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狂凤驭兽 > 第八十四章无耻闻家,突破十级羽皇

第八十四章无耻闻家,突破十级羽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家家主,是个百岁老翁,因为所以经历都放在炼器上,所以,他的修为只是二级羽皇,因此苏家仅能混个三流家族。
  
      而此刻的苏家,家主位上,老者满脸的慈祥,他的目光,则是放在下面可爱美丽的少女身上。
  
      只见那少女有一头亮丽的黑色长发,垂直的披在肩上,柔滑的便像是上等的丝绸,她的眼眸清澈纯净,皮肤细腻光滑,额头饱满,嘴唇红润,手指轻点着朱唇,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道:“家主爷爷,虽然父亲让月月来和苏家联姻,但是,那些色狼都好讨厌,你去跟父亲说,月月不想嫁人,好不好?”
  
      少女的声音,如同她的娃娃脸般,是纯粹的娃娃音,可爱至极。
  
      苏漠然有些无奈,抚摸着白须,宽慰的开口:“月月,难道爷爷家的哥哥你一个都不喜欢吗?”
  
      “嗯。”林月月抬起脑袋,点了点头,随后是一脸憧憬,“不喜欢,月月的夫君,一定要是世上最优秀的,只有最优秀的才配的上月月,他不但要长的最好看,天赋最强,还要有很大的实力,所以家主爷爷,月月不会和你们联姻的。”
  
      她的话语爽快,没有丝毫的委婉,直接把心里的想法都说了。
  
      苏漠然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变得有些不自然了:“你的意思是,我的孙子,一个都不优秀?”
  
      可是,林月月的心里没有一点心计,单纯的如同一张白纸,她又如何能够听得出苏漠然心中的不快?自然再次点头:“没错,他们都配不上月月,家主爷爷,你和父亲去商量一下,月月不要联姻。”
  
      苏漠然脸色变了变,心中一股气憋得慌,虽说苏家是苏城第一矿石家族,但是论势力,他始终比不过城主府。若不是想扩充家族的实力,他也不会让自己的孙子,娶这个白痴城主府小姐。
  
      城主府的小姐林月月,被城主保护的很好,所以单纯的不像这个世界能够出身的人,她性子爽快,不会藏着掖着,无论喜欢或不喜欢,都会毫无保留的说出,正因为如此,苏漠然才选择和她联姻。
  
      而她还真以为苏漠然是真的关心她,一切,不过源于利用的心理罢了。
  
      “家……家主,不好了……”
  
      门外,工作人员急急来报,苏漠然微微蹙眉,眼里掠过不耐,放眼望去,便看见,工作人员身后,一个少年手染鲜血,正轻步的朝这方走来,同一时间,林月月也不经意的回头,于是,再也挪不开目光。
  
      她,从来没见过有男子美的如此不似凡人,恍若有一种不食烟火之气,哪怕身上沾染鲜血,也无法掩盖住他的特点。
  
      少年的银发在微风中轻拂,晚霞出现在天际,撒下橘黄色的光,落满了他的一身。他的神情冷漠,眼里有着肃杀,走到门里时,停下脚步,冰冷的视线,狠狠的把苏漠然缠绕,美丽的唇瓣,微微吐露语言:“苏家主,你可还记得我?”
  
      可还记得,十年前,被你们当成怪物丢弃的孩子?可还记得,在你们打那孩子时,扑在孩子身上替他抵挡一切的小女孩?
  
      现在,那孩子来复仇了,无论是他的,还是那小女孩的,都会,统统的偿还与你们……
  
      “是你?”苏漠然的目光,放在他刺眼的银丝上,眼里掠过一道惊恐,“你还活着?你居然还活着……”
  
      雪无微微一笑,笑意没有达到眼底,眼中,是无尽的冰冷:“是,我还活着,怎么,你是否很害怕?”
  
      十年前,他差点死亡,保护他的妹妹,也差点死亡,然而他们命大,没有死成,最后因为身受重伤,被一个隐世的强者所救。那强者治愈了他们的伤,教导妹妹羽术,而他是天生无法修习,所以没有得到教导。
  
      不久,那救了他们的强者被仇敌所杀,他们便成了两个人,建立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个的佣兵团,之后,便遇见了吟。
  
      如果当初,没有遇到那强者,他们就死了,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这个老头。
  
      只因他父亲的妻子,找来了一个光明神殿的教徒,那教徒说他是怪物,体内有邪恶的力量,苏家众人,便都要取他性命。
  
      母亲早死,相依为命的妹妹拼死保护着他,可是,那时候的妹妹,只有五岁啊,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他们,也忍心下如此重手,这个家族,如何不让人心寒?
  
      “家主爷爷。”安静的厅内,响起一声娇俏的声音,林月月双眼闪烁着爱心,灼灼的注视着雪无,“家主爷爷,这个人是否也是苏家的人?如果非要我选相公的话,我选他好不好,就算没有实力和天赋也没关系,他好美,我喜欢他。”
  
      林月月手指着雪无,脸上绯红一片,而苏漠然的脸色,早就黑了。
  
      “他不是我苏家人,他是一个本该死去的怪物。”苏漠然冷哼一声,语气冷冷的说道。
  
      眨巴了下眼睛,林月月根本没在意到这里的争锋相对,继续道:“不是苏家人没有关系,我就要他,我就是喜欢他。”
  
      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谪仙的少年,所以她一定要把他得到少,她可是苏城城主的女儿,相信这少年会同意她的要求的。
  
      然而,令林月月没有想到的是,雪无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便拒绝:“我喜欢的女人,比你好看一千倍。”
  
      此刻的雪无,早已没有了一贯的温柔,冷漠的让人惊心,而除了在闻风吟和梦的面前,任何人,都无法得到他的温柔相待。最主要的是,闻风吟是他心中的最美,无人能够替代,这个女人,和闻风吟相比,便是一个为地上污泥,一个则是天上白云。
  
      林月月诧异的张了张嘴巴,小脸一红,眼眶中就闪烁着泪花:“才没有,我才是这世上最美的女孩,爸爸一直是这样说的。”
  
      微微蹙眉,雪无的脸色更冷了,他没想到今日本想来报复苏家,却碰上了一个这样的极品,世上恐怕无人比她更白痴了。
  
      “哼,你个小怪物,既然你出现了,那么,我就不会再放过你,来人,把这怪物给我抓起来。”苏漠然面容一冷,站了起来,冷冷的吩咐,残忍的视线注视着雪无,大有想把他大卸八块的意味。
  
      很快,便有许多的人把雪无包围起来,他的目光不屑的扫视,张开手掌,无数片白色羽毛生成,快速切破他们的喉咙。鲜血四溅,染红了他那一身银袍,而他,则回转在众多羽师的包围圈中,挥手之际,许多人便已到底。
  
      尸体摆满了整片大厅,落入地上的鲜血,绽放出妖娆的花朵,如此的妩媚动人。
  
      林月月看向雪无的目光更加崇拜,没想到这少年不但俊美如仙,更有强悍的实力,而从小在苏城城主的保护和熏陶下,林月月一直认为这大陆所有的女子自己最强,最美,因此,她认为,仅有自己才配的上这个少年。
  
      “你……你竟然不用吟唱羽术,但是,你杀了我苏家这么多人,我要你给他们陪葬。”
  
      苏漠然看着摆满的尸体,脸色铁青,他默念羽术,手心上一道火光出现,直扑向雪无。
  
      雪无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危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挥间,一道羽盾产生,挡在了前面,阻隔了火光的前进。随即,未等苏漠然继续有所反映,手心一道白莲生成,抛向了苏漠然,“轰”的一声炸响,大厅都给炸塌了。
  
      灰尘弥漫开来,苏漠然的身体,则被尘土给吞没了。
  
      “噗。”良久过后,灰尘散去,苏漠然浑身焦黑,张开口,吐出一口鲜血,惊恐的看着雪无,直直的倒了下去。
  
      “发生什么事了?”
  
      门外,闹哄哄一片,一个英俊的男子带领着一对人马冲了过来,当看到厅内的景象时,目瞪口呆。
  
      雪无擦拭了下脸上被溅到的血迹,冰冷的眸子,看向了男子,俊美的容颜一片冷淡,不带任何情绪。这时,男子也望了过来,见到雪无的容貌时,微微一愣,却在看到他满头银丝时,表情有着一丝激动,试着换了一声:“无儿?”
  
      雪无没有说话,仅是淡漠的看着男子,平静的眸中,没有其他的感情。
  
      “真的是你吗,无儿?”男子激动的上前,一把抱住了他的双臂,此刻,男子的眼中,没有了其他存在,唯有眼前的少年,“父亲不是说你失踪了吗?你回来了?真的太好了,我想你母亲在天之灵看到了,定会感到安慰。”
  
      这个男人,便是雪无的父亲苏霸天,雪无对母亲的印象很少,对父亲的印象也不多。
  
      他只记得,在自己很小的时候,母亲和父亲很是恩爱,后来,苏霸天去帝国完成任务,遇见了闻家旁系的女子闻淋菲,因为苏霸天救了她一命,她便爱上了他。虽是旁系,但闻家毕竟也是一流家族,苏漠然如何会不同意?所以棒打鸳鸯,把母亲从正妻的位置上贬了下来,让闻淋菲做了正牌妻子,最终,雪无的母亲郁郁寡欢而死。
  
      母亲死后,苏霸天就不经常在家,总是找任务出门,因此,雪无和梦,也没有人理会。
  
      或许后来,闻淋菲嫌弃雪无和梦碍眼,便请了光明神殿一个普通教徒,在苏漠然面前随意的说了一番,苏漠然信以为真,便想要害死雪无,然后,才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
  
      现在,见到父亲,雪无没有任何的激动,仅是一片冷漠。
  
      或许,对父亲的印象真的是太少了,又或者,母亲的死因,他也脱不了一些关系,所以,苏霸天在雪无心里,没有丝毫地位。
  
      “闻淋菲在哪?”雪无并不想和他叙旧,直接开口,冷冷的问道。
  
      这个女人,当初的仇恨,也要偿还回来了吧!
  
      说起来,雪无和闻风吟的仇人,都是闻家,只是,这些事,雪无并没有告诉过闻风吟。因闻风吟若知道曾经的那些事,定会来替他报仇,然而,他却只想亲自复仇,就如同他所说,男子必须有担当,唯有这样,他才有资格,站在吟身旁。
  
      苏霸天微微一愣,还没开口,他的身后,便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
  
      “霸天,发生什么事了?是谁来了?”
  
      听到女子的话,苏霸天微微蹙眉,眉宇间掠过一道不耐,随即,雪无一把推开了他,直视着后方走来的女子。
  
      人群让了一个道,让女子通过,女子走上前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尸体和倒地不动的苏漠然,心里一颤,“啊”的一声尖叫起来,满目惊恐:“这……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尖叫声,让苏霸天猛然回神,才想起这一件事,他急忙松开了雪无,跑到苏漠然面前,手指放到他的鼻尖,指尖一颤,收了回来,表情充满了悲痛:“已经,死了。”
  
      雪无冷冷一笑,不等苏霸天开口询问,便道:“他,是我杀的。”
  
      苏霸天心里一惊,神情悲伤的看着雪无:“为什么,他是你爷爷。”
  
      爷爷?苏霸天的话,让闻淋菲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她看向雪无,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叫了起来:“怎么会是你?”
  
      “怎么,你也认为我死了?”雪无冷冷的一笑,嘴角有些不屑,“闻淋菲,自从你想害死我的那一刻,我们的仇,就结定了。”
  
      如果不是她,母亲不会死,他们也不会流落街头,当然,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也无法遇见吟。
  
      闻淋菲一张脸色惨白,不敢置信的望着他。而他们的对话,让苏霸天明白了什么,他的眸子骤然充满怒意,快步走到闻淋菲面前,抬起手掌,一个巴掌拍了过去,闻淋菲崔不及防,被他扇倒在地,手掌捂着通红的脸颊,悲痛的看着苏霸天。
  
      “你打我?这么多年过去,我在你心里的地位,还是不如她吗?”
  
      她明明为了夺得他的爱,那么的努力,为何这个男人的目光,从来不在她的身上?
  
      “哼,这个巴掌,是我替灵儿打的。”说着,他一脚踹了过去,把闻淋菲踹到了门外,再次说道,“这是为无儿踹的。”
  
      随即,他也走到了门外,脚用力的踩在了她的脸上,踏了几下:“这是为了梦,你这该死的女人,竟想害死我和灵儿的儿女,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容忍你,没想到,你早就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我的儿女,哪怕是废物,也不是你可以欺辱的。”
  
      雪无的表情依旧淡漠,手心上,白莲生成,见此,闻淋菲惊讶的大叫起来:“我是闻家的人,你不可以如此待我。”
  
      而苏霸天,内心同样一急,额上布满虚汗,急忙劝说:“无儿,千万别乱来,她不是你能惹的起的,快跑,反正他们间接性害死我最爱的女人,又想伤害我的儿女,苏家我也不要了,要杀她,也要让我来,我不想连累你。”
  
      淡淡的望了一眼,雪无没有说话,把手上白莲抛向了闻淋菲,嘴角勾起残酷的笑:“你去,陪我的母亲吧!”
  
      白莲轰然炸响,闻淋菲的修为更是低于苏漠然太多,所以,至少苏漠然能保留全尸,她却变成了粉末。
  
      微风拂过,卷起遍地烟灰,消失在了空中。
  
      “完了。”苏霸天腿一软,摔倒在地,脸色苍白,“完了,她死了,闻家不会放过你的,无儿,你快逃。”
  
      雪无没有说话,拂袍而去,徒留下一个背影,但,他却走到门口时,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道:“不用担心,闻家很快,就会从大陆消失了,还有从今往后,我不再归属于苏家,我是,噩梦组织的人,只听一人命令。”
  
      但他露的那几手,让林月月满眼崇拜的看着他,甚至认定了,他就是她这辈子的夫婿。
  
      四日时光很快淡去,这四日,一个名为噩梦组织的势力忽然崛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名声传遍在整个帝国。
  
      听说,那个组织中,人人都很强悍,四天的时光,许多个二流家族或者三流家族,葬身在他们的手中。由于人数众多,所以只要这个组织的人路过之地,除了那些一流势力,其他的家族都闭门不出,生怕惹祸上身。
  
      听说,那组织总共有几百人,他们的队长是一个五级羽王,拥有两头神兽,强悍之力无人能比。
  
      听说,那组织已经像闻家洪家挑战了,时间便定在今日,因此那些人就算是害怕,也早早的去擂台观战了……
  
      挑战的日子,终究来临,一大早,擂台的边缘,便围绕着许多观战的群众,他们都在静静等待时间的到来。
  
      帝国比武所用擂台,是在一片很大的空间中,它足够容纳的下几千人的群体战,周围的墙壁是用鹅卵石砌成,外表华丽壮观,而擂台和观众席间,设置了一道符文,以防比试时,会误伤群众。
  
      此刻,擂台的两边,走出了两个队伍。
  
      左边的队伍,领头的是一位年轻的男子,他满脸的倨傲,似乎根本不把对面的人放在眼中。而年轻男子的背后,是冷着一张脸的闻青天,和闻家众人,他们同样高傲的仰着脑袋,因为有闻家大长老在此,那些人根本不担忧自己家族会输。
  
      “那个不是闻家大长老吗?一个五级羽圣,听说近几日他突破到六级羽圣了,他也来了?看来闻家是一定会胜利了。”
  
      “是啊,闻家大长老来了,这场比试还有什么可看性,不是一定会输的吗?唉!”
  
      所有人都摇摇脑袋,有些叹息,这刚崛起的势力,就要如此消失了吗?
  
      然而,右边的队伍,丝毫没有因为他们的话语有任何的动摇,依旧走上前来,闻家的人高傲?他们比那些人还要高傲。
  
      两方相对,噩梦的人停顿了一秒,便从中间散开,让开了一条道路……
  
      后方,一缕红衣出现,少年脸上带着面具,在银发少年的陪伴之下,走到了最前方,冷酷的眸子,看着眼前的众人……
  
      所有人都傻眼了,没有想到,噩梦组织的老大,竟是她……
  
      格格屋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请牢记本站网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