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狂凤驭兽 > 第八十八章 闻家覆灭,来自水之神殿的求救

第八十八章 闻家覆灭,来自水之神殿的求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少年容貌绝美,堪称风华绝代,表情虽冷酷,却无法掩盖住她的光华。
  
      然而,就是这一张脸,让花娘惊得一下子无法说出话来,她伸出手指指着闻风吟,指尖不停的颤抖,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更为苍白,不敢置信的呢喃着:“闻风吟,怎么会是你,你只是个废物而已,你只是个废物……”
  
      闻风吟的嘴角,扬起残忍的笑,手中的血漫顶着她的脸颊,重重的划过,她的脸庞,鲜血顿时溢出。
  
      “啊!”花娘吃痛的大喊,手捂着脸,满目尽是惊恐,饶是她到现在,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
  
      “说,你是怎么对我母亲的?”血漫再次用深力度,她目光冰冷,冷冷的望着花娘。
  
      花娘内心一颤,脸上的鲜血滴到地上,绽放出一朵鲜红的花,似想到了从前,她无声的笑了起来:“呵呵,你就算杀了我又怎样,那个贱人已经回不来了,哈哈,这不能怪我,只能怪那个贱人,因为,她是家主唯一喜欢过的女人,所以我恨她。”
  
      闻言,闻风吟冷漠的表情上闪过震惊,喜欢?闻青天喜欢母亲?他那种人,会有喜欢吗?
  
      “无可厚非的,那贱人很优秀,容貌绝美,能力也不低,只是失去了记忆,她的力量无法很好的使用。就算是一向没有心的家主,也对她动了情,可是啊,家主便算是喜欢她,也不会为她做什么,甚至连她失踪的缘由,都没去找过,因为对他来说,女人都是无关紧要的,他不会用自己的家族,去为任何一个女人做什么事,他在乎的,永远都是闻家……”
  
      花娘的表情骤然变得狰狞,充满了恨意,显而易见,她的心里,对闻风吟的母亲仇恨的程度。
  
      “哼,不过,我还是不允许窥视家主的人活着,那个没有记忆的贱人,对家主很依赖,我就用家主的命令,骗她吃下了丧失羽力的药,并把她骗去了米斯山脉,可那个白痴,还真的相信,你知道吗,当时没有羽力的她,正被一群羽兽给分食掉了呢,哈哈。”花娘张狂的笑了起来,她的笑声中,充着无尽的恨意,“可惜,可惜当初我慈悲为怀,没有弄死你,否则,就不会发生今天这一幕。”
  
      握着血漫的手,逐渐变得冰冷,便连全身,都失去了温度,抬起脑袋,她的脸色白的触目惊心,整个脑海里,只回响着花娘的那一句“被羽兽给分食掉了。”
  
      “吟。”雪无担忧的凝视着他,随即冰冷的视线转向花娘,眼中有着一抹杀意。
  
      “该死,你该死。”闻风吟的手腕一转,血漫抵在了她的脖间,看向花娘闭上的眼睛,她忽然笑了起来,“你想要刺激我,让我瞬间结果你的性命,可是,我们之前的仇恨,没有那么容易的解决。”
  
      她收回了血漫,嘴角勾起残忍的弧度,眼瞳嗜血,冷冷的看着她:“曾经你给母亲的伤害,必须,千倍的偿还。”
  
      花娘身子一抖,眼里闪过惊恐,还没等她做出反映,闻风吟就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颌,迫使她张开了口,把一瓶药水灌了进去。望着她慌张的眸子,闻风吟再次无声的笑了起来:“你,先好好享受享受吧!”
  
      嘴角黑色的药水流了出来,但还有一部分进入了身体中,便在那药水流入到体内时,她的身体忽然如被剑刺般的疼痛起来。
  
      “好痛,我好痛苦,救命啊!”
  
      疼痛难耐,花娘在地上不停的打滚,脸蛋扭曲的可怕,额上流下一排排汗水,很是痛苦的模样。然而,现场,没有人同情她。闻风吟和雪无的目光统统冰冷,银的嘴角有着幸灾乐祸。那些闻家的人,全部都丧身在森尖锐的牙齿下。很快,这里,便只剩下了闻风吟,雪无,银,森,还有满地打滚的花娘……
  
      她的容颜,再也不复美丽,华丽的衣袍上,沾满了尘土。
  
      “这个药水叫做蚀骨毒,它会一点点参入你的骨中,让你痛不欲生。”
  
      花娘,你那样残忍的对待母亲,是否你现在的感觉,和她一样呢?不,你远远不知如此,我要你,比母亲更痛一百倍。
  
      花娘的脸色惨白,停止了滚动,用祈求的目光看向她,嘴唇蠕动,似在向她求情……
  
      “对了,我貌似忘了告诉你,我便是那第一天才,还有你的女儿,是我打伤的。”闻风吟的嘴角扬起冷笑,在她惊恐,慌张,震惊的目光之下,冷冷的喝道,“银,去把闻风雪,闻天琪给我带来,森,把府内其他的人都杀了,记住,一个不留。”
  
      森与银领命,飞快的跑离了此地,前院里,瞬间的安静,花娘的眼神充满了痛苦。
  
      很快的,银就把闻风雪和闻天琪给抓来了,只见闻风雪的脸色苍白,脸颊消瘦,目光呆滞无神,当被银带到闻风吟面前,看到闻风吟时,那原本呆愣的眼神忽然惊慌了起来,那是一种本能的害怕。而闻天琪,在银的爪子上瑟瑟发抖,视线忽然注视到了痛苦的花娘,张开手臂大叫道:“妈妈……妈妈救我……”
  
      闻风吟冷笑一声,她不会不记得,前主还在闻家的时候,闻天琪,闻风雪都曾经伤害过她。
  
      “你这个恶毒的人,放开我,我要妈妈,你们放开我,你们这些混蛋,等爸爸回来,他会杀了你的,我一定会让爸爸杀了你们。”闻天琪整个身子凌空,被银提了起来,但他却很不安份的乱动,银微微蹙眉,眼里有过一抹不耐。
  
      “你在吵,再吵我就吃了你。”银恶狠狠的说道,狼眸中有着凶残的光,果然,他的话音落下,闻天琪急忙闭上了嘴巴。可眼中依然闪烁着泪花,因为害怕,身体不停的颤抖。
  
      银把闻天琪和闻风雪都丢到了地上,不屑的瘪瘪嘴,拍了拍爪子,高傲的抬头,走到闻风吟的面前。
  
      摸了摸银的脑袋,闻风吟冷冷的一笑,目光撇向了惊惧的闻天琪,血漫划过天际,直直的刺入了闻天琪的胸膛,“噗”的一声,鲜血四溅,闻天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倒在了地上。
  
      她奉行的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哲理,若不把闻家全部消灭,说不定日后会给她或她的朋友带来灾厄,她决不允许此类事件发生。所以,哪怕闻天琪并没有太过得罪她,却也不会留他下来。
  
      而,见到心爱的儿子丢失了性命,花娘身子一颤,眼瞳中满是心疼,神情充满悲凉,泪水流淌而下,流了遍地。
  
      “闻风雪,你当初,骂过我母亲什么?”闻风吟走到闻天琪身旁,拔出血漫,轻轻的把玩,望着闻天雪的目光,唯有冰冷,忽然,她把血漫抵住她的脖子,嘴唇凑近她的耳旁,带着股嗜血的味道,“你知道吗,得罪我的人,我都会让她死的很惨。”
  
      她不会忘记,自己上次在闻家时,闻风雪为了逼迫她接受挑战,所说的话,就凭她那些话,便该死。因为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母亲。更何况,这个女人,还伤害了浅浅……
  
      闻风雪看着她,张了张嘴,却无法发出一个音节。
  
      眼里闪过杀意,正巧这时,森回来了,她冷冷的瞥了眼闻风雪和痛苦的差点晕过去的花娘,残忍的道:“森,吃了他们,不过你先把这女人吃了,记住,是一点点的吞下,我要他们慢慢的品尝痛苦,也要那害死我母亲的女人,首先看着她的女儿死亡。”
  
      闻天琪得罪她的并不是很多,因此,她才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只是,花娘和闻风雪,便不一样了,她要他们的痛苦的死去。
  
      抬头望了望天,她的嘴角扯出一抹笑容,眼眶微微有些酸涩,母亲,你看到了吗?我为你报了仇了,你可以放心了。而且,母亲,你要在那里等我,总有一天,我会前往血海炼狱把你救出的。
  
      “你还好吗?”雪无不知何时走到她的身旁,温柔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他的眼神充满关切。
  
      闻风吟愣了一下,快速的回神,摇摇脑袋,淡淡的道:“我没有事,我们先回学院吧!”
  
      回到洛里斯学院,已是黄昏,夕阳淡淡的色彩落了一地,泛着橘黄色的光。而他们刚去了苏凉的实验室,火龙马他们便赶了过来,洪家的事情也处理完了,接下来,她便要潜心修炼了。
  
      随后的两月,闻风吟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炼药和炼器上,她的炼药和炼器都到达了高级炼药皇与炼器皇,而到了这里,她的修为没有进步,炼药师和炼器师的水平便不可能再有提升。
  
      于是,闻风吟放在了其他的事,闭关开始修炼。
  
      这样,一月又很快的淡去,这日,闻风吟刚睁开眼眸,雪无便从外面走进。
  
      “吟,你天天修炼,也该放松一下,这样吧,今天我们去外面逛一圈,如何?”走到闻风吟面前,银发飞舞,少年的脸庞带着温和的笑意,轻声的说道。
  
      他只是希望,她不要如此劳累,否则,他会心疼。
  
      闻风吟从地上站起,修长的手指,轻弹了一下灰尘,想到这么多日来的辛苦,她点了点脑袋,现在,她已经到了羽皇巅峰,那最后一道坎还没有突破,也许出去,可以找寻到突破的契机也说不定。
  
      帝国街道,不见以往的平和,三月以来,这里同样发生了很大的变故。
  
      繁闹的街上,这种时刻,一道亮丽的风景,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只见街道的前方,少年容貌绝世,表情不见了一贯的冷酷,带着淡淡的光,她那一席红衣,在清风中飘舞,衬托出她冷傲的气质,使人不经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再也无法移开目光。而她的身旁,少年那一头银发刺眼,如丝绸般美丽光华,他表情冷漠,唯有看向身旁的人儿时,才会带上温和。
  
      “看啊,是羽神,真的是她。”
  
      “哇!好美哦,就算是穿男装,都是如此的美。”
  
      “白痴,她一直都是男装行不?真想知道我心目中的女神穿女装会是什么样。”
  
      “偶像,偶像,她是我们的偶像,什么光明神黑暗神水神的,那些都是浮云,只有羽神冕下才是我的偶像。”
  
      羽神?闻风吟挑了下眉,疑惑不解的眸光,望向了身旁的雪无。
  
      雪无微微一笑,目光带着柔和的光:“这三月来,大陆上都建立了你的雕塑,由于你能够契约诸多兽兽,又如此强悍,所以世人给你起了个称号,叫做羽神。”
  
      闻言,闻风吟点了点脑袋,不过因为她这三月都在闭关,所以,这些事情,她都不清楚。
  
      视线看了眼四周,却无意间前面的不远处,围绕着许多的人,并时不时的有声音传来:“滚开,我先报名的才对。”
  
      一个女子把另一个女子给推了一个跟头,那女子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同样也不甘示弱的回击:“凭什么你总是和我抢,上次能够进入炼器工会的名单也是这样,难道你就不能让我一回吗?”
  
      那女子的脸上顿时露出鄙夷,双手叉腰,嗤笑一声:“炼器工会怎么和噩梦组织相比?老娘死也要进入,怎么会让你,白痴。”
  
      刚被推到的女子脸色铁青,咬咬牙,用力的挤进了人群堆,顺便丢下一句:“那么我也用尽所有的力量进入,不会让你的。”
  
      见此,闻风吟眨了下眼,摸了摸鼻头,仰天叹气,没想到,噩梦组织的召号力如此的强,这么快便招揽这么多人了。
  
      雪无看着闻风吟,满脸都是温柔的笑意,便在此刻,前方响起了一道傲娇的声音:“咦?你不是那个人吗?我终于找到你了,本小姐现在让你,跟我回去,你逃不掉了。”
  
      微微蹙眉,雪无感觉这声音有些熟悉,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他有些疑惑,用力的思索,才想起了,这个少女便是当初在苏城苏家所遇见的白痴,而看到她,雪无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林月月垂涎的望着雪无俊美的容颜,随即,目光稍微的一转,便注视到了一片的闻风吟,眼睛顿时一亮,她没有想到,有人的美,和那银发少年不相上下,这两个少年都如此优秀,她想要全部获得。
  
      因为林月月一直都是被保护在家中,所以,她没有看到那场比赛,当然也不知道闻风吟的身份了。
  
      “喂,你们两个,本小姐看中你们了,我可是苏城城主的女儿,你们跟我回去,我养着你们。”
  
      用力的吞了口唾沫,她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两个少年拆吃入腹。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旁边的那些一直注视着闻风吟的人,都不由得投来鄙视的目光。见过白痴的,没见过如此白痴的,人家堂堂一个羽皇,需要你养吗?而且,她整整毁了三个一流家族,你一个小小的城主府,配被人家放在眼中吗?
  
      可惜,林月月那没脑子的女子,丝毫没有注意的到旁人的视线,便算注意到了,她大概也不会多想。
  
      “雪无,你认识她吗?”闻风吟轻挑眉,问道。
  
      雪无微微一笑,回答:“一个白痴而已,我怎会认识?世间的女子,吟你是最优秀的,在你身旁的人,又怎会注意到其她?”
  
      他说的没错,只要是认识闻风吟的男子,又如何会忽略这风华绝代的女子,而去注意到其她的人呢?
  
      但是,听到他的话,闻风吟愣了一下,她不明白,雪无说的这句话是何意思?
  
      “什么?你是女的?”林月月同样也听清了雪无的语言,脸色微微变了,望向闻风吟时,不再有爱慕,而是嫉妒,嫉妒世间怎么有如此美的女子,难道她便是那银发少年当初说的喜欢的那人吗?可是,她决不允许,有人比自己还要优秀,“你们,去把那女的给我抓来,划破她的脸,让她长的这么美,勾引我的男人。”
  
      围观之人都不由得摇摇脑袋,惹了闻风吟的人,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