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狂凤驭兽 >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强者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强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际湛蓝,白云纯洁无暇,两人迎风而立,其中的少年风华绝代,女子则英姿飒爽,他们都是那样的炫目,瞬间的功夫,吸引了诸多人的目光,安家众人远远的看见两人所对立的方位,急忙朝那方跑了过去。
  
      这一刻,安小纤也抬起脑袋,当望到伫立在空中的人时,被吓傻了,回过神来,身体都在不停颤抖。
  
      米米山那一夜,刻在她的脑海中,成了永远的噩梦,此时再见闻风吟,那一张精致的小脸霎时间变得苍白,嘴唇颤抖,柔荑指向闻风吟,目光充满恐惧:“恶……恶魔……你这个恶魔,你来干什么?”
  
      冷酷的眸光望了一眼安小纤,她没有开口,和安烟如相视一眼,同时降到了地上,一步步的朝他们走去。
  
      羽翼收起,她嘴角含着不屑的笑,到了安小纤面前,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神情冷漠:“安小纤,你祸世的够久了,也该有人来收拾你和安家,还有,你可认识她?”
  
      顺着闻风吟的目光看去,映入瞳孔的,是一张美丽的容颜和那性感的身材,女子抗在肩上的阔剑迎着阳光,麦色头巾微微漂浮,她嘴角上扬,蜜色肌肤在日光下有着惹人的光泽:“嗨,安小纤是吗?你还记得我吗?”
  
      可还记得,十年前,被你们抛弃的年仅九岁的女孩?还记得女孩当初绝望的眼神吗?现在,那个女孩回来了,是很强势的归来,你们欠她的,也该统统的偿还。
  
      “你……你是……”微微蹙眉,她的表情有些疑惑,似乎并不认识眼前的女子。
  
      安烟如嘴角的笑容越扩越大,把剑插入背后用白布所制成的剑鞘内,而在剑入鞘时,白布自动缠绕,把剑严严的包起,随后,一股威压放了出来,压迫使安小纤身子一颤,眼神充满惊慌,在她的威压下,动下手指都感觉很困难,安小纤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只得看着那女子走到近前,用手指轻挑起她的下巴:“可是,这张脸,过去十年,我都不曾忘记。”
  
      这张脸,让她恨了十年,哪怕那些记忆不属于她,却也让她无法无动于衷,这辈子她最恨的,就是如安小纤母女般的阴险小人。
  
      如若不是她们在那名义上的父亲面前进谗言,年仅九岁的自己,又如何会被流放到羽落大陆?
  
      “你……”安小纤慌张的望着那张笑脸,为什么,微笑着的女子,会让她有一种惊惧的感觉,现在只求父母快些来拯救自己。
  
      她的意图,安烟如怎没发觉?不过,她回安家,是和所有人算总账,况且,安家的人想要动她,也要看看有没有资格,自己岂是让别人踩踏之辈?
  
      “姐姐。”耳旁,骤然响起少年清脆的声音,带着丝惊喜,缓缓的划过她的心脏,使她不经的颤抖一下。
  
      回头,望着少年激动的眼眸,她笑容渐柔,放开了手,拿出块手帕,轻轻的擦拭,再把那帕子给丢弃到一旁,修长柔软的手掌,揉了揉少年的脑袋,眼中都盛满了笑意:“夜儿,姐姐回来了,抱歉,姐姐回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安承夜摇摇脑袋,轻轻的拥抱住安烟如,激动的心情难以言喻:“姐姐,我不苦,姐姐回来就好。”
  
      微微一笑,她的视线望向了一旁热泪盈眶的美妇,轻轻的唤了一声:“妈妈,我回来了,你与弟弟和我一起走?好吗?安家这种无情之地,不呆也罢。”
  
      眼里阴霾一闪,却很快散去,满脸柔和的注视着自己的母亲。
  
      美妇双手捂着嘴唇,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她轻点脑袋,道:“如儿,没想到这生还能见到你,妈妈真的感觉很幸福。”
  
      久别重逢的亲人,那种气氛,总是那样的感人,闻风吟握了握拳,眸光暗了下来,随即,扬起脑袋,她的眼中充斥着一片坚定,因为她坚信,早晚有一天,也能够救出母亲,和亲人团聚。
  
      “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来我安家捣乱。”
  
      天际,一道滔天大怒轰然炸响,一个人影从空中落了下来,脸庞严肃,带着一抹肃杀,在他的出现之后,安家的众人全都把整片场地包围了起来,然后,后面一个女人飞快的奔了过来。
  
      “母亲。”见到来了救星,安小纤眼神一亮,扑到那女人的怀中,小声的呜咽着,“母亲,好可怕,呜呜。”
  
      “小纤,我的乖女儿。”摸了摸安小纤的脑袋,她的视线饶过了闻风吟和安烟如,放到了美妇与安承夜的身上,虽说她见过闻风吟,但明显的不记得她的容貌了,像闻风吟如此的美少年被忽视了,绝对是个悲哀,而且,忽视她的人还曾派人追杀过她,“莫无颜你这个贱人,你和你儿子做的好事,如果我的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贱人就是贱人。”
  
      闻言,安烟如眸中闪过一道杀意,上前一步,不曾开口,一双手搭在了她的手上,温暖的感觉不经让她一颤。
  
      莫无颜朝她宽慰的笑了笑,眉宇间的软弱褪去了,只身挡在自己心爱的儿女身前:“安默成,蓝媚儿,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忍着你们,是为我的如儿,我必须活着,才能够保护夜儿,并且等着如儿。”
  
      嘴角扯出苦涩的微笑,她的视线在投向了一脸严肃的安默成:“曾经,我嫁与你,是因为爱,后来,你纵容你的妻子下毒暗害与我,我命大遇贵人相救没死成,却也导致一身修为全废,那时候,如儿还在胎盘里,就因为那件事,才使她刚出世修为不足。”
  
      安烟如惊得张大了嘴巴,她一直都认为,妈妈天生无法修炼,自己也是生性不足,没想到,还有如此的遭遇。
  
      “母亲。”安承夜不经握住了莫无颜的手,心里顿时疼的无法自拔,自己的母亲,到底遭受了怎样的对待啊!
  
      握了握安承夜的手掌,她的目光,是一片的平静,一直的忍耐,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再见到女儿,不然,她早跟随着那个人走了。便是因为舍不得如儿,她才选择继续留下安家,装作软弱不堪来保护着自己。
  
      那时候的如儿已经懂事,若她活了下去,一定会回安家来寻她,而她走了,恐怕这一生,都很难再见她了。
  
      果然,她的选择是正确的,只是短短的十年,如儿就回来了,真好……
  
      “其实,从你的纵然开始,我就该对你死心,可那时还抱着期望,直到,你把如儿送走,我才算真正的心死。”她的眸光暗了下来,如儿被送走的那一日,正巧那个人有事离开了帝都,回来时,早已物是人非。
  
      如果,自己早听劝,同他离开,是否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可惜,她却是后悔不已。
  
      “哼。”安默成眸里一开始闪过不忍,毕竟对于她,他曾经也付了感情,不过,无论如何,蓝媚儿是蓝家的女儿,自然自己要帮衬着媚儿了,便算是现在蓝家已灭,媚儿的手中,还掌握着蓝家不为人知的一部分高手,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舍弃让安家再次增强的机会,思及此,眼中的不忍淡去,转变为残忍,“贱人,媚儿给你下毒,那是看的起你,你别不知好歹。”
  
      蓝媚儿得意的扬起脑袋,那个女子的容颜胜过自己,却不还是争不过自己的男人吗?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身份,配和自己争吗?
  
      这个女人,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若不是她那一张美貌的外表,安默成又怎会把她收回安家?
  
      “呵。”不屑的冷笑一声,这十年下来,她对他的情谊,一丝都没有了,捡起刚才安小纤落到地上的匕首,她抓起自己的一缕秀发,用力的斩断,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抛向了空中,扬扬洒洒的落下,她的语言狠绝而无情,“安默成,如儿已回到身边,从今往后,我和你恩断义绝,从此,你过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再也没有任何联系。”
  
      安家的人都惊讶了,这还是他们那懦弱的受气包颜夫人吗?这转变,也太大了吧!
  
      而闻风吟,则是赞赏的看了眼莫无颜,摸了摸小狐柔软的毛,大步跨到了安烟如,安承夜,莫无颜等人的身前,轻抬起眼眸,眼神冷酷,吐出的字是那般的冰冷,让人心生颤栗:“没有联系是不可能的,伤害了小战在乎的人,安家,用什么来偿还呢?”
  
      无论是闻风吟,还是安烟如,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护短,任何人,都不能够伤害她们在乎之人。
  
      知道了过往的那些事,安烟如的内心早有一股怒意,她拍掉了莫无颜抓住她的手,手掌轻轻握住剑柄,白布自动松弛了下来,她拔出阔剑,顶着地面,慵懒的拍着剑柄,嘴角上扬,卡其色的眸子投向了安默成夫妇:“喂,你说你们这些奸夫淫妇,要不要脸?你们的脸面,早晚被你们丢光,当初,你们给母亲下的是什么毒,我也要给你们尝尝。”
  
      原本被闻风吟的话转移了目光的安默成夫妻听到了安烟如的话,这下才认真的观察她,这一观察,蓝媚儿顿时尖叫了起来:“是你,是你这个废物,没想到你还能回来,哼,回来就回来,不过是个废物,正好,陪你母亲一起去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