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狂凤驭兽 > 第七十三章 皇宫的晚宴

第七十三章 皇宫的晚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少女的身体轻而柔软,脸上的蓝纱遮掩住容颜,她的手指紧紧的拽住前面少年的衣服,把脑袋蒙在了那一张温暖的怀抱中。
  
      闻风吟微微一愣,手臂依旧呈现张开的动作,垂下眸子,轻叹气。
  
      她不知道梦是怎了,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如此动作,虽说她是女子,并不介意,但是,他们都不知道不是吗?
  
      “梦……”她轻唤之声,使怀中的少女猛然回神,快速离开了她的怀抱。
  
      梦低首,脸上一片娇羞,此刻的她,褪去一贯的冰冷,像极了十足的小女孩。
  
      闻风吟有些诧异,如此的梦,让她感觉好陌生,这个,真的是梦吗?
  
      “梦。”水之神殿圣子咬了咬嘴唇,眼中凶芒一闪,却快速的掩去,挂上优雅十足的微笑,踱步走到梦的身旁,满目尽是温柔,“梦,你和闻公子,认识吗?”
  
      梦扬起脑袋,在圣子话落之时,她又恢复成平常冷漠的模样。
  
      “我们是否认识,与你何干?”她的语气宛若冰霜,眼神望都没望一眼那圣子,冷笑一声,继续道,“叶华,殿主有令,让你立刻回去神殿。”
  
      叶华笑容一僵,眼中掠过阴霾,恶狠狠的瞪了眼闻风吟。
  
      这个混蛋,原本还想把她拉入水之神殿,可是她和梦关系不寻常,所以,这个人,再也留她不得,只要她死了,梦便归属于他。
  
      “我,该走了。”梦的眼中流入不舍,但是现在,她没有多长时间叙旧。
  
      闻风吟目光一怔,她张了张口,说道:“你不见见雪无吗?”
  
      “哥哥?”梦摇摇脑袋,眸中渐渐浮现出温柔的色彩,淡淡一笑,“不了,我必须的离开了,麻烦你,帮我照顾好哥哥……”
  
      话落,梦最后望了他一眼,转身离去,留下一个孤单冷漠的背影。
  
      叶华的眼中充斥着嫉妒的光,双拳紧握,冷哼一声,也随着梦的脚步离开此地。
  
      “呵呵,没想到闻公子,和水之神殿的圣女认识啊!”光明神殿的白袍女子掩嘴一笑,眼中闪着不明的光点,眸子转了一圈,说道,“不知闻公子再考虑一下如何?加入我们,你绝对能获得好处。”
  
      她洁白的容颜扬着高傲,飘逸的长发四处张扬,再次询问了一遍。
  
      “若是,我不答应,如何?”闻风吟垂下眼眸,眼睫毛敛盖住眼中的阴影,嘴角勾起冷酷的笑意,声音冷漠,不近人情,“我的话,不想说第二次,我,拒绝。”
  
      没有人,能牵得住她的自由,否则,她宁可毁去一切。
  
      “是吗?”白袍女子摇摇脑袋,语气显得有些惋惜,“那还真是可惜,如果你执意不肯,那么,哪怕你是天才,都绝对不能继续存活,苏凉冕下,你还要帮她?”
  
      苏凉没有说话,仅是把她拖到自己身旁,用动作表明了决心。
  
      “老师……”闻风吟的内心溢着满满的感动,看子男子坚挺的背脊,鼻子骤然酸涩了一下,握了握拳头,义无反顾的从他的背后走出,“老师,我的事,我自己能够解决,所以老师,我……”
  
      “笨蛋。”话还没结束,苏凉就凶狠的打断了,闻风吟的身子一颤,她还从为见过,苏凉有过如此的一面……
  
      也许是觉得自己语气太凶,苏凉呼出了口浊气,渐渐放柔了下来。
  
      “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凶你,只是,我说过,我是你的老师,如果真有危险,你就躲在我的身后,哪怕拼尽一切,我也要守护着我的学生。”他的语气淡淡的,恍若晨风,徐徐拂过脸颊,凉凉的眸子,扫视了一眼办公室内的那些人,凉薄的唇瓣缓缓勾起嘲讽的笑意,“况且,一群羽王和羽皇,不足为惧。”
  
      闻风吟低首,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她担忧的,不是这些人会对老师造成伤害,而如果老师这样做了,就是和这六大神殿做对,到时候,会有数不尽的麻烦。
  
      手掌抚摸着七彩琉璃镯,忽然,她目光顿时一亮,意念一动,一块有着火焰标志的令牌出现在她的手中。她手执火焰令牌,走上前,视线放到了火之神殿圣女的方位,伸出了手掌,问道:“你可认识这东西?”
  
      火之神殿的圣女见到火焰令牌,目光一颤,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这是……是大哥的令牌?怎么会在你这里?”
  
      大哥?原来,火之神殿的圣女是火凌轩的妹妹,闻风吟显得有些诧异,最后还是镇定了下来,推了推面具,淡淡一笑:“是在临城,凌轩兄给我的。”
  
      她故意称呼如此亲密,便是为了迷惑这圣女。
  
      令牌是火凌轩给她的没错,可是,她从没把火凌轩当作自己的朋友。
  
      然,这一次,六大神殿暂不是她能对付,所以,唯有把火之神殿拉到自己这边,胜算便大了一些,不过,用此令牌,她到底,还是欠了火凌轩的情。
  
      “我知道了。”圣女点点脑袋,走到了闻风吟身旁,“你是大哥的朋友,除了大哥,谁也不够资格发这种令牌,所以,我会保护你你。”
  
      光明神殿,暗之神殿,木之神殿,金之神殿的人还是没有退缩,他们齐齐上前一步,虎视眈眈的凝视着闻风吟,唯有土之神殿的男子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哎,我的亲亲小纱纱要帮她,我也只要帮她了。”
  
      火菱纱额上痉挛跳动,紧握粉拳,强制的压住内心怒意:“莫狐,你给老娘滚,刚才是谁要和老娘抢天才的?”
  
      “我哪有?”莫狐委屈的瘪了瘪嘴唇,“我只是让大家别吵,闻公子想加入哪个势力,让她自己选,和你抢的是水之神殿的那小子,好不?”
  
      火菱纱深呼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可是,只要莫狐一开口,她就实在无法冷静下来,若不是现在有事,她绝对把他狂揍一顿。
  
      “火菱纱,莫狐,你们确定,要帮助她吗?”
  
      这次开口的是金之神殿的圣子殿下,他眯起眼睛,淡淡的问了一遍,口气中有着威胁的味道。
  
      “没有办法。”火菱纱摊了摊手,表示无奈,“她拿了火之神殿的火焰令牌,就算是火之神殿的外籍长老了,所以,我不可能不护着她,更何况她还是哥哥的朋友,你说是吗?”
  
      外籍长老,不需要去火之神殿,有完全的自由,只要在神殿有危难时出手就行。
  
      闻风吟微微一愣,每个家族,基本都会有外籍长老,这个名词,她怎会不懂?原来,火凌轩早就看出她不愿被束缚,所以给了她这个身份。
  
      在有需要时,她可以通过令牌调用神殿的人,却不属于神殿,这就是外籍长老。
  
      “呵呵,我不可能让小纱纱受伤,所以……”
  
      后面的话,莫狐没有明说,只是同样站在闻风吟那一边,双手环胸,脚轻轻的抖动,俨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把面前的人都无视了。
  
      “吟,你……”
  
      看到两个神殿的人护着闻风吟,苏凉满目震惊,从未想到,他的学生,不只得到水泽雨的赏识,更认识火之神殿的人,可惜,火与水,从来都是死对头。
  
      别说苏凉,就连闻风吟自己都感觉到了惊讶。
  
      她原本之想拉火之神殿的人,没想到,拉了一个,自带了一个,现在她的胜算又多了一分,想要拉拢她,也要看他们够不够资格。
  
      “我说,你们还是先回去吧!一群羽王羽皇,别出来丢人现眼。”苏凉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目光不屑,只余留下四个神殿,根本不需畏惧。
  
      他的话落,四个神殿的人,脸色霎时间都变了。
  
      白袍女子恶狠狠咬牙,她的神情凶恶,如果一开始是六大神殿,或许有和苏凉一拼的能力,此刻,两大神殿都倒戈了,余下的四个,怎能胜过一名羽圣。
  
      “算你狠,我们走。”她冷喝一声,高傲的扬起头颅,转身,带领着身后的一群教徒头也不回的离去。
  
      现在,无法胜过苏凉,但只要殿主出手,几个苏凉,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而那个天才,无法收为己用,那么,就处之而后快……
  
      余后,金之神殿的人也相继离去,他们的心里都在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离开之时,无不警告的看了眼闻风吟等人。
  
      “闻公子,近几日我都会在帝国,若考虑好了,就来香格里拉找我。”木之神殿的圣子淡淡的瞥了眼闻风吟,丢下了最后一句话,才离开。
  
      他们心里想的都是一样,哪怕是毁了她,也不让其他势力所得。
  
      因为这个少年的天赋,实在是太恐怖了……
  
      “哇,纱纱,他们终于走了,原来闻公子,早就是火之神殿的外籍长老啦,虽说只是外籍,神殿无法命令他做任何事,不过神殿有危险,闻公子还是得帮忙的。”莫狐打了个哈欠,手正想拍在火菱纱的肩上,却被她无情的打掉了。
  
      “呵呵。”他抽回了手,揉了揉手背,讨好的笑着,“既然闻公子是火之神殿的,那我就不和你们抢了,纱纱,你看我多好,那你就奖励给我一个吻吧!”
  
      说完,他嘟起了嘴唇,慢慢的朝火菱纱靠近,火菱纱毫不客气的抬起自己的粉拳,一拳打了过去,顿时,莫狐感觉到鼻孔里两道湿润的东西流淌而下。
  
      他伸手一摸,看到手上的血迹时,两个瞳孔蓦然睁大:“血……唔,不过,这可是我和纱纱爱的象征,我保证,一直不把它擦掉,我要为纱纱永远保留。”
  
      火菱纱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叹气,脚步朝旁边走了几步,远离那白痴。
  
      “圣女殿下。”闻风吟推了推面具,碧绿色的眸中,一片平静,“圣女殿下,日后若火之神殿有危险,我定会前往,但请记住,不是因为什么外籍长老,而是,还欠你的,还有凌轩兄的情。”
  
      闻言,火菱纱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大哥,并没有在火之神殿有任何职位,那个令牌,是父亲给他的,也是他唯一一个赐予别人外籍长老的权利。但是,大哥的火焰令牌还有一个特点,若他交与的是男子,则是他最好的兄弟,若是女子,则是他爱慕之人,所以,你是大哥最好的兄弟,我保护你,理所当然。”
  
      闻风吟眨巴了下眼睛,眼中,终于不平静了。
  
      原来火焰令牌还有这个原因,没想到火凌轩把它交给了只与他有一面之缘的自己,不过,他不知道自己是女子,因此,大概是真的想结交自己这个朋友……
  
      苏凉摇了摇脑袋,他知道闻风吟是女子,所以心里不免有些担忧。
  
      “我说,小纱纱,我们该走了,去过一下我们的二人世界,如何?”莫狐眨了下眼,一脸期待的问,毫无预兆的,他得到的又是火菱纱的拳头。
  
      他吃痛的哀号了一声,捂着鼻子,满脸哀怨:“小纱纱真暴力……”
  
      闻风吟的嘴角抽搐了下,这个莫狐,真是个活宝……
  
      “闻公子,我们该走了。”火菱纱不理会委屈的莫狐,目光,望向了闻风吟,忽然变得郑重,“你要小心一点,他们,都不是好惹的人,以防暗下杀手。”
  
      “嗯。”闻风吟点了点脑袋,“我明白的……”
  
      嘱托完话之后,火菱纱一把拎起了莫狐的衣领,咬牙切齿的道:“走了,我们该好好的算算账去,是不是几日没对你拳打脚踢,你皮痒痒了是不是?丢人吗你?”
  
      “哇哇哇,小纱纱,女孩子应该温柔一点,温柔的女子比较讨人喜欢,哎呀,我错了,就算温柔的女子讨人喜欢,我还是最喜欢暴力的女人,呜呜,小纱纱,你饶了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
  
      在莫狐的求饶声中,那两个人影,逐渐远去。
  
      闻风吟这才回头,望着苏凉,身子一顿,随即,声音轻轻的,如清风般温暖,掠过苏凉的耳畔,带来一种,温馨之感。
  
      “老师,谢谢你……”
  
      “你是我的学生,何须言谢?”苏凉淡淡的笑着,他的笑容很美,风华绝代,恍若神人降入人世,眼眸中的冰凉褪去,变得如星星般耀眼。
  
      现在的他,唯有在闻风吟面前,才有如此一面,其他人,依然很难见到他笑容。
  
      “对了,老师,我是来向你借炼器炉,和炼药炉的。”
  
      回想起此行的目的,她淡淡的开口,而她相信,这些东西,苏凉都有。
  
      炼器炉和炼药炉是为分开,它们的性质虽相同,然而,炼药炉中,却多了一个药水出口,所以,两个职业所用的炼炉,并不相同。
  
      “吟,接下来,我把我的实验室借你,你跟我来。”苏凉听到她的话,眼里闪过一缕诧异,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带领着闻风吟朝他实验室的方向走去。
  
      苏凉所拥有的实验室,在学院树林之中,极为隐秘,走了许久,才到达。
  
      刚走进里面,她便被实验室的设置给吸引了,目光,飘过了那些材料,放到了一个炼药炉上。只见那炼药炉是用顶级的材料青炎矿制造,炉壁上绘制着炼药师的守护神兽,传说中的上古腾蛇,神龙活现。
  
      随即,炉壁上,还有一条细长的罐子通到外面,那就是药水出口。
  
      “吟,我是一名炼药师,所以我只拥有炼药炉,炼器炉我会为你去寻一顶,如果你想学炼药,我可以教你。”苏凉淡淡的道,目光始终望着少年。
  
      “好,老师,若我有需要,会去寻老师。”
  
      闻风吟没有完全接受,因为到达羽皇之后,她脑海中的七道光束之中的两道,便是炼器术和炼药术,那里面讲的非常详细,绝对比苏凉要教授的好。
  
      不过,书毕竟是书,一些实际的东西,或许她还是会需要问苏凉。
  
      所以,她也没有拒绝。
  
      “嗯,那么,你就先在这里,不会有人来打扰,我先出去了。”苏凉点点脑袋,转身离开,把门关上,随后,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闻风吟没有说话,她已经沉浸在了炼药术中。
  
      在实验室中,有许多的药材,七彩琉璃镯中,也有许多的珍稀药物,所以,她丝毫不需要为炼药的材料而烦恼。
  
      手指不停的摆弄着材料,空间中,只有她一人忙碌的声音传来……
  
      是夜,月亮躲入了云层,漆黑的一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