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狂凤驭兽 > 第八十三章 让你们风光回家族

第八十三章 让你们风光回家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熟悉的音调,冷酷的语言,和周身那强大气场,让闻风雪的身子忍不经的一抖,手中的沙皮袋猛然落下,惊恐的抬起眼眸,看见那一张冰冷的面具时,目光,俨然就像看见一绝世恶魔,脚步却像是牢牢的黏在地上,连逃跑的本能都忘记了。
  
      “你……你怎么来了,还有,这里哪有你的人?”
  
      闻风雪强作镇定的抬起脑袋,脸色一片惨白,便连双腿,都忍不住的打着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来这里,就算闻天翔说出了那件事,以她的冷酷,也不可能多管闲事,那么,她为何来淌这趟浑水?
  
      “唔,唔……”沙皮袋中,传来一声很轻的声音。
  
      见此,闻风雪心里一惊,精致的小脸更加苍白,而这种时候,闻风吟收回了血漫,细细把玩,嘴角含着冷冷的笑,忽然之间,她的手指放到了那张鲜红的面具之上,轻轻的拿下,露出里面那一张绝世的容颜。
  
      闻风雪瞳孔蓦然睁大,怀着深深的震惊,嘴唇颤抖,一句话憋在喉咙中,硬是说不出来。突然她捂住了自己的唇,脚步踉跄的后退了几步,一不小心,脚崴了一下,摔倒在地,而脸上的惊讶和恐慌,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是你……竟然是你,怎么会是你……”
  
      怎么会是她,她明明就是个废物,虽然前一段时日在闻家,便知道她脱变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真的是那第一天才。
  
      闻风吟嘴角含着不屑,冰冷的眸子,闪过肃杀,再次把面具带起,轻轻的踏着脚步,走到她的面前,修长的指尖,轻挑起她尖锐的下颌,声音轻轻的,却无法掩盖住那嗜血的杀意:“你现在知道,为何了吧?可怎么办呢,你已经见过我的真面目了,我总不能,让你去给闻家通风报信吧?而且,闻家的气数就快近了……”
  
      浅浅既然已经找到,那么,她,不会再放任闻家,用不了多久,闻家,便会消失,她也不需再隐瞒了。
  
      只是,在此之前,她和闻风雪之间的新仇旧恨,也该好好的算算清楚了……
  
      “你,你想要做什么?”闻风雪撑着地面的手微微发抖,害怕向后挪动了几步,别过脑袋,唇色一片惨白。
  
      闻风吟松开了自己的手,而冰冷的血漫,却在这一刻抵在了她的脸上,轻轻的顺着她的脸颊划下,鲜红的血液,从她的脸上溅了出来,因为吃痛,闻风雪“啊”的大喊了一声,嘴巴还没有来得及闭上,一瓶药水灌到了她的口中,顺着喉咙流下,闻风雪大吃一惊,捂住喉咙,张了张嘴,最终却无法发出一个音节。
  
      她的眼中充满惊恐,声音被剥夺的感觉,向来是常人无法忍受的。
  
      闻风吟没有理会她,径自走到沙皮袋前,血漫轻轻一划,绳子落到地上,沙皮袋被打开之后,一个泪眼模糊的小脸,映入眼帘。只见少女手脚都被捆绑着,嘴中塞着一块布,眼中含着泪花,望着走进的闻风吟,有着一丝警惕。
  
      微微一笑,她走进少女面前,垂下眸子,语气轻柔:“别怕,浅浅,是我,我来了。”
  
      少年的眼中褪去了冰冷,暖暖的,让人有着一种很熟悉的味道。她面具下的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红润的唇中,不再是刻意低沉的男音,而是属于女子特有的声音,浅浅微微一愣,眸中浮现出激动的光泽。
  
      “唔唔……”由于嘴巴被布条堵住了,她只得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但却无法掩盖声音中的激动。
  
      闻风吟的手一把拿过塞住她嘴巴的白布,在这一刻,浅浅终于能够再次呼吸,她深深的吸了口空气,从来没有发觉,空气是如此美貌,之后,闻风吟又割掉了绑住她手脚的绳子,她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下子冲到了闻风吟的怀中:“老师,你终于来找浅浅了,呜呜……浅浅以为再也见不到老师了。”
  
      揉了揉浅浅的脑袋,她微微一笑:“抱歉,浅浅,这次让人受苦了,日后,绝对不会有如此的事再发生。”
  
      是的,很快,闻家便会消失了,到时候,浅浅也可以脱离闻家,没人能够再伤害她了。至于闻风雪……闻风吟目光一敛,眼中红光一闪,血漫离手,掷向了闻风雪的手腕,闻风雪张大眼眸,看着血漫离开闻风吟的手,割断了她的手筋,鲜血四溅,然后,血漫又再次回到了闻风吟的手里,她张了张嘴,里面无法发出一个音节。
  
      “闻风雪,你不是很喜欢欺负废物吗?那么,我现在就把你变成废物,放心,这种时刻,我是不会杀了你的,刚才的那个药水,会让你永远无法说话,并散去所有修为,虽说挑段了手筋脚筋,还可以复原,但是,闻家会为一个废物大出心血吗?就算他们会,我也不会给他们机会。”她的嘴角,扬起残忍的笑,血漫再次脱手,把她手筋脚筋都给挑段了。
  
      闻风雪的眼里充满绝望,她没想到,这个人,没有痛快的杀了她,而是一点点的折磨。
  
      呵,这就是报应吗?当初她是废物时,她肆意欺凌,现在立场颠倒,今日过后,她便是废物,是闻家的耻辱……
  
      “想死吗?”手指轻抚着下颌,她的眼中,有着残忍的光,“对了,有没有人告诉你,血海炼狱的恐怖?你认为死就是解脱吗?除非你魂飞魄散,从这世界完全消失,否则,去了血海炼狱,等待你的,将是比现在更甚的千倍万倍的痛苦,但是,灵魂消失前的痛苦,也是你无法忍受的,你确定,你想死?”
  
      果然,闻风吟的恐吓起到作用,原本咬着舌头的贝齿,在那一刻放了开来,双眼仇恨的看着闻风吟。
  
      闻风吟冷酷的一笑,意念一动,手上多了一个药瓶,瓶中有着黑色的液体,她走进几步,把药水洒在了闻风雪的伤口处,只见药水浸入到血液中去,见此,闻风雪张了张嘴巴,眼神中充满惊恐。
  
      “想知道?因为,有了这药水,除非到圣级炼药师,又有我的炼药配方,否则,没人能够治愈的了你。”
  
      无论闻家会不会花心血救一个废物,此刻都没有用了,圣级炼药师,大陆仅有一个,相信他不会多管闲事,而且,水系和光明系的治疗术,对她也没有作用,因此,从此之后,闻风雪,彻彻底底的是个废物。
  
      就在这时,洛清然从远处跑来,他气喘吁吁,一缕刘海黏在前额之上,望见闻风吟,脸庞挂上青涩的微笑,快步的跑了过来,到了近前,才发现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的闻风雪,和她身上的那摊血迹,洛清然微微一愣,急忙仰头,担忧的凝视着闻风吟:“吟,你没有事吧?有没有受伤。”
  
      顿时,闻风吟无语了,貌似受伤的人是地上的那位,而且,闻风雪的身上还挂着血迹,洛清然为何会认为受伤的是她?
  
      “我没有事,受伤的是闻风雪。”闻风吟摇了摇脑袋,望了一眼地上的闻风雪,淡淡的道。
  
      “哦。”洛清然松了口气,只要她没事就好,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身子一颤,整个脸颊绯红一片,他……他刚才只看到那血,便以为闻风吟也受伤了,所以才担忧的问出口,却忘记了,那血不在她的身上,更何况,有谁伤的了她?
  
      闻风吟似乎没有看到他红着的脸颊,目光放到了雪无身上,淡淡的问:“雪无,你有没有觉得,我刚才很残忍?”
  
      便是在珠海城的牧家,雪无也没有看到她杀人,所以现在,她想要问问雪无的看法,他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
  
      雪无俊美如仙的容颜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垂下眸子,看着血泊之中的闻风雪,眼中掠过不明的光,良久,都没有做声,闻风吟微微有些失望,就在她打算开口时,耳旁,响起雪无依旧温暖的声音:“我觉得啊,吟太善良了。”
  
      太善良了?闻风吟诧异的抬头,望向雪无俊美的侧脸,正巧这时,雪无转过脑袋,嘴角挂上笑容,轻轻的说道:“我觉得,对付这个女人,先是把她丢到加洛山海,让她和魔猪交配,再让她尝遍每一种酷刑,随后再挑段她的手脚筋,所以吟你太善良了。”
  
      这次,闻风吟彻底的傻眼了,她真的怀疑,是否在珠海城的时候,雪无被掉包了?不然,这还是那个谪仙般温柔的少年吗?
  
      “吟,任何伤害你的人,多么残忍的惩罚,我都不会觉得,那很残忍,这些人,本就该死。”他的目光,骤然变得坚定无比,因为,这个女人,抓走了吟在乎的人,因此,他才觉得,吟对她的惩罚还是不够,任何人,都不可以伤害吟。
  
      闻风吟沉默了下来,后屋前的草地,忽然变得格外安静,便连风吹过的声音,都听的如此清晰。
  
      浅浅紧紧的抓着闻风吟的手臂,目光投在了雪无的脸上,再望了望身旁的人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来,这个少年喜欢老师,只是老师不知道而已,如此俊美,又深情的少年,绝对配的上老师。
  
      不过,能否让老师动心,那就要看他的了,反正她是不会插手的。
  
      “龙马。”忽然出现的冷喝声,打破了此刻的宁静,她的眉心,红光一闪,被火焰包围着的少年出现在她的面前,那少年眨巴了下天真的眼眸,眼睛的视线瞥到拉着闻风吟手臂的浅浅,嘴巴嘟起,一下子冲了过去,便要拥抱她。
  
      闻风吟眉心紧蹙,身形一闪,躲了过去,脸色阴沉了下来:“龙马,不许胡闹。”
  
      闻言,龙马停下脚步,抬起委屈的眸子,泪眼汪汪的凝视:“主人,我要抱抱。”
  
      为什么那个女人就可以拉着主人,而主人总是不给他抱抱,现在寂哥哥沉睡了,他抱一抱主人,寂哥哥应该不会冲出来找他算账吧?想到寂,龙马打了个冷颤,兽兽们之间等级压制很是明显,所以对于寂,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龙马,我有事要你帮忙。”望了一眼地上的女子,她嘴边,扬起残忍的笑,“你把这女人,送去闻家,并分别给闻家,洪家下战贴,战贴是秘密发送,别让人看见你,帖子中用噩梦组织老大的名义,十日之后,向他们挑战。”
  
      最初,她放了洪家的人,便说过斩草要除根,早晚有一天会和他们算账,只是那时候的她还不能罢了,现在时机已到,只要她服下了千珠泪,再次晋级,便能够同他们战斗。而时机一旦成熟,这两个得罪过她的家族,她一定不会放过。
  
      十日的时间够了,她还要给噩梦集体换血,这一次,她要让噩梦问津于世,让全大陆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存在。
  
      而且,这十日,噩梦成员中的一些私事,也要处理一下,她相信,早晚有一日,噩梦踏过之地,大地都会颤抖。
  
      “是,主人。”龙马嫌弃的皱了皱鼻,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块布,贴在自己的掌心,才一把抓起闻风雪,转眼间便已消失。
  
      闻风吟面具中的脸庞微微的抽搐了一下,她从来不知道,龙马竟然有洁癖……
  
      当然,不是龙马有洁癖,他只是嫌弃闻风雪太肮脏,所以才如此的,果然,闻风雪容易遭人嫌。
  
      帝国闻家,家主位上,闻青天表情严肃的坐在那里,而他的下方,十岁少年低着脑袋,像是要卑微到尘埃里去,唇瓣轻咬,不言不语。别人只当他是因为害怕才如此,若能够低头看他的眼睛,会发现那里没有恐惧,有的仅是不屑。
  
      “闻天翔,你好大的胆子,没有我的命令,私自外出,你可知罪?”
  
      闻天翔没有说话,双拳却不由得握紧,闻风雪,闻天琪外出时他为何什么都没有说,只因他们两个是他的儿女,而他则是个旁系吗?在这个大家族中,他感觉不到一点温暖,如果可以,他不愿呆在闻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