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狂凤驭兽 > 第九十二章 全员到齐,大战在即

第九十二章 全员到齐,大战在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深如墨,晚风吹拂起蓝色纱帘,桌上的烛光摇曳,安静的房中,良久之后,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少年一席红衣,推开紧闭的房门,步入了门外,拂了下长袍,消失在漫无边际的黑夜之中。
  
      水之神殿的院内,精选出来的一百个噩梦成员,雪无,还有火菱纱,都在那里等待。随即,听到前方传来的声音,他们的目光齐齐望去,注视着那黑暗之中,漫步而来的少年。雪无温柔的一笑,迎接上去,温和的视线,缠绕着少年俊美的容颜,微启唇,轻轻的说道:“吟,我们该出发了吧?”
  
      摸了摸鼻头,闻风吟点点脑袋,望向了火菱纱,轻声询问:“你怎么来了?”
  
      火菱纱微微一笑,清澈的眼眸中,忽然变得一片坚定,一字一顿的道:“我要去救莫狐。”
  
      “好,那么,噩梦中的四十九人,由黄岩带领,十只火焰人,水儿,亚斯的陪同下,前去金之神殿,斩杀光明神殿的所有人,把金之神殿诸人救出,最后回水之神殿集合,而噩梦其余四十九人,由源亚希带领,火凤的陪同,去往木之神殿,斩杀光明神殿所有之人,救出木之神殿诸人后,同样来水之神殿集合,火菱纱和雪无就跟随我去土之神殿,你们都听明白了吗?”闻风吟目光一敛,郑重的吩咐道。
  
      光明神殿的人,也在前往水之神殿的路上,战争又将开始,他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救出其他神殿之人,迎接接下来的战斗。故此,她兵分三路,节约时间,希望能在战斗前,回到水之神殿。
  
      而且,如此分配的力量,只要不遇上血海噩梦,基本是无敌的,她根本毋须担心了,况且,这也是让噩梦之人锻炼的好机会。
  
      “明白了。”噩梦之人齐声高昂,浑身上下充满了战斗力。
  
      眉心十几束光芒同时闪现,十只火焰人,亚斯,水儿,火凤全部出现在闻风吟旁边的空地上,除了火凤之外,其余兽兽都听命的站到了噩梦的前方,火凤则望了一眼闻风吟,轻叹口气,最终,也到源亚希旁边。
  
      主人决定的事,很难改变,不是早知道了吗?既然如此,她这一次,听从命令便是。
  
      很快,黄岩和源亚希,把噩梦之人分成了两部分,兽兽们也站在自己的队伍,闻风吟望了一眼他们,召唤出火龙马,拉着雪无坐到了火龙马身上,飞向了夜色之中。火菱纱也把自己的契约兽给召唤出来,是一条火龙,貌似七大神殿所用的,都是尊贵的龙族。
  
      闻风吟和雪无都升为了羽圣,拥有银翼,但若凭飞行速度,他们远远比不过飞行羽兽。
  
      土之神殿,在金木土三神殿中,位临火之神殿是为最远,所以,哪怕有龙马,龙马又升为了超神兽,依然飞行了四天四夜,才到达此地,幸好光明神殿主殿离五大神殿较远,来一趟要花费许多时日,而曾经前来的光明教徒,都守在了被收服的三神殿中。因此,闻风吟有足够的时间来营救土之神殿。
  
      黄昏十分,天空上晚霞炫目艳丽,橘黄色的晕染了半边天,恍若盛开的鲜花,美的光彩夺目。
  
      天空上,两片妖冶的红落了下来,便像是一团火球,从天际燃烧,地上巡逻的人,似感觉到灼热的温度,忍不经的抬首,看到上空掉下的红色,全愣住了,随即,领首的那人,挥了挥手,喝道:“大家统统让开。”
  
      众人齐齐的让开了一条道路,向旁边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跑去,然而,还没有来得及跑到那片地方,红色划过天际,带来团团火焰,瞬间轰向地面,离得最近之人,直接被火焰给吞灭,化为灰烬,更有许多人被炸伤。
  
      “杀。”火焰之中,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这下,众人才看得清,那火焰,是一只非龙非马,有着羽翼的羽兽,羽兽的背上,坐着一个冷酷的少年,红衣似火,和羽兽身上满身火焰融合在一起,只显露出她的那一张容颜。
  
      而少年的背后,还有一位银发少年,俊美如仙,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美不胜收。
  
      稀奇的是,他们处在火焰里,那炙热的火焰,却没有伤他们丝毫。
  
      随着少年的话音落下,天空另一道火也降落了下来,那是一条火龙,龙上的少女张扬美丽,发丝轻舞,和风在空气中缠绕。但与最初落下的少年相比,她的气势,明显的落上许多,准确的说,他们根本没有可比性。
  
      红衣少年从羽兽上一跃而下,这种时刻,天空阴暗下来,狂风大作,少年的红衣飞扬,手中拿着一把嗜血的匕首,那一张冷酷的容颜,满身的杀戮之气,便向是地狱而来的杀神,强大的气场,使人不由得心惊胆颤,领头的白袍男子,刚说了一句“给我杀”,人头已然落地,鲜血四溅,众人惊恐的望去,却不知何时,红衣少年已到了他的身前。
  
      “吟,我来帮你。”雪无也离开了龙马的背,他的手上,拿着一把神杖,只消轻轻的指向前方,一道白光从神杖上的白色水晶球上闪现,直扑向对面的那些白袍人,一下子消灭了一大片,便是连灰尘都没有留下。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神杖,看来效果不错,威力和范围都加强了许多,那么日后,他就用神杖作为武器吧!
  
      火菱纱同样离开了火龙,由于她的力量不如闻风吟也不如雪无,她选择和火龙合体,杀进了敌人范围……
  
      血流成河,遍地都是尸体,鲜血从地上流淌,直至门外,闻风吟手握血漫,利落的穿梭在杀伐之中,步伐优雅,手起刀落,任是身上都没染上一丝鲜血。而雪无,是在后面释放着羽术,白光闪过,一大片的人便消失了,他望向前方的闻风吟,道:“吟,你和火之圣女去救人,这里交给我吧!”
  
      此时的敌人,已经留下不多了,他们没必要让费时间,于是,闻风吟点点脑袋:“好,雪无,你和龙马留下,菱纱,跟我走。”
  
      火菱纱收回了手,跟着闻风吟的脚步,快速的离开这里,他们来此地是为救人,所以,这些人,由雪无他们对付就够了。
  
      土之神殿,除了外面的那群巡逻之人,里面则很安静,整个院内,都只传来她们两个的脚步声。火菱纱对土之神殿很熟悉,因此,闻风吟让她走在前面,寻找着地牢所在的方位,据水泽雨调查,他们都被关在地牢之中。
  
      穿过长长的走道,她们来到一个铁栏的前面,这时,火菱纱停下了脚步,转身,郑重的凝视着闻风吟:“地牢就在这里。”
  
      “嗯。”闻风吟走上前去,手刚放到铁栏上,忽然间,后方,传来一声怒喝声:“什么人,敢来这里?”
  
      眼里阴芒一闪,没想到,又有烦人的家伙来了,她转过身,冷冷的目光扫视着出现在天空的十个白袍男子,嘴角含着不屑:“菱纱,你让开,这些人,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他们,交给我好了。”
  
      银翼,证明了,这十人都是羽圣,不过,羽圣又如何?她还不放在眼中。
  
      “小幽,全身铠化,小风,局部铠化。”
  
      冷喝一声,她的背后,展露出等级羽毛,六级羽圣,她竟然是一个六级羽圣,火菱纱愣住了,没想到才几月未见,她简直是如飞般的成长,羽圣之上,一级的跨越,最低的要几年,最高的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未见成长,她才几个月?就有了如此大的进步?这让他们这些自允天才之人,情何以堪?
  
      虽羡慕,但火菱纱的内心还是雀跃的,她能力涨了很多,那么和光明神殿的战斗,胜利也多了几分。
  
      那十个白袍男子也被吓到了,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不屑的一笑,六级羽圣又如何?他们三个,都是羽圣,最高的那个,也有五级羽圣的修为,所以,这个少年,是不可能逃脱的。
  
      然后,小幽和小风落到地上,再变成光束,把少年包围。
  
      光芒散去,少年的一席红衣变成了黑衣,头发乌黑,黑色靴子上,长着两片青色羽毛,显得格外突兀。
  
      飞起,脚下生风,身影快的让人无法捕捉,只见到一片黑色的影子在他们周身飞过,还没有来得及出手,他们的周身,都被黑雾笼罩,处在一片黑暗之中,看不到任何的景象。
  
      突然,一人觉得脖子一疼,伸手一抹,湿润润,黏糊糊的,他瞳孔蓦然睁大,想也没想,立刻转身,默念羽咒,一道白球冲击而去,随即,他的前方,响起一道杀猪般的吼叫声:“啊!”
  
      那人一惊,听出了是同伴的声音,急忙奔了过去,还没到近前,背后凉气传来,背部一疼,他低下脑袋,手掌,抚摸到疼痛之处,满手都染上湿润的液体,张了张嘴,一句话还未来的及说,身体直直的倒下去了。
  
      所有人都知道,敌在暗,我在明,说不定她什么时候就会下杀手,一下子,他们都不敢大意了。
  
      可惜,闻风吟没有给他们机会,尖锐的匕首,刺向了他们的胸膛,一群等级最高也只有五级的羽圣,在和小幽小风铠化之下,根本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若不是想快速结束战斗,她是不会动用铠化。
  
      很快,所有人都倒下,她收回了黑雾,淡淡的转身,对那目瞪口呆的火菱纱说道:“走吧,我们该去救人了。”
  
      火菱纱眨了下眼,有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刚才的战斗,有十秒吗?十个羽圣,在她的手下,连十秒都撑不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有人告诉她十个羽圣在一个人手下连十秒都撑不过,她肯定会笑着骂那人是疯子,异想天开。
  
      因为哪怕是神殿殿主,也不会十秒解决十个羽圣啊!可是这个人,竟然做到了……
  
      而这时,闻风吟已经砍断了铁栏,走到了里面,见此,火菱纱也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牢房的铁栏,用银铁制成,饶不可破,但在闻风吟削铁如泥的血漫下,很轻易的就断裂了,而牢房里,阴暗潮湿,走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里面同时也传来阵回音。
  
      闻风吟手掌握着血漫,目光扫视着四周,忽然,她的面前,被一个密封的铁门给挡住了。
  
      她微微蹙眉,手心俨然诞生一块黑球,抛向了铁门,黑球轰然炸响,然,铁门还是丝毫不动摇的伫立。
  
      诧异的眨了下眼,没想到,小幽的羽术,居然轰不破这道铁门,眉心锁起,便在这一时刻,脑海里一亮,她伸出手,手上多了一把金色的剑,金剑一挥,一道金色的光芒直冲向铁门,“轰隆”一声,铁门被轰出了一道大洞。
  
      收回了金剑,闻风吟满意的一笑,不愧是金系的寂,哪怕是借用他的羽术,这威力,也是其他兽兽比不上的。
  
      火菱纱再次睁大了瞳孔,这……这可是最牢固的超然铁啊!比银铁还要坚固百倍,就……就这么一下,被轰了个洞?天哪,她到底是哪来的怪物啊,生在这世界,就是来吓人的。
  
      对于火菱纱的情绪,闻风吟没有理会,这种时刻,她已经走到了牢房内,看见房内的场景,她呆愣了一下。
  
      宽敞的房间,阴暗一片,一只诺大的怪物盘踞在此,浑身漆黑,狮身牛蹄,头上有四个角,眼睛微闭,似在睡觉,而怪物的旁边,女子身着黑衣,脸蒙面纱,头也不回,似是没有发现背后的动静,仰着脑袋,看着上方的人。
  
      在牢房的上方,系着密密麻麻的绳子,每根绳子上,都绑着一个人,凌空的挂着,摇摇欲坠,他们的下面,便是怪物,望见上方的情景,火菱纱跑了过去,担忧的朝着上面呼唤的一声:“莫狐……”
  
      也许是听到她的声音,男子睁开了眼眸,嘴唇干裂,声音沙哑不清:“纱纱,你怎么来了。”
  
      火菱纱紧紧的咬着唇,眸中,凝聚着满满的心疼:“你个笨蛋,不用担心,我们马上就来救你,记住笨蛋,不许有事,你要撑着,不然以后我欺负谁去,我警告你,如果……如果你出事,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一辈子也不会再理睬你……”
  
      水泽雨不是说,他们都没有事的吗?虽然并没遭受折磨,但挂了这么久,莫狐只是个羽王,怎么承受的了?
  
      感觉到他的担忧,莫狐那苍白的脸上,带上了幸福的微笑:“纱纱,我没有事。”随即,身子一颤,眼里闪过惊慌,“纱纱,你快逃,不要管我们,你快逃啊!”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虚弱了下来,祈求的望着火菱纱。
  
      纱纱,快走,如果你出了事,我会很恨自己……
  
      “你们说够了吗?”黑衣女子,始终背对着所有的人,忽然开口说道。
  
      闻风吟的目光,放到了她的身上,嘴角勾起冷笑,黑衣蒙面,她,大概便是叶华所说之人了,现在,她想知道,这人,到底为何要害自己:“你,便是那对我下毒的人?”
  
      黑衣女子转身,眼中有着一抹嫉恨,目光狠狠的缠绕着她俊美的容颜,恶狠狠的咬牙:“没错,是我,水之神殿圣子身上的药,是我给的,你的毒药,是我让他下的,因为我给了他药,所以他的情况我都能感觉,自从他死之后,我就知道,你还活着。”
  
      闻风吟的目光冰冷,脸上的表情没有温度,声音也恍若冰霜,冷冷的想起:“那么,你是谁?为何要害我?”
  
      闻言,黑衣女子的嘴中发出一声耻笑,后退了几步,冷喝一声:“我是谁,你不必要知道,主人,你的食物来了。”
  
      原本安详的睡着的怪物突然睁开了眼眸,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嗜血,杀戮,残忍,狠毒,好像这四种词汇都不足以描述他,只要看他的眼睛一眼,似乎就能够感觉得到,他的力量和凶残,如此的怪物,很是危险。
  
      “主人,是黑暗恶魔安达兽……”空间内,响起了魔天的声音。
  
      “安达兽?”闻风吟微微蹙眉,和恶魔有关,难道这家伙是……
  
      “主人,你猜测的没错,安达兽是血海恶魔的手下,血海恶魔的实力降到了神圣兽,所以这只安达兽,他只处在十星超神兽,不足为惧,还有那个女子,是恶魔信徒。”貌似知道闻风吟定不会了解这词含义,魔天再次解释,“恶魔信徒,是属于恶魔传信者,她是用恶魔的力量滋养,所以,她才会出现在安达兽身旁,她是安达兽的信徒,同时,也是安达兽的食物,只要她增长到了一个地步,安达兽就会吃下她,消耗她的力量,来增加自己的能力,这就是恶魔信徒。而且,要成为恶魔信徒,必须要有黑暗的心情,比如说,仇恨,嫉妒的力量,会让她被恶魔选中。”
  
      安达兽,恶魔信徒,原来如此……不过,她倒想看看,那黑布下,到底是谁,敢害她,就得付出代价。
  
      “魔天,血海恶魔不是一个人被关起的吗?为何会多出来一个安达兽?”
  
      “主人,那是因为,血海恶魔在召唤他的手下,他可以把手下招下来,但由于规则,他的手下的实力都降低了许多……”魔天耐心的解释,只是没想到,血海恶魔这么快便召唤手下了,看来以后,会有一场大战。
  
      时间来不及他们都想,安达兽已到近前,他的嗓音尖锐,刺得人的耳脉一阵痛楚。
  
      “咯咯咯,人类,你的能量好强,一定很滋养,乖乖的站在那里,让本大爷吞下吧!咯咯咯……”
  
      闻风吟目光一敛,血漫在手,飞向了安达兽,同时,丢下了一句:“菱纱,这里交给我,你去救人。”
  
      火菱纱点了点脑袋,和火龙解体,坐在它的身上,飞到了上方。见此,黑衣女子望了她一眼,安达兽没有命令,她也没有去理会她,把目光收回之后,又看着两人的战斗。
  
      “黑焰千里。”
  
      左手,无数的黑色火焰从手上诞生,宛如黑色丝绸,扑向了安达兽,带着一股邪恶的气息。
  
      安达兽眼里不屑一闪,转身躲过,背后凉风传来,转身间,匕首迎面刺来,他也没有闪躲,硬接下了她那一招。血漫打在他的身上,发出金属般的声音,火星四溅,安达兽却毫发未损。闻风吟眼中诧异一闪,没想到,他的身体如此结实。
  
      “主人,血海恶魔的手下,安达兽的防备是最坚硬的,他的攻击力不怎样,如果能破了他的防备,安达兽很容易击杀。”
  
      破防备吗?闻风吟眼中掠过睿智的光,把血漫丢回了七彩琉璃镯中,伸手间,手上多了把金色的剑。破防备,寂的武器是最好的选择,她就不信,这只恶魔,在寂的武器下,还能毫发无损。
  
      寂在沉睡,无法得到他的帮助,但是,本命契约的缘故,她和其他兽兽铠化时,能运用的到他的力量。不过,不是寂本身所用,那力量,便会下降一大截,虽如此,对付安达兽,也绰绰有余。
  
      闻风吟把金剑丢向了安达兽,如旋风般席卷而去,她的手掌平摊向前,向两方分开,忽然,金剑也分出无数道分身,团团的把安达兽包围了,见此,安达兽嗜血的眸中,依旧是满满的不屑,锤了下胸脯,大笑起来:“哈哈,来吧,来吧,有多少的招数都来吧,就你那样,连让我滴下一滴血都不可能,还妄想打败我,是否太异想天开了?”
  
      冷笑一声,闻风吟冷冷的喝道:“破,给我破……”
  
      金剑的剑刃上,金芒一闪,快速的刺向了安达兽,但那安达兽,认为她根本不可能伤的了自己,为了让她明白她和自己的差距,连躲都未躲,挺了挺胸,就这样等着金剑的来临。
  
      “噗。”无数的金剑,直直的刺入了他的身体,把他给捅成了个马蜂窝,到死,安达兽都不敢相信,他堂堂的黑暗恶魔安达兽,血海恶魔的手下,就这么轻易的死了,这少年,真的破了他的防备……
  
      安达兽趴倒在地,身上穿插着无数的金剑,不甘的睁大着眼睛……
  
      “傻x。”闻风吟走到血海恶魔的身旁,嘴角扯出一抹耻笑,冷冷的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小看别人会死的很惨。”
  
      拍了拍手,安达兽身上的金剑,猛然破碎,化为金色尘埃,消散在了空气中,在这一瞬间,安达兽的身体,从脚的部分开始融化。突然,旁边传来“啊”的一声尖叫,闻风吟转首望去,却见黑衣女子也如同安达兽般,开始融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