四周的人,表情显得毫不在意,但是她平静的样子,惹了众怒,那些人正想动手,闻风吟忽然指向天空:“快看,天上。”
  
      那些人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望了过去,这一望,把他们的魂都丢掉了半个。
  
      只见天空,无数颗火球盘旋,散着炙热的温度,有一种能把人焚烧掉的感觉。众人不由得吞了口唾沫,目光有些呆愣,似乎不知道这些火球是如何出现的。
  
      然,不等他们回神,火球忽然盘旋而下,烘在了他们的身上。
  
      每个被火球碰到的人,不过是瞬间的功夫,就化为了灰烬,一个不留。
  
      风吹拂而过,卷起那些灰尘,漂浮到了空中,最后消失不见了。
  
      众人呆住了,似乎还没从突发的变故中回神,她的动作太快,还不知是怎么回事,战争就结束了,哪怕是那羽圣高手,也没来得及施手援助。
  
      “靠,谁说她是废物的,是废物能够发出羽术?”
  
      不知是谁开了头,场面立刻沸腾了起来。
  
      闻风吟感觉到这其中,有一道视线始终望着她,她眉毛一蹙,顺着那种感觉放眼望去,只见闻天翔正用崇拜的目光注视着她,他的眼中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似乎见她发现了自己,闻天翔身子一抖,急忙收回了视线,垂下脑袋,有些窘迫不安。
  
      闻风吟摸了摸鼻头,有些无奈,她不想和闻家任何人扯上关系。
  
      “你……你是羽师了?”
  
      闻青天眼里掠过一抹诧异,由于刚才闻风吟的威压只是对着闻风雪,除了那羽圣之外的人都没有感觉的到,而最后看到闻风雪瘫倒在地还很奇怪,却并没有想到,那个废物,也是一名羽师了。
  
      闻风吟冷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爸爸,杀了她,爸爸你帮我杀了她,她是恶魔,是恶魔……”
  
      闻风雪的声音都变得颤抖,刚才的情景,不知为何让她联想到了洛里斯学院的那个闻风吟,同样的名字,同样的默发羽咒,他们会是同一人吗?
  
      不,不可能,他们两个人的神兽不同,性别也不同,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闻风雪摇了摇头,不停的在心中安慰自己,过了许久,内心才平静了下来……
  
      闻家大长老站了起来,属于羽圣的威压在这一刻散发而出,直逼向闻风吟。闻风吟身子一颤,正打算承受羽圣威压时,那股威压,却忽然消失了。
  
      “主人,你忘了有我的存在了吗?”羽兽空间内,响起寂温暖亲切的声音。
  
      闻风吟的表情渐渐柔和,她呼出了口浊气,抬起脑袋,身子笔挺的站在院落中,目光,透过厅内的众人,放到了大长老的身上。
  
      “什么?”大长老有些不敢置信,他没想到,自己的威压会对她不起作用。
  
      难道说?她的能力比自己还强?不,不可能,这种年纪,就算她在天才,也只能是大羽师,绝对不可能超过,而且,若她修为胜于自己,刚才她对闻风雪施展威压,就不会因为他的阻碍而被迫收回了。
  
      “呵呵,今日的闻家,真是热闹啊!”
  
      就在这种紧张的时刻,前方,骤然响起一道冷漠的声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