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狂凤驭兽 > 第八十一章 怒火

第八十一章 怒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色黑暗无边,晚风夹杂着一股血腥,在空气中流淌。鲜红的血液侵染了半边大地,在这充满杀戮的夜晚,显得是如此醒目。
  
      地上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残肢断臂到处都是,没有月光的照耀,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慑人。
  
      夜色下,少年红衣妖娆,脚踏风系暴风虎,如风般的冲了过来。一身红衣在风中飘荡,面具下的容颜没有表情,唯有那双碧绿色双眸,有着触目惊心的冰冷。
  
      顺着灵魂中的牵绊,她找到这里,从小风身上一跃而下,冷冷的视线在周围搜寻,然若这时只要有人走在她身边,便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出的滔天怒火。
  
      “咳咳。”黑暗之中,响起了一道轻微的咳嗽之声,“主人,你来了吗?”
  
      “龙马?”闻风吟心里一惊,急忙跑了过去,只见尸体堆积的小山旁,一个红衣少年奋力的爬起,嘴角一丝血丝蔓延,他咳嗽一声,虚弱的望着走来的少年。
  
      “龙马。”闻风吟的身子一颤,上前一把把他抱入怀中,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背,语气轻柔,恍若春风,“抱歉,龙马,我来晚了,你还好吗?”
  
      小风转身一变,恢复了男子形象,跟在闻风吟的身旁。
  
      龙马的指尖抖了一下,他垂下脑袋,紧紧的咬着嘴唇,说道:“主人,我没能保护好他,愧对于主人的信赖了,那些羽皇中,有两个是空间系的,我一个不小心,被他们偷袭了,雪无被牧家人带走,主要是为了引主人出来,主人,我是不是很没用,连主人交给我的任务都没能完成。”
  
      闻风吟紧紧的抱着他,手指轻柔的按着他的脑袋,让他依靠在自己的胸膛。
  
      “不,龙马,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我的人。”她轻轻的叹息,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中掠过一抹杀意,“我说过,我不死,任何人都不允许伤害我的人,若有,我会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主人……”龙马轻轻呢喃出声,就是这样的主人,让他们义无反顾的跟随。
  
      闻风吟让龙马离开她的怀抱,意念一动,一瓶伤药入手,递到龙马面前,表情骤然变得冷酷:“龙马,记住,你不是什么没用的人,我还有事要你帮忙呢,服下这药,你和小风去炼药工会,把那里牧家之人统统斩杀,一个不留,还有,让梦帮我封城。”
  
      她的嘴角,勾起冷冷的微笑,今夜,她便要屠城,只要是牧家的,一个不留。
  
      “是,主人。”龙马点点脑袋,他的眼中,有着晶莹碧透的光泽,轻咬了下唇瓣,望着少年嗜血的眸子,心猛地被触动了一下。
  
      他如何不知,主人让他一起去,便是希望他内心不要那么内疚。
  
      如此为兽兽们着想,关心兽兽们心理的主人,如何让他们不去爱啊!
  
      闻风吟把伤药交给了龙马,背后便展开一对元素翼,飞向了无际的黑夜……
  
      牧家珠海城的分家,此刻,一个男子坐在高坐之上,指尖轻点着桌面,脑袋高高的仰着,满脸的倨傲,尖锐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下面位置上的人,开口道:“哼,我说你们真没用,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还要老夫亲自动手。”
  
      沐香香抱拳离开座位,言语间也有着对男人的恭敬:“父亲,你那段时日在闭关,所以不知道帝国的事情,那个臭小子小小年纪已是七级羽皇,身边更有几头神兽,若不是没有办法,女儿也不会去打扰父亲,更何况,她杀的可是你的孙子啊!”
  
      闻言,男人的脸色阴沉下来,眼里闪过歹毒的光:“你确定,抓了那个银发小子,他真的会出现吗?这一次为了抓他,浪费了我牧家多少人,我不想做无用功。”
  
      这个男人,便是牧家前任家主牧子豪,牧香香的父亲,牧家唯一的五级羽圣。
  
      他前段时日为了突破到五级羽圣而闭关,所以才不知大陆上发生的事件,这次刚闭关而出,就收到牧香香发来的消息,让他带着牧家一半人数来珠海城。可见牧香香为了能够以防万一,下了很大的血本。
  
      牧香香张了张口,还没说话,外面便发出嘈杂的声音。
  
      “发生何事了?”牧子豪眉心紧蹙,从座位上站起,目光放到了门外。
  
      外面,传来打斗之声,牧家众人全部相视一眼,同时朝门外走去。
  
      牧家大院,血流成河,少年的周身充满杀意,鲜血衬托着她的红衣更加妖娆,一人游转在众多羽师当中,身形如风般难以捕捉,手落之地,一个人便倒在冰冷的地面上,毫无声息。
  
      牧子豪脸色铁青,手指指着闻风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居然没想到,这个臭小子,还竟敢真的来,更当着他的面斩杀他牧家之人,简直不把他堂堂羽圣高手放在眼中,就算第一天才又如何?他,必须死。因为羽圣高手的威严,不容侵犯。
  
      手掌抬起,默默的念起羽术,一道白光出现,直劈向闻风吟。
  
      而到了羽圣,一些简单的羽术,便可以默念了……
  
      闻风吟感受到脑后的凶险,身形一转,一道羽盾出现在面前,然而一名五级羽圣的攻击,她如何抵挡的住?
  
      羽盾瞬间破碎,她被打了出去,在天空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落到了地上。
  
      “噗。”一口鲜血,自口中吐出,她擦拭了下嘴角,从地上一跃而起。
  
      远处,金色铠甲的少年朝这房狂奔而来,他的手上,揽着一个银发少年,到了闻风吟的面前,停下脚步,目光凝聚着满满的担忧:“笨蛋主人你没事吧?那里的人都被我解决了,可是主人你……”
  
      闻风吟摇摇脑袋,脸色苍白,她的视线,望向雪无,这一瞬间,呼吸忽然从面前消失了,胸膛中,浮出想要毁天灭地的怒火。
  
      只见雪无俊美的容颜惨白一片,眼睛紧闭,衣服破烂,布满了伤口,鲜血淋漓,他的呼吸有些虚弱,让闻风吟的心抽搐一下,垂下眼脸,眼中,是无尽的寒意。
  
      小狐独自从七彩琉璃镯中跑了出来,见到如此的雪无,也吓了一跳:“啊呀,这一次伤的好重啊,不过有小狐在,他不会有事的,主人放心吧,呵呵……”
  
      闻风吟似没有听到他的话,紧握着双拳,忽然之间,她仰头大笑,双眸浮上一层血红,杀意染满了她的眼瞳:“哈哈哈,牧家,伤了他,我要你们统统受尽折磨而死,你们伤他一毫,就必须千倍万倍的还回来,痛快的死,对你们来说,太奢侈。”
  
      把血漫丢进了七彩琉璃镯中,她抬起眼眸,眼中散着嗜血的红光。
  
      手掌轻抬,无数的黑色羽毛在身边出现,空气中都压抑了起来。
  
      “去死吧,统统的给我去死……”
  
      黑色羽毛齐齐的飞向了那些牧家之人,低级的羽师,连闪躲的能力都没有,便被羽毛划破肌肤,但那黑色羽毛只要接触身体,就会从伤口处一点点的溃烂,发出令人作恶的味道。
  
      残忍的手段,让那些躲过攻击的羽师也不经心惊胆颤,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会如此残忍,没有一刀结果他们,而是让他们的身子一点点的溃烂。
  
      要知道,黑暗系的羽术,燃烧的,不只是身体,还有灵魂。
  
      灵魂消失的痛苦,怎是常人能够忍受?更何况,那还是一点点的消失……
  
      “你……”牧子豪眼里掠过杀意,默念羽咒,一道比刚才更强的光束产生,迎面劈向闻风吟,而杀红了眼的闻风吟,刚感受到危险来临,却已经来不及闪躲。
  
      如果这一招下去,闻风吟不死,也会被废去半身修为。
  
      牧子豪嘴角挂上得意的笑,一个废物,还敢和他堂堂羽圣斗,不自量力。
  
      但是,牧子豪却忘了她的年龄,闻风吟身为大陆第一个十五岁的羽皇,又是炼药皇,更契约几头神兽,诸多光环加注在身上的她,是废物?
  
      那他也不想想,自己十五岁时是什么?估计连大羽师都没突破,更别说羽皇了。
  
      眼见白光已到近前,所有牧家人都兴奋起来,然而,就在他们疏松口气之时,一道金光闪过,牧子豪的白光,忽然消失了。
  
      牧子豪的笑容一僵,满脸的不可置信,顺着那方位看去,映入瞳孔的,是一脸冷酷,身着金色铠甲的少年,他那一双金瞳,同样也注视着他,眼里尽是杀意。
  
      这个少年,到底是谁?为何能打下他的攻击,难道他也是羽圣?不,不可能,如果是羽圣,为何大陆上,从没听说过这样一号人物?
  
      寂冷笑一声,收回视线,目光缠绕在红衣少年身上,双拳不由得紧握。
  
      “寂哥哥,好了,我已经用治疗术帮他治疗了,马上他就可以醒来。”小狐漂浮到寂的面前,稚气的声音从那颗白色蛋蛋里传了出来,“寂哥哥不帮主人吗?”
  
      寂点点脑袋,脸庞挂上难得的温柔微笑:“小狐,我想,主人不需要任何人帮忙,她心里难受,需要发泄,就让她发泄下吧,我会护着她的安全。”
  
      虽然他,是那么的舍不得他可爱的主人啊!但是他知道,这一场战斗,无论如何,他都不能上去帮忙,主人她,也不会需要任何人帮忙。
  
      但是……
  
      他垂下眼脸,遮盖住眼中的阴影,身上一股强大的气息发出,原本一些想召唤羽兽战斗的羽师们,在这一刻都无法把羽兽召唤而出,便连百里之外冥山的羽兽们,感受到这股气息,也忍不住的瑟瑟发抖,从心底有着种甘愿诚服的意愿。
  
      这便是强者,他的一个威压,便能够使人对他诚服。
  
      地上,倒下了一大半的人数,而她,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羽力,齐齐的羽术不要命的从她的那张手掌中发出,变换着不同的招数,唯一相同的是全为黑暗系。
  
      牧子豪的脸色,此刻已经黑到不能再黑了。
  
      没有想到,这个臭小子体内有用不完的羽力,在如此下去,他牧家便要完蛋了。只是,他看不透那金发少年的实力,不敢妄自动手。该死的,牧香香让他来的时候,怎么没说有这么一号人物?这次牧家重创,他饶不了她。
  
      不过,那金发少年也没有动手,大概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实力吧!
  
      牧子豪又如何得知,寂不是不敢动手,而是把他留给了闻风吟,一个小小的羽圣,如何配被他放在眼中?估计一个指头就可把他碾死。
  
      背后,一把剑忽然出现,闻风吟目光一敛,手上的黑球猛地拍向男子的脑门。
  
      男子身体一僵,惊讶的张大嘴巴,没想到自己用空间羽术偷袭,竟被她看穿了……随即,他的身子缓缓倒下,内里,还剩下最后一口气,忍受着黑暗系羽术吞噬灵魂的痛苦,想死个干脆真的成了一种奢望。
  
      不多时,庭院里,全部都是鲜血,活着的生物,已没有了几个。
  
      痛苦的哀嚎声响彻天际,身体一点点的被腐蚀掉,恶臭传遍了整个庭院……
  
      “呕,呕……”牧清水忍不住的呕吐了起来,一张精致的小脸苍白一片,现在的她,毁的连肠子都青了,宁可还在火之神殿,也不要母亲把自己赎回家。
  
      若没有回来,便不会看到这残忍的一幕,说不定还会丢掉性命。
  
      “呜呜,小姐,小姐,好可怕。”
  
      在黑市时那个趾高气昂的丫鬟不停的抽泣着,想到自己曾得罪这个少年,恨不得一头撞死,可是她怕死,所以怀着侥幸选择存活。
  
      牧香香同样脸色铁青,看着自己培养的精英一个个的倒下,忍不住开口说道:“父亲,你还等什么,不把那小子杀了吗?”
  
      “闭嘴。”牧子豪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吗?”
  
      可是,那个金发少年在那里,导致他不敢动手。
  
      仅有一招便能打掉自己的攻击,这个少年,绝对不简单,他才是重量级人物。
  
      若是,牧子豪知道,寂是闻风吟的本命契约兽,不知会做何感想。
  
      “现在,只是你们了。”闻风吟舔舐了下嘴角,上扬的唇边,挂着嗜血的笑意,“放心,我会让你们死的很不痛快的。”
  
      她意念一动,还剩下半瓶的狂暴药剂入手,仰头灌下,那一瞬间,她的能量涨到了极点,修为也猛升到十星羽皇。
  
      牧子豪心里一惊,没想到她还有这一手,但这又如何,十星羽皇和他相差很远。
  
      “黑暗吞天烈焰。”她掌心平摊向前,强烈的黑色火焰自掌心发出,如瀑布般席卷而去,然牧子豪嘴角含着不屑,身子一闪,火焰从他的衣袖旁褪去。
  
      他默念口诀,手挥间,无数道光剑产生,划过天际,冲向了闻风吟。
  
      闻风吟身形一震,一道羽盾挡在身前,接下来,她又再次施展了很多羽盾。
  
      崔不及防,旁边一把刀刺了过来,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那把刀就这样划破了她的手臂,她的身子一颤,后退了好多步,捂着受伤的手臂,鲜艳的红血,滴在地上,开出一朵妖冶的花。
  
      寂紧紧的握着双拳,心疼的无法自拔。
  
      可是,他知道自己现在无法出手,因为主人心里难受,或许这样会好一些。
  
      但,那若是致命的伤害,就与刚才他为闻风吟挡下的那招一样,他也是不会不管,任何人,都别想杀害他的主人。
  
      “呵。”闻风吟抬眸,嗜血的眸子,注视着那方拿着剑的牧香香,嘴角扯出耻笑,手掌伸出,一道黑色火焰瞬间产生,扑向了牧香香。
  
      牧香香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眼看着那火焰在自己身上点燃,一点闪避的能力都没有。
  
      黑色火焰把牧香香包围,火焰中的牧香香痛苦的挣扎,但已无济于事……
  
      “香香。”牧子豪着急的唤了一声,无论如何,这牧香香还是他的女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黑色火焰吞灭,他的心,如何不痛。
  
      “该死的,你杀了香香,我要你为她陪葬。”
  
      牧家的覆灭,女儿的死,让牧子豪的心里染上了无尽的恨意。
  
      他忽然张开双臂,仰天大笑,满头青丝飞舞,在空中变得一点点雪白,原本还算的上英俊的容颜,骤然一点点的布上了皱纹,他的气势也变强了许多。
  
      “糟了,主人,他用了催动生命的秘法。”寂心里一惊,急忙担忧的唤出了声。
  
      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样做,这样做的代价便是,他的生命。
  
      也许牧家没了,他也没有存活的必要了吧!
  
      牧子豪突然停止了疯狂的大笑,咬牙切齿,愤恨的凝视着闻风吟,他知道那金发少年强悍,所以,他才用生命作为代价,让他们统统的给牧家陪葬。
  
      猛烈的白光闪现,扑向了闻风吟,见此,寂急忙收回了自己释放出去的对那些羽兽的威压,同样是一道金光迎面打向了白光,可惜,终究是晚了一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